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来和大家说一些真实的灵异故事,亲身经历的

    我小名叫小海,出生在广西一个小山村,小山村很落后,四面环山,交通闭塞,与世隔绝,鸟都难飞出去!

    小时候,我们村很贫穷,没有电,更没有电视,唯一的娱乐就是吃过晚饭后一群老少爷们在屋檐下乘凉,抽一杆子旱烟,胡诌些黄段子,说些故事吓吓小孩,自娱自乐而已,现在来到城市生活了,但是现在想想我很怀念那种生活!

    我的家庭组成很简单,爸爸妈妈爷爷和我,爸爸是个医生,妈妈是个贤妻良母,而爷爷在众人的眼中是个疯子。

    我的爷爷叫吴有道,很土却很朴实的名字,在我有限的记忆里爷爷一直都是一个神秘的人,爷爷非常疼我,而我对爷爷也比较依恋,老喜欢缠着他,

    我从小体弱多病,不能独立行走,而且三更半夜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故意吓我,哭闹不停,只有妈妈把我抱在怀里给我唱着儿歌,讲着故事,我才会安然入睡!

    爸爸虽然是个医生,可是对我的病也是无可奈何,能用的办法都用了,说句难听的我随时都会踏进门关!

    周围邻居都在暗地里嘀咕,而每次听到他们这般说,爷爷都会和人家吵上几句,

    直到有一天我的病突然间全好了,一夜之间好了,这使得邻居亲朋都在暗暗称奇,无法解释,只有我自己明白,我依稀的记得那是一个下着大雨的晚上,爷爷一身雨水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起来很是疲惫,最后在我的床边停了下来,默默的注视着我!

    我听到爷爷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湿漉漉的双手不停的在我身上轻点着,揉捏着,最后将我翻了过来,手指在我的背后画着什么,我感觉到背后有着一股热流在流淌,很舒服,而后迷迷昏昏的就睡着了。

    而第二天醒来,我就感觉到浑身有劲,不用妈妈的搀扶,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使得妈妈异常惊喜,抚摸着我,捂住嘴巴眼泪就流了出来。

    而那时的我还小,很快将那件事给忘记了,直到发生了另外一件事,我才知道,我的爷爷不是一般人!

    过了几年,爷爷安详的去世了,他的道术也没有传给下一代,说是怕对后代有影响,所以我们家族也算是与这方面彻底失去缘分了,

    直到高中毕业后,我遇到了我现在的师傅,也许冥冥中就注定了,上天安排了现在的师傅来与我相遇,师傅经常跟我说:“人有人性,性,一切随缘,不可妄为。”

    如今师傅不问世事,把以往的这些经历说出来,就是为了让大家知道,敬神而远之。

    可能你会说我扯谎,说经常见到法师啊天师啊什么的,也没几个真会降妖捉的,都是骗人的。

    我根本不想辩解什么,一个行业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如果都是什么骗吃骗喝的骗子,那这个行业早就衰败消失了,怎么会存在到现在呢。

    据我所知,在北京,河北,东北,山西山东,湖南 湖北,广西 都有很多我们的同行,虽然没怎么见过面,但是耳濡目染的听我师傅讲过,也知道不少有真本事的人。

    人的眼睛其实最不可靠,人也太容易相信眼睛看到的东西。总以为那些招摇过市挺风光的天师就有真本事,其实有真本事的人往往貌不惊人,可能就是农村种地的老乡,可能就是杂货摊的老板,可能是瞎子哑巴,甚至是公园里打太极的老大爷,不以貌取人是我们本行的规矩。

    真正有大道行的能人异士往往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就算别人再怎么跟你说你也不会相信。

    我师傅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从小就是体弱多病,发烧感冒是家常便饭,去医院检查也查不出什么来,就说我天生免疫力低下,给开了好多药片,可是不管吃什么药就是不管事儿,而且还越来越严重,这点之前有说到的。

