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震撼!史上最全天津真实灵异档案(续篇)

      档案 88 

      2001年10月15日晚上11点,天津市万隆花园5层发生了一起事件。 

      一个男子双手拔在20米高的楼房外墙,双脚悬空,奋力呼救。 

      邻居听见了他的呼救,探出头一看,发现这人竟然扒住了两个窗户之间的排水管。于是赶忙拨打火警。 

      救火队员把他救了下来,惊叹他竟然用双手悬挂了半个小时。 

      然后询问他出事原因,因为普通人不可能碰到离窗户那么远的位置。 

      可是他的回答竟然说,他当时正在睡觉,感觉特别冷,而且还有人拽住他的脚,一睁眼就看见自己睡在悬崖上,一起身就掉了下来。 

      然后就用双手使劲抓,结果抓住了排水管,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吊在了楼房外面。 

      查他的身份,发现此人名叫邱杰,27岁。 

      没有细读史和精神疾患记录。 

      有关部门怀疑此人可能是自杀倾向。教育警告之后就回去了。 

      过了一个星期,又是这个男子,竟然再次悬空,吊在天津远洋大厦的40层窗外。 

      等到火警来了之后,竟然发现,他悬吊的位置竟然是一块向外打开的玻璃幕墙。 

      等救他上来之后,询问原因,说,他在这里的写字楼上班。 

      自己明明是去上厕所的,结果坐在马桶上睡着了,等他醒来之后,再次发觉自己是躺在悬崖边上。 

      他一起来,立刻就掉了下去,然后就猛抓墙壁,这才发现自己是在大楼外面。 

      可是调查人员发现,从马桶到那扇打开的玻璃幕墙,足足有五米。 

      而且马桶隔间竟然里面是锁住的,他是怎么从里面掉到楼外面的呢? 

      有关人员送他去精神科检查,发现一切正常。 

      根据他自己叙述,一年来总梦到有人在拽他的双脚。 

      而且已经有3次意外发生,醒来时发现自己向下摔去,然后抓住窗沿才得救。 

      回想起来,自己都不清楚是如何走到窗户旁边的。 

      上一次是因为实在爬不上,才叫救命的。 

      现在只要一睡觉,就用手铐把自己锁在床上。 

      大家都认为此人的确精神疾患,开了一些药物就没有继续深究。 

      一个月后,万隆花园小区附近发生了一起人员坠入窨井中死亡的事件。 

      井盖被怀疑是有人偷走的。 

      可真正奇怪的是,捞出来的死者就是邱杰。 

      据调查,他在一个月前已经搬入一座平房当中,这座平房离这个窨井不到10米。 

      坠落时间大概是半夜1点,但是他的房门是锁着的,而且他身着睡衣,没有搏斗痕迹。 

      询问他的家人竟然发现,此人竟然是登山爱好者,一年前去云南玉龙雪山登山时候,全队4人,三人坠崖遇难,他是唯一幸存者。

       

      档案 89 

      2007年10月3日,天津滨海新区黄河路的一户人家的房门渗出血来,邻居见后立即向有关人员报案。 

      有关部门赶到的时候,踹开了房门,发现两名男子死亡,颈部有伤口,满地是血。 

      卧室内则发现一名女子出现潮式呼吸,口吐白沫,下体出血不止, 该女子手脚被绑在床上,似乎刚刚分娩。 

      女子经过抢救恢复正常,法医果然在她的血液里发现了溶血剂,看来有人要让她出血而死。 

      据她说,她的丈夫伙同一个男子要杀她灭口,还要抢走她的孩子。 

      该女子名叫杨静23岁,她说自己是被丈夫绑架在家里的,因为丈夫怕她离婚之后就把孩子带走。 

      有关部门查明了两具男尸的身份,但是婴儿却不知去向。 

      根据杨静讲述,他和孙帅一年前结婚,怀孕之后,就怀疑丈夫有外遇,开始搜查丈夫的电脑和公文包。 

      后来果然发现一个QQ帐号非常值得怀疑,因为上面的聊天记录都非常暧昧。 

      基本上都是说很想你啊,老婆不在,今晚老地方见之类的。 

      有一天杨静说自己要回娘家住一天,但是实际上是调虎离山。 

      杨静在家门口附近盯梢,晚上7点时候,果然发现老公打扮整齐,出来见人。 

      杨静当时觉得很愤怒,猜测对方是去找小三。 

      她一路跟去,发现对方去了如家。 

      没想到她老公竟然和一个男的同时走进大门,双方举止亲昵,有说有笑。

      杨静觉得震惊不已,开始怀疑老公是同性恋。 

      当天晚上她质问老公是不是骗婚,如果骗婚那就离婚。 

      老公说自己是双性恋,恋人重要,但是家庭更重要,所以不要离婚。 

      但是从那天以后,杨静就开始接到恐吓短信,都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 

      这个号码承认自己就是老公男友,而且强迫杨静把老公让出来。 

      杨静摊牌说愿意离婚,但是孩子生下来要归自己。 

      但是丈夫却偏偏要夺取抚养权,所以10月2日那天就突然把她给绑架起来,捆在床上不许动。 

      到了10月3日,丈夫的男友来了,给她注射了一针,她就开始腹痛,并且产下一子。 

      然后紧接着,男子又给她注射了一针,她就开始浑身无力,下体流血。 

      丈夫和男子却把孩子抱进了客厅。 

      这时候就听见那屋传来惊叫。 

      丈夫喊,有兔唇。 

      没事,不严重,做个手术就好了。 

      这孩子眼睛怎么回事,怎么是红的? 

      怎么还有牙? 

      然后就是一阵猛烈的惨叫和东西打烂的声音。 

      再后来,她本人也昏厥过去,不省人事。 

      然后等到醒来,婴儿就再也找不到了。 

      尸检结果非常的出人意料,这两名男子都是被动物咬破颈部大动脉而死的,但是动物种类不明。 

      更加惊人的是,这名叫做杨静的女子的基因是罕见的XXY。 

      虽然拥有女性的所有性征,但是不具备生育能力。 

      可是她确实分娩了,但是婴儿去了什么地方呢。 

      由于案情扑朔迷离,因此至今无解。

       

