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话连篇 鬼话连篇 关注:48 内容:8593

留学生讲述:日本留学时的诡异经历…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鬼话连篇
  • 大版主
    孤魂

    岛国留学6年,细数真实经历的灵异事件,苍天在上,所言属实!!

    无神无鬼伦的大神和说教帝就不要进来了嘛。楼主跟您不在一个维度。

    听到岛国就激动的愤青哥哥也不要进来了嘛。钓鱼岛必须是中国的!!!

    楼主不爱编故事,也不会编,所说都是亲身经历,喜欢的就看一看,不喜欢也不要喷的太狠,大五一小长假。

    留学生讲述:日本留学时的诡异经历... 

    第一个经历【一双粉鞋】

    顺便写一点背景介绍,楼主2008年大四那年,学校有个项目,合算学分,编入了日本的一所大学的大三,楼主抱着探索世界的态度去岛国留学了,楼主女,86年的,在国内20多年,从未遇到任何灵异事件,完全不是灵异体质,但是爱好看鬼片,推荐一下,最近看的《恐怖故事2》里的穿越异界那个故事非常不错,笑死楼主了。

    那一年到了大阪,在大阪最繁华的市中心地带~难波~打一份寿司店的工作,晚上11点多乘地铁回家,打工的时候都是早一点去,在通往地铁站的步行街里逛一逛,看一看衣服鞋子,有一天在一家鞋店的橱窗里看到了一双粉色高跟鞋,尖头的,很女人,很胭脂味,非常喜欢,而且价钱才1400日元,人民币也就100左右,马上拿下,穿了一段时间,话说这鞋子真心不错,角度好,不累。

    主题来了,楼主是个各种神奇的懒人,反正就是衣服堆成山再洗啊,做什么都嫌麻烦那种。有一天进门就没爱拖鞋,楼主住1DK的房子,开门进去就是厨房,里面是榻榻米的小房间,楼主那天就穿着粉鞋在厨房忙活晚餐,做完饭走到卧室拉门前,在那里脱掉了粉鞋,坐在榻榻米上铺的床铺上吃,房间很小,楼主房间的拉门跟楼主的床铺只有一点点距离,楼主出来洗漱的时候,路过那双懒的整理起来的粉鞋时,心里有那么一点点不舒服,因为两个尖尖的鞋头正好指着楼主的枕头。

     

    不知为什么,楼主觉得那是一种邀请的感觉,有亲就会说了,正因为有这样的心理暗示,才会发生后来恐怖的经历。

     

    那天晚上,楼主睡下了,楼主习惯吊灯关掉,留一盏小黄灯守夜,一个人在异国还是有一点怕怕的,大概是凌晨3,4点吧,楼主没有看表,当然不会知道究竟是几点,但是根据室内的温度,应该是夜里最冷的时间,(话说有幽灵出没,室温也会骤然下降几度的,呵呵~)楼主莫名其妙,突然就醒了,楼主个人感觉是因为宁静诡异的气氛,让楼主突然醒来的。

     

    室内的一切如常,一盏小黄灯发出昏暗的光芒,只是,楼主不能动了,隐约觉得头顶方向,就是放粉鞋的地方有物体在移动,头不能转,只能感觉着它,哒哒哒,它在厨房溜达,叽叽叽是它踩在榻榻米上的声音,绵绵的,轻轻的,像踩在雪上,然后,一切悄然无声了,楼主已经有点毛了,拼命想办法动,记得谁说了,这个时候要念:南无阿弥陀佛,默念了无数遍,没有用。换念上帝保佑,依然木有用,就在楼主挣扎着,害怕着,不知所措的时候,在楼主床铺左边放着的一个装食物的塑料袋突然哗啦一声响,好吧,楼主就是这么懒,吃的都在床边围绕,楼主吓毛了,眼睛能动,眼睛向左边移去,实现被白色塑料袋挡住,什么也没看到,楼主继续拼命念各种传说中有用的咒语,还用日语念了: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什么的。

