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惊悚系列,今天来点刺激的

第001章 为富婆看坟
  二十多年前,有位姓袁的算命先生说我的八字纯阴,适合吃死人饭。他给我取名叫乔阳,说是补点阳气,既可以吃死人饭,又可以镇住鬼气。

  大学毕业后,我便来到了他的易经风水店打工。

  这天,他交待我说,今天不选葬和看坟,便去打麻将了。

  我拿起桌子上一本没有封面的相书随意翻看,很快便被书中的内容给吸引住了。

  这本书没有理论,全是一些口诀。不像袁叔教我的面相知识,什么相有五官,分三停,又有十二宫等。

  书中的一些口诀,很直白。比如看手相有这么两句“大拇指大而长,大小是个官”“小拇指短又短,做事不耐烦”。

  极有可能这是一本相法笔记,里边全是一些有料的东西。

  我心里很是激动。突然有一位美女进了店子里。

  “大姐,你是要请菩萨吗?”我问。

  美女没有理会我,继续在店子里望来望去。看那样子,像是有什么话要问,又不好问。

  我仔细打量着这女人的面相,很快便想起了那本相法口诀里的一句话。

  “右边奸门有疙瘩,有夫若无似守寡”

  这口诀很明显,说的就是夫妻感情不太和谐,有老公也像没老公一样,要么那方面不行,要么就是性格合不来。而这美女的右边奸门处,刚好有个小疙瘩。

  再看这女人的奸门凸显,鼻梁高又直。正好应了口诀里的另一句话。

  “奸门凸显鼻梁高,闻起骚来吃不消”说明这美女是属于那种欲望比较强烈的女人。

  欲望强烈而又夫妻感情不和谐,结合这两点来看,这女人十有八九是到这里来问婚姻的,只不过见我是个小青年不好意思开口罢了。

  “大姐,坐下来吧!我给你相个面,和你谈一谈感情的问题。从你的面相来看,你这段时间过得比较郁闷啊!”我笑着朝那美女道。

  美女一脸惊讶地瞄了我一眼,旋即便走到了我的面前,问:“你会看相?”

  “嗯!懂一点吧!如果你不放心,可以让我老板来看。不过,他替人看相收费是比较贵的。”我笑着解释道。

  “多少?”

  “五百!”

  美女的脸色沉了下来。

  我立马补充道:“包括手相、面相、痣相。从手相的三大线说起,先总论健康、感情、智慧和事业,再细论婚姻、子女、财运、睡眠、性情,重大流年关卡;面相则从三停、五官、十二宫论起,再到百岁流年运气。”

  美女一听,我说了这么多,眼睛瞪大了。

  我见美女已经有点兴趣了,便单刀直入地朝那美女试探道:“大姐,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内心一定很苦闷,你渴望男人,却又从男人哪里体会不到一个女人应有的快乐。”

  “真是神了!”美女苦笑了一下,“这你都能够看得出来。”

  “相由心生嘛!一个人的内心会反应在脸上的。”我笑着答道。

  女人满意地点了点头,突然站了起来朝我问道:“你们店里看不看坟?”

  “看啊!我这就给我们老板打电话吧!”我掏出手机准备给袁叔打电话,突然又想起他走时说过,今天不看坟和选葬。

  我只好又赔笑着朝美女解释道:“抱歉,我们老板说了,今天不看阴宅。明天再来吧!”

  “你们老板不看,你去看呗!我给你钱也一样。五百块,怎么样?”

  美女朝我笑了笑,叹了口气道:“我养的一只庞物猫死了,想给它找个地方葬了。然后再给它诵一部经。”

  五百对我而言已经不少,这单私活我决定接下了。

  我笑着答道:“我们店里不卖经书,那些经都记在我的脑子里。这样吧!这事,我替你搞定。你放心,我给你们诵一段《往生咒》就可以把这猫儿送走了,一定往生善道。当然也可以选择《地藏经》,功德很大,经文比较长,得加点钱。”

  美女笑了笑,爽快地答应了。最终同意给我八百块,选坟加诵经。

  我立马拨通了袁叔的电话,编了个理由请了假,把店门钥匙交给了隔壁快餐店的老板。

  后来才知道这美女是个有钱人,开着奔驰车来的。她叫邹丽,是一家酒店的老板,结婚一年,正和老公闹离婚。

  我们一起来到了市区外的一座荒山上。邹丽说就把这只猫葬在这座山上,因为这山腰有一座庙,她经常会去庙里。如果把猫葬在这里,以后她没事的时候,可以来看一看。

  那天阴沉沉的,一进山,一股阴森之气扑面而来。

  走了一阵后,我明显的感觉到有些累了。

  我朝四处张望了一下,见地面上有一撮动物的毛,便捡了起来。

  “停!这猫就葬这里吧!你看,地上有片毛,正好与猫谐音,这是好兆头啊!再看这四周的风水也不错。”