      档案 90 

      2005年,天津市和平区中心公园派所接到求助,一名20岁名叫苏童的单身女性报案说有变态欺负她。 

      有关人员做了笔录,情况如下。 

      母亲在中心公园相亲市场看到了一个年老的男子拿着一个英俊男子照片找对象。 

      通过询问才知,这是他儿子照片,名叫端木赐,今年38岁,做食品生意的。 

      于是二人相约在晚上7点在中心公园一家餐厅相见。 

      苏童一见端木赐就很称心,因为对方仪表堂堂而且物质条件很好。 

      可是这个男子只是关心苏通的出生年月日。 

      她说了好几遍自己出生于1985年1月9日。 

      然后这个男的就开始坏笑,还用手摸她大腿胳膊,好把手放在鼻子下面闻。 

      最可恶的是这个男的摸完之后,自己身上就有一股腥膻味。 

      苏童就来找有关人员报案了。 

      三天以后,这个苏通的父母就报案人口失踪。因为这个女的当天晚上就没有回家。 

      此后连续一个星期,接连有两名年轻女性失踪。 

      分别叫做齐晓雪和宗灵,据调查他们失踪前都参加过中心公园的约会。 

      而且都见过一个叫做端木赐的中年男性。 

      可是查遍了端木赐留下的电话和住址,都指向一个地方,天津文庙博物馆。 

      于是有关部门决定突击搜查。终于发现端木赐似乎用过传达室电话。 

      结果进去之后什么都没发现。管理人员也没见过该男子。 

      但是办案人员闻到了一股怪味从对面的中国青少年棋院飘过来。 

      博物馆人员说,这个腥膻味从那里飘过来两天了。 

      结果就开始搜查青少年棋院。 

      最后在顶层封锁多年住的阁楼里,果然发现了三具无衣服的女尸。 

      这些尸体都被掏空内脏,趴在竹篾上面,嘴里叼着苹果。 

      恐怖的是,三具尸体都被烤熟了,皮肤都是焦黄焦黄的。 

      地上都是油。 

      而且身上还插着不同的竹标签,用朱砂写的字是己丑年 丁丑月 乙丑日 。 

      还有一个标签是己未年、辛未月、己未日。 

      第三个写的是辛亥年、己亥月、乙亥日 奇怪的是丑、未、亥三个子都是倒写的。 

      最难以解释的靠窗户放着一个木牌位。 

      上面写着大成至圣文宣先师孔子牌位,而且奇怪的是孔子二字也是倒着的。 

      牌子正前方是一个蒲团,上面散落着一个男子的衣服、头发和指甲。 

      至于那个端木赐根本一直通缉在案,但是始终无果。

       

      档案91 

      2009年11月22日,河西区尖山路96号天津歌舞剧院,五名女舞蹈演员陆续中毒死亡。有关部门调查发现,这些女子都是汞中毒而死,而毒物来源聚焦到团里的男一号陈培鸿。

      可是当破门而入逮捕陈培鸿的时候,竟然发现这人已经全身瘫痪,一丝不挂躺在床上,精神恍惚,头发花白,苍老如50岁。可档案显示,陈培鸿当时只有26岁。据陈培鸿交代:他根本没有蓄意谋杀五名女同事,相反,五名女同事和他关系很好,而且都是他的私生活伴侣。

      之所以中毒,是因为她们服用了一个女子送的丹药。果然,有关人员从他家中搜查出水银、松香、琥珀、云母、紫晶矿石粉,还有铜炉和焦炭,冷冻胎盘和不知来源的血液乳液。据他承认,他本来是个普通的团体舞配角,两年前遭遇车祸,双脚绳肌断裂,失去了跳舞能力。

      他到处求医,希望能够恢复韧带,但是做了两次手术都失败告终。后来开始去水上公园练气功,结果竟然见到自己的舞蹈启蒙教练孙玉岚,她自称正一派传人。孙本来是应该是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了,但是外貌竟然如同20岁的女子。据孙自己说十年前也是因为腿受伤放弃了专业,但后来练习了丹术和房中术就又能跳舞了。且感觉越来越年轻。

      陈培鸿恳求陈岚传授功法,对方告诉了他丹药配方,还亲自教授他房中术的身法。据说可以通过采阴补阳恢复创伤。他说舞蹈演员私生活都很随便,所以根本没有在乎年龄差距,练习之后果然伤势好转。而且孙告诉她尽量和不同的女子双修,效果会特别显著。果然,他开始和团里相好的女同事练习,脚伤不到两个月就痊愈了,而且女同事们也皮肤光滑洁白细腻,看上去像中学生一样年轻。就这样,他陆陆续续和五名关系暧昧的女同事做了双修。

      每次双修,他们都要吃孙炼制的黄色药丸,而且吃完之后兴奋异常快乐无比。陈不仅恢复了团里的地位,技术也比以前进步很多,而且还把原来的男一号挤下去成为台柱,甚至还得到了行政职务,升任了艺术指导。就在11月20日晚上,陈培鸿在和孙玉岚吃药双修,然后觉得自己浑身疼痛,头晕眼花。陈问孙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孙回答说你还记得15年前我骑车摔坏了膝盖吗?陈说不记得了。

      孙说当时就是你把我的自行车的大梁锯断的,对吧?陈说你怎么知道的?孙说我现在让你也尝尝得到一无所有的滋味。刚才你吃的药是泄气的药,阳气都归我了。说完就走了。医院化验结果表明,陈身体里跟中汞铅砷含量超标,正常人早就毒死了。就在陈弥留时候,突然对有关人员说,他妈妈也吃过那种黄色药丸,可能也中毒了,快去救人。然后陈就因为肝肾衰竭身亡。有关人员立刻赶去陈的母亲家中,果然发现一具女尸。

      但问题是,这个女的看上去只有30岁左右,皮肤洁白,可是她妈应该已经53岁。最后的尸检结果,这个女的就是陈培鸿的母亲,中毒而死,而且竟然已经妊娠20周了。于是开始查找胎儿父亲,但发现她寡居,也没有男友。DNA结果令人震惊。父亲竟然是陈培鸿本人。至于孙玉岚则再也没有找到。

       

      档案92

       

      1968年9月12日,位于中国天津市河西区福建路与温州道交口处的增延胡同德国大院的两栋公寓楼被两派造反学生占领。两派学生一共22人,来自41中学和42中学,手持凶器,彼此对战。对抗10天之后,工宣队以调停者姿态进驻大院。结果只发现一个生还者,其余21人全部丧生。

      这名生还者名叫李东年,17周岁,是其中一个派别的副队长,发被现时候吗,他被锁在一间厕所里,手脚被绳子绑在暖气片上。据他叙述,两派学生自称是轻骑队和野火队,对抗原因是因为保皇和造反的政见分歧发生了辩论。 一天之后,双方斗争从辩论激化成对骂,到了第三天从对骂演变成了械斗。

      轻骑队由于人少,躲进了德国大院的一栋二层建筑,野火队进攻失败,就占据了对面的一个公寓。双方开始用家具修筑壁垒,用石块和弹弓做武器,展开拉锯战。每天都有人流血受伤,但是没人愿意停战。野火队调查轻骑队的骨干,结果发现了他们副队长李东年就住在附近的尖山道。