     

    都木有用啊,不能动不能动,然后,高潮来了,楼主这里说一句慌话,就,就怎么样呢。

    就天天看到这家伙,亲们爱信不信吧,突然,楼主好好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右侧被角飞了起来,让楼主的右肩右胸部都暴露在阴冷的空气中,楼主自己都在对自己说,我靠,这回信了吧,人家真的能移动物体,楼主勉强让眼睛向右侧移动,然后,一只青白色的,细细长长的东西映入了眼帘,一只女人细白的小腿和脚,泛着青光,像笼罩着一层青霉,。

      

    那只青色的细脚把楼主的被子踢开了。楼主还是不能动,想着它飘在楼主头顶右侧,俯视楼主的画面,不寒而栗,拼命挣扎,拼命尖叫,只觉得自己发出来的全是气音,只有自己能听到而已,不知道挣扎了多久,楼主猛的坐了起来,屋内一切如故,昏暗的黄灯,落地窗上挂着玫瑰印花的窗帘,透出窗外微微白光,大概是早上4,5点了吧。楼主站起来把大吊灯打开了,屋里顿时灯火通明,走到那双尖头粉鞋那里,拾起来,把它塞进鞋柜。

    多年以后,也就是前几天,楼主在爱奇艺看剧《灵魂摆渡》,里面有一集里说了一个故事,其中一段给楼主来了这么一句:中国民间传说,鞋尖冲床,鬼上床。mb。我国文化啊,太精深了,怎么就让我以身试法了呢。

     

     

    起床了

    这个经验其实是楼主来到岛国之后,发生的第一个灵异事件,楼主没有按时间顺序来写。第一次到大阪,日本的物价相对于国内还是贵的,不敢租太贵的房子,学校给安排的宿舍是4万日元,在大阪算便宜了,可是楼主为了省下7千日元做电话费和网费,主动找了一个3万3的小房子,是人家小2楼的阁楼里,日本的房间小而精,只有8平米吧,但是有折叠床,有厨房,有卫生间和浴缸哦。只是床旁边就是最外面的大门了。

     

    楼主住进来以后,各种小小的灵异事件不断,几乎每天都能听到水管子那里咣咣铛铛的响声,还是铅球掉在房顶上的声音。亲们可以自动解释为什么热胀冷缩现象啊,反正我住日本的房子也不是一间两间了,有这种现象的,只有这个阁楼,吃晚饭再八哦~

     

    楼主自从住进了这个阁楼里,就习惯了房间里发出各种声音,而且不以为然,那时候因为一个人在异国,莫名的鼓起了一种生存的勇气,不知道留学过的人有没有跟我一样的感觉,在国内真的是常常连汽水瓶盖都拧不开的软妹子,一个人到了日本以后就很坚强了,时刻幻想着有变态闯进屋子里来的话,我就拿着菜刀追他几条街砍他什么的。

     

    这个房间,我印象很深刻,发生了很多奇妙的事,我隐约的感觉到曾经这个屋子是一个男人住过的,因为床垫子掀起来,上面全是烟头烫的黑洞,虽然日本女人很多都吸烟。

    在这个阁楼里一共有三个印象深刻的经历,第一个故事【起きろ】

    起きろ是一句日文,意思是快起来,这是动词起きる起床的命令型。男性用语。

    那时候,我在打一份新斋桥大阪烧的工作,下午4点从家出发,5点上班。

    上午上完课,回到家,倒在小床上小睡一会,也没有真的想睡觉,就是想休息一会去打工。

    结果,竟然睡着了,睡梦中,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在我耳边说了一句【起きろ】,我一下子就醒过来了。看看时间已经4点20了,赶紧收拾东西去打工了。

    那以后,我就完全相信这世间真的有灵,为什么,因为楼主刚来日本,没学过多久日语,根本不知道起床这个动词的命令型是起きれ还是おきろ。

     

