注册


听来的故事:请太爷喝酒

2008年,我在沈阳工作时,我们部门有位50多岁的徐叔。那年夏天某日,他给同事们讲了他前一天晚上的奇遇。
那天晚上,他加班到10点多,打车回家。他家住在万寿寺街附近的老小区,那条街当时是沈阳著名的地摊烧烤一条街,现在怎样不知道了。
他下车后,路过一个烧烤摊。有位光膀子披坎肩的瘦小老人喊他小名,并示意他坐过来:“小华子,多少年不见了,还好吧?”徐叔猜想可能是哪位老邻居,却想不起是谁,便坐在他对面板凳上说挺好。老人接着问:“你爸那‘青面兽’也好吧。”徐叔他爸右脸有块胎记,盖住小半边脸,人称“青面兽”。徐叔说:“也挺好,老爷子80多了,挺硬实。”
徐叔感觉他与自己父亲很熟,就招呼服务员再烤20个羊肉串和10个腰子,上一提溜“老雪”,要凉的(一提溜,就是一提篮的意思,6瓶。“老雪”是沈阳老雪花啤酒,劲特大,瓶也特大)。老人和徐叔边喝“老雪”边聊天。老人讲了徐叔小时候的趣事,还讲了他父亲被狗咬后徒手掐死狗的事,还说他爷爷“小木匠”靠打棺材养家不容易,他二爷当抗联打鬼子是条汉子。老人讲了很多事,他大多不知道。
徐叔说,等喝完第二提溜时,就困了。猛然间一睁眼,老人不见了。他问邻桌的,都说没注意。大约等了两根烟的工夫,老人也没回来,徐叔便结账回家了。
进门发现老父亲还在厅里看电视,徐叔便把刚才的事讲一遍。老父亲说那老人讲的事都有过,是真的。突然问:“那老人是不是又瘦又小?”徐叔说是。“是不是左撇子?”徐叔想了一阵说,没注意。徐叔说老人口音不是本地的,好像说的是大连话。老父亲说:“那是山东话,大概是你太爷。他喝了一辈子酒,馋了。”

朋友圈更新推送,加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1
  • 0
  • 0
  • 1.4k
  • 鬼喝酒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