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那些即将被人遗忘的香港都市怪谈…

      无主孤魂牌位

      这个都市传说,与香港知名的节目”恐怖热线”有关。在这个节目中,会先由线人报料,然后再随主持人探访灵异地点。然而在几年前,有位化名陶夫的线民,因报导一桩真实恐怖事件,没多久后就自杀了,有人怀疑是因为他爆料了“无主孤魂牌位”一事,并照相,对此牌位不敬,造成他不断碰到灵异事件,进而导致自杀。

      这位陶夫是一位灵异发烧友,常在节目裡分享经验或提供资料。有一次他带着主持人潘绍聪到铜锣湾一间知名大楼的楼梯间,介绍一个“无主孤魂“牌位。虽然此大楼很多人走动,阳气颇旺,但就这个楼梯间没什么人经过,阴气非常之重。普通人经过,常会有不寒而慄之感。

      据传说,这牌位是当年香港一位知名影星自杀后,不知哪位人士,供奉牌位在楼梯间,时常有人会去祭拜,但就连大楼管理员或工作人员,都不知道谁会去祭拜,甚至拜的是谁。当时随着主持人和陶夫去探访的有另一工作人员,此工作人员指出,他虽然已经很资深,也知道这边有个牌位,但却不知供奉着谁,因为牌位在他来之前就有了。

      然而这位陶夫在跟主持人介绍完这个无主孤魂牌位后,随即失去了联络。隔了一年,主持人辗转得知,在一年前这位陶夫介绍完这牌位(www.lingyiShijie.com)并照了几张相后,似乎中了邪一般,常常独自一人在楼梯间流连,最后在未知的原因下,烧炭自杀收场。

      这件事震动整个恐怖在线的听众,因为陶夫是在节目中很有名,当他消失不见时,许多听众打去节目问他下落,但主持人都不肯说,直到此事发生的五年后,他才在节目中透露。当时香港一週刊访问主持人时,他低调带过此事。比较特别是的,往日主持人带人去探访灵异地点时,都会说出该地地点特徵,但就单这事件,他什么都不说,甚至要所有听众不要再问,也不要再探访此地点。

      当年陶夫仍在世时,他有个网路相簿有这些照片集,照片中有详细的地点特徵,但现在相簿网址已失效了,大部份相片也被删掉了,已防有后续事件发生,目前仅有一张网上还在流传的照片。

      人鸡

      下面这则都市传说应该算是“人彘”传说中更恐怖的变形之一了。

      1937年,某天,香港来了一群外地人,他们租了个场地,打算展览一只叫做人鸡的奇妙动物。城里立时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许多人抱着好奇心购票进场,想看看人鸡到底长什么模样。入场之后,展览室里摆着一座大鸟笼,在昏黄的灯光照射下,一只人鸡佇立其中。

      她有张七、八岁小女孩的脸,身体覆盖一层羽毛。人鸡两只粗壮黝黑的爪子像是钉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人们经过她的身边时,会哼起当时流行的小曲,眼神却泛着忧郁的光芒。展览门票热卖引起轰动,不过也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两三天后,香港的治安单位逮捕这群外地人。 经过一连串的侦讯调查,才发现这是一桩恐怖的拐骗案。原来这群外地人想趁风雨飘摇之际大捞一笔,他们先在乡村掳走一个小女孩,依序斩掉小女孩的四肢,拿带着荆棘的藤条,把小女孩打得血肉模糊。

      歹徒趁伤口未癒合前插上鸡毛,最后设法固定假的鸡爪子,后来,这群丧尽天良的外地人被处以极刑,可是那位受尽折磨、身心重创的小女孩的下落如何,却无人知道。

      七日内必死

      香港的湾仔区有一家百年邮局,被政府列为古迹。不过五、六十年代这里曾闹出”鬼邮差”事件。这个邮差跟一般的邮差没甚异样,一样穿制服、背邮包,但他出勤送信时,不在日间,而是午夜过后。他送的不是邮件,只是一张白纸。收到白纸的住户,不出七日,户中一定有人身故,且多为突然死亡,而那张白纸亦会随着死者亡故后离奇消失!

       

      恐怖的谣传是,从来没有人看到鬼邮差长什么样子,一旦你看到他,你家就会在三天内收到那张白纸,突然死亡的人便是你。50、60年代的湾仔区,因为没有邮箱,因此以前的邮差都是上门送信的。有一天晚上,住在皇后大道东一带某个住户收到了一名邮差送来的信。

      那个住户觉得很奇怪的,为什么邮差会在晚上送信?因信上清楚写了收件人的姓名及地址,所以他还是拆了那封信。没想到信封里只放了一张白纸。过了数天,这个收信人就死了。在这个时期,住在湾仔区附近的居民,不断有人陆续收到这个邮差送来的信,同样不出7日也必死无疑。