    一个是一段动词的变形,一个是五段动词的变形,按当时楼主的日语水平一定会以为是起きれ,而楼主耳边响起的那句日语是起きろ,正确的日语,所以,那真的是一个男人在命令楼主赶紧起床,之前都说过了,不相信的亲,没有人逼你进来听我唠叨呀。

    一双黑手

    还是那时候在人家屋顶的阁楼里住的经历。

    那房间里,就只有一盏白炽灯,亮度只有两个档,所以晚上睡觉的时候都是把灯全部熄灭的。在大阪的时候,楼主说过是中国大四编入日本大三的,所以一起过来的还有4名同学,她们中有些还住在原来学校给安排的4万日元的宿舍里。

     

    跟楼主的经历很相近的,各自都遇到一些灵异经历,如小C就跟我说过,有一晚自己睡着后,被笑声吵醒,却不能动,它就一直站在床边嘲笑小C不能动。亲们可以解释为这是留学生在异国的不安心理造成的,随便哦。

    那天晚上,我又醒过来了,就是那种感觉,有经历的人一定懂得。宁静,却又觉得有什么注视着你,醒来屋子里一片漆黑,只有阁楼里一个小窗子透进来的,照在我身上的惨白月光。

      

    在那样宁静的午夜,楼主有一丝害怕,也是第一次经历鬼压床,楼主想起身开灯,却发现身体动不了了,连手指都动不了。那一次的经历跟后面在长崎,在和歌山合宿时发生的灵异事件比,什么都不算,但因为是第一次,给了楼主莫大的冲击。

    楼主爱看鬼片,必须知道什么是鬼压床了,于是第一反应,念经。对对,就是第一个经历里那些,都没用,动不了,有两个黑影,长长的,在小窗下慢慢移动,楼主150度近视,看不清是什么,但是感觉他们根本不在乎楼主的存在,只是在忙活着自己的事。但是楼主总觉得他们一定会突然冲着楼主冲过来。

    那双黑影慢慢的倒了下去,楼主平躺在床上的视角,根本就看不到他们去了哪里,果然不知道过了多久,楼主的挣扎依然无用,耳边有一丝凉意,楼主这回看清了,一只黑手从左肩摸了上来,按在楼主胸部,然后另一只手,掐在楼主脖子上,并不觉得窒息,只是觉得恶心,我知道我这么写,会招来很多猥琐男YY,但这就是事实。我只能这么说,楼主拼命蹬腿,拼命扭动身体,最后终于能动了,起来,开灯,一切如故,

     

    夜半一声敲门声

    住宿在人家阁楼里一年半,或多或少的,总总现象让我确定这个房间里存在着一位“男性”,与他交锋只有上面两件事,最后这件虽然可怕,但是很遗憾的告诉亲们,我没有看到过他的全貌,咳咳,应该说感谢他了,我确实不想看到他的脸。

    那一天,忘了是赶论文还是准备发表,连续累了2天,那天晚上7点我就睡下了,半夜4点我醒了,灯还是开着的,我没有不能动哦,起来喝了杯水,拿笔记本看了会电视剧,又睡下了,清清楚楚的记得我刚刚躺下,侧着身子,脸冲墙壁,背冲门口,还没有睡着哦。

    听到大皮鞋上楼的声音,哐哐哐,哐哐哐,踏到我门口,不走了。

    铛~一声,敲了一下门,没有后续了。我心里想着谁这个点能来找我呢。

    正要问一句谁,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大家注意这时候我真的刚刚躺下,还没睡着呢。

    我脸冲着墙,正在挣扎着要起来,身后感觉到一股凛冽的气场涌了进来,就站在我背后。

    第一反应,变态进来了,睡觉前一定没锁好门,要不就是钥匙又插在门上没拿下来就进屋了,心想这回我完了,然后,一只冰冷的手伸进了我的被子里,伸进了我的衣服里,来回抚摸我的后背,这就是当时的经历,我只能这么写,不管是我经历的幻觉,还是我经历的灵异,这就是事实。