      于是,9月17日,野火队真的就去他们家劫持人质,抓来了一个大约13岁的女孩。这个女孩自称是李东年的妹妹,叫做李继红。然后他们喊话威胁,只要不认罪投降就折磨你妹妹。第一天,野火队用投石机打过去一个包裹,轻骑队里面都是女性衣物。李东年发现是自己妹妹的衣服,惊慌异常。

      第二天,野火队又打过来一个罐头皮。打开一看,里面是一大把头发,上面还有血迹。轻骑队长王德胜害怕李东年投降,就把他绑在厕所里,然后组织特攻队去把人抢回来。第三天凌晨4点,轻骑队闯入野火队的楼房。然后就是长达10分钟的厮杀和惨叫,最后再也没有出来。

      过了一天,工宣队正式进驻大院,竟然发现所有学生都死在了这件楼房里。几乎全部是因为尖利锐器击中要害死亡。可是当工宣队清理尸体的时候,却根本没有找到一个叫李继红的女孩。有关部门先是找寻户口,发现李东年是独子,根本没有姐妹。然后又去询问李东年的父母,但是回答令人震惊。因为根本就没有李继红这个人。他父母说这个李东年有精神分裂症。

      李东年好的时候,就跟正常人一样。但是一旦犯病,就认为自己不是李东年了,而是李继红,说自己是李东年的妹妹。而且李东年的父母说,9月17号下班回家之后,确实发现家中有人闯入的迹象,但是实际上却什么都没有丢失。他们千真万确地肯定,真的没有李继红这么一个女儿。李东年在三天后,死于敌对派别的仇杀。至于那群学生拼出生命劫持和解救的到底是谁,永无答案。

       

      档案93

      1992年4月12日,天津陆陆续续发生儿童失踪事件,失踪者全部是7到10岁男孩。

      到了9月19日,在西青道大蒋庄村的平房区,三名年约65岁左右的目击者,向有关部门报告一次诱拐事件。

      当时是下午2点,三名老人坐在树下下棋,看到了一名40岁左右女子正抱着一个5岁小男孩从小胡同往外走。

      这名女子从未见过,但是这名小男孩,就是邻居家的孩子。

       

      于是三人上前盘问女子。

      女子放下孩子,飞快逃跑。

      但是再问小孩子这个女子是谁,只发现小孩子神情恍惚,口齿不清,头发上面都是灰。

      后来送儿童医院就诊,未发现异常,过了3天小孩才完全清醒。

      据这名小男孩自己说,他也不认识这个女的,当时他在家门口玩弹球。

      这个女的过来就摸她的头,然后盯着他眼睛看了很久,还叫他从1数到10,数完了自己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到了8月23日,一群幼教在天津和平区第11幼儿园门前抓住了这名女子。

      有关部门开始审问她,她承认自己就是半年来儿童诱拐案的元凶。

      这名女子自称叫梁贵阳,据她自己交代她今年47岁,家住天津市白云上路对外经贸大学附近。

      无业,一直患有精神疾病。

      然后有关部门就开始询问她为什么要拐孩子,拐过几个孩子?联络人是谁?

      她说自己根本就不是拐子,她是来给她的师傅请法身的,她说这是她的师傅告诉的。师傅叫姚雪,是个只有12岁的小男孩儿。

      这个姚雪说梁贵阳之所以得了精神病,是因为她中了邪秽。

      姚雪要请天神来给她驱邪除病,而且要请来中坛元帅三太子来给他治病。

      梁贵阳所要做的就是给他找男童来请乩。

      而且还给她一包曼荼罗粉,只要放在小孩子头顶,从一数到十,小孩子自然会听你的话。

      有关部门问她,孩子拐走后送到哪里去了?她说交给了她师傅,她师傅保证不会伤害小孩,只要凑足了12个,她就可以病好了。

      小孩子每次都送到师傅的老家,老家就在津南的小孙庄村。

      然后,办案人员对她的身份调查结果,则是令人难以置信。

      此人竟然是天津安定医院的精神科医生。

      半年前莫名失踪。

      而且她也不叫梁贵阳,而是叫杨贵良。

      经过医生汇诊,断定她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病因不明。有关人员迅速出击,终于按照线索,找到了姚雪在小孙庄村的住所。

      一栋很破旧的农家小院。

      结果一进去才发现,一个小男孩全身赤裸,倒在床上,神志模糊。

      查找了2天,终于在厨房的炉灶下面,发现还有一个地下室。

      一进去才看见,里面关着10个小孩,都是男童。

      医院检查的结果是小孩们精神严重抑郁,非常自闭。

      而且10个小男孩都有肛裂的症状,估计是遭到性侵。

      过了大概3天,受害者才陈述, 有一个12岁男生,在看守他们,每天晚上都让他们脱光,趴在床上。

      而且这人还念经,每次念经,都神志模糊,叫做什么就做什么。

       

      就在办案人员来之前几分钟,这个12岁的男生还在ji jian他,然后说了句,不好,就走了,以后就再也没看见他。

      再往下调查,竟然发现,这栋小院落根本是杨贵良的祖宅,里面都是她家祖辈的照片和物品,找不到任何姚雪的线索。

      后来,安定医院配合调查,才发现,一名叫做薛瑶的12岁男孩在半年期住院期间就和杨贵良一起失踪了。

      当时这个名叫做薛瑶的男孩患有精神分裂症,声称自己是天神错投凡胎回不去了。

      他的主治医生就是杨贵良。

      至于杨贵良为什么也突然患上精神分裂症,则不得而知。

      最后再去找薛瑶家侦讯情况,才发现,原来薛瑶家就是杨贵良家。

      难以置信,薛瑶就是杨贵良的儿子,而杨贵良的丈夫早在十年前就离婚了,儿子跟着父亲。

      父亲半年前失踪。

      一个月后,杨贵良在看守所里离奇失踪。

      而法医对杨贵良的所谓曼陀罗粉,进行化验,结论是普通的香灰。

      至于薛瑶,则始终未见其人。

       

       

      档案 94

       

      1992年4月12日,天津陆陆续续发生儿童失踪事件,失踪者全部是7到10岁男孩。到了9月19日,在西青道大蒋庄村的平房区,三名年约65岁左右的目击者,向有关部门报告一次诱拐事件。

      当时是下午2点,三名老人坐在树下下棋,看到了一名40岁左右女子正抱着一个5岁小男孩从小胡同往外走。这名女子从未见过,但是这名小男孩,就是邻居家的孩子。于是三人上前盘问女子。女子放下孩子,飞快逃跑。但是再问小孩子这个女子是谁,只发现小孩子神情恍惚,口齿不清,头发上面都是灰。后来送儿童医院就诊,未发现异常,过了3天小孩才完全清醒。

      据这名小男孩自己说,他也不认识这个女的,当时他在家门口玩弹球。这个女的过来就摸她的头,然后盯着他眼睛看了很久,还叫他从1数到10,数完了自己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到了8月23日,一群幼教在天津和平区第11幼儿园门前抓住了这名女子。