    记得最清楚是有一次。

    我五岁那年跟着爸妈去田里干活,其实就是他们干,我就在一边玩。我们家沿着水渠旁有一块地,不大,大概就有二亩多。

    平时大人们干活,小孩子们就带着自己的玩具在水渠旁边玩水。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我爸妈也没把这当回事。我一个人玩着玩着就腻了,可是我就发现,这水面上有个什么东西漂着,可是在水下面看不清楚。我伸手去抓,一抓,两抓,还是没抓到,而且那个东西慢慢的往上浮,越来越清楚,那竟然是一张苍白的人脸,没有五官,只有一张灰色的面皮,白森森的头发,我吓的“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赶紧把手抽回来,就在这时候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使劲拽住我的手腕子把我往水里拉……

    这时候突然有人一拽我脖领,把我整个人都提了起来。

    我早就被吓得尿了裤子,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我爸,他嘴里叼着烟,把我放回地面上。

    “爸,爸,脸,水里有脸……”我浑身上下都是泥土,脸上也是脏兮兮的。

    “是啊,你照着水看,当然有脸了,傻小子那是你自己的影子……”我爸扛起锄头扭过头跟我说。

    “不是,是,是脸,没鼻子,没嘴的那种……”我着急的大喊,我得告诉他这水里真的有东西。

    “生儿,回家吃饭了,快到妈这来……”我妈招呼我过去,等回到家我再说起这件事时,他们也都一笑了之,其实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那种莫名的恐怖,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

    当然现在我知道了,那天我所见的东西其实就是水,只是小,成不了什么气候,但是它们不敢动成年人,专找小孩子下手,因为小孩头上的三眛真火还没开……

    这件事我以为就这么结束了,但是就是因为这件小事我结识了我的授业恩师……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十几年的光景匆匆而过,转眼我就高中毕业了,不是没想过考大学,而是考不上,考了两次都落榜了。

    爸妈托人在我家附近的五金店里给我找了个销售员的工作,不累,活不多,但是工资也少的可怜一个月1000块钱,吃住自理。

    一天下午店里没什么人,正赶上周一,我迷迷糊糊的趴在柜台上打盹,发现门口总有人转来转去,我心说不好,肯定是掌柜的回来了,我赶紧站起来。

    门外站的这个人不是掌柜的,穿得破破烂烂,脏兮兮的,一看就是个要饭的乞丐,这人也真奇怪,我们这是五金店,又不是卖吃的地儿,你在我们这转悠什么啊,于是我说:“哎,哎,门口的那个人,别转悠了,我们这没吃的,赶紧走,是不是想偷东西……”

    那个乞丐也不搭话,他又看了我两眼,突然他紧走两步,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来到我面前,一只漆黑的大手一把就拽住我的胳膊,嘴里念念有词:“好一个无理的后生,十五年前你在水塘边玩耍,你的魂魄已然被祟摄走,今日遇见老夫是尔等的福气,何以敢出言造次!

    他说的话,别的我没听清,但是他说十五年前我在水边玩耍?

    这件事也就我和爸妈知道,连爷爷奶奶都不知道,他这个人怎么会知道?还说什么魂魄被摄走?魂魄没了,那人不就死了吗,这个人,八成是个疯子吧?

    老乞丐说完嘿嘿的笑了两声,我说:“你,你谁啊?”

    “休问老夫是谁,你且说说看,老夫说的对也不对?”他松开我的手,我被他掐的生疼,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

    “你说我在水边玩儿,这个的确没错,不过你说什么我的魂儿没了,这不是瞎说吗,魂儿没了人不就死了吗?”我满不在乎的说,不过心里却有些疑惑,眼前这个乞丐恐怕不仅仅是个要饭的这么简单。

    他听我这么一说,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黄口竖子焉能成就大事!这便去了……”说完,他就要出去。

    我赶紧站起身来一把拉住他说:“哎,哎,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啊,怎么话说一半啊……”

    老乞丐回过头来说:“怎么,方才老夫说的话你只当是胡扯,现在又想听了?”

    “嗯,我想听了,你说吧,我听听……”我给他搬了一张凳子,让他坐下讲。

    “那次你在水塘边有没有见过什么奇怪的东西?”

    他这么一问,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么多年来,一直没人相信我说水渠里有的话,这次被他问起,我像遇见了知己,我略带疑惑的说:“你是说,水塘里的人脸?”