    在这种挣扎又不能动,不能喊,不能发出任何声音的熟悉感觉到来以后,虽然它还在用冰冷的手指抚摸我的背部,但是我竟然在心底庆幸,真的是我最真实的想法,我想,太好了,只要不是人,不是活生生的日本变态就好,因为我终究会挣扎着坐起来,它终究会消失,没有东西在这个时候比一个日本变态可怕了。

    那样挣扎,念了无数南无阿弥陀佛,最后一下翻起身体,坐了起来,都早上5点多了,那天以后2,3天都没敢睡着,手里一直握着一个来日本前,姐姐送的楞什么经的护身符。

    红西服微笑少女

    和歌山离大阪很近,自然风景秀丽,秋天红叶很美,那一年我们学校做了个和歌山合宿活动,学生们一起住在民宿里,发表毕业论文,泡温泉,玩~都是一个小组一个小组为中心的。我们小组的教授叫桐山,是个50多岁的老头,小组里有3个中国留学生,4个日本人。

     

    我跟小白,小T和一个日本妹子一个房间,发表完毕业论文,各自回了房间整顿,说8点钟在会议厅集合,开恳谈会,给桐山教授写毕业留言板,就是每个人在绢纸上写一段话,感谢您呀,谢谢您的教导啊,给桐山留作纪念,顺便吃喝玩乐打扑克。

    那一阵发表弄得很累,一夜没睡了吧,想着等跟他们凑热闹,玩够了以后,一大票子人去公共温泉,很挤的好吗。就自己先去了公共温泉,泡了个尽兴,然后累啦,自己回了房间,倒下,好吧,楼主那时候是有点独立不和群的,关键是不爱瞎闹腾,

      

    进了房间,被褥还没有从壁橱里取出来,楼主自己选了靠两面墙的角落睡下,因为这样背靠着墙,头顶也是墙,楼主觉得很有安全感,不得不说民宿的被褥和自己家超市买的就是不一样,特别厚实,睡得那个舒服啊,半夜窸窸窣窣的声音,楼主一度醒了一会,觉得是那三个妹纸玩完回来了,隐约看见了日本妹纸猫着腰蹑手蹑脚的进来,在我旁边站着,是在壁橱里取被褥呢。

     

    身后跟着一位,穿红西服的短发少女。日本妹纸都是穿短裙,这个13.14岁样子的女孩是穿了红西服上衣,红裤子的,这一点很奇怪,看起来一点也不可爱,看不清脸,楼主近视,迷迷糊糊的想,这谁啊,别的小组的日本妞?我怎么不认识,她小妹还是她朋友也一起带过来合宿了?

     

    然后就又睡下了,夜半,我去,楼主又被诡异的宁静和被注视的感觉弄醒了,眯着眼看到红西服女孩蹲在我眼前,跟我对视啊,她在笑,在微笑,冲我微笑,眼睛看不清,鼻子看不清,只有嘴巴的弧度让我觉得她确实在笑,这是楼主人生中第一次看到整个形体,看到脸,看到表情。

     

    红西服短发少女就这样跟我对视了一段时间,她的表情说不出来的诡异,因为楼主近视,她的脸孔在楼主眼里是一片模糊,但是嘴角的弧度却十分明显,说是微笑有些牵强,更像是不张嘴的假笑,就像是我们小的时候拍照片,不漏牙故意挤出苹果肌的那种笑容,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拍过那样的照片,可是这次,也许是因为有前那么多次的经验,我竟然没有挣扎,也没有太大的恐惧。

     

    这是真的,就是这样慢慢她的轮廓开始模糊,我也再次进入了熟睡。如果这是我编造的故事,我真希望它能更加完整和精彩,可是事实就是这样,第二天早上,小白跟我一起醒来,屋子里纵横着倒着我们四个,陆续起身,各自收拾东西,排队洗漱。

     