      有关部门开始审问她,她承认自己就是半年来儿童诱拐案的元凶。这名女子自称叫梁贵阳,据她自己交代她今年47岁,家住天津市白云上路对外经贸大学附近。无业,一直患有精神疾病。然后有关部门就开始询问她为什么要拐孩子,拐过几个孩子?联络人是谁?她说自己根本就不是拐子,她是来给她的师傅请法身的,她说这是她的师傅告诉的。

      师傅叫姚雪,是个只有12岁的小男孩儿。这个姚雪说梁贵阳之所以得了精神病,是因为她中了邪秽。姚雪要请天神来给她驱邪除病,而且要请来中坛元帅三太子来给他治病。梁贵阳所要做的就是给他找男童来请乩。而且还给她一包曼荼罗粉,只要放在小孩子头顶,从一数到十,小孩子自然会听你的话。有关部门问她,孩子拐走后送到哪里去了?她说交给了她师傅,她师傅保证不会伤害小孩,只要凑足了12个,她就可以病好了。

      小孩子每次都送到师傅的老家,老家就在津南的小孙庄村。然后,办案人员对她的身份调查结果,则是令人难以置信。此人竟然是天津安定医院的精神科医生。半年前莫名失踪。而且她也不叫梁贵阳,而是叫杨贵良。经过医生汇诊,断定她已经出现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病因不明。有关人员迅速出击,终于按照线索,找到了姚雪在小孙庄村的住所。

      一栋很破旧的农家小院。结果一进去才发现,一个小男孩全身赤裸,倒在床上,神志模糊。查找了2天,终于在厨房的炉灶下面,发现还有一个地下室。一进去才看见,里面关着10个小孩,都是男童。医院检查的结果是小孩们精神严重抑郁,非常自闭。而且10个小男孩都有肛裂的症状,估计是遭到性侵。过了大概3天,受害者才陈述, 有一个12岁男生,在看守他们,每天晚上都让他们脱光,趴在床上。而且这人还念经,每次念经,都神志模糊,叫做什么就做什么。

      就在办案人员来之前几分钟,这个12岁的男生还在ji jian他,然后说了句,不好,就走了,以后就再也没看见他。再往下调查,竟然发现,这栋小院落根本是杨贵良的祖宅,里面都是她家祖辈的照片和物品,找不到任何姚雪的线索。后来,安定医院配合调查,才发现,一名叫做薛瑶的12岁男孩在半年期住院期间就和杨贵良一起失踪了。

      当时这个名叫做薛瑶的男孩患有精神分裂症,声称自己是天神错投凡胎回不去了。他的主治医生就是杨贵良。至于杨贵良为什么也突然患上精神分裂症,则不得而知。最后再去找薛瑶家侦讯情况,才发现,原来薛瑶家就是杨贵良家。难以置信,薛瑶就是杨贵良的儿子,而杨贵良的丈夫早在十年前就离婚了,儿子跟着父亲。父亲半年前失踪。一个月后,杨贵良在看守所里离奇失踪。而法医对杨贵良的所谓曼陀罗粉,进行化验,结论是普通的香灰。至于薛瑶,则始终未见其人。

       

      档案 95 

      2010年11月4日,天津市南开区黄河道的思齐职业培训学校出现莫名的死亡事件。 

      先是2010年10月12日,一名叫做常颖的女生突然在上课的时候说想去厕所,结果老师说去吧,这个女生就没回来。 

      等学生们再去厕所找她的时候,发现这个女生摊在便池上死亡,下体血流如注。 

      问题是,尸检结果是,死者严重贫血,体内有不明溶血物质,导致出血不止。 

      过了三天,又出现一个女生在上课时候,下体流血不止死亡。 

      陆陆续续又有三个女生死亡,一共5个人全部都是因为下阴部大出血而死亡的。 

      而且这五个女生都是不同班级,而且互相认识的。 

      这五个女生都家境不好,但是穿戴昂贵的服装,银行卡里竟然有5万到15万的存款。 

      最奇怪的是,她们竟然都有同样一种的进门卡。 

      但是卡上没有地址。

      调查了一个星期,终于发现,原来进门卡的地址是在天津市临汾路长虹生态园。 

      生态园其实是一个开放公园,每天都有人晨练。 

      但是有一些休闲中心却是封闭的,只见到高级车进出,但是无人知道内部情况。 

      后来终于发现,这5张进门卡都是生态园的南开区委老干部休闲中心。 

      可是管理人员却强硬阻挡调查人员。而且上面下令此案到此结束,重大人物牵扯其中,禁止调查。 

      三天以后,终于出大事了。 

      就是这个南开区委老干部局,发生了集体死亡案件。 

      一共10个老干部,全部都是退休的部级以上干部。集体死在了休闲中心的地下室。 

      法医断定死亡原因是汞中毒,问题是怎么可能同时发作。

      10个人都趴在蒲团上,前面都有一个小桌子,桌子上的东西是毛笔、宣纸和砚台。 

      从内容来看,他们似乎都在抄写《阴符经》,而且墨汁是红色的。 

      于是,有关人员开始调查这些老干部的身份。 

      上面百般阻挠,最后调查出来的结果难以置信。 

      这些老干部两年前都在重症监控室昏迷,是被一个道士法功唤起的。 

      老人醒来之后就开始和道士打坐练功,越来越有活力。 

      后来这些老人动用资源帮助这个道士,占用了和这个休闲中心。具体做什么,无人知道。 

      可问题是,根据调查,这人不是道士。 

      这人叫林大海,50岁,是天津机床厂的退休工人。平时喜欢练气功而已。

      调查他家的时候,他不在家,只有一个小女孩正在生病。 

      此人说自己是林大海的外孙女,名叫关玉琪。 

      有关人员开始蹲点围堵林大海。 

      三天过去了,根本就没等到林大海,进去找小女孩,小女孩也消失了。 

      奇怪的是,户口上显示,林大海就根本没有孙女。 

      这个小女孩是谁,一直没能查出来。

      另一方面,地下室里挂满了道教用品,中间还放了一个铜炉。 

      铜炉的盖子是被石灰石蜡封起来的,非常坚硬。 

      砸开一看,里面都是红色粉末。 

      化验结果是,人类的血液,而且混合有硫化汞和未知的中草药。 

      尤其是铜炉的下面,有一个活动门,打开一看,放着六个白瓷瓶子,上面竟然写着名字和生辰八字。 

      这些名字,竟然和刚死的五个女生一模一样。 

      打开一看都是红色液体,味道又咸又腥。 

      第六个名字叫做关玉琪。和那个林大海的所谓外孙女的名字一模一样,于是就开始查第六个女生的身份,希望她不要因为出血死亡。 

      调查的结果非常震惊。 

      关玉琪根本不是职业学校的女生。 

      林大海的母亲也叫关玉琪,再一查白瓷瓶子的上面的生辰八字:庚辰年 壬辰月 丙午日 乙亥时.时间是1915年5月1日。 

      仔细一查,就是关玉琪的出生日期。 

      这人应该已经95岁了,但是其实已经死了30年了。 

      这两个关玉琪到底是什么关系,无人能解。 

      到底这件事的前因后果是怎么回事,无解。

       

