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自己的经历——连续两年鬼节的鬼压床

文/苏妃

其实说真的,我本来是个无神论者的,很铁齿的那种。什么牛蛇神统统的是小说和电影里的东东,这个跟我小时候的经历也有一定关系吧。

还记得我以前说过的吧,很多孩子很小的时候都是有阴阳眼的,包括我女儿,还是那句话,这是另一个故事,有机会再讲给大家,但是,我小时候很平静的就度过了。

以至于因此我变成了一个非常铁齿的孩纸,我相信科学,也只相信科学。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怪神仙,那些东西都是人编的,包括聊斋志异。

这种情况大概一直持续到我大学毕业吧。

在我20出头的那几年,我的身边自出现了好多怪事。正是因为这些怪事,我才相信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些奇怪的东西存在,你看不到,但他真实存在的。

我遭遇的这些怪事其实也可以分为两种,第一种及其特别的少见,就是亲眼所见,说白了就是眼睁睁瞪大了眼珠子见,这种情况真的特别的少,我能够确定的是一次,另一次不太确定到底是不是瞪眼睛看到的了。但是两次的事情还有点关联,今天我就把这两个事情给你们讲讲,都是发生在阴历7月15鬼节

还有一种就是我亲身经历的。我肉眼看不到任何人不应该看到的东西,可是发生的事情却真真实实的让人没法解释,其中最长的一件事情竟然足足持续了一个多月,当然第二种的事情也是另一个故事了,咱们还是有空再说吧。

现在想起来,这都10多年前的事情了,我真的忘记了那会我到底大学毕业没毕业来的,,反正肯定20来岁了。

  • 阴历7月15节。

因为大学的时候习惯性的晚睡,我早就成夜猫子了。那天10点多钟上床根本就睡不着,就闭眼睛躺着。

突然我就听到外面好热闹啊(我哈尔滨娘家是7楼),那种热闹就好像是很多人聚会开酒会什么的声音。我现在想想也很纳闷,自己当时怎么就觉得那么理所当然,想着,哦,对,今天节,难怪外面这么热闹,聚会呢。

后来也不知道多久,反正我还是没睡着,中间就没有睡着的过程,我突然就不能动了。全身一下一瞬间就从头麻到了脚,跟很多讲述自己被鬼压床经历的人说的全身无力啥的不一样,就是一瞬间人全一麻了,精神意识很清醒,只是身体彻底不能动了。

当时我手脚的感觉特别明显,有那种电流唰唰流动的感觉,就好像摸上了什么特别弱,但是却能感应到电流的电门似得。

我当时自己感觉肯定没睡着,就不存在睡着然后突然不能动感觉意识清醒那说,因为从开始我就确定自己是没睡着的。

然后我就看到,但是我这里又有点搞不清楚,我到底用哪里看到的啊?如果没错的话,我当时应该闭着眼睛的吧?难道用肚脐眼看的?(捂脸)

反正我就是“看”到自己床边立着2个黑色的影子,人形状的。

我在直播的时候曾经有人问过我你看到的黑影有没有腿?这个我真心没看到。因为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当时我是平躺,整个人平躺在那里都不能动的 ,眼睛看到的范围肯定有限,所以根本看不到床下挡着的部分。

到现在我记忆还是比较深刻的,那次看到的就是两个短头发的,第一个意识觉得是2个男的,黑色半透明的状态,就像人站在灯光或者阳光下照射的影子差不多。

再后来不知道我爸妈哪个人出来上厕所还是干啥,反正我们两个房间门挨着的,他们出来一走动,这两个影子就没了,我就能动了,当时我还能清楚感觉到自己手脚还是麻酥酥的感觉。

第二天我说不好是兴奋还是啥的跟我爸妈说,我昨晚见到了,这个世界上真有的。很可惜没有人信我,他们都说我是自己以为没睡着,其实已经睡着了,就是做梦了,梦魇而已。

说实话,当时我也是半信半疑,特别是后来又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所以我也开始逐渐的想,也许我当时真的是自己觉得没睡着,但是已经睡着了?真的只是一场梦?

如果不是第二年又来了一次,而且这次是眼睁睁看着的,我恐怕也会认同百度梦魇压床的解释了吧。

时间很快的,又来到第二年阴历7月14。

那天时候晚上电视台有午夜剧场,播放老电影,演啥不记得了,反正每天都有,也挺好看的。那天大概是7月14的后半夜11点多开始播,就是23点啊,播完也到7月15凌晨1点来钟了吧。

刚看完电视人也精神的,我关电视刚躺下,眼睛还顺路看了看外面。我也没拉窗帘,看月亮挺亮,不错,对面凯宾斯基还亮挺多灯,心里想的夜猫子还真不少。

结果就这么一瞬间,我全身又突然一麻,不能动了!我当时就感觉脑袋嗡了一下,心想怎么跟去年的感觉一模一样啊?那会我还在纠结的一个是咋办,另一个是我去,那我去年看到的真是了?(捂脸)

我前面不也说了吗,我这次是睁眼睛的,根们还没来得及闭眼睛了,全身除了眼珠子哪也不能动。我就开始来回转我的眼珠,想看看会不会看到去年那两个影子了。

结果转了一圈之后,我又在我的床头看到一个黑色影子,一样是没五官没衣服什么的,就是人的形状,黑色的半透明状态,透过她我还能看到后面的东西。

没错,这次是她,不是他。因为看形状是一个黑色的披肩发的样子,所以我第一感觉她是个女滴。

哦对,我还是看不到她有没有腿,不过我可以确定一件事,她站那个地方其实有东西,是我的床头柜,而且看高度,她肯定不是站床头柜上面的,就是站在我床头柜的位置,如果她不是腿穿着床头柜站的,那她肯定就是没有腿了。

后面就很无聊了,跟第一次一样,她也不说话也不动也不吓唬我,啥也没有,就傻啦吧唧的,她站那,我看着她。

我俩对峙多久我也没个具体时间概念,最后貌似也是谁打扰一下下,她就没了,我就能动了,能动的时候手脚还都是麻酥酥的。

这次的经历只有一点,那就是我是眼睁睁的看着的一次经历,所以从这以后不论任何人,想用任何说法来试图解释我的经历,我都会拒绝相信所谓的无神论了。因为我瞪大自己两个眼珠子看到的,不是我的人,没有经历过我经历的人是无法理解当时的场面。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 0
  • 0
  • 0
  • 668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