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半夜灵堂惊悚叫声

这件事算不算故事,我不知道,但真的很邪门,而且是我亲身经历的。发生在去年,也就是2016年的8月份。

从深圳来长沙的我,下午接到了妈的电话。妈说,三奶奶去世了,问我和三弟这次谁回家来送三奶奶最后一程。我们那里,如果长辈去世,晚辈都是要去守灵的,最少一个晚上。考虑到三弟在浙江的原因,我就说这次我回家吧。

当天我就买了晚上长沙到怀化的火车票,第二天下午到了老家。因为三奶奶一直住在老屋,所以遗体就放在老屋的堂屋里。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晚上十点。前来帮忙的邻居,陆陆续续地回家了。三奶奶的儿子和媳妇们也回家了。因为前几个晚上守灵,大家都非常累。最后,只剩下我和另外两个叔叔晚上守夜。

我的两个叔叔,一个是四爷爷的儿子,一个是小爷爷的儿子。这里就一个称呼五叔,一个称呼六叔。五叔在浙江工作,六叔在怀化工作。他们跟我一样也是今天才到老家。

以前,我们那里为过世的人守夜,是很讲究的。首先,一定要保证放在遗体头部的灯不能灭,说那是长明灯,是照着亡人去黄泉路上的,灯灭了,就会找不到路。其次,就是要防止猫跨过遗体,猫是有灵性的动物,被它越过了,听说会诈尸。

现在,时代变了,我们那里的红白喜事也变得简洁了许多。这次,三奶奶的遗体就放在冰棺里,长明灯也就由一盞形似蜡烛的灯来代替。

我们看着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就搬了个四方桌,四条长凳放在堂屋的门口,就开始打起我们那的跑胡子。在选座位时,我特意挑了个靠壁的位子,五叔坐在了背靠遗体的那个位子。

打了个把钟头,也就是快到十二点时,停电了。五叔赶紧打电话给三奶奶的小儿子,也就是我的四叔,让他带蜡烛过来。没几分钟,四叔就拿着蜡烛过来了,并在三奶奶的遗体头部点了一只蜡烛。他就没回去睡觉,在看着我们打牌。

每人都胡了几把,时间也大概在凌晨一点左右。五叔扛不住了,他说前几天晚上没睡好,昨天在火车上也没睡好觉,非常困。于是四叔替他打,让他去隔壁邻居家睡觉。

也许大家都很累,也许都去关注手中的牌去了。反正这时,我也没注意五叔去哪睡了,只知道他去睡觉了。

牌胡了两三把,突然,我听到离我们十米远的小楼上,传来了一阵声音,那声音现在说到我都感觉怵怵的……

那声音很恐怖,像婴儿在干嚎,也很像猫的声音,一会儿感觉猫在远方哭,一会儿感觉猫在耳边呻吟…………

于是,我问六叔,这是谁家的猫呀,怎么叫的这么厉害。六叔说,什么猫叫呀,分明是你五叔在说梦话。听到六叔这么一说,我的眼睛瞄了一下堂屋里三奶奶遗体头部的蜡烛,心里不由一紧,感觉那火苗就要熄灭了,然后自己的背也是一阵一阵地麻,感觉后背冷怵怵的。

那恐怖的声音持续了三四分钟,我的后背也冷怵了三四分钟。终于,声音停了。

听到“咔”的一声门响,五叔从小楼左边那个小房间里跳了出来,三步就跑到我们桌子前面。五叔气喘吁吁的,脸色苍白,连嘴唇都是白的,蜡烛的火光下显得特别白。五叔扶住桌子讲的第一句话是,你们这些人,怎么回事,我在那里喊救命,你们怎么都不去看我一下呀。

六叔赶紧说,我以为你很累,在说梦话,我就没放在心上了。

我听了五叔的话,感觉背的冷怵感更强了。

我站起来跟五叔说,过来坐到我边上,先抽一支烟。五叔坐在我边上,把烟点上吸了两口后,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五叔说,他不想去麻烦隔壁邻居,就打算到那小房子睡一下,再说那小房子也是他小时候一直睡的房间。结果刚躺下,眼睛还没眯上,就有一个没有腿的人压了上来,他一直在奋力挣扎,一直在喊救命,多么希望能有一个人来帮他一下,但就是没人来,挣了很久,终于挣脱了就赶紧跑了出来。

…………

五叔连续抽了五支烟,情绪才真正稳定了下来。

此时,电也来了。五叔也就去隔壁邻居家睡觉去了。

我,四叔,六叔三个人打牌打到天亮。

我一直在想,那天晚上我听到的是猫在叫,六叔他听到的真的是人在说梦话吗。

直到今天,我也没问过六叔他那天晚上听到的到底是人在说梦话还是猫在叫。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 0
  • 0
  • 0
  • 208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