       

      档案 96

      2007年5月2日,天津华硕加航酒店死了一个小姐,17岁,名叫薛明琪,天津8中学生。 

      死因是吸毒过量。现场只发现痰盂里有很多纸灰。 

      可是和她一起登记的客人名字却被酒店人员删除了。 

      问题是当天晚上,薛明琪的尸体就被该酒店的大堂经理领走了。等到调查他的时候,他的后台出来百般拦阻。 

      从此,该案一直悬而未决。 

      2008年6月12日,天津华硕加航酒店发生一起客人死亡事件。 

      这名客人名叫李恒,是湖南常德制药厂的客户经理,来天津发展代理。

      死因是器官衰竭、内脏老化而死。但是问题是这人只有40岁。奇怪的是痰盂里也有纸灰。 

      调查发现,死者当天晚上曾叫小姐来客房服务,可是再想找那个小姐询问的时候,遇到了困难。 

      那个小姐在前台登记的是假名。无处查询。 

      想要调出监控录像,大堂经理竟然说硬盘损毁,数据丢失。找不到了。 

      于是,有关人员开始调查这个经理。 

      结果发现他后台很硬,会得罪权贵。所以放弃。

      到了7月17日,该酒店又出现同样的死亡事件,被害者叫做刘元悌,39岁。 

      尸检的结果竟然是番木鳖碱中毒而死。 

      但是当天下午2点左右,医院打来电话,说是刘元悌的不知何故,消失无踪。 

      当天晚上7点左右,又来了一个电话,有关人员惊呆,对方竟然就是刚刚失踪的刘元悌。 

      刘说,不用着急,我来帮你们找罪犯,你们赶快派人去酒店的顶楼贵宾室,犯人中了我的毒,应该跑不了。 

      有关人员认为这是恶作剧,就派了两个人前去查看。 

      结果这两个人硬闯酒店的贵宾室,发现屋里面躺着6具女性尸体,还有一个男性活着,但是口吐白沫,脸色发青。 

      这人就是大堂经理。周围地上都是纸灰。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昨天已经死亡的男子刘元悌突然进到屋里。 

      然后说:弟,我可不是存心要给你下毒,谁叫你养的尸到处咬人? 

      然后就看经理说:我错了,哥,我不该吸人阳气。救我。 

      然后刘元悌抓住经理的手,使劲一拉,人竟然占了起来,走了出去,门磅的一声就锁上了。 

      等到有关人员打开门锁,外面空无一人,经理和刘元悌都消失无踪。 

      法医的报告结果是,这6具女尸都是死亡一年以上的青年女性。身体里都插有不明用途的银针。 

      最奇怪的就是这6具女尸身体里都有剧毒的番木鳖碱。 

      其中一具女尸就是1年前死在这个酒店的小姐,薛明琪。为何没有腐烂,始终没有研究出结果。 

      至于这个经理,根据调查名叫赵桂荣,可惜是个假身份。 

      至于真身,则至今不知下落。

       

      档案 97 

      1995年11月26日,河西区吴家窑大街39号的安定医院出现异常情况。一名叫做刘斌的实习医生报案说发现地下室有个怪物跑了出来。

      据他说,他刚来医院三天,就发现有干涸的血迹,一直通向地下室。他顺着血迹走进地下室3层,听见一个女人呻吟:放了我,放了我。然后他开始寻找对方。走廊里有好多房间,探视窗口上都是油漆和报纸。里面什么都看不见。只有最尽头的一个房间门是半关着的。

      声音从门里面传出来,推开门,里面漆黑一片。灯拉开,有一个特别年轻的女孩被皮带绑在床上,手脚都被铁链锁着。最严重的是头发眉毛都没有了,奄奄一息。

      女的让他帮忙把皮带解开。结果他发现皮带扣子被订书器钉死了。而且最残酷的是,女的满嘴里一颗牙都没有了,手上脚上的指甲也都被拔掉了。他说解不开皮带,去叫人来帮你。

      女孩说不用了,外面有人想把她弄死在这里。她现在快不行了。如果你真是好心的话,找些药品让她多活一会儿。刘斌说,没问题,我给你找去啊。结果他从药品仓库里找到输液器和白蛋白。然后就开始给那个女的输液,女的说,你对我真好,帮我一个忙。什么忙,我一定帮你。女的说,我不想死的那么难堪,我的头发指甲和牙齿被人弄掉之后都放在墙角的一个小罐子里。你拿出来,放我手里好不好。

      刘斌答应了,墙角果然有一个罐子都是头发牙齿和指甲。然后他就拿给了女孩看,女孩说,你把头发都放我头上,把指甲和牙齿放到我手里面。刘斌照办了,女的说:但是我嘴里有扎了一个东西,很痛,你帮我拿出来。刘斌让她张开嘴,果然看见一个鱼钩一样的东西扎在口腔里。他拔出了这个钩子。女孩子突然莫名其妙站在他身边,然后灯就黑了。只听见女孩说谢谢你啊,师兄,我走了。

      然后消失了,外面走廊上一片脚步声。刘斌吓坏了,一路跑出了地下室。

      当时,医院一楼的所有人都看见了,有一个浑身黑毛,腿脚细长,长着尾巴,头部像人,身体像狗的动物跑了出来,出门之后就消失了。

      刘斌说自己从来没有师妹,师兄是什么意思呢?等有关部门介入的时候,刘所说的这间地下室房间,空无一人,但是奇怪的是,的确有捆绑状态的皮带和铁锁,而且床上一大摊凝固的血迹。连输液器和输液架都在,但是针头却扎在病床上。

      据调查,这个地下室一直由后勤部主任李炳坤负责。这个李炳坤已经在家中瘫痪半年。

      有关人员询问他在地下室里藏了什么东西跑了出来。

      李炳坤哭了,然后说了一句:就差一年,结果还是跑了。

      说完后就浑身抽搐,然后死亡。

      于是又转过来调查这个叫做刘斌的实习医生:竟然发现,医学院根本没有这个人。

      不光天津医学院没这个人,连医院的员工档案里也没有这个人。

      所有医生护士都不认识这个人。

      询问他身份时候,他还觉得非常生气,他带有关人员回家拿证件,结果那户人家说从来不认识这个人。

      然后他说他女友可以证明自己的身份,结果他带人去了他在外面的出租房。

      一开门,地上除了一个纸扎的女子,空无一物。

      刘斌当时惊慌失措,然后在地上打滚,突然浑身着火燃烧起来。

      可是奇怪的是,几十秒的时间,这人就变成了一堆灰烬,剩下的是竹篾和纸。

      到底这个刘斌和那个动物都是什么东西,无人知晓。

       

