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重庆传说中的鬼楼“北碚鬼楼




      事件简介

       

          在重庆北碚温汤峡门大沱口侧一个山丘脊上,有一座传说中的鬼楼“北碚鬼楼”,在当地,关于它,有三个耳熟能详的传说,分别是:白面人夜哭泣、富家女穷学生楼上双双化蝶以及拆楼人死当场,墙体渗出血丝。这三大传说都非常诡异,让人惊悚不已。

       

       

      事件详情

          要说历史上重庆城区最有名、影响最大、持续时间的闹鬼事件,其中一件肯定是民国鬼楼事件,连当时民国的中央日报都连载刊登了系列关于鬼楼(当地人叫白屋,因为最早为白敦容所造)的报道,名噪一时,可谓上是陪都第一大鬼事,而林语堂、卢子英、田汉等围绕鬼楼引发的事情更是把鬼楼推到了新旧文化冲突的最前沿。再后来,由于鬼楼当时的盛名,在中国电影史上享有盛名、中国第一部恐怖片的37年版电影《夜半歌声》(当时电影厂就在鬼楼对面的金刚碑古镇)在鬼楼的取景、采风更是把恐怖的气氛搬上了银幕。直到现在从合川盐井到北碚再到沙区井口嘉陵江一线的老人都还能清晰的记得那时的传说,谈起来还是毛骨悚然。

          据传上世纪三十到四十年代,在嘉陵江温塘峡夜晚造船或者外出,在现在嘉陵江温塘峡河对岸的金刚碑、五指山疗养院、缙云山,就能明显观看此楼房的夜晚灯光,也像是桅杆和航标灯塔闪耀的光芒。似乎还能够看见朦胧晃动显露的人影子,偶尔还能听见人的惨叫声音,充满了神秘感。

          在温汤峡门大沱口侧一个山丘脊上有一楼一底,中西合璧,依山傍水,独立山头,玲珑别致的小墅。巍巍禅岩屏障于后,碧波江水荡漾于前。房左山下,古道弯弯隐入峡中;房右上坝,桑田一片,绿浪翻滚,幽然佳丽。这是北碚最早的一幢小洋房,为庚子赔款委员白敦容修建。

          鬼楼为晚清民国初期的建筑,为白敦容所建,建筑精细漂亮,虽然从闹鬼之后再没有人敢靠近,但即使在现在从荒芜的外表中还是能看出当年的奢华,除建筑以外还有一个院子,屹立于山顶,又被树林环抱,一面镶嵌在峡谷的悬崖上,一面仅一条小路曲径通幽的通向山下,上可以鸟瞰整个温塘峡口的壮美风光,中可视江对面金刚古镇,下可以远眺北碚老城,风光堪称奇妙。

          鬼楼目前已经风雨飘渺,由于从民国一直没人敢靠近,已经几近危房,它是一座孤立于山崖石壁上的二层加顶阁楼的深灰色砖木结构的独栋别墅,有阁楼偏房,依稀能够观看到房檐的精美木雕刻图案。暗红色有窗棂,天蓝色的门,楼顶已经垮掉半边,还有房间,阳台。摇摇晃晃,摇摇欲坠,破烂不堪,腐朽残损。破落的建筑物,门窗残存,确实是名副其实,名不虚传的鬼楼。地上是长满青苔和草地,厚厚落叶,有一道石梯与山下外部相连。四周是悬崖峭壁,山顶整体宽度十多米。山崖边上有一株高大参天的黄葛树陪伴,视觉效果十分恐惧。

          一些关于鬼楼的文学作品,诸如《北碚鬼楼》、传奇小说《嘉陵风云》更让眼前的鬼楼增添了无数的诡异色彩。其建筑的精美程度和室内一些华丽的细节表现让人无不惊叹不已,破败荒芜的景象丝毫掩饰不了他曾经华丽的装潢,而鬼楼所处的风景正如历史记载的那样,峡口,古镇美景尽收眼底,简直没办法将这样一个美丽的别墅和众多离奇的鬼故事联系在一起。

      事件相关

      传说一:白面人夜哭泣

          上世纪20年代,爱国实业家卢作孚为建设北碚“嘉陵江小三峡乡村建设实验区”招揽人才,特给留洋好友、庚子赔款委员会委员白敦容建造了一座能俯瞰嘉陵江景色的小洋楼居住养病。别墅庭院坐落在山坡顶,既可鸟瞰嘉陵江温塘峡口壮美风光,又可远眺北碚老城,两岸风光尽收眼底。

