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亲生体验过的从前

我是4月出生的,农村户口。在我出生的前一天我爸还去田里抓青蛙,但是这天不知怎么的,青蛙越抓越多,后面青蛙都主动跳到我爸身边让他抓,我爸也荒了,赶紧跑回家了。回到家里把装着青蛙的尼龙袋挂在墙上,口子也封好了,当天晚上深夜我们附近有个人被打死了,把我爸喊了去帮忙。在凌晨我妈就生下了我(有我奶奶照看,上面还有个哥哥),由于那时候都忙着田里土里的,刚好是农忙季节,我奶奶天一亮就去忙活了,等到下午两点左右,我爸回来了,我妈从早上一直饿到下午,我爸高兴的说今天煮青蛙吃,可是取下袋子一看已经是空的了,袋子也没坏,就这样已袋子的青蛙都不翼而飞了。

从小就体质差,容易感冒发烧,我外祖母(俗称巫婆子)说我是阳气不足,需要长时间的调理,所以小的时候一直是吃一些中药和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刚好记事了,那个时候三岁多,我外公快不行了,当时法事都已经预备好了,我们家和我外公家就隔着一条马路,那天我一睡醒了就跑到我外公家去了,此时他已经断气了,我进房门的时候我妈和我大姨已经在哭的昏天暗地了,我一进去我妈就拉着我喊爷爷,我喊他能听到的。谁知我喊了几句后他真的醒了过来,当时在场的有很多人,包括做法事的主持也在。我外公就喊我名字,我莫名的感觉到怕,就吓着跑了出去,最后我外公还是过世了。

上一年级暑假的时候,那时候家里都种三级稻谷,此时正好是中稻,需要经常灌溉水到田里,在后半山我们有一块田,这天我和我爸一起去放水,我爸拿着锄头在通水渠,我就在田里和泥巴,过了一段时间有一个中年妇女穿着青色的衣服(可能是光线不好,当时只有月光)走到了我身边,问我说小朋友,鸟屋仔怎么走,因为我经常和我哥在山上放牛,附近的山都知道。就没多想告诉她方向了,我爸大声问到你在跟谁说话?我正常反应半侧反身子跟我爸说就跟这个女的说啊,此时我爸一遍快走过来,离我也不是很远可能就15米左右。我回完话就又把身子侧回来的时候发现什么都没有了!当天晚上的月亮虽然不是很亮但是至少能看的清不远处,就这么转头的功夫就消失了。我爸走到了我身边说你没事吧。我跟他说我碰到的是个什么样的女的,大概长什么样,穿什么衣服。当时他们什么都不跟我说,后来我才知道是我们村一个以前从平顶上摔下来摔死的。

我爸怕我出事,经常带我去外祖母那里,我只知道我外祖母经常给我几个鸡蛋,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特喜欢吃鸡蛋。我外祖父经常笑,说这孩子还算运气好,碰到事情总是没什么大问题。当时我还不能理解他们说的是指什么。

读六年级那一年,我们村有一颗好几千年了的罗汉树说要被卖了,当时全村很人都反对,但是这颗是被国家买到某个公园去继续种植的,后面也都平息了。在古树前一个土坡下有一家人,他想着古树要卖了就想把自家后面扩大点,反正是公家的土不占白不占,挖了一天土坡,扩大了2米左右,挖断了很多树根,祸事也就从这里开始了。过了没多久这个人莫名其妙的半疯状态了,不喝酒有点正常,喝酒了就发疯,不管喝多少。这个时候是收稻谷的时候,他老婆请了好多人帮忙收稻谷,忙活了几天把稻谷收完了,也是因为收了这么多稻谷,又是下午快天黑的那个时间了,吃完饭没收拾碗筷就忙着把晒在外面的稻谷收回来。第二天大清早的就有人大叫杀人了杀人了,我们挨着没多远肯定听到了,好多人去看,我因为胆小加上平时爸妈不让我去接触这些事情,所以不敢去看。那疯子老婆被和他外孙被切断了头,两个都只有一点皮沾在上面。派出所来调查情况的时候那疯子就在床上坐着,一把菜刀放到一个盆里,盆里的水都是血红色的了。派出所问他为什么杀人,他说不知道了。因为这是疯子杀人不犯法,就这么不了了之了。他女儿把他关家里把门窗都从外面锁起来了,过了一年时间,这个人就莫名其妙的失踪了,所有的门窗没坏,锁也没坏。四处都找不到人。等到暑假的时候我和往常一样和我邻居去山上放牛(我哥已经读技校了,我也读初一了),我和我邻居两个也在山上瞎玩的,砍点树做个小凉棚,挖个坑烤红薯什么的。山上到处打游击,那一天天气很好,我两早上6点多出去的,玩到中午1点左右准备回去了,赶着牛往山下走,两个人就比较调皮,你追我赶的跳土矿。他本来想害我一下,想从我后面踹我一脚把我踢下去,我一侧身他自己掉下去了,下面都是那种带刺的腾,在那一个劲的啊呀。等他站起来往上爬我就去拉他,往他身后一看我吓住了。一块白布照着个东西,很像罩着尸体,把他拉上来叫他一起看,两人商量后他去揭开布(我是坚决不去的),确实下面就是一具尸体,并且已经开始腐烂了,当时也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没有闻到气味也没有发现这么大一块白布。后面派出所的来取证做DNA对比确定就是那个疯子的尸体。本来之前都平息了的,现在这件事又引起了全村的哗然。

