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上吊了的新娘

2008年,我大二,放假期间,因为待在家里无聊,就准备跟我二叔去见见世面。他经营着一家皮草经营加工厂,藏区的牦牛皮又便宜质量又好,所以我们的目的地是在青海。

我们开着小货车,因为是第一次开车出远门,心情还是很激动的,一路的风景还是挺美的,我们两轮换开车、休息,经过甘肃,终于抵达了西宁。

 

随后的几天,我们每天开车,游走于农村的乡间小道上,挨家挨户的问有没有要出售的牛羊皮,因为藏区农村家庭基本都养了牛羊,家家都存有牛羊皮,藏民淳朴,皮子比汉人聚居的地方要便宜很多。

今天是个丰收天,我们两可以说是满载而归。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我们两在农村坑洼的土路上居然爆胎了。没有办法,因为牛皮是在太沉,我们只能换上备胎准备在牧民家借宿一晚。

运气好极了,我们借宿的这家正好办喜事,主人家的儿子娶了同村的姑娘,邻里亲朋相亲的,好不热闹,托主人家的福,我们吃了一顿丰盛美味的免费晚餐,听说主人家的儿子和她的新娘子是自由恋爱,最后结婚,这在思想保守的牧区还是比较少见的,衷心为他们祝福!新娘子眉清目秀的,尤其眼睛,很灵动,总的来说,是个美女。

 

第二天,我们修好车子,在主人的送别下离开了这个小乡村。

我们把收好的皮子装上大货车,和司机谈好价格送往我二叔的皮毛厂,而我们继续开着我们的小货车游走于乡间的小路上,收购着我们的皮草。20多天后,我们经过了上次借宿的那家牧民家,想着这家人热情,而且车上还有西宁买的一些特产,打算到牧民家再借宿一晚,顺道送去一些土特产,聊表谢意。牧民家的叔叔和阿姨还是很热情的招待了我们,但是总感觉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太对劲,后来想想,感觉是笑的有些牵强吧,当时也没有多想,我们当夜就住在了牧民家,住的不是我们第一次住的偏房,而是上房。

 

夜深了,特别困,眼泪汪汪的,眼角因为眼泪干后凝结的眼屎两疙瘩,可是就是睡不着,翻来覆去,感觉心里特别烦躁,我二叔也是,睡不着。按理说我们劳累了一天,平时都是躺下立马就能睡着的,用灯绳拉灭了灯泡。

迷迷糊糊,我听到我二叔沉重的呼吸声,可能他已经睡着了吧。我也有些犯迷糊,模模糊糊看到房间的窗台上挂着一个什么东西,怎么就那么像个人呢,这一想,我顿时清醒了不少,再细看,怎么看怎么像个人,借着微弱的窗台月光,我非常肯定,窗台上的窗帘横梁上分明挂着一个人,脚离开地面大概3-4十多公分,而且还是个女人,根据身材身高,还有清秀的面庞,我确定挂着的女人就是这家前段时间娶回的新娘。看到这,我再也不敢看了,把手伸到我二叔的被窝,拉了一把二叔的胳膊,没想到他根本就没有睡着,我抖抖索索的问他,窗户那有个东西,你看见没,他的回答让我毛骨悚然,汗毛倒立。他说刚关完灯他就感觉不对劲,窗台上吊死着一个女人,他怕我害怕,就没有告诉我,一直装睡呢,我们两头捂在被子里,艰难的度过这一晚,整个晚上,我都没敢再看一眼窗户。

 

好不容易天亮了,主人家的早饭已经准备好了。我们两无精打采,主人家看我们欲言欲止的,就问我们没有休息好吗?还是二叔世故,就说大伯,前些天我们来你们家,你们家不是刚办喜事嘛,怎么就你们老两口在家呢?那牧民叔叔一听,忽然失声痛哭起来,原来,就在他儿子结婚后的第三天,他儿子被几个邻居家的小伙子拉去喝酒,晚上11点回家发现他媳妇已经上吊了,抱下来之后已经发现身体冰凉了,他和他媳妇感情非常好,白天的时候还开开心心,让他喝点酒早点回家,不许喝醉像个撒娇的小媳妇。

 

没想到晚上就上吊了,这不合常理呀,他儿子伤心之下跑去省城打工去了。我们没有告诉老两口窗台上我们看到的一幕,怕老两口承受不住,安慰几句,话语实在苍白,也许这种伤痛只能用时间来抹平吧。

最后,我只想说,美丽的新娘子怎么也让人想不通,这么善良的一家人,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新娘的上吊,这将是一个永久的谜团!

  • 1
  • 0
  • 0
  • 345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