          白敦容只住了不到一年就病逝,停柩楼中。他太太是位洋夫人,独守空房,路过的人经常听到有面色煞白的人在夜晚哭泣。后来,当地人传说,这楼房犯忌,不吉利,有鬼。

      传说二:富家女穷学生楼上双双化蝶

          网友“可靠消息2011”曾发帖说,解放前这里是一个富人家住所。富人家的漂亮女儿和一个穷学生好上,家里却要把她嫁给一个当官的。两人约在一个月黑风高夜私奔,但消息不幸走漏,当穷学生来鬼楼接心上人时,家丁一阵乱棍把他当做贼人打死。女孩悲痛万分,服毒自杀,倒在了恋人尸体上。后来富人家觉得不吉利,就把这栋楼废弃了。富家女和穷学生,则化成了蝴蝶。

      传说三:拆楼人死当场,墙体渗出血丝

          当地老人介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曾有人想拆除鬼楼。黄昏时分,有人抡大锤砸墙,刚一砸开,围墙倒向草地,竟慢慢渗出丝丝红色血迹。这时,本已荒了几十年的楼顶烟囱哗地一下掉下来,正好砸到了抡锤者身上,当场毙命,其他人吓得落荒而逃。此后,再没人敢去鬼楼砸楼。

        

      相关调查一

          据北碚区政府网记载,上世纪40年代,林语堂某天带着家人参观,进温塘峡,坐在船舷上,远远瞧见对面一座小山头上,孤单单一座房子,被一簇美丽小丛林包围,这正是白家洋房。林语堂自言自语:“这真是一个很妙的居处,离空袭目标也很远。”但向导告诉他,这是一座“鬼屋”:传说一天傍晚,从合川下来一人,刚出温塘峡口,突然雷雨大作,四顾无一避雨之处,只见小山顶上有一小楼房,乃投于其檐下,雨停,一轮明月高挂,微闻楼上有声响,这人向上一望,但见一女人披头散发,抱着一男尸站立窗前,吓得魂不附体狂奔而逃……当时《中央日报》记者也曾前去体验,住了一夜后,刊登了一篇《鬼屋探鬼记》。

          对鬼屋之说,林语堂未予置信。女儿林如斯干脆说:“是那记者在捣鬼吧?”

       

      相关调查二 

          刘大全,58岁,原川仪十九厂职工。上世纪70年代末,他曾入住白家洋房,那时是厂里的单身宿舍,“一间屋子住两三个人,一套房子七八间屋。同住工友下了班就聊天打“拱猪”。不仅没闹鬼,日子还过得不错。”刘大全回忆。

          “唯一不好的是打雷时,由于地势较高,又没避雷装置,电灯一闪一闪,时而停电,雷声就像打在耳边一样响。”刘大全说,后来,不少人结了婚分到房子,就搬出了这栋单身汉宿舍。

          40多岁的王雨(化名)说,上世纪80年代初,因为厂里住房紧张,他们一家三口便住进了独一栋的白家洋房,同住的还有另一户人家,一住便是七八年。两家人把屋子周围的杂草收拾了,把地面冲洗干净,一到夏天,就坐在大树下乘凉,“住这么多年,除了打雷有些恐怖外,从来没听到奇奇怪怪的动静。”

          上世纪90年代,王雨一家搬进家属区,白家洋房逐渐成为弃屋。“多好的洋楼,现在成了这样。”王雨很遗憾。 

       

       

      科学解释

       

          记者在北碚图书馆找到1989年印刷的《重庆市北碚区志》,其中“别墅”一章有记载:坐落在大沱口小丘上,1楼1底,半西半中,是北碚最早的一座洋房。由庚子赔款委员白敦容修建,故俗名白家洋房子。因地势荒野偏僻,白死后暂葬于屋中。抗战时期为复旦大学学生租用,有一学生死于房内,长期无人收尸,后被传为鬼楼。

          传闻而的这个故事听上去犹如《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民国版。据《环球人文地理》报道,白家洋房曾是中国第一部恐怖片《夜半歌声》(1937年)的取景地。

          曾数次探访白家老宅的《环球人文地理》特约记者寒溪夜浣告诉记者,烟囱掉下可以解释为大锤震动所致,但墙体渗血太过超脱科学常识。他本人在鬼楼勘察时,发现围墙里爬满一种结着小红果的藤蔓植物,他翻越围墙时曾挤破野果,红色浆液洒得到处都是,看去如血一般,“当时拆房队员心里害怕,又正值黄昏天色晦暗。墙体倒下后砸碎一地野果,红色浆液漫出,再让掉下的烟囱一吓,落荒而逃也在情理之中。”

          果然,记者在白家洋房屋顶上、围墙边都发现了生长茂密的商陆,商陆若等到果实成熟,被挤破后确会留下红色汁液。白家洋房,外面传得神秘恐怖,里面居民却始终过着平静生活。

    • 2
    • 0
    • 0
    • 2.1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