      档案 98

      2007年4月25日,天津市河西中学的初三一班的学生,在图书馆发生了一起女生死亡的案件,死者名叫沈梦娟。

      法医认定这是自然死亡,查无原因。

      案发的时间,只有两个人在场,一个是男生,李恒。

      还有一个就是张淑妮。

      根据这两个人的口供,事情的前因后果难以置信:

      沈梦娟总听见有人莫名其妙地在李恒附近数数,但是却看不见人影。

      11岁、12岁、13岁、14岁、15岁,然后就停了,返回去重新数。

      沈梦娟提醒李恒,但是李恒说自己从来没有听见过数数的声音。情人节那天,沈梦娟准备好了一盒巧克力,想要送给李恒。李恒表面上了接受了,但是实际上扔进了垃圾箱。

      放学的时候,张淑妮做卫生,李恒拿着巧克力送他。沈梦娟在后面偷听。

      张淑妮说你不要浪费钱了,我是不收巧克力的,说着就把一个塑料袋打开,里面十几个包装盒,都是男生送的巧克力。

      然后一甩手,全都倒进了垃圾桶。

      沈娟一看就赶快躲了起来、李恒说,这样做,是不是很过分。

      张淑妮说,我就等一个人的巧克力,可惜那人真的不是你。

      李恒说,我快没有时间了,希望活着的时候,能和你在一起。

      张问道:你怎么会死呢?

      李恒说,我有渐冻症,16岁左右就会发病,我希望死前能谈一次恋爱。

      张说,你别吓唬我。

      李恒说,我的手指脚趾和鼻子已经没有感觉了。而且我初中毕业后就要休学了。我就希望自己变麻木之前,还能牵你的手。

      张淑妮有些害怕,所以拒绝。把李恒送来的巧克力包装盒扔进了垃圾箱。

      果然,李恒突然间倒地不起,医院诊断其开始发病。沈梦娟为干脆把旁边的一个病房花钱包了下来,冒充得了胃病,每天去看望李恒。

      那天晚上12点,沈娟偷偷溜进病房,看见了一个穿着黄色衣服的老人,手里拿着一个名册,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而且,这个老人就在数数:12岁、13岁、14岁、15岁。每次数到15就停了下来,说:可惜,就到15,然后重新数数。

      这一次数到了15,沈梦娟突然接茬:16岁,老人愣了一下,继续数数:17岁、18岁、19岁、20岁……然后走到了沈的跟前,说,你真好心,把命借给了他。然后消失。

      过了3分钟,李恒就醒了,一切正常,疾病痊愈,所有医生都感觉奇怪。

      可是从那之后,沈梦娟就听见一个声音总是在身边转:12岁、13岁、14岁、15岁过了三天,张淑妮也找到李恒说:自己最近总是听到耳边有声音在数数,但是数到15岁就突然停止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然后,李恒就把沈梦娟三天前说的同样事情告诉了她。

      张淑妮就央求沈也帮她解除这个声音。

      沈就答应了。

      到了半夜12点的时候,果然看见了同一个老人在数数,12岁,13岁、14岁、15岁、

      沈突然插嘴,16岁。

      老人突然发怒,说;你寿数已尽,这不是乱来吗,我只能来硬的了。

      然后伸出手来抓住两个女生的头使劲撞。

      醒来之后,张淑妮发现沈梦娟已经死了。

      下葬那天,张淑妮和刘恒都去了沈梦娟的葬礼。

      刘恒哭的很厉害,说对不起沈,虽然不喜欢她,但是如果有机会,一定和她永远在一起。

      张淑妮突然说:对不起,因为喜欢你,所以我其实没死,我就是沈梦娟。

      刘说:怎么可能?

      张淑娟拿出了沈梦娟当初送给刘的巧克力盒子说:这个东西能证明我是谁了吧,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扔我送你的东西了好不好。

      那这个张淑娟是谁呢,还有那个数数的老人,都是什么东西,无人知晓。

       

      档案 99 

      1998年5月26日,家住天津新红路的45岁女子张丽芳自首,说是自己犯下了一桩杀人案。 

      她自己详细叙述了前因后果。 

      她丈夫名叫魏涛,长年以来有外遇,而且还总是家暴,但是因为他的家族生意照顾了张丽芳很多亲属,所以不敢离婚。 

      后来终于承受不住了,开始在外面物色可靠人选,打算买凶杀人。 

      于是她就经常去一些出狱犯人经常聚集的酒吧歌厅物色人选。

      结果老板推荐了很多人,张丽芳都不满意,要不就是觉得对方不可靠,要不就是开价太高。 

      一个叫做李晨兴的男子毛遂自荐,说可以帮你杀人,而且不收钱,但是你也要帮我做一件事才行。 

      李晨兴看上去30多岁,而且孔武有力,身手不凡,于是张就感兴趣了。 

      但是李晨兴开出的条件非常奇怪,竟然是让她做这么一件事:那就是去蓟县盘山自来峰的一个旅馆住下,然后等到阴历15号的时候,只要看见从棒锤山上飞下来一个红色的火球,你就在水枪里装满尿和经血,然后朝着那个火球喷水。 

      就这么一个奇怪的条件。 

      结果张丽芳果然去了盘山,在指定地点指定时间看见了那个火球,果然也那么做了,尿液和经血一喷到火球上,就冒出一股黑烟,火球就灭了。 

      然后就听见棒锤山上传来了野兽的吼叫声,然后就看见一个跟狼那么大的尖嘴长尾巴的野兽飞了下来,追着她咬。 

      定睛一看,原来是一个红衣女的在后边追她。 

      就在她快被扑到在地的时候,就看一个火球飞了过来,一下就把红衣女的给烧伤了。 

      回头一看,是那个杀手李晨兴。 

      李晨兴说:你丈夫已经被我解决了,可我的事情你却没有帮我做好,还要我自己解决啊。 

      然后又听见红衣女的说;你竟然敢让人废我,我对你那么好。

      然后李晨兴说:以前打不过你,现在你废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然后一口痰吐到红衣女身上,红衣女烈火焚身而死。 

