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感觉算命厉害的总是瞎子啊,究竟是因为算的准所以瞎了,还是因为瞎了才算的准?

我爸妈结婚的时候,婚车后面就是一辆丧车,非常不吉利,当晚,我爷爷一朋友从上海医院跑回来喝我爸妈喜酒,当天晚上胃出血死在了乡镇卫生院。以后我爷爷家和外公家过节烧纸的时候,每次都要拿出一点来,在家门口烧给我那爷爷的盆友。

结婚第二天,我爸妈就去一个瞎子那算命,瞎子说此乃大凶,说我爸妈难有孩子,然而不出2个月,我妈就怀孕了,我妈挺着大肚子去找瞎子,瞎子吓了一跳,又说这孩子不好呀,要么孩子命短,要么夫妻不和。唯一的办法,立刻给孩子找一个干妈,替孩子挡这一遭。于是我爸妈还是肚子里6个月的时候,就帮我认了个干妈,我生下来没半年,我干妈就得了白血病,可是我干妈命硬,最后到现在都过得好好的,是她替我挡了大灾,逢年过节,我家都要去干妈家拜访。

上面不是说我爸妈没得养,可是却养了我,这最终还是在我身上体现了,体检显示我精索静脉曲张,精子畸形率奇高,未来极有可能不孕不育。

瞎子还说要么是孩子不好,要么就是家庭夫妻关系不好,小时候我就经常生病,日夜啼哭,后来身体好了,我爸妈夫妻关系却不好了。我爸妈又不想离婚,怕自己离婚了,报应就要轮到我了

小时候,我得过几种怪病,第一件事是被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误诊为先天性髋关节脱位,走路跨步的那种,还买了个架子天天在吊着,说用架子吊着可以使骨头复位,只吊了一天,我像死了一样鬼哭狼嚎,那个架子正好夹着我小弟弟,你说我能不嚎吗?最后我男老太太(曾祖父)拍板,瘸子就瘸子吧,家里就当瘸子养,省的孩子受罪,就把架子给拆了,后来我竟奇迹般好了。

第二个怪病就是不理人,像是聋子一样。不论别人怎么拍手,又是逗我,我就是不理别人。我怀疑我自己那时候也有自闭症倾向,因为我表哥就是自闭症。后面家里把锅碗瓢盆使劲敲,我一点反应都没有。都准备去上海看病了,这时候我三爷爷来了,在门口放了个炮仗,响得家里玻璃都震碎了,我也被吓了一跳,顿时就好了,一点问题都没了。

现在回头说说我男老太太,原来的我家四世同堂,他对我特别好,也是高寿,刚过了90岁生日,春节的时候当时我们还一起去南通狼山去上香,他都爬的上去,回来就大病一场,后确诊为癌症晚期。我老太太走的那天,之前好几天都水米不进,那天早上起来喝了两大碗粥,胃口异常好,可到了中午就不行了,到了下午就只剩下一口气,一直不肯走,非要等大家都回来,尤其见到我就很高兴,最后就交代了两件事,第一件好好抚养好女老太太(曾祖母),第二件事就是给我养大成人。

下面说两件我男老太太显灵的事,第一件,我爷爷一次吃河豚中毒,已经不省人事,他说迷迷糊糊的遇见我男老太太,我男老太太大喝一声,你还没没把你妈,就是我的女老太太养老送终,你怎么就过来报道啦?快滚回去,先把我女老太太养老送终了你再来。我爷爷立马所有生命指标全线好转。

那一年春节,我坐火车晚上2点到了贵阳,早上6.30的飞机,就打算在贵阳龙洞堡机场撑一夜,大家知道机场都很荒凉,又是大冬天阴风怒号,我心里一直不怎么舒服,眼皮老是跳,我告诉我妈,我妈说不好,肯定夜里脏东西盯上了,于是赶紧跑到老家楼顶的菩萨处上香,可不知道怎么的,火一直打不起来,最后拜倒在我老太太遗照前,后来火一点就着了。而我这边贵阳龙洞堡机场大雾封锁,晚点3个小时才起飞。之后我回来一看,我脖子里的玉缺了一口,肯定帮我挡了灾。

  • 0
  • 0
  • 0
  • 1.1k
  • 丧尸婚车灵车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