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重庆本地人讲述的灵异事件,绝对真实!

      搭  车

      90年代初的时候,解放碑到沙坪坝就算是长途车了,那时候石桥铺的火葬藏当时就在公路边。一天晚上,打雷下雨,一个女的招了个托儿车去石桥铺,当时司机也没朗格在意,下车的时候那女的摸出了个50快钱,然后给那个司机说不用找老。90年代哦,50快钱是好大个票子哦,那司机高兴惨老,揣到包包里就回家睡觉老,因为那时候公交车都才3角钱,你想50块钱赛,那司机业务也不做了,反正也赚了,又打雷又下雨的,就回家睡觉去老。第二天,那司机起床后想起昨天的好事情,就又忍不住去摸包包头的那50快钱,结果你猜摸到啥子老?勒哪里是50快钱哦,明明就是个冥币,那司机黑惨老,仔细一回想,发现昨天又打雷又下雨的,那女的又没打伞,她下车的时候居然车头还是干的,斗想啥子都没进来过嫩个,连个脚踩水印的都没得。

      头  七

      勒是我听朋友淑芬讲的她自己的故事。淑芬黑喜欢养狗狗塞。她原来养过一只狗狗的,后来在外面吃了耗儿药就死老。淑芬都黑伤心赛,不过那阵还小,哭过也就算老。那狗死的第7天晚上,他们一家正在吃晚饭,然后外面下了一场暴雨,都在勒个时候,淑芬听到阳台有爪子刨门的声音,那狗还活起的时候就住到阳台(当时还没流行把阳台封了赛,一般都做个门把阳台和客厅隔了)它想进来的时候就用爪子刨门。不过那只狗都死了,而且他们家的阳台是在5搂哦,会有啥子东西来刨门嘛?淑芬斗想去看赛,结果被她老爸老妈拉到起了。后来阳台没声音了,淑芬就出去看,发现阳台的门上,清晰的留下了几个狗的爪印。同样的故事我也听我的同学讲过,她说他们奶奶过世的第7天,也就是头七,当时家里就只有她和她妈妈在,她晚上挨到她妈妈睡的,半夜山干的听到客厅在响,然后电视开了的声音,当时都她和她妈在哦,她妈在她旁边睡起的,她说,她奶奶最喜欢坐到摇椅上看电视老。虽然害怕,不过后头还是迷迷糊糊的睡着老,第二天听到她妈嘀咕了句,也我的拖鞋朗格跑到门那去了也。她家那阵算条件好的,铺了地板砖,她奶奶是农村的,喜欢赤脚,但是觉得那个地板砖黑冷,就喜欢穿她妈妈的拖鞋

      托  梦

      我老祖祖才下葬的时候,我外婆经常梦到起老祖祖说她冷,然后她都喊我大舅舅给老祖祖烧点衣服去。我大舅舅忙起来的时候都搞忘了。后来一天早上我大舅舅觉得冷,然后起来一看,衣服遭脱光老,当时候还是冬天哦(首发平台:www.lingyishijie.com)他穿嫩个厚睡得觉,早上起来就没衣服穿了。说起我老祖祖赛,我想起她原来给我摆过的一个故事,江北城(老祖祖在江北城住)原来他们旁边有个大户人家,男主人死了后就没人敢睡男主人的床老,因为不管是哪个,睡到半夜,都会做个梦,梦到男主人一脚把门踹开,然后恶狠狠的说,浪个要睡我的床也。给我起来!后来那家人都遭搞破烦了,斗请了个风水先生来看,那风水先生去看了那个男主人的墓后斗说,男主人下葬的的地方不好,淣气太重,搞不好都要尸变,然后都在墓的周围种了圈柳树,然后这家都在没遇到勒些事情老。另外,我想起了我老祖祖养的猫了,她不但要养了3只猫,还把吃剩下的饭拿出去喂野猫,我依然记得我老祖祖出殡的那天,好多猫儿蹲在地上,家猫野猫。多感人的。

      末班车

      从牛角沱到沙坪坝有个黑老的公路,有个黑老牌的公交车 216。这路公交车可以和405 和401的历史相媲美的。

      那个要追述到重庆的电车时代(重庆的电车坐起无敌,老年人最好去,因为很平稳,几乎感觉不到在开 = =)不过我想说的不是这个,下面是主题。勒天,在一个216的末班车上,有4个人,一个司机,一个售票员,2个乘客,一个老头一个年轻人,车开到一半的时候上来了3个人,准确的说是2个人架到起一个人上来的。隔了一哈,那老乘客就把那年轻乘客逮到起,说那个年轻崽儿偷了他的钱包,那个年轻人说没有,然后勒2个人都在勒扯皮,最后那个老头说,司机,把车开到派出所去解决,那个司机相当不耐烦,因为是末班车。开了都可以回家了的,就不愿意,于是就说,前面有个治安岗亭,你们2个人个人下去解决。然后勒2个都遭邀下车老。下了车后,那个老头头也不回的就走老,那年轻人黑冒火,都去找那老头理论。那个老头都说,你晓得不,刚才我救了你一命哦。那年轻人都觉得黑奇怪,那老头看那年轻人旷起的斗说,我刚才仔细看了看上来那3个人,发现中间那个像喝醉老的,其实不是,虽然身上黑大的酒味道,但是我看到他的衣服都是湿的,酒肯定是泼上去的,而且可能你们都没朗格注意到,那个人的鼻子和眼睛在冒血哦。那个年轻人咩了那老头一眼,冒了句,脑壳有包,不过他也觉得黑无奈都回家了,第二天,晚报登了个文章,昨天晚上216公交车发生了一起事故,车翻到沟沟头去老,车上死了三个人,一个司机,一个售票员,还有个乘客。

