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查看作者
    • 十年殡仪师讲述的真实灵异事件

      本人大学殡仪专业,毕业后一直在全国各地殡仪馆和墓地工作已有十年。今年打算金盆洗手,今天在这儿给大家揭秘一些灵异问题,关于鬼,我只说,十年工作,我仍然不敢肯定是有还是没有。

      十年殡仪师讲述的真实灵异事件

      首先说说我的大学,我是那个大学殡仪专业比较早的一批毕业生,因为在当时还没有殡仪师的概念,就是所谓的化妆师,业内称为防腐。而我们这批人也可以算是中国第一批正规的遗体专业防腐师,我们班二十二个人,十七个女的。在本专业并不是男的多,相反的,女生胆子更大,而且漂亮女生更是不少。我们每天学的课程也是老师们自己编的教材,但是实操课那是真的去殡仪馆啊。我到现在记得第一次去的时候,也清晰的记得我看到的第一具尸体。

      1

      我见过的第一具尸体是一位建筑工人,那时我们全班一起去殡仪馆见习,当工作人员拉开冰棺的一刹那,我看到的是一具僵硬,苍白的尸体,那种感觉就像是服装店里的模特。这是一个死于工地意外的年轻人,26岁,被钢筋插穿了喉咙。合上冷库,打开了第二具,被枪杀,肚子上开了个大洞,第三具,年轻女学生,被男友老鼠药毒死的。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给我们一一讲解死因和处理措施。说实话,我当时胃里翻滚着的全是早饭,直到拉开最后一个冷库,我完全抑制不住了,翻江倒海的喷洒了一地。

      那是一位军人,在回乡探亲的路上,为了救一个把半边身子探出车窗外的孩子从高速路上摔了下去,脸着地。可以想象那种悲惨的场景,就像爆了的篮球,瘪的只剩一半。在后来的日子里,我还是见到过各种各样的死法,淹死的一般身体发肿,然后异味特别大。像一些自然死亡的老人就好很多,总之死人见多了,你的感觉就像是在看服装店的模特是一样的。不过老师一直教我们,做这一行,必须怀着一颗对逝者尊重的心,所以从业十年来。我从没给任何一个死者拍照过,也没偷偷亵渎过任何一个去世的人。但是在我们这行里,不尊重逝者的人还是比比皆是。

      2

      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大学算是一个比较奇怪的地方,以前就是城区的乱坟岗。我第一次灵异经历就是在宿舍睡午觉的时候,我那时候住的是上铺,那天上午上完课,特别累,回寝室后抱着书本直接爬到上铺睡觉。想必大家都听过鬼压床吧,我就是遇见了鬼压床,但是又不同于一般的鬼压床。鬼压床在科学上的解释就是睡眠在半梦半醒间,属于一种梦魇的状态。但是有时候,有些事并不是那些科学可以解释的。

      我记得我抱了一本书在胸口就直接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种鬼压床的感觉就来了,醒了但是动不了,眼睛睁开了就是不受控制。这不是最诡异的,最诡异的是,我清晰的看到了一双脚在我的枕头边上,刚开始我以为是下铺的哥们,当时真的很生气,这摆明是故意吓我呢,可是现在想想太不对劲了,我在上铺啊,如果要站起来必须弯着腰啊,我下铺的哥们1.87,体重200多斤,他不可能这样站着吓我,更不可能他上来的时候我一点都不知道啊。总之我醒了之后我就直接找我下铺的哥们算账去了,可我们全寝室的室友一起作证,他在下铺玩游戏从来没动过。我当时也就没太注意的过去了,直到第二天,还是和昨天一样的节奏,下课特别累,抱着书倒床上就睡。结果相同的事情又发生了,结果这次站到我枕边的换成了隔壁寝室的一个人。这回我是真的相信并不是大家对我的恶搞了。从那之后,我很少在下午睡觉,尤其是夏天的下午,而且睡觉时候胸口上坚决不放任何东西。

      3

      一个同行在殡仪馆里工作,现在很多殡仪馆都有专门的灵堂,还有代客守灵的业务。确实随着社会节奏的变快,人们已经匆忙到没时间给老人守灵的地步,所谓代客守灵就是帮去世人的亲属在灵堂守灵。那位同行的主要工作就是代客守灵,他告诉我说那晚上他就觉得不对劲。去世的是一位心脏病的老大爷,70多岁,看上去很安详,家属匆匆送来交了钱要代客守灵,三天后火化就又急匆匆的走了。我的同行本就是胆子极大的人,就这样他一个人,和一个去世的老大爷在灵堂里呆了整整三天。他说,这三天是他接的业务中最奇怪的三天,因为总感觉有人在暗处看着他。

