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人生最深刻的奇遇之一,终身不忘,镌刻于心

记得那是我五岁的时候,那时的我懵懵懂懂,并不知道世界是个什么样子的,只知道听从大人们所说的每一句话,呆头呆脑的不知是非对错,那年深秋时分,母亲正在家里自裁锦棉,缝渡棉被,以渡冬时,怕我在家里淘气,就给了我一块儿点心,哄着我自己出去玩儿,我不敢违拗,只好出门,因为从小母亲对我便十分严厉,平时连大门都不让我出,所以小时候的我是十分羞于见生人的,即使见到村子里的人也不免脸红;所以我并不愿意出门;走出小巷,来到村子的主街, 郁郁无措的坐在一盘石臼上,就这样呆呆的坐了半天,时近下午时分,我实在无聊,就决定回家,刚从石臼上坐起,便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顷树飞瓦,原本睛朗的天空立时昏黄晦暗,遮天闭日,转眼间,街上便一人俱无,我既惶恐又害怕,要知道,我国在95年左右,在我所在的省份山东,几乎是没有强沙尘暴这种恶劣天气的概念和记录的,天地突变的一瞬间我整个人是懵的,等我回过神来,天空已经在慢慢的恢复原来的样子,这时我才慢慢反应过来,焦躁和恐惧使我极度不安,只想快些跑回家去,等我跑回直通家门的一条胡同中间时,令我一生难忘又耿耿于怀的(我不知该怎么形容我所遇到的东西,是一只还是一头或者是……)事物与我相遇了。
我来描述一下它的样子,首先,通体黑白纹相间,似白虎,额无王字,头与身体大小略不相称,显得过小似豹(比豹头大),尾极长(与躯干一样长或更长),四条腿与豹腿相仿略长比豹腿更粗壮,显著特征为从腿上肩胛部至爪由细至粗,体型大小约为现代大型犬至巨型犬之间,当时它正从我的对面奔跑而来,确切的说是蹿(连跑带跳),相遇瞬间它就戛然而止,站在对面盯着我看,此刻不知是惊吓过度,还是事发突然,心里居然没有太多的恐惧感,只是不知如何是好,想要抓起石头去丢它却又不敢,它也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是盯着我一动不动的看,对视就这样持续了五分钟(或者要更长),它突然想回过神来一样继续冲着我跑过来,直接和我擦肩而过,顺着小道一路向东跑去,就再也看不到了,我直接跑回家信誓旦旦的把经过告诉了母亲,然而母亲只做是小孩子胡扯,或者被什么事情吓坏,并未当真,如今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偶尔我也会再次想起当时的经过,感觉还想刚刚发生,无缘由的,觉得对此耿耿于怀,却不知道到底自己在纠结什么。我的家乡在山东半岛,属于平原盆地地带,素有恐龙之乡的诸城,我所知的内容里包括县志记载在内,此地从无此类大型野兽,更别说是如此诡异的经历事件了,我一直将此事铭记于心,也翻阅过许多资料询问过很多老人,始终没有半点头绪,即便有也荒诞虚幻不切实际,但我永远不会忘记。

朋友圈更新推送,加鬼哥微信
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896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