      看得见

      石门大桥飞车事件可能本地人或多或少都晓得点,这也直接让7字头出名老。我晓得说的这个故事就和这个有关。保利香槟那坐了对才搬进来的夫妇,十一那天准备到沙坪坝去耍,都在勒个时候,他们的才几个月的娃儿开始大哭。并拉到起妈妈的衣角不准走,当时大家都觉得勒娃儿好混哦,然后都把娃儿给爷爷婆婆抱到起,就准备出去耍赛,斗在勒个时候,发生了件相当不不可思议的事情,那娃儿不停的往婆婆怀里钻,像看到啥子黑人的东西了。爷爷婆婆虽然奇怪,也没朗格在意,还叫那对夫妇早点回来。后来的结果可能大家都晓得了,他们坐的7字头就嫩个掉到石门大桥脚脚去了。还有次,我到江北城家的一位长辈家里做客,他家住在一楼,平时没什么事情都是把门开着的,然后我就看见他在门口用扫把往外面扫东西,边扫还没说,走走走!然后我都觉得黑奇怪,然后就问原因,那为长辈就说,我在扫不干净的东西。因为我小时候喝了奶妈的奶,奶妈看的见,于是我也可以。

      找替身

      晚上听见有人叫你的名字,在没看到人之前,千万莫回答,这有可能是鬼在找替身。那些怨气很大的鬼要找个替身才可以投胎。观音桥那阵基本上都是农地,这个故事就是发生在观音桥的,一天,半夜三更的,一个农妇听到起有人喊他名字,她睡得半醒不醒的,就答应了,然后斗听到一个声音对她说,她的鞋子掉到水里了,快点去摸,她就老实的听那个声音的话,去家后面那个水塘去摸,斗在勒个时候碰到个早起干农活的农民,斗问她在水塘里摸啥子,她说她鞋子掉到里面去了,那农民斗说,个人回去睡觉哦,水塘里哪来啥子东西哦!那农妇就被一下惊醒了,觉得也是哈,水塘里来什么鞋子嘛,她于是就回去睡觉了。

      一棵树

      重庆南山有个地方叫一棵树。这个地方的地名也有点传奇。民国的时候,有一对恋人,男的是个书生,女的是个戏子,后来抓壮丁,就把男的抓走老,那男的是个文弱书生,朗格经的起部队的生活嘛,就这样病死了,那女的就很伤心,然后就找了棵树吊死了。后来山民就经常听到树林里半夜三更有唱歌的声音,不但如此,晚上进山的山民或多或少的都会发生意外,要不是脚摔断就是手骨折。后来来了个风水先生,就给这些山民说,这女的怨气很重,要平息,不然会有大的灾难。于是就在这女的上吊那个地方系了个红头绳,而且燃了很多红纸。大跃进的时候,开山伐木,唯独不敢动这树,于是就有了一棵树这地方。

      敲  门

      铁路子弟可能都晓得一个地方,这个地方的名字叫重庆西。最早只是个火车站的站名,由于这个地方真的是又小又穷,也没什么具体名字。就用了这站名当地名。守铁路和石油上守单井差不多。荒郊野外,就这么点人。后来铁路上在这修了职工宿舍,就搬了几户铁路人家进来。夏天的时候,天热难耐,勒几户人家都听到了很急促的敲门声,原来是楼上的一对夫妻,男的洗澡的时候发生了意外,在厕所摔倒了,瓷砖割到了颈子,想起邻居帮忙抬到医院去,勒些人就觉得很麻烦不愿意做,后来耽搁了半天,终于有几个好心人把男的抬到医院去了,那阵那个乡村医院哪见过这阵势,就跟9龙坡医院打电话,等救护车来的时候,人都不行了。这男人走了后,怪事就接连的发生了。每天晚上半夜这几家人都会听到敲门声,开门一看,又什么人都没有。有次一个新来的职工下夜班的时候给接班的老职工说,昨天晚上有个穿工作服的人来和他吹会农门阵,他上了个厕所后那人就不在了,然后把那个人的相貌和名字一说,问是不是我们临近单位的。那老职工黑得脸都白老,那新职工说的正是那个男的。勒件事情就一直搞得人心惶惶的.那几家人确实在黑害怕就合起来请了个风水先生,那老先生做了一通法事,就给他们说,这男的怨气重,只能暂时安抚下,然后又在每天门口贴了道符,说来也奇怪,那几家人晚上就没听到敲门声言了。

    • 5
    • 1
    • 0
    • 1.38w
    • 0
      大掌柜鬼差官方
      打赏了5冥币。
    •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