第二天那个邻居就病了,一直高烧就是退不下来。我让我爸把我外祖母叫来帮忙看看,我外祖母说人家要的是你,但是阴差阳错搞错人了(别和我说什么大中午的怎么的,这就是事实!)那一天给我和邻居一人系上一跟红绳。他过了一天退烧了,但还是看起来精神不济,过了好几天才恢复。

同年下半年,我们一家人去我外公家整理旧物,因为从我外公去世了房子一直荒废。我从一个抽屉里面翻出一个白色的瓶子,像什么药物之类的,出于好奇把盖子拧开闻了下,那气味真的难闻死了。我顺手就从窗子丢外面垃圾堆了。一直感觉有股恶心的感觉,回到家躺下休息下,我爸妈他们都在家和朋友打牌,到吃完饭的时候我妈喊我吃饭,我完全没有反应,脸色泛白非常吓人,她摸了我额头冰凉的感觉,赶快叫人送到我们村的诊所。量下体温41.3℃,医生当时都吓坏了,烧这么厉害非常非常少见。他也是很老的医生了,这样的病例还是有接手过,所以赶快搞药打点滴。医生说要赶快送医院,他这只能暂时控制,送医院是最有保障的,当晚就连忙送到医院,在医院住院住了2天我才清醒过来,我妈看到我醒过来了高兴坏了,大喊医生、医生我儿子醒过来了,当时我只记得好多人也分不清什么医生还是护士的,整个病房都挤满了人,我只知道我妈和我爸都在。给我又开始量体温,一边把手伸出来问我这是几,你知道吗?我说知道,这是二。等护士把体温表拿出来看时又吓了一跳,还是41度。医生当时跟我爸说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运气不好,运气好就是高烧41度2天脑子还是正常的,运气不好就是怎么都退不下来。其实当时我感觉非常清醒,他们说什么做什么我都知道,等到吃午饭的时候我妈看我能不能坐起来吃饭,我想都没想就坐起来了,可是这下不得了就像头快炸了似的,整个人感觉天旋地转,但是奇怪的是我一倒到正头上就又像没事似的。已经过去6天了,所有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我外祖母来了,她跟我说是你外公找你了,但是他又不想要伤害你,就想陪在你身边。她在床边搬了条凳子摆在靠窗正对我床位,在凳子上用一个碗里装满了米烧上香插上。嘴里就一直在嘀咕但是我听不清。说完后跟我们说外公他走了,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当天晚上感觉整个人轻松很多,烧也退下来了。(澄清下,本来在医院不准烧香的,但是他们又治不好,当时只能装作不知道)第二天出院我妈就做了一大桌菜,先祭拜我外公,然后再大家用餐。从那之后还有几次梦见我外公我就发高烧,每次我都没去医院,就搞点好菜祭拜下他,自然而然的就好了。

我初中毕业就出来打工了,因为家庭条件不咋的,当时自己也不想读书。就在亲戚开的打字复印店做事,过了1年突然我妈打电话给店里,说外祖母快不行了,要我马上回去。当天就买了票,回家要坐十多个小时的火车,下午2点的车,回到车站已经是早上4点多了,不过有人在车站接我,直接坐车就去了我外祖母家。她可以说谁都不认识了,就只记得我的名字,一直在念叨我和我的事情,我赶到的时候大家都在房间,都知道快不行了。外祖母跟我说到:“你的命不仅仅是你的命,你不要想太多,也不要管太多,做好自己就行了。”把她手上的手链摘下来给了我,我拿在手里。她硬是要我带着,还交代这手链你要戴三年内不能取。三年过后把手链埋我坟前,这样你才能尽可能的消灾。我照她说的做了,把手链带在左手上。刚准备跟她说我带上了,会照做的。此时她已经闭上了眼睛,就怎么安静的走了。

在这三年里我从没取下过手链,在她第三年的忌日我把手链摘下来埋在她坟前,从这以后没听说过更没见到过什么不寻常的事情。感谢外祖母,感谢爸妈。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 0
  • 0
  • 0
  • 1.6k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