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真实经历之25:诡梦缠身

过了一个不长不短的假期,却好像过了很久。这段时间没更新,先跟各位道歉。

今天跟大家说的事件,是我的一位多年老友的亲身经历。这位老友其实来头不小,是某知名网站的特约撰稿人,但他从未涉足过灵异的领域,也不想改变他的既有人设,所以我们就不提他老人家的名讳吧,下文简称他为老Q。

老Q平时是搞文字创作工作的,特殊的工作性质,让他有了夜里写文章的习惯。虽然朋友多劝过他这样不健康,但用他本人的话说,夜晚是让他迸发灵感和食欲的时间。于是,老Q就保持了晚上工作,白天睡觉的作息。

由于这个习惯,导致老Q平常的生活圈子很窄,朋友也不多。有一段时间,他兴冲冲的说,在微信上交了一个新朋友,貌似还是一个可人的妹子。这让生活平淡的老Q着实是久旱逢甘霖,一发不可收拾。我记得我当时还消遣他,说他老房子着火。

这个妹子是通过“附近的人”的功能主动加老Q微信的。两人相谈甚欢,老Q只要手上没急活,就一直和这个妹子聊天腻着。可奇怪的是,这个妹子从来不发语音,和视频聊天。这点虽然让老Q有些奇怪,但也没那么介意。就这样,快乐的日子过了快一个月,老Q生活规律全乱,人消瘦了,嘴巴也奇臭,但他痛并快乐着,他当时曾经和我扔下豪言壮语:“舍得一身剐,敢把妹妹手儿把!”……足见此人旱了太久。

终于,债欠多了是要还的。由于老Q沉迷于撩妹子,积欠下了很多稿子没写,眼看要到交稿期限了,生活来源不能断,于是老Q下定决心抓紧时间赶稿,暂停和妹子的卿卿我我。要说老Q这厮的战斗力还真是可以的,日以继夜,除非困极了,一般不睡觉,就算是吃饭也不停止赶稿。眼看慢慢的要追上进度了,但被临时疏远的妹子不乐意了。一开始是一直在微信上找老Q,老Q据实以告就说工作进度欠下了要赶工,暂时没时间陪她聊天。妹子就不大乐意的说个哦。但是妹子每天都找他,他每天都要解释,时间又不那么够用,于是老Q有点烦了,终于口气很差的和妹子说,真的很忙,能否这几天不要打扰她。妹子听后似乎有点委屈的样子,就说既然老Q没空,那她有空就去看看他吧,老Q随便回道好啊,妹子又说见到她别惊讶哟,老Q回不会,就赶工去了,妹子也就此再没来过信息。

怪事就从这天开始。

老Q由于赶工,作息时间已经全部打乱了。他这天休息的时候,已经接近傍晚。一睡着就做,梦境中他模模糊糊的站在家里附近的街道,街道上空无一人,天空是亮紫色的,很怪异。他似乎就只是站在那里,也没有什么想法,单纯的站着……老Q醒来以后,就觉得没有休息好,也没去在意那个梦,就赶紧去赶工了。可是当老Q这天又一次休息的时候,再次做了类似的怪梦,只是这次的梦境中,他站着的街道,距离他家近了一些。老Q醒来后,甚至觉得有点意思,就没再理会了。

就这样,随着老Q一次次的入睡,他作的梦都是这个情况,只是站着的位置越来越靠近自己的住家。渐渐的,老Q也开始觉得怪了,甚至有点发毛,因为梦中站的地点,越来越接近自己住的地方。甚至最近一次的梦境,已经梦到自己站在自家大楼的门口,抬头一直观望自己家了。这个怪梦到底代表了什么?老Q在思考这个事情的时候,也给妹子发了信息表示关心和道歉,结果石沉大海,毫无回音。老Q感到非常奇怪,难道她真的要来看他?不回信是因为在路上?

这天晚上老Q睡下之后,梦境开始更加诡异了……他在梦中,站在自家的凉台上,默默的透过凉台窗户看着里面,屋子里面是他自己本人正在赶工的背影……老Q醒来以后,梦境历历在目,清晰无比,他终于开始有些害怕了。老Q仔细回忆着一系列梦境中细节,越想越诡异。

终于,在两天后,老Q赶完了工作,同时也彻底吓坏了。因为他又做了两次梦。一次梦境里,他就站在自己的床边,静静的看着床上,那个复杂表情睡着的自己,有时甚至贴近床上自己的脸,盯着看;第二次,他梦见自己站在黑漆漆的厕所里,直勾勾的盯着卧室床上的另一个睡觉的自己。老Q醒来疯狂发毛,甚至不敢再入睡和进入自家厕所。

虽然梦境愈发诡异,但现实中妹子也完全不回复他。无论他怎么发信息,都不回。直到老Q被最后厕所的梦境吓到、发毛的醒来的时候,妹子回了两个字“嘿嘿”……

后来,老Q在网吧呆了几天,还不敢住宾馆,因为他不想独处。虽然不清楚妹子和梦境有什么关系,但是听了仅有的几个朋友(包括我)的建议,删除了妹子的微信,断绝了联系。

再后来,老Q和我视频聊天的时候,深沉的抽了一口烟,说她应该是还在他家里,我忙问为什么这么说,他却低头笑笑不再多说了。

(作者后记:老Q在之后交的每个女朋友都分了,而且都分的很惨烈,不知道和这个事情有没有关系。)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 0
  • 0
  • 0
  • 554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