      张丽芳吓坏了,连夜下山去派所报案。 

      结果有关人员到了现场一看,地上只有一直野兽的死尸。 

      经过专家辨认,是一只雌性狐狸。张丽芳回到家才知道,丈夫在和小三聚会的时候死亡。

      丈夫和小三都是在小三家中被动物咬死的。

      法医分析齿痕,应该是狼或者更大的掠食性哺乳动物所谓。 

      可是却找不到脚印。 

      张丽芳自首的口供令人难以置信。 

      所以根本就没有立案。 

      可是那个李晨兴到底是谁呢?根本就查不出来。

      档案 100 

      2005年11月30日,天津市南京路一家密室逃亡俱乐部发生游客失踪事件。 

      同行的一共4个人,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分别名叫周晓涵、孙淳、刘海峰。 

      游戏的过程就是蒙住眼睛被工作人员送进一个房间,然后锁住。 

      规定1个小时之内必须通过各种线索、抽屉、密码、窗户、图画等等找到钥匙或者开门密码。 

      有的钥匙在房间外面,有的要才出密码才能开门。 

      这三个人都很快就突破了全部7个房间,用时不到15分钟,觉得不过瘾,然后说要退钱、 

      老板说没办法,如果够胆量,你就去最后一关,几乎从来不让客人去玩。 

      这三个人说没关系,我们就是要去挑战极限。 

      结果一看,最后一间房间是三口棺材。

      棺材里面有各种工具,锤子、刀子、火柴、打火机、手电筒、但是棺材是要被钉子钉上,必须要在1个小时内出来,否则就算失败,但是工作人员会把钉子启开,救出游客。

      而且奇怪的是同行的是4个人,问题是只有三个人登记了。

      还剩下一个人一直在外面等着,也不进去,而且也没有登记。

      可问题是刚进去10分钟,棺材里就没有声音了。

      然后就听见外面这个人大喊一生:解。

      棺材发生闷响。

      一个小时之后,打开棺材,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外面那个陪同的人也不见了。

      于是有关部门开始调查这家公司,并没有前科,老板也是个合法创业者。

      但是问题是这三具棺材,都是从盗墓者手里买来的东西。

      调查之后,发现都是从北仓一个工地挖掘出来的。

      然后还找到了当时被扔掉的尸骨和衣服。一看都是清朝的寿衣。

      值钱的陪葬品全被人那走了。

      但是最重要的是,这三口棺材的墓碑全部找到了。

      上面写着的名字分别是:周晓涵、孙淳、刘海峰

      都是清朝顺治年间的人物。

      墓志铭上写这三个人都是火居道士,平时都过凡人生活。

      后来一起服用师傅的丹药,虽死犹生,300年后会自动尸解成仙。

      然后下面还有很多内容,却都被打碎磨烂了,所以根本就无法解读。

      那么那三个现代人到底是谁呢?

      调查发现,这个三个人的身份都是假的。

      那么那些人去了哪里呢?

       

      档案 101

      1992年11月15日,有关部门接到报案,有人在塘沽海岸上发现一名生命垂危的旅行者,发现时他已经昏迷很久。

      醒来之后,有关部门询问他的身份和遇难原因,竟然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答复。

      此人名叫宋文超,家住陕西咸阳,他认为自己一直是在陕西,因为一个星期前,他一直和队友在秦岭探险。

      当时他们在不知名山坳里探路,结果突然遇到了大雾,被彻底困在山里。

      结果这个时候,突然间来了一队陌生人,都身着旧军装,满身是泥,头发胡子很长,似乎已经在山里跋涉了几个星期了。

      这队人开始找他们要水和药片,他们一开始给了对方一些,后来就再也不给了。

      询问他们的来历,这伙人却只字不提。 

      这伙人问他们这是什么山,他们说这里应该是秦岭中的一个山坳,结果那些人大吃一惊,说怎么可能是秦岭,这里不应该是帕米尔高原吗?

      一开始两拨人还在争论地形,后来干脆互相攻击起来,到天黑的时候几乎不再说话。

      可是没想到晚上宿营的时候,这伙人就冲入帐篷,把他们全部捆绑起来了。

      然后说:东西不拿,会留下一个小包裹,里面的东西算是做赔礼道歉用的。

      然后就掠走了全部水和药品,并且绑架了宋文超一起走,说是走1天之后,就会放走宋文超,宋自然会回来给你们松绑的。

      可是没想到这伙人走了一天,都还是在大雾里行进,最后竟然又回到了宿营的。

      地上还有临走时候留下的包裹,可是所有帐篷里的人都不见了。

      结果只好再次宿营在这里,没想到当天晚上出事了,这伙人的副队长竟然用枪打死了队长,还把其他人都捆绑起来,一个人带着水和药品逃跑了。

      最重要的是,他把所有所有人的包裹都抢走了,包裹里面露出的竟然是金沙。

      一开始大家非常生气,结果几个队员互相咬断对方的绳子,然后开始在后面追副队长。

      走了两天大雾都没有散去,而且所有人都没有水喝,几乎快要渴死。 

      可他们发现又回到了原地。

      大雾渐渐稀薄,在山间小路上发现了一栋类似于船舱一样的房屋,大部分被埋在泥沙下面,露出来的部分非常崭新。

      大伙进去才发现,里面竟然是一艘中型渔船,里面没有任何人或者尸体,而且竟然还有少量的水、电和食物,但是没有任何人员生活在里面。

      结果没想到睡在里面的第一夜就出事了。

      一开始他们感觉非常眩晕,醒来一看才知道,这艘船竟然在大海上漂着,而且外面竟然是大雾。

      然后宋就听见队员埋怨说,不应该偷龙角金,这是遭报应了。然后所有人都跪在地上抱头痛哭。

      等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其他队友生死不明。

      有关人员离开之后,当天晚上,宋就在病房里人间蒸发了。

      询问同一间病房的室友,只听见宋大半夜喊了一句话:要掉下去了。

      然后就再也没有声音了。

      大约一年后,有人在长沙友谊商城的电梯底层发现了他的尸体。

      解剖结果显示死于头部遭受钝器重击。

      但是从他的直肠里,发现了一个塑料袋,里面都是金沙。

      本案原因不明。

      档案102 

      1998年天津体校内发生奇怪诡异事件。

      体操系女生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都发现自己一丝不挂,而且都说自己半夜被人萎谢了,身上都是吻痕和擦伤。

      于是宿舍管理处把这四个人全都换到了别的房间,把另外两个田径系的女生换了进来,结果这两个人也吓坏了。

      因为他们也是早上起来一丝不挂。

      于是宿舍管理处换了一个举重女生来住,结果同样被吓跑。

      然后就让男生来住,结果男生早上起来也是同样,而且都有菊花流血的迹象,男生最后也吓跑了。

      最后只能把这间宿舍空了出来。

      后来在田径男生的宿舍里,有人发现了一个14岁的学生床下都是女生内裤和乃罩。

      该男生名叫崔明志,刚刚入学半年,长跑奇才,学校重点培养对象。

      有关部门带走这个学生,他的解释令人膛目结舌

      他说:自己每天晚上都会梦见一匹大马,一半白一半红,头上有犄角,每天半夜在窗户边叫他名字。

      然后他就飘飘忽忽出了屋子,骑在马上。

      然后大马就带他去云彩上,云上面长着都是草。

      马让他吃草,吃完之后,就觉得浑身是力气,然后就跑步,从一块云彩跑到另一块云彩上。然后就飞到海面上一块岩石上面,石头上喷出水。喝完这个水,马就带他回来,从窗户进去。进去一看,发现床上躺着都是女生。