    楼主并没有贱贱的跑去问日本妹子家里有没有早夭的妹妹,也没有像一般故事里那样,跑去跟民宿的老板闲聊,探听出诸如在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住过的房间里,曾经有个小妹妹,她爱穿一身红西服,现实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遭遇,平淡的结束。

    那一天我们吃完早饭,匆匆整理了行李,一起乘巴士离开了那所民俗,再也没有然后,

    只是,那以后有一天,楼主在大学图书馆里找了一大堆日本美术史的书籍,准备写选修课教授留的小论文时,其中一本书上介绍日本明治时期和大正时期兴起学习西洋文化的风潮,书里附带的黑白照片是大正时期穿着西服的日本少年,那件西服的款式又让我想起了和歌山民宿时遇到的那个红西服姑娘,

     

     

    广岛2年之【消失的香水瓶】

    离开大阪,楼主一个人去了广岛。

    话说世界上唯一被原子弹袭击的两个城市,楼主都呆过,广岛与长崎,都有一些离奇的遭遇。楼主也去看过原爆纪念公园,就在广岛的市中心,像教堂一样的大型欧式建筑被原子弹轰掉了一半,听说当时在市中心的很多很多人都是瞬间蒸发,尸骨灰飞烟灭的,所以呢,这个地方,楼主是不怎么喜欢。

    广岛的物价跟大阪相较算的上很便宜,楼主再也不用住在人家的阁楼里啦~~~只用了2万7便租下了一个18平的榻榻米房间,好吧,楼主喜欢在榻榻米上翻滚。

      

    这个在广岛市郊的公寓一共两层,不孤立,两边都有公寓,楼主的房间在二层,因为怕变态半天撬窗户,话说日本变态的故事,楼主可以再开一个帖子,好好八一八了。嘻嘻~~

    一层住着三个日本人,二层楼主进来的时候还住着一个中国留学生,天天骑着自行车,后来楼主住进来不久,他就搬走了,所以整个二层只有楼主一个女孩在住,一共7个房间,楼主住207,但是楼主的房间不是靠最里边的, 因为日本人向来不留204这个房间,4谐音跟死很像,所以楼主的隔壁还有208。

    终于有了像样的住所当然要好好整理,楼主购入了一大堆家具,决定做爱干净爱收纳的好妹纸了。那时日本药妆店打折,楼主购入一大瓶香水,什么牌子不记得了,粉色的瓶子,又是粉色。

     

    盛夏里的一天,楼主中午才起来,在书桌上对着镜子化好妆,最后楼主记得清清楚楚,楼主拿起香水瓶子打算要喷,没拿好,香水盖子从手里掉了出去,滚啊滚啊,滚到书桌下面,很太好够的角落,楼主懒病又犯了,当时跟教授约好了的,时间很赶,楼主真的真的没有去够香水盖子,就这样出了门,一天无事,晚上回到家里。

     

    先坐在床上看电脑看的困了,出去洗漱路过书桌,看到香水还是那样没有盖子的摆在书桌上,这才想起盖子还在书桌下面,去找它,那个角落里却一无所有,在屋子里找了一圈,最后,在跟书桌成对角线放置的书架第二个格子上,看到了那个盖子。

     

    端端正正的摆在那。

    事后,楼主发了人人网日志跟大家讲述这件事,说是不是自己神经错乱,其实那时候是捡起来盖子的,然后随手放在书架上了,可是,这跟楼主的记忆不符,那种因为没完成某件事,而有些不安和遗憾的心情,楼主出门时记得很清楚。

    就是这样不知怎样解释。

    当然,这瓶香水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呢,不不还有。

    现在想起来,在这个广岛郊外的公寓里,零零碎碎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甚至有些事情,说起来觉得荒诞,发生了却又觉得无所谓,像是半夜里落地窗外的人影,莫名其妙自己开启的电视,那时候楼主在岛国已经3年了,大概是有点司空见惯了吧,慢慢的竟然有些泰然处之的态度。

     