      到了第三天准备火化的时候,家属在看着化妆师给老大爷化妆的时候。我那位同行就忽然感觉到不对劲,因为他总感觉这位大爷没死,可是医学上检查确实已经死亡。直到把老人送进纸棺准备推到火化炉的时候,纸棺里面传来了敲东西的声响,家属和当时的火化工人都已经吓到腿软了,要着急把纸棺推进去火化炉。我同行赶紧上前拦住,拉开了纸棺。老人还有呼吸,手指在敲打着纸棺底部。接着就是120来了,给老人拉倒了医院抢救了过来。这件事当时在我们业内传的还挺广,其实到了殡仪馆没完全死透的事儿时有发生,可是当那位老人清醒后的一句话吓的我同行和老人儿女汗毛竖立。妈的,老子养你们几十年,你们给老子找一个外人来守灵。我同行一在和我说,在守灵之前他试过,老人是完全没有生命迹象的。

      有些时候有些事真的不是科学能解释的,让人不信也得信。我认识一位学生物工程的教授,他是博士后的文凭,并且在科学领域上也是一面旗帜。他就说,不知道不是代表没有,人类总喜欢用无知去掩饰那些无所知的事情。他一直相信鬼魂的存在,他的认知里那是一种生物磁场在作祟,只不过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不会影响到我们人类自身。

      4

      那时候我在内蒙古一家墓地工作,少数民族偏远地区对于土葬管的比较松,所以那时候有很多家庭还是选择土葬的。那件事就发生在我们守灵堂,我们公司的一位会计,暂且叫他白吧,他从小体弱多病,身体比较虚。所以他对于尸体什么的往往从不接触,那是晚上我和他在单位值班。突然接到领导的电话说是有一家守灵的一会儿过来,让我们接待一下,给安排好,当时我还没拿到驾照,就由白开车带我们去把尸体和家属拉了过来。白非常害怕,但是没办法也只有硬着头皮上。去世的是一个年轻小伙子,为情自杀,跳河了。尸体泡了六七天,味道特别大,我和白把尸体接到守灵堂放到了冰棺的时候已经将近凌晨两点了。我去带家属办了些手续就让白在灵堂守着,当时想想确实挺后悔的,他毕竟不算是行业内的人,那时候我也没太注意,结果就是那段时间。他生病了,这里所说的生病并不是医学上的病,因为去医院也检查了没什么问题,一个星期了,一直睡不醒,呕吐不止,医院也没法子。

      到后来实在没办法,我们找了一位阴阳先生。老先生扯了根红线在白的手上绕了一圈,拿着罗盘对着白晃了半天。然后和白说,夜里十二点到你出事的那间灵堂去,到了晚上白死活拖着我和他一起去,我心里怀着愧疚也就跟去了。大师早就在那里等着了,一样是扯了根红线在白的手腕,然后拿个古老的镜子告诉我们,那个去世的年轻人穿着黑色的秋裤,白色棉袄。当时我和白都震惊了,我敢保证,大师肯定没见过那位去世的人。接下来大师就把我请了出去,说我阳气太重,而且常年接触尸体有尸气对白的治疗不好。总之就是我没看到治疗的过程,反正白是吐了一地污秽。第二天就恢复正常了,无论我怎么问白过程,他就只字不提,说是大师不让说给任何人听。后来偶遇那位大师我又再次问起了那件事,大师只是告诉我,人有人气,尸有尸气。人气不足,尸气浸染自然生病了。

      5

      那是我在内蒙古的一段经历,之前和大家说了,内蒙古的那家墓地是有土葬的,事情就发生在土葬区。那晚是七月半,也就是大家嘴里常说的鬼节了,因为其他员工都不敢在那天值班,所以老总就把值班的任务安排给我了。

