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 0
  • 帖子 701
  • 关注 26
宽屏阅读

事情发生在我被父母从农村外婆家接到重庆念小学那年。

长途汽车上闷得我晕车,一路颠簸到了朝天门码头,两块钱船票到了码头对岸,又乘三轮车抵达目的地。

那是重庆南岸的一个贫民区(许多平房紧凑着拼成一片独具特色的居民区),在苗圃外边儿。我们那个院子里有四家人,隔壁都是棒棒(山城棒棒军里边儿的棒棒,雇佣棒棒帮你干重活儿的。现在很少见了)我爸是漆匠,我妈那会儿还没有工作,在家当家庭主妇。以此为背景。

父母从农村外婆家把我接到重庆念小学那年住的房子不干净

外公把我送到我妈那后第二天就回农村了。那天下午我妈出去买菜的时候,把我放房东那院子里玩儿,因为那小孩多。并且再三嘱托我不要和孩子们闹矛盾打架什么的。我其实喜欢一个人玩儿,发发呆什么的,就躲到一边玩去,尿意不知何时起,一往而深。就跑到一个小厕所准备释放一下能量。

厕所的大门紧闭着,里面的水声潺潺。我这倒霉催的,上个厕所还要排队。于是乎我在厕所门口外边等着,厕所的木门破破烂烂的,蓝色油漆早已褪去,门的最下边还缺烂了一块,致使我可以蹲在地上看到里面蹲厕的模样。我发誓,这绝对不是我偷看别人上厕所的原因。接下来看到的一幕使我永生难忘。

厕所里白炽灯的黄光映照着一双非常白皙的脚,苍白,大而嫩不过凭直觉那应该是男人的脚,光着脚背对着门。刚刚那潺潺的水声应该是他在洗澡,不过我没看见水桶在哪,那种贫民窟的厕所也不会有淋浴这一说法。那时的我非常不解,水声到底是哪来的?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没多久水声停了,我猜到他应该洗完了,我赶忙站起来等他穿好衣服出来,不想让他知道我偷窥他玉足的事情。半天过去了,他不出来。空气如死一般的寂静,我实在是憋不住了就过去敲了敲门,门,应声而开,一股湿气扑面而来,灯灭而人不在…

PS:根据鬼哥多年来总结的经验,一般来说遇到这种情况如果想弄清楚,就要去查背景故事,街坊邻居老爷爷老奶奶打听打听,某年某月是不是有人在厕所里壮烈牺牲过…

父母从农村外婆家把我接到重庆念小学那年住的房子不干净

2018-04-14 13:30 来自 电脑端 阅读: 943 1楼 回复
你需要登录,才能进行发帖操作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 帖子间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