  我欣喜若狂地说道。

  邹丽见我说得蛮有道理,就同意了。

  我把罗盘取了出来,将它置于腹部。只见罗盘上边的指针飞快地转动着。我心中不由得有些担心起来。

  我记得袁叔以前说过,如果去一个陌生的地方,罗盘胡乱地转个不停的话,说明这地是有阴灵占据,需要祭拜后再开盘。

  其实我是不太相信这些的。不过,为了图个心理安慰,还是决定先祭拜一下再说。

  想到此,我便让邹丽把事先准备好的一些香烛和纸钱取了出来。

  我点燃了三柱香,对着四处拜了拜后,便向半空中撒洒纸钱,边洒边念:“诸位打扰了。请山神作证,我已留下卖路钱。”

  做完这些仪式后,我开始给猫坟地定向了。

  说是定向,其实也就做个样子罢了。给猫看坟,还定什么向啊!

  “可以动土了。”我朝邹丽道。

  邹丽早有准备,她把带来的洛阳铲,一铲子插进了鲜黄的泥土当中。

  我这边则开始替那只猫儿,做起了超度仪式,一边念着《往生咒》,一边洒着纸钱。

  突然,邹丽大声尖叫了一句,把手中的铲子丢得老远。

  “血,血,这里有血……”

  邹丽指着刚挖好的泥坑大声喊道。



 


第002章 红头巾
  我低头一看,差点就吐了出来。

  只见那鲜黄的泥土里,渗出了一股殷红的鲜血。

  就在这时,忽见那泥土中拱动了一下,紧接着从那土中钻出了一条蛇。

  邹丽的反应快,抡起手中的铲子便拍打在那条蛇的脑袋上,三两下便把这蛇给打死了。

  见蛇已经死了,我和邹丽的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没事,有蛇出没的地方,说明这是好风水,有生气。”我笑着朝邹丽安慰道,继续念起往生咒来。

  其实,我根本就不怎么懂超度。

  只不过听袁叔说,为人超度时,一般是念《地藏经》和《佛说阿弥陀经》,这是佛教的超度,道教的超度则用《度人经》,还有一种比较方便的咒语,两教都有,那就是往生咒。

  我只学了道教的往生咒,当时便用上了。

  我见邹丽已经挖好坑后,便喊了一句:“入土为安!落棺!”

  邹丽把那只装死猫的小木棺埋进了坑里,不一会儿,又填上了土,把从网上买来的木制墓碑也装上了。

  这女人趴在坟头,哭得很伤心。

  突然,我看到从草丛中蹿出一条头戴血红鸡冠,腹部鼓胀的怪蛇,嘴里时不时还发出“咯咯咯”像鸡叫一样的声音。这正是传说中的鸡冠蛇。

  “快跑!这是鸡冠蛇。”我朝邹丽大声喊了一句,没命似地朝山林里跑去,一口气便跑了好几百米远。

  等我回头看时,已经看不到邹丽的人影了。

  咦!这女人怎么转眼就不见了?

  我心里不禁有些为她担心,怕她出事。犹豫了一会儿,我干脆在林子里的一块石头上躺了下来,心想看邹丽呆会儿会不会找到这里来。

  躺着躺着就睡着了,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

  醒来后,我不打算等邹丽了,便朝下山的方向走去,可是走了一会儿,才发现那路不对,只好又折回来。

  但奇怪的是,我怎么走都感觉不对。当时,我心里便升涌起一阵不祥的预兆。我想到了小时候,家里人说的迷路鬼。

  据说山里面有一种小鬼,专门迷人路。让人在里边怎么走也走不出来。这时候,只要没有谈过恋爱的男人,撒一泡尿就可以破解了。也就是童子尿。

  想到这,我便把拉链扯了下来,准备放童子尿。

  谁知,刚一转身便听到草丛里传来一阵“嘶嘶嘶”的声音。

  低头一看,在我的对面,有一条眼镜蛇正虎视眈眈地望着我,吐着红信子,样子很是吓人。

  我转过身撒腿就跑。

  “哎哟!”

  突然,我被什么给伴了一下,只觉胸口一阵绵柔。

  抬头一看,眼前一位穿着红色衣服的女子正望着我。

  “妹子,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我朝那位女子点头微笑道。

  女子只是愣愣地望着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很快,她便转过身,朝前走去。

  她走得非常的快。

  不一会儿,我便看到那美女淌进了一条小溪里。她在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缓缓把上衣给解了,露出雪白的一片,上身只穿着一件红红艳艳的红肚兜。

  这一幕看得我直流口水。我甚至有一种很想靠近她的冲动。

  “小乔!”