      我们单位每天夜里十点半值班人员必须去墓区巡逻,故事就发生在我巡逻的时候。那天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大楼停电,没有一点儿灯光,我就拿着个手电去了土葬区巡逻,因为天黑当我走进土葬区之后完全丧失了方向感,我就在墓碑之间穿梭检查。不知不觉间低头一看手机已经十一点半了,我就寻思着赶紧往回走,就算我胆子再大也不敢在七月半这天的夜里十二点在土葬区晃悠。本人的方向感一直很好,可是奇怪的是无论怎么走就是一直找不到回去的路。加上夜里漆黑一片,惨淡的月光照着惨白的墓碑,我当时真的感觉害怕了。这种感觉在以往完全没有的,只有你亲身经历了才会知道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拿着手电按照记墓碑名字的方法找回去的路,可是每回总是又转了回来,巧的是每回又转到同一个墓碑前面。我清楚的记得那个人,就是之前让白生病的那个年轻人的墓碑。走累了我干脆就不走了,我就坐在了那个年轻人的墓碑前念念叨叨的说话。我就一直在骂那个年轻人,整个过程持续了二十分钟,就在快要十二点的时候,我也骂累了,靠在墓碑上快睡着的时候,看到远处有一辆车的灯光闪烁。我像是找到救星一般向那跑去,临走前还回头对那年轻人的墓碑来了一句,算你小子有良心,哥们明天给你烧点纸。我就随着那个车的灯光一直走,可算走回了大厅,原来那是我们一个主管的车,他忘记了重要文件在单位回来拿。

      6

      那是一个比我大一届的学姐告诉我的,武汉的那个殡仪馆员工宿舍在门口,而值班室却在敛房里面。一进敛房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排排的冰库,每一个冰库上面挂着一个牌子,上面登记着去世人的姓名和死因。

      那是一个新来没多久的一位火化工,夜里在冰库值班发生的事情。在一百多个冰库总有几个里面装的是无名氏的尸体,那时候就有一个,37号冰库里的尸体不光无名,而且连死因都不知道。火化工在夜里值班的任务就是检查冰库上的牌子和尸体脚上的牌子是否对上,防止粗心的工作人员给尸体放错地方。那晚上火化工照样在一个个的检查,当检查到37号的时候却发现,冰库上写的是无名氏,但是在尸体的脚上牌子上却写得是有姓名的,叫王运芳,是一个30多岁的妇女,死因是肝癌。火化工就把当时情况给登记了下来,第二天一早叫来了我的那位学姐,因为就是她管理冰库的。可是当火化工打开冰库的时候却发现,37号是空的,连冰库上的名牌也不见了。那位火化工当时就吓得说不出话,并且赌咒发誓昨晚这里一定有人,这位火化工平常爱喝酒,学姐就认为当时一定是他喝多了看错了。可是火化工仍然不依不饶,并且闹到了馆长那里。馆长和我的那位学姐想的一样,一定是喝多。但是三天后的夜里,殡仪馆接到了一个拉尸电话,去世人正是叫王运芳。

      当司机把尸体拉回来的时候也正巧放在了37号冰库,学姐和我说她当时差点吓破胆,因为名字和死因都和火化工说的完全对上,不过她自己在心里安慰自己,也许都是巧合,或者是那个火化工的恶作剧,也就不了了之了。但是就在火化那一天,当火化工准备将37号那具尸体推进火化炉,看到了尸体的脸之后。当时就晕在了火化车间,醒了之后那位火化工就辞职了,听说连精神都出了点毛病。这件事在我们当时那个馆里传了好多年,真假我不得而知,但是见证人确实有不少。因为火化工的登记表上早在那个去世人去世的三天前就已经清晰的登记上了。

      7

      那时候我们专业有一个人,家是河北的,人高,长的又帅,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高富帅。而他的女朋友却不是我们专业的,在我们学校学的是会计。他俩不知道怎么认识的就走在了一起,每天两口子甜甜蜜蜜。好景不长,女生因为和这个男生恋爱,逐渐被班里的人排斥,说她身上一股霉气,同时女生的家里也知道了,并且强烈反对。这时候那个女生开始远离那个男生,直到有一天两人为了一点小事争吵。女生甩了一句,摸死人的手别再碰我,一句话伤到了男生的心。那个男生学这个专业的原因,他家很有钱,父母很忙,小时候他一直跟着奶奶长大,直到有一天,奶奶在接他放学的路上被飞驰的货车压了过去。面目全非,当时的化妆技术并不能还原他奶奶支离破碎的身体,于是殡仪馆为了安定家属情绪就决定直接火化,他说,他看着奶奶在一张白布下面,一直呼喊着,我要看我奶奶,我就看一眼。但是工作人员仍然不能满足他的要求,因为白布下面已经是拼成的一具残缺的尸体。从那之后他就立志,要当化妆师,要让每个去世的人都能看最后一眼自己的亲人。所以这个男生来学校后很用功,专业课非常扎实,他告诉我们他学这个专业的原因的时候,很多人流下了眼泪。

    • 4
    • 0
    • 0
    • 3.5k
    • 凯东。说书的大掌柜刘麻子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