      更有人说,晚上在湾仔区看到这个鬼邮差走过。因为不想坐以待毙,有居民找来法师想要驱走这个鬼邮差。 但法师说只能暂时把鬼邮差给驱走,总有一天它还是会出来送信的,所以法师就长期住在大道东的洪圣庙里,以期镇住鬼邮差。

      几年之后,法师往生,就由他的儿子接任,继续挡住鬼邮差,不让它送信。传闻法师的儿子现在还住在湾仔区。另一说法为法师与鬼邮差达成协议,法师说:“若我一日不死,你(鬼邮差)就不能再出没大道东一带!”从那天开始这鬼邮差就再没有出现。

      “鬼邮差事件”并非空穴来风,一名住在湾仔40多年,在湾仔”民间生活馆”的当导览员的黄秀坪表示,的确有听闻鬼邮差送信的传闻,地点就在湾仔区的旧邮局,不过她说并非收信人都会死,收到白纸轻则有血光之灾,重则有杀身之祸。

      有老住户曾忆述:”从来没有人看到鬼邮差长得什么模样,只知道若你见到它,而它用发光的双眼望向你,你家就会于3天内收到一张白纸,突然死亡的人就是你。送来的白纸亦会随死者死亡后无缘无故消失。”

      老住户还说:”你见到鬼邮差不用怕,它不会主动看人,它的职责也只是继续送白纸给应死的人。”黄秀坪补充说道,位于星街上的土地庙,在二战时曾被日军误炸而死伤无数,留下不少无辜亡魂。

      相传之后住在附近的居民便目击有亡魂飞来飞去,或者是在防盗门眼看到许多”人”,但开门后便空无一人的怪现象。80年代,居民请法师进行风水法事,并建土地庙,种植竹树及掛上珠纱布以分隔阴间与阳间,这些怪现象才逐渐消失。

      运头塘

      香港大埔区历史悠久,以前大埔有很多乡村学校,为乡村儿童提供教育服务。 “明德公立学校“就是其中一间。明德公立学校在六十年代末建成,在九十年代中停办,荒废的校园如今人烟罕至,加上被林荫遮盖,是个灵体聚集的好地方。在明德公立学校的后方,就是汀角村。深夜时分,该村的居民经常都听见学校内传出有小童玩耍的声音,他们也习以为常。某夜,有一新搬来的房客,听到有拍打篮球的声音从学校传出,并持续了两个多小时。

      好奇的房客便带同电筒前往查看。当他走过丛林的小径,到达学校篮球场时,赫然见到有几个半透明状的小童正在打篮球,而另外几个则在玩跳飞机!房客立刻被吓得魂飞魄散,但仍强装镇定,以免惊动他们。当房客慢慢沿小径回去时,迎头见到有一个小童,他装作看不见,但由于小径路窄无法闪避,竟然直接穿越了对方的身体!

      房客被吓至浑身颤抖,他仍扮作若无其事般继续前行。忽然,后面传来小孩的笑声说:“哥哥,我知道你看到我了!“听到这句说话后,房客便立刻拔足飞奔回家,以后也不敢再多管闲事了。

      大埔区还有知名的“运头塘“。在香港日治期间,运头塘附近有一个刑场,每日被武士刀斩下的人头,都会在夜间用木头车运到附近埋葬,现在运头塘的所在之处就是当年的乱葬岗。由于冤魂无法安息,在加上冤魂会随自己的人头落地之处而“栖身“,所以该处结集了很多枉死者的灵体。

      传闻在运头塘的停车场,入夜后曾有人见到一团团无头的人形白影在四处飘浮,似是在寻找祂们失去的头颅。而在运头塘毗邻的大埔河,在夜间不时都会听到“吱吱“的声响,像是木头车车轮发出的声响一样。有附近的居民探头察看发生什么事时,惊见到一个无头的“人“,缓缓地推着装满人头的手推车,连人带车走入水中消失。

      而在大埔河畔靠近某间学校的运头塘道路,白天会有居民把衣物和被铺挂在栏杆晾晒,一般都会在黄昏前收起。传闻某次有一家庭主妇忘记收回被铺,直至深夜时才记起。她赶紧下楼把棉被收回。当妇人走到该处时,发现挂在栏杆上的被铺内,有一些东西在蠕动。她以为是流浪猫狗躲在里面,于是便隔被铺一脚踢下去,想把它们赶走。

      这时被棉被内传来一声“哎哟“声,当妇人把棉被掀起,却发现里面什么也没有,便收拾被铺回家。当晚她睡得并不太好,半梦半醒间听到枕头底传来一男声,不停说道:“不要踢我的头!“妇人原以为只是做了噩梦,但之后一连数晚都做了此梦。某天早上,她发现自己的脸肿了一大片,像是被人踢伤一样,妇人浑身发毛,急忙买一些祭品拜祭和道歉。说也奇怪,自当晚开始,她便能够安睡,再也没有受骚扰了。

    • 1
    • 0
    • 0
    • 1.3k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