    老夫并未亲眼所见,所以不知道你见到的是什么,你倒说说看……”老乞丐捋了捋胡子,锐利的眼神盯着我看。

    我被他看的直发毛,慌忙避开他的目光,说:“嗯,我看见的是一张人脸,哦,不,应该说是脸,没有五官,就有一张灰白色的脸皮,还有一头的银白色的头发……”

    “嗯,这便对了,当日你的魂魄已经被那厮摄走,剩下的只是个躯壳而已,这些年,你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讲?”说完他又捋着胡子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我心说,我能有什么话讲,这些年来我不活的挺好吗,就算像你说的那样,我的什么魂魄被什么东西给摄走了,可是也没对我产生什么影响,我不照样还是身体倍儿棒,吃嘛儿嘛儿香呢吗!

    心里这么想着就说出来了:“那又怎么样啊,我不还是过的挺好吗,也没见对我有什么影响……”

    “没什么影响,小子,老夫问你,你是何人?”说着他声色俱厉的盯着我。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我,我是什么人,这不是笑话吗,我被他问得有些无语:“我,我是周生啊……”

    “非也,你乃当年水边的恶所化,吸取这孩子的精魄幻化成人形,今日遇见老夫,你少要巧言令色,看掌……”说完,他一抬手,重重的拍在我的额头上,我顿时觉得头晕眼花,“扑通”一声摔到地上。

    等我再醒过来时,我正躺在家里的床上面,迷迷糊糊的感觉周围有几个人说着话。

    我听的出有我爸的声音:“哎呀,真是麻烦您了,以后这孩子就要交给您了,您多费心吧……”

    “嗯,放心吧,既然让我遇上了这孩子,我绝不能辜负他的这份造诣,会把他当自己的孩子似的要求他……”说话的是个有些苍老的声音。

    “咳,咳……”我咳嗽了几声,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我妈走过来摸着我的脸说:“儿子,醒了啊,头还疼吗?”

    我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说:“妈,那个老叫花子呢,就是他,就是他一巴掌把我给拍晕的……”

    我妈还没说话,旁边过来一个人,看年纪也得有五六十岁了,头发已经有些花白了,他微笑着说:“要不是那个老叫花子救你,你就真的没命了,现在他已经走了,你要想见他得看缘分了……”

    “他救我?我才不想见他,我是想报警抓他,就是他一巴掌把我给拍晕了,我现在还头疼呢?”说着我揉揉自己的额头,奇怪,好像不怎么疼了,也没鼓起青包什么的。

    我爸妈跟那个老头听我这么一说都笑了起来。我心说,你们这是幸灾乐祸啊,我可是被一个老叫花子给打了,你们还乐?

    “当家的,咱们先出去吧,让老先生跟生儿单独聊聊,我去准备晚饭……”说完我妈就出去了。

    “嗯,对,你们爷俩聊聊,生儿,这位老先生是你的救命恩人,不许瞎胡闹,听见没有!老先生,那我先出去了,有什么事您再叫我。”说着我爸关上门出去了。

    那老头目送我爸出去,他转过头问我:“小伙子,你知道那个老乞丐为什么给你额头一下吗?”

    我想都没想就说:“谁知道为什么,上来就给我一巴掌,当时我就晕了,什么都不知道了,醒了以后就在家里了……”

    “嗯,那我告诉你,其实他打的不是你……”老头意味深长的看着我说。

    “打的不是我,那打的是谁,打的是?”我有点怀疑自己的听力了,怎么今天光听见奇思怪论了。

    “没错,打的是,你想想看,如果打的是你,为什么你的额头没有伤痕,而且你摸摸自己的额头,看还疼不疼……”

    “不疼了,没什么感觉,可是……”我想说可是疼痛怎么那么真实啊?

    可是你却感到疼痛难忍,对吗?”老头接过我的话,我点点头。他伸出手摸向我的额头,我被人打怕了,我心说这老头儿又要干什么,下意识的躲开了。他笑笑,说:“别怕,来……”说着他轻轻的拍了我额头一下,问我:“疼吗?”“不,不疼啊,没什么感觉!”

    他捋着有些花白的胡子,这架势又让我想起那个老乞丐来了。他笑着说:“这就是了,那个老乞丐用的就是这种力度拍的你,所以根本不疼,刚才你说拍的是,的确是这样,他拍的是寄存在你体内十几年的孤魂野……”

    “不对吧,既然他拍的不是我,而且也没用什么劲,那我怎么感觉这么疼啊,都把我拍晕了……”我挠挠头,不知道这老头儿说的什么,完全听不懂。

    “嗯,你这小伙子还挺喜欢刨根问底,刚才你爸妈也把你的事情大概的跟我说了一下,那好,我从头给你讲,十五年前,也就是你五岁那年在水渠差点溺水那次,你还记得吗?”