    所以说所有经历的过去,不管是欢喜或是悲痛,都要相信它终将照亮我们的现在和未来,正是因为这些灵异的经历,让楼主相信有灵,相信有佛,相信福报,相信善缘,甚至供奉入灵的佛牌。这都是后话了。继续说说那瓶消失的香水的故事,

    那也是盛夏里,有一阵子一些莫名其妙的访客频繁入夜以后来敲楼主家的门,有做推销的日本青年,收nhk电视信号费的骗子大叔(nhk电视信号在日本是免费提供的),还有推广基督教的中年妇女,以及夜半来翻弄楼主摆在门外的垃圾袋的变态,燥热的夏季带来了访客,也许也带来了一些无形的客人。

      

    2012年,楼主那个老式的日本电视即将不能再用了,因为那一年,日本电视卫星信号全面改为地上信号,只有新型的电视机才能接收。楼主不以为然,反正在二手电器市场买来以后也没怎么看,都是抱着笔记本看剧看电影。

     

    记忆里,那一天应该还没有到完全收不到信号的月份,具体哪月改信号的,楼主也记不得了。应该是假期,楼主没课也不打工,一整天都粘在床上,大概下午1、2点,外面艳阳高照,楼主小睡了一下,播报新闻的声音把楼主吵醒,坐起来,楼主呆呆望着电视机几秒钟没反应过来,现在想起来我家电视机虽然老式。

     

    但也是彩色的,那天看到的画面确实是黑白的,播报的是政治新闻,虽然荒诞,虽然狗血,楼主敢指天誓日的说,这就是事实,楼主的第一反应是遥控器被压到了,在抽屉里翻找遥控器,结果找到的遥控器里根本没有电池,因为天太热,楼主频繁使用空调,有一天空调遥控器没电了,又没有备用的,楼主就把电视遥控器里的电池换给了空调。

     

    正下方没有人住,整个二层只有我一户,不会出现同一型号的电视被同样的遥控器开启的可能,楼主只希望是电流不稳造成的现象,就是那天,楼主还在遭遇了荒诞事件以后,不知应该作何反应的状态,夜半便发生了这样一件更加离奇的事。

      

    夜半,楼主做了个奇怪的梦,梦到自己被囚禁在一个小屋子里,屋子的形状是狭长的,尽头是一个大落地窗,落地窗外的景象是一个院子,紧挨小屋右边是一个长廊,从小屋里能看到长廊尽头,一个身穿棕红色和服的女人幽幽的站在那,好像在监视着被囚禁的我楼主。

     

    梦境里的感受不好形容,反正是忧伤诡异恶心不舒服,各种负能量,那女人由远及近,向我这边走来,越走越快,突然就站在了落地窗前,咣的一声砸向了落地窗的玻璃,那一瞬我就醒了过来,也同时意识到:那咣的一声不只是梦境中的声音,而是房间里真实的声音,不知道有没有跟我一样经历的人,梦里听到的声音,在醒来时发现是现实里听到的声音,

    那个声音在头顶发出,听起来像是我床头一侧放的书桌上什么重一点的东西砸在木头椅子上的声音,拉开吊灯去检查,跟大家猜想的一样,摆在书桌上的香水瓶子,无缘无故砸在了椅面上,书桌也是我的化妆台,上面横七竖八的摆了一大堆瓶瓶罐罐,他们都安然无事,如果说是夜半地震(这也是常有的~汗~)不可能其他瓶子都没有移动位置,唯独这瓶香水被震落下来,而且楼主完全没有感觉到地震发生。

     

    正在楼主杵在书桌那里疑惑不解之时,精彩的来了。

    楼主余光里看到了人影,楼主记得当时自己的反应很戏剧化,猛然就抬起了头,把目光直直的投了过去,在厨房的一扇毛玻璃外面,杵着一个人形的东西。

     