  忽听身后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是邹丽过来了。

  “丽姐,你刚才上哪儿去了,那蛇没咬到你吧!”我关心地问了一句。

  邹丽一脸阴沉,“不提这事了。”说罢,她转身朝山下走去。

  “你去哪?”我朝邹丽问道。

  “拿钱给你,看风水的钱。跟我来!”邹丽面无表情,径直朝前走。

  这时,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手里竟然多了一块红布,是一块红头巾。

  显然是刚才那少女的。

  我回头朝那位红衣少女望了一眼,红衣少女正好也在看我。她伸出一根手指,在缨红的嘴唇边摆了摆,从嘴型可以看出,她是在告诉我,不要跟邹丽走。

  “走!”

  忽见邹丽转过脸,朝少女狠狠地瞪了一眼,吓得少女连忙把脸转过去。

  我只好跟着邹丽上了路。

  天色渐晚。

  邹丽带着我踏上了一条林荫小道。这条道上,一片幽暗,勉强可以看到前方的路。

  她走得很快,快得我都看不到她的脚。

  我跟在后面,小跑起来。

  “咔啦啦!”“咔啦啦!”

  突然,从我的身后传来一阵,自行踏板带动转链板的声音。

  “小伙!要不要坐我的车子。”一位大叔骑着一辆28自行车,在我的面前停了下来。

  “不了,我朋友还在前边呢!”我用手指了指前边的邹丽道。

  “前边没有人啊!”大叔一脸惊讶地望着我。

  “没人?你看不到她?一个穿裙子和丝袜的女人啊!”我心里有些慌了。心想,难道是见鬼了?

  “看不到!”大叔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朝我道:“你见鬼了吧,前边就是火葬场,我看你一定是被这女人的灵魂给引过来了,这地方见这事,很正常。”

  “这样啊……”我被吓了一跳,只觉后背冷飕飕的。

  正当这时,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我接了起来,是袁叔打来的。

  “小子!都两天两夜了,打你电话也不接。警察在找你呢!他们怀疑你把一个开奔驰车的女人给杀了。”

  我一听,心里更慌了。看了看手机,还真是过去两天了。那刚才看到的,真的是鬼了?

  “你是说,邹丽死了?”我惊讶地问道。

  “好像是叫邹丽吧!怎么,还真是你把人给杀了?”袁叔在电话那头焦急地问道。

  我只好把事情的经过和他说了,并且说了,遇到那个红衣少女的事情,还有那一面红头巾。

  袁叔听了,在电话那头破口大骂起来:“你死定了!前天,可是风水师最忌讳的杀师日,看了凶地,是要死人的。我都和你小子交待过,说那一天不能看阴宅。你完蛋了!”

  我吓得连忙在电话这头向袁叔道歉,说是我错了。

  袁叔骂了一阵后,反而不骂了,语重心长地安慰我:“乔阳!你也别想太多,回来再说。你记住,在路上,不管遇到多么漂亮的女人,都不要和她们说话。尤其是穿红衣服和戴红头巾的女人。我看,你八成是撞阴婚了,那女鬼还会来找你。赶紧把那红头巾给丢了。”

  “啊!……”我立马把手上的红头巾丢得远远的。

  “有什么好啊的?快点回来!子时的阴气最重,若在11点前还不能回来的话,你是活不过今晚了。现在是酉时,你属狗,酉时属鸡,这是相害。在这一个时辰,你千万要小心。最好找个阳气重的人送下你。”

  袁叔在电话那头再三叮嘱道:“命硬的人,一般阳气重。叫花子,杀猪的都行,命越贱,往往八字也就硬,阳气也重。”

  原本我心里还不是特别怕,但听了袁叔的话,我心里更加的没底了。我看了看手机,正好傍晚六点,是酉时。

  这是一个鸡飞狗跳,生肖与时相害的时辰。

  还好,那位大叔,没有走远,我决定找他送一送。

  “大叔,等等!”我朝大叔喊道。

  我不经意地朝先前邹丽走的地方看了一眼,已经看不到这女人的身影了。我的心里,又像是被什么给拽了一把,一股凉意,从后背莫名升起。

  “什么事?”大叔将脚支撑在地面上,停了下来,回头朝我问道。

  “能不能送一下我回家?”我问。

  “不行啊!我要上火葬场上班。”大叔又将脚搭在了脚踏板上。

  一听大叔在火葬场工作,我心里乐了,不用说,这人的阳气肯定重。

  可是大叔却对我说不行。这可把我急坏了。

  我连忙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朝大叔扬了扬道:“我给你钱。麻烦你送一下我,好吗?”




  • 0
  • 0
  • 0
  • 26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