    这件事打死我,我也忘不了啊,我点点头。

    他接着说:“那次你遇上的就是水里的怨灵,就是水,是最低等的,这种东西本来没什么本事,而且也不能离开水单独存在,可是它却能把未成年的小孩拉下水,当做替死,然后它才能解脱,进入轮回道,以此循环,新又再找别的小孩儿作为目标。”老头说的津津有味,我却听得云里雾里的。

    “什么意思啊?它专门把小孩拉下水?”我反正是晕了。

    不是专门找小孩做替身,而是它只能找小孩,因为水的能力有限,它只能呆在水里,而且对于成年人,尤其是壮年男子,它们都是躲着走……”

    “躲着走?为什么,它不是吗?还怕人?”

    “所有的都怕人,因为成年男子的头顶,两个肩头各有一盏命灯,是人的阳气凝结而成的,叫做三眛真火,当然咱们看不见,但是那些祟却能看得清清楚楚,如果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的话,一般的看见人过来了都是躲着走的,尤其是头上三眛真火十分旺盛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你爸能一把把你从门关给拉回来而没有成为水的替身的原因……”

    我茫然的点点头,这老头儿说的,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听着挺悬乎的,跟真的似的。

    老头也不管我听没听懂,自顾自的说起来:“其实就是那次,你由于惊吓过度,你的三魂七魄已经乱了,就是趁着这个空当,那水的精魄才走五官通七窍进入你体内,当然,它只是占据了你身体的一小部分,这也就是为什么你还能有自己的意识,甚至自己都没注意到已经被这些东西给缠上了。年深日久,它的魂魄逐渐控制了你的行为动作,但是你自己的三魂七魄并没有消失,而是一直存在于你体内,只是被压缩到了一个空间里,所以即便过去了十几年,你仍然没被恶灵完全侵蚀,但是,这也只是个迟早的问题,也许再过不久,那个水就会完全把你的三魂七魄打散,到时候你就消失了,那个水就会占有你的整个身体,借尸还魂,那时候你就真的不是你了,懂了吗?”老头说完瞪着眼睛看着我。

    我点点头说:“你是说,那个老叫花子给我那一下,其实疼的不是我,而是那个水?因为它在我身体里呆的久了,所以我也能感觉到疼痛,但是对我本身来说没有什么损害?是他把那个什么东西给拍出去了?”

    “嗯,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不过还没有把它拍出来,没有那么容易,他那一下只是起了警告作用,顶多就是震慑住了它,要想彻底把它逼出来,还得想别的办法,”老头捋着胡子慈祥的笑着,说:“不过,不用太担心,我和你爸妈已经想出来了,只是怕你有点接受不了……”

    “什,什么事啊?”我心里奇怪,这是好事啊,我求之不得,怎么会接受不了呢?

    “这样吧,我问你,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

    “你?你总说啊神啊什么的,你是跳大神的吧?”

    “跳大神,呵呵,还头一次听别人说我这老头子是跳大神的,实话跟你说了吧,我是驱的,其实跟跳大神的干的工作差不多。下午你见的那个老乞丐,你知道他是谁吗?”

    “不知道……”我老老实实的回答。

    “他是我师叔,他真实的名字我不知道,因为他这个人只有他找你,你永远也找不到他,这次你看见他,兴许下次再碰见他就是二十年以后了……”

    听眼前这个老头这么一说,我对那个老乞丐的印象有所转变,果然他不只是个要饭的……

    这就是我跟师傅的第一次见面,当然我也没想到他就会成为我师傅,我更没想到的是,第二天我就成了他的入门徒弟,只不过,我还有个师兄,是陕北人,因为跟老师意见不合,一年前就回了老家榆林,帮着给人看看风水,选选阴宅,料理后事什么的,当然这些事都是后来我师傅跟我说起的。