    因为公寓二层走廊的守夜灯发出的昏黄灯光,把它的轮廓打在了磨玻璃上,它就那样站在那,个子不高,耸着肩,这会是凌晨2,3点,谁会在那里站着,这时的时节是盛夏,楼主粗心,经常穿着吊带在阳台上晒衣服,虽然好心的学哥常常提醒,要把他不穿的旧衣服经常晒在阳台上,好告诉周围居住的人,这里不只是一个女孩子在住,但是楼主总嫌麻烦。所以,这时楼主第一个反应就是死变态,偷窥狂。

    楼主以前说过,楼主在国内时是一个名符其实软妹子,只身到日本以后,就变成了时刻准备战斗的女汉子。楼主记得很清楚,可是未必能形容的贴切,那种转变好像是一种求生的心理,如果我不表现的像疯子一样疯狂和可怕,就无法保护自己。

     

    楼主总是记得那一年,楼主回国过暑假,再回日本时,家人送楼主送到过安检,过了安检那一瞬,楼主脑子马上清醒了,楼主告诉自己,没有父母在身边了,没有亲戚,没有朋友,周围全是外国人,我要去的那个世界只有自己能保护自己,一个人拖着行李,换上了一副冷漠凶狠的表情,连走路的速度都变快了,像迎着凛冽的寒风,要去奔赴战场一样悲壮,后来楼主拿了一大堆学位回国发展,遇到个人就要问楼主岛国怎么怎么美好,为啥要回来?(话说真正哈日的,都在民间吗?)楼主听到这个问题就无语凝噎,让我怎么跟你解释呢,让楼主一个软妹纸天天保持着女战士的状态,实在太累了。

    不知楼主在两国间的这种转变在心理学上怎么解释。

    楼主只能叙述当时的事实,扯远了,不好意思,楼主只是想为下面的叙述铺垫些可信度,也许大家都不会相信,可是就是在凌晨2,3点,在房间里看到毛玻璃外印着的人影的那一刻,楼主就是毫不犹豫的从房间里走了出去,带着一身杀气和愤怒,穿过厨房,顺便操起了菜板上的菜刀,没有一丝考虑的拆开了门上的铁链,转开了门把,冲了出去,嘴里还带着中国国骂,好吧,楼主的形象全毁了,希望有留学经历的亲能理解。

    但是,结局很狗血,门外一片寂静,根本就没有日本变态,走廊上只有几只飞虫在围着黄灯打转,楼主前后寻觅,甚至跑下楼梯,寂静的住宅区没有半个人影,楼主只能回到自己的房间,紧锁房门,再去看那扇毛玻璃,一切如常,楼主至今仍然不知道那天晚上看到的人影是溜得很快的日本变态,还是别的。

      

    夜半目击走廊上有人站在你家窗前,而整个二层只有楼主一个人在住,经历了这样的事,楼主对香水瓶掉落的疑惑自然被冲淡了,回到房间里,检查了门窗,把菜刀放在床边,疑惑着诧异着,大概早上4,5点,落地窗外泛起晨光,楼主才敢再次睡下,而醒来后的那一天,楼主翻找了整个房间,包括床底,那瓶莫名其妙掉落的香水就是再也找不到了。

    现在想来有些后怕,楼主没事的时候常常推敲这件事,如果不是灵异事件,会不会是有一个人确实站在楼主门外窥视,发现楼主要开门,瞬间躲进隔壁的空房间208,(二层房间除了楼主没人住,房东把208弄成样品房,从来不锁)而在楼主下楼去追变态的时候,这个人潜入楼主没有上锁的房间,躲进壁橱或是浴室里,在楼主熟睡后拿走了香水,好吧,楼主想象力丰富了。

     

    香水瓶事件写完了哦。

    在那个房间里,楼主一共丢了2瓶50ml的香水瓶,第二瓶香水也是莫名其妙的在书桌上消失的。在搬离那里的时候,楼主曾经抱有一线希望,希望在拆卸木头床时,能看到我久违的香水瓶,结果床底只发现了一些食物包装袋和蟑螂尸体。

    大四的第一学期,我去了学校第一天就睡不着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