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太爷爷经过这件事后 再也不说不信鬼神的事了……

      这个故事不长,是妈妈的爷爷经历的事情。后来妈妈又讲给了我。

      妈妈的爷爷我是不是应该叫太爷爷?好吧,那就叫太爷爷吧。。在妈妈小时候,太爷爷是个很勤快的人,每天最大的爱好就是去江边打鱼,自己有一条小渔船,每当天刚刚亮,太爷爷总会驾着小渔船打渔打到日桑三杆也不尽兴。妈妈说,太爷爷打渔纯属娱乐,有时候打到好鱼就拿回家吃一顿,打得多就分给邻居们。

      太爷爷经过这件事后 再也不说不信鬼神的事了……

      太爷爷是个知识分子,在他们那个年代读过几年的书,也写了一手的好字,所以邻里间都极为敬重太爷爷,哪家来了家书或者要写信写对联都找我太爷爷,自然太爷爷更是个无神论者,自当读了几年圣贤书,不愿与神迷信什么的相提。

       

      但自从他亲身经历了一件事后,就再也不提世上无鬼神这一说了。太爷爷对这件事是绝口不提,还是在太爷爷去世后,太奶奶无意想起来才说与大家听的。

      那天早上太爷爷一如既往的,太阳还没升起天刚蒙蒙亮时,就下江摸鱼去了,这个早上雾极大,大到伸出手都看不清五指。

       

      感觉像是被包在云里(家乡在入夏时经常有这样的大雾天很常见)。太爷爷摸索着在堤坝上走,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绊了一下,低头看是一直青色的像柳条却又比柳条粗的东西,不是蛇,因为家乡冬季漫长根本没有蛇,柳条也不可能,江边都是白桦树和松柏,一颗柳树都没有,当时太爷爷并没在意。

      太爷爷经过这件事后 再也不说不信鬼神的事了……

      我很熟悉江边的一草一木,因为我也是江边长大的孩子,在太爷爷那个年代确实不可能有柳树,在北方尤其是临近‘北极村’的城镇,在那个年代还没有能力把柳树运去栽种。江边也更是在我上了小学后,城市规划项目启动时,才渐渐的美化起来,柳树也渐渐的多了。

      那既不是蛇也不是柳条,是什么呢?

      那天早上的雾在太阳升起后,也没有要散的意思(别不信,家乡经常大雾,一般都在中午11点左右才彻底散去),太爷爷也不知道走了多久,总觉得走不出这堤坝,也不敢拐弯,堤坝嘛,走不好是要失足跌进江里的。太爷爷就一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就觉得天是越走越亮,那应该是太阳升起来了。

      突然,一个股巨大的腥味铺面而来,太爷爷下意识的用手在面前扫来扫去,想扫走腥味。。

      这一扫倒好,扫走了面前的一些浓雾,一个黑黢黢的东西挡在太爷爷脚前,大概有半人那么高,宽度就看不清了,太爷爷捂着鼻子因为太腥了,蹲下去想看看是什么,透过雾霾太爷爷初步断定应该是条鱼的尾巴,然后就屡着尾巴往前面看,直到看见重叠的青色鳞片,太爷爷才停住脚发现事情不对了,这绝不是一条鱼那么简单。 

       

      太爷爷胆子很大,他竟然想去伸手摸一摸那鳞片。太奶奶讲,太爷爷当时用手比量了一下那鳞片足足有人的手掌那么大,跟个小馒头似的虽然重叠着却很饱满。

      太爷爷用手碰到了那个青色的鳞片,上面黏黏的,但抬起手的瞬间,那东西就散在雾里,消失不见了。此时太爷爷拿出揣在怀里的手绢擦手,顺便拿出怀表一看竟然已经早上八点多了,他明明记得自己出门时才凌晨三点多,自己竟然无意间走了这么久,却又没想象的那么久。

      于是太爷爷趁着渐渐散去的浓雾,找到渔船还是下江捕鱼去了。可惜这一上午,一条鱼的没捕到。直到连续几天都没有捕到一条鱼(别的捕鱼老头都多多少少有收获,只有我太爷爷连续好多天下网都是空网而归)。他开始回忆起大雾那天早上看到的一切。

       

      太爷爷经过这件事后 再也不说不信鬼神的事了……

      太爷爷并没说他看到的到底是什么东西,青色的鳞片和黑色的尾巴,还泛着巨大的腥味,先前踩到的类似柳条的青色条子估计是那东西的须子。妈妈讲到这里时说,太奶奶说是应该看见龙了,可妈妈觉得像是个鲶鱼精之类的。

      其实我听着倒也像是一条龙,我只是猜测啊,那青条应该是那小青龙的须子。至于太爷爷后来为什么连续好多天都没打到鱼,估计是他摸了它,冒犯了小青龙。我为什么这样猜测呢?因为妈妈再讲这个故事之前,一家子正在讨论洪峰的问题。

    • 1
    • 0
    • 0
    • 1.6k
    • 二德子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