    后来我还知道我师傅的师叔也就是我的师爷,那个老乞丐的真实年龄有一百二十多岁了,他出生的时候还是大清朝呢,我这才知道为什么跟我这位师爷说话的时候,总感觉他说的稀奇古怪的,像拍电视剧似的,敢情他比电视剧可老多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这世界上的奇人异士,又岂是你我这样的凡夫俗子所能了解的。

    我师傅口中想到的去除我身体内水的方式就是带我去修行,依靠自己的能力和定力,逐渐的拔除和我纠缠了十几年的祟,因为年深日久,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拜师礼很简单,拜过了祖师爷,我跪下磕头奉茶,仪式就算是完成了,以后就不能再叫老头了,以后要恭恭敬敬的喊,师傅。

    可是后面的事情就有点奇怪了,师傅叫我爸杀了一只大公鸡,盛了多半碗鸡血,又盛了三碗生糯米,每碗糯米当中放一根竹片子,竹片子上分别写上我的姓名,八字,还有籍贯,最后让我脱下上衣跪,后面的我就不多说了,免得被你们说成小说了,我来和大家说些案例吧。

    接下来,和大家说说以前我和师傅一起去看风水的经历和遇到的一些灵异事情,有一次受广东某个客户邀请前去她家看风水,看风水之前,那户人家和师傅说了,20年前,她和她老公带着一双女儿搬进了这个家,当年老公就死了,女儿也30多岁了没有嫁出去,我当时心想估计是她家的西北角出现问题了,我只是心里知道,不敢在师傅面前多嘴,当然师傅是知道的,于是就去她家看了,果不其然,真的是西北角缺了很大的一个角,我们都知道西北角在五行八卦中,代表的是乾卦,也就是指家里的男主人、父亲,当天师傅就和她说了,要么搬走,要么化解,化解是病后投医,意义不大,建议搬走,于是那户人家当年就搬走了,第二年打电话给师傅,说要感谢师傅,她的女儿都找到了归宿,一家人都过得很好。

    接下来我要说一件关于风水的事情,一次和师傅外出给人家看风水,户主反应的是他们夫妻结婚后一直想要个儿子,可是连着生了两个,还是女儿,师傅听后,看了户主的户型图,原来,他家的东边缺了一个角,不是很严重,但是缺了就是缺了,师傅告诉他要想生儿子就不能在这个房子里行房事,东边代表长子 家里缺了一个角 就代表家里没有长子这个地位 ,又怎能生出儿子呢,后来师傅指点了下,要他们到别的地方行房事,而且要指定的时辰才行,要求东边必须完整,不能缺角,后来的事我也不知道了,只知道第二年,那户人家打电话给师傅说生了个儿子,想来登门道谢,这个师傅和我说的,经过这个事我算是佩服师傅的能力了,也见识到了风水的魅力,有缘的可以与我多交流

    2014年8月,师傅去农村调查了解工作,师傅也带上了我,此时的我早就毕业了,当时走到半路,突然,有位当地的朋友要师傅看一看对面山那坟地如何?当时没带罗经,师傅用我手机上的一个指南针看了一下,大概是坐巽卦向干卦,再看周围的形势也不好,师傅当时就说:“不用细看,那坟伤人丁,这两年户主肯定有人就损财上万元!”那位当地朋友当时说:没错,真有这回事,那户人家去年有个儿子因车祸重伤,家里花了好多钱,现在落下了残疾。我有点傻眼了,我也是佩服师傅的能力了,这都能看出来,其实我也挺羡慕师傅的,本领那么大,但是有些东西他却不愿意多教我,有些东西藏得严严实实的,不肯透露;

    接下来我要说说灵异事件。

    2013年7月中旬左右,我依然记得,那天我刚从学校放假回到家,第二天就被师傅早早拉起来跟他去一个地方,具体什么地方我也不懂,我问师傅,师傅也不肯说,只说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晕,师傅每次都这么说,直到下午,到了那个地方,我才知道,那户人家有个儿子,有一次晚上经过医院回来后就被阴灵附体了,而且还不止一次,根据他家人的描述,那东西附体后,就开始有各种要求,竟然要他们帮他点烟,问他来自哪里,他也能说出,并且声音和命主的声音都不一样,而且他儿子也不抽烟,问他要求,说什么死得很冤,想找人帮他,听到这个我也是傻眼了,当看到那户人家的儿子时候,明显整个人都虚弱了,看着没有一点生气,师傅意识到问题严重性,于是当天晚上就在他家下了,看看那东西还来不来,当天晚上我是和是否住一个房间的,说真的,我挺怕的,毕竟第一次碰到这种事,师傅看出来了就和我说,放心吧,没那么巧,那东西不一定来的,好吧 我信了。

