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鬼吊有毒

昆明由于战争历史原因很多地方都以什么营什么营之类的命名,今天我要说的是发生法国留学生坡里.德身上的事情。话说这个留学生是一个穷二代,但是人家人穷志不穷,在留学期间也是周围游山玩水赖以增加艳遇的几率。

接下来在春天这个万物发情的季节来到了一个叫种屁营的地方会见网友,等来等去结果被放了鸽子很是郁闷。纯情的坡里当然不能接受琢磨着玩玩小姐消消火,来中国这么久坡里还是第一次干这个因为怕得病,气在头上失去了理智把健康风险抛在脑外,大半夜的到处寻寻觅觅,期间还被巡逻的拦下来询问是不是土匪杀手之类的。要知道当地人也是相当纯粹啊,规定晚上出门的都是土匪杀手要怪就怪影视作品吧。在看过一系列证件以后坡里洗脱了嫌疑,心想火刚才也败了不找了回去旅店吧,在回去的路上刚好抬头就看到“鑫鑫理发店”这个招牌在发出粉红色的灯光,这种含义还是世界通用的,坡里迫不及待的大步走进店里,一位胖胖的中年妇女正在扫着地上的头发见到坡里冷淡的说到我们下班了不理发了,坡里礼貌的回应“我是来,做头发,”,此时她瞪大了眼睛大量一番坡里说“那就就去里边等吧”,坡里顺着那个黑得像木炭一样的手指走进了写着(员工更衣室)的房间,一开门引入眼帘的是昏暗,然后是一张木床,再然后是两个纠结的黑影,准确的说是一个坐凳子上一个头趴那下身的黑影。坡里看呆了就傻站在门边,一会儿中年妇女从后边推着再反应过来,就这一霎那两个黑影就不见了,那吓得坡里直冒冷汗,“刚才这两人呢”,“哪有什么人,这店就我一个人”,接着坡里也不好意追问也就开始谈价格了。

大人20小孩5块你这个外国人要收税80,还有我这边只卖嘴不卖身。

好吧好吧,ok

就这样若干分钟后坡里不是太满意的走出了理发店,再门口正好撞到一个裹着厚风衣的黑影,抬头望去脸很暗很模糊或许是招牌颜色的原因吧,话也不说径直的进入店里,后面就传来中年妇女招呼的笑声。

等回到旅店以后坡里才焕然想起刚才那黑影好像是飘进去的,一晚上没睡好做噩梦,梦见一个黑影在追他。

第二天退房去地铁的路上经过这间理发店,远远望去只见昨天的中年妇女正在帮一位老太婆理发,走进几步只见中年妇女的嘴肿得像狒狒一样,吓得坡里连忙去医院做了检查不过一切正常。

“肯定是那个黑影干的”

就这样这件事在坡里的猜测下成了一个故事,而我就把他发上来。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 0
  • 0
  • 0
  • 382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