      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孩子是个疯子。

      当天晚上,他只能住在学校的保卫处,一群保安看守他。

      睡觉时就听见男生说你总算来了。

      然后早上起来,此人就消失了。

      那间空宿舍,莫名其妙地躺着一个女生,醒来就说自己被人摸了。

      而且自己如何进来的也不知道。

      结果学校决定重新装修这间宿舍,竟然在柜子里发现一条蛇的蛇蜕。

      这个男生始终没有找到。

      但是每天半夜,总能看见一个男生在女生宿舍里穿来穿去,此事无解。

       

      灵异档案 103

      1993年1月18日,天津市北辰区41岁李庆龙到大悲院还愿,回来之后,就开始发生出血现象。

      一开始是早想醒来之后,发现枕头上都是湿的,以为是口水,就没有在意。后来上班的时候,同事说,你的耳朵流水。他一摸才发现,的确流出体液。然后就是眼睛流泪不止。

      到后来,他发现鼻子也不停地流水。他喝水越来越多,而且越喝越渴,但是五官还是源源不断流水。后来更加严重,浑身的毛孔开始流血。

      吃药打针都不奏效。

      后来有关人员介入,调查是否有人下毒,询问他到底吃了什么东西。他把18日那一天的行程说了一遍,说自己一直在家吃饭。后来喝了好多陈年的黄酒,就去了大悲院。

      一个人迷迷糊糊走到了最后一个院子,里面都是白色的房子,供着一个童子,手里放着一个瓶子。他当时口渴,就拿起瓶子喝水,然后就走了。后来就开始身体异常。

      有关人员来到大悲院,开始调查哦水的问题。可问题是根本就没有那么一个白色的院子。

      李庆龙亲自到大悲院去求,主持说,他也没见过那个院子,其实大悲院本来不是佛家寺庙。

      据说最开始供奉的是一位肉身成神的童子。

      童子修炼什么的不知道,但是肉身就在庙里,一般人是看不见的。

      能看见的人,应该都是和童子有缘的人。

      想必是惹怒了童子,才会得怪病。

      你要想获救,拿好贡品,然后再选好日子,再来一次,而且千万别让任何人知道。

      后来,李庆龙又进去了。

      那一次,他喝高了之后,醉醺醺就进了白色院子。他说自己又喝了好多的黄酒,然后就去了大悲院,果然进了那间白色院子,结果一看,地上全是水。

      原来,那天的瓶子掉在地上了,可瓶子很小,水到现在还在流。

      他把瓶子拿起来,放好,然后把水擦干,最后供上礼品,恭敬离开。

      出来之后浑身上下就再也不流液体了。

      可是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之后,又流出了液体。

      于是他又去大悲院。

      据他说,这次他看见院子里都是水,瓶子又掉在地上。

      他又收拾了一遍,然后把瓶子立起来放好。

      病随之好转。

      可是一个星期之后,又发病,又去,又看见瓶子倒在地上,水流出来。

      于是从那之后,干脆每天去一次。

      终于一次,竟然发现另外一个人也在白色院子里,而且故意把瓶子打翻。

      然后就开始和那人争论,最后扭打起来。

      原来那人发现,瓶子只要流水,他的浮肿就会缓解。

      李庆龙捅了他一刀,那人血流不止,说了一句,我也是来治病的,何必呢?

      然后就把瓶子打碎了。

      那人从另一个出口跑了出去,李庆龙再也没能找到他。

      以上都是李庆龙投案自首之后,供述的。

      无人相信。

      可是的确有人从娘娘宫里,跑出来,然后倒地身亡,死因就是被人捅死的。

      问题是,那幢案件是发生在3年以前的。

      李庆龙出来后不到3天,出血不止而死。

      原因不明。

       

      档案104

      1983年4月26日,天津市天津和平文化宫出现一起雷劈老鼠的事件。一个中学生幸免于难,但是他却始终说自己是在和女老师学画画。此人名叫陈兵,16岁,是天津第21中初三的学生,很普通的一个学生。女的名叫张晶玉,42岁,是天津和平文化宫的美术老师。陈兵第一次去文化宫,就看见了美术班里学生在学素描,然后决定报名参加。可是参加了之后却发现美术班里所有人都不说话,到时间就走人,这个女老师也不教学。

      前三堂课他都没敢问话,结果到了第四堂课,他实在等不及了,他下课的时候问老师,为什么你们从来不讲课,所有人都自己画自己的。结果他去看别人画的作品,基本上都是没有模特的作品,而且画的都是栩栩如生的生活画面,基本上都是古人,而且都只有一个人物。然后他很好奇,去问老师怎么才能画出这样的画。老师给他一瓶水,然后还用毛笔沾了红墨汁点在他的眼皮上。然后他就能够看见一个接着一个人古代人出现,而且自己也能画下来。

       

      老师给他一瓶水,然后还用毛笔沾了红墨汁点在他的眼皮上。然后他就能够看见一个接着一个人古代人出现,而且自己也能画下来。越画越觉得奇怪,他的这些人物全都是白光灿烂,都是脚踩莲花的形象。结果画着,画着,就发现有一个人哭了。这人是个女的。她画的东西和其他人都完全不一样,全部都是动物。一张画的是狐狸,结果被雷劈死了,一张画的是蛇,也被雷劈死,一张画的的黄鼠狼,最后也被雷劈死。

      老师看见她哭,就走过来了,然后安慰她,说你别难过,你每次都有关卡过不去,你还是跟我炼吧。可是这个女的不服气,说:新来的这个小子,要是我能吃了他,我这次就成功了。老师说:在我面前,你也敢胡来。女的说:不信咱就试试。然后就朝着陈兵扑了过来,然后只看见一道闪光打在这个女的身上,然后一声巨响,就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一群工作人员围着他,说是:刚才天上打雷,一下子就劈到这里了,结果就发现了陈兵。

      陈兵说自己在和张静钰老师学画画。可是周围人都大吃一惊,因为张老师早就在10年前就失踪了,那间教室也变成了库房,根本没人学画。最最难以解释的就是,理他不到3米的距离,有一只大老鼠被雷劈死了。具体怎么回事,没人能够明白。

      (本系列灵异世界网就此完结,望大家喜欢。)

    • 3
    • 0
    • 0
    • 2.2k
    • 小僵尸判官大人吴祥子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