    当天晚上2:35分时候,为什么我记得那么清楚,因为此刻我还在看小说,而师傅已经睡了,突然那户主过来敲门,声音很急促,叫我师傅赶紧去看一趟,我意识到估计是出事了,也跟着过去,当时看到那户主儿子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又哭又闹,周围都围满了他的家人,师傅赶到后,看出了又被附体,我真是大开眼界了,这么巧的事情竟然都能遇到,这里声明,此事千真万确,师傅问他 人殊途,阴阳两界,为何你死了还不去投胎,留在世上害人,那玩意竟然开口了,说死得很冤,没地方去,投不了胎,师傅说可以给他做法事让他投胎 但是必须马上离开肉体,从此不得害人,那玩意开始不愿意,苦口婆心,师傅生气了,直接用剑指在他额头画了一道符,什么符我也不懂,嘴里还粘着咒语,然后那命主突然整个人都软了下来,我算是我大开眼界了,师傅画了到符,烧成灰放进水里让他喝下,然后又给了一道符给他护身用,我是看不懂的,后来我问了师傅,在额头画的是什么,师傅还是不愿意和我说,那是有点无语,只说留的这道平安符符给那命主以后那东西也不能靠近这个命主了,第二天我们就早早离开了,具体经过大概就是这样。

    这件事发生在我们镇上,而且是我的一位朋友,一次,他独自一人走在中学路,那条路比较阴暗,没有路灯,人也比较少,在那边的住户很少出门的晚上,以前我们上学的时候经常走这条路,那次他一个人大晚上从那里走回家,到家后,整个人就开始变了,开始骂人,用壮话骂人,口音也完全变了,而且关键是我朋友不会讲壮话,他的家人问他来自哪里,就说是我们那里的一个村的,意识到问题严重,于是叫来了我师父,师傅说不想伤他,只想送走,问了他有何心愿为了,我朋友说,他死的很惨,意外车祸死的,不想就这样投胎,师傅说了,你不投胎不关我事,你再不走我就让你灰飞烟灭,你走后我烧点之前,衣服给你,你就安心投胎,说完师傅让那家人在中学路那边烧了点纸钱,然后再家里做了点法事,就这样送走了。

    还有一件事也是我朋友身上发生的,一次,他和他的朋友在一间出租房里炒菜喝酒,有一个人,闲着没事做就跑到门口去坐摇椅,就是老人经常坐的那种摇椅,突然,我朋友看到一个弯腰驼背的从门口走进来,整个身形都像足了一个年过70的老人,这还不算什么,关键是开口说话的声音也是一个沧桑的老人的声音,那人问,年轻仔,你们在做什么,我朋友听后马上拿了把菜刀冲过去,拍在他后背,使劲拍说:你是谁,为什么要来害人,你走不走,用力拍,然后那魂怕了就跑了,那个被附体的人一下子就瘫软在地上,醒来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你说邪不邪门。老梁喜欢交朋友,有缘的朋友可以+我V性:四柒久陆武四柒陆武多多交流。

    最后一件事情是发生在我一个网友身上,他是一名高中生,今年高一,他家在某一个村,一天晚上他从同学家里出来,回家路上,已经有23.30分了,路过一片树林,突然听到敲锣打鼓,吹喇叭的声音,然后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支迎亲队伍,听他描述:他们穿着古代衣服,头戴圆帽,脸色黑白,胸前还带着红花,抬着花轿子,都不像活人,他吓得头皮发麻,马上扭头就跑回家,回家告诉了家里人,然后家里人给他请了道灵符回来护身,你们知道这些是什么吗?告诉你们,这些是喜接亲,所谓喜,就是在结婚当天意外死亡,怨气极重,人们都开心,而他却死了,被冲到者活不过三天,我那个朋友因为当时是在后面看到的,没有正面冲到,而且当时身上带有观音护体,所以没事。好了,各位,今天就先这样,我喜欢交朋友,有缘的朋友可以加我。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 0
  • 0
  • 0
  • 118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