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真实经历之29:陈年诡事

今天说的这个事,和以往不同。不同在哪呢?因为这个事件发生在部队的院子里,和我有一丁点的关系,前后跨度达十五年,这事才在表面上有个了结。

事情要从八十年代说起。

当时的我,是小学四年级的的学生,和父母生活在新疆某部队的大院里。我们住的这个区域,属于某高炮部队,也就是我父亲所在的部队。我们同院子住的都是父亲的同事战友,其中有一个参谋,年纪轻轻就提了干部,是军区的先进典型,也就被领导看好是明日之星。这个情况让包括我父亲在内的人,都很羡慕,而这件事恰恰就发生在这个明日之星身上。

据大人们说,这个参谋在一次全团野外拉练之后,生了一次怪病,高烧了很多天,病好了之后,人就变得有些情绪不稳定,而且极为敏感,在工作上也不像以前那么有干劲。而此人一直和我父亲的关系不错,于是我的父亲也就时常去关心他。

有一天晚上,我的父亲去他的住所去聊天下棋(那时候非常流行下围棋),顺便关心一下他的状况。在下棋的时候,这个参谋表现的非常怪异……经常棋下着下着,就忽然浑身抖一下,然后就往桌子下面瞧。重复了几次这个行为之后,我父亲就奇怪的问他怎么了,他说他养的狗老是在桌子下面踢他的脚丫子。他确实养了一只狗,但那只狗自始至终就没接近过他们这下棋的桌子,一直在门口趴着。我父亲就说狗没在桌子下面啊,那参谋也满脸不解的说是啊,但就是老是感觉到脚丫子被有毛的东西踢了一下。我父亲当时没再说什么,只是心想这人确实现在变得病态的敏感了。

当晚棋局结束,我父亲准备告辞离开。这个参谋的脸色忽然变得惨白,拉着我父亲再坐一会,吃点宵夜。我父亲虽然感到奇怪,但也就留下了。在他准备食物的时候,我父亲在客厅溜达,四处看看,结果他忽然发现参谋卧室的床上,被子是隆起来的,而从被子头那一段,似乎看得到一团长发……哇!原来这个明日之星是有女朋友的啊!我父亲立刻不大好意思的移开了目光,并坚决和参谋告了辞,不在打搅他们了。

所有人都没想到,一夜过后,第二天就出了大事。

不知什么原因,这个参谋半夜到了团部大楼。取了自己的手枪,又从值班的军械干部那抢了3把手枪和若干子弹。而匪夷所思的是,他带着这些枪械回到了他自己家里,在家里开了数枪,几枪都开在柜子和墙上,打死了自己的狗,并打死打伤闻声而来的邻居三人,然后带着这些枪械离开了大院。

这一下就炸开锅了。第二天部队就展开了调查,并且联合公安机关进行围捕。可这个参谋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呢?由于我父亲是当晚最后见过他的人,也被询问了一翻。我父亲如实说了那晚所有的事情,并提出他自己的推断,是否是和女朋友吵架了?情绪不稳一时冲动,拿了枪回来威胁女友? 可奇怪的是,院子里并没有任何目击者见过参谋领陌生人进过他的住所。而且不光是当晚,是从来都没有领过陌生人来过。我父亲说不对啊,当晚他瞄到卧室床上是有个女人的啊,捂在被子里没见到脸而已。调查单位虽然没有任何有人来过的证据,但有我父亲的证言,也就开展了调查,可的确没有任何的 证据显示这个屋子有陌生女人来过。不光床上没有一根女人毛发,连厕所、洗手台和各处都没有陌生的指纹,这个说法也就被定性为我父亲看错了。当然,我父亲言之凿凿没有看错。

其他的目击者称,在第一次枪响之后,赶到现场附近的人,有听见参谋在门口高喊XXX滚开啊XXXXXX滚啊!然后看见参谋的狗在参谋身边向屋里狂叫,忽然发疯似地向屋子里冲进去,但随着枪响也传出了惨叫。不过据说看起来狗是在保护参谋而冲了进去,中弹应该也是意外,当然狗怎么死的并没有人去调查。

由于始终没有另一人在房内的线索和证据。听父亲说调查最后还是锁定在他本人精神忽然失常上面,部队联合公安进行了大面积的搜索。不过一直毫无结果。后来收到线索说,这个参谋带着枪械,一路设法从新疆跑到了福建厦门。由于对厦门的熟悉,我父亲被外派到厦门,联合当地公安进行搜捕。在进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之后,也对厦门几座山进行了搜山,均无结果。于是我父亲就回到了部队,这个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关于当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一个统一的说法。参谋毫无来由的暴烈行为,似乎没有一个可以支撑的理由。只能以精神疾病为由了。而当晚参谋在惧怕什么,要用到枪械来抵御,加上我父亲似乎看到的那个被窝中的女人,让整件事都被渲染的神乎其神,似乎在部队这个绝对唯物主义的暴力机关中,有了不能解释的鬼神事件。

时过境迁,我们家大人们纷纷从部队转业,回到了厦门定居。当时已是九十年代中期,有一天,我父亲兴奋的回家,说当年那个持械窜逃的参谋找到了,我说在哪里找到的?父亲说在厦门的西山背面,几个迷路的游客发现了一棵树下坐着一具枯骨,身上的枪械一把不少都在。父亲老部队立刻派了人到厦门来接收,这些来的人都是父亲的老下属,就顺便看望了我父亲。父亲问他们具体情况,他们说这个参谋应该是在山上躲避追捕,但看到大面积的搜山,觉得穷途末路,就举枪自尽了,由于枪声在山里根本不明显,就没被发现,讽刺的是,到他尸体腐烂殆尽,搜捕的人也没有发现他。而在清点遗物的时候,发现他随身带了一些女性饰品,如金银发簪、梳子、宝石饰品等,经研判,都是古代女子的用品,应该都是文物。

虽然这个事情算是了结了。但是诡异的疑点并未解开,参谋发狂的原因,身上的这些文物,被窝里不存在的女人,下棋时不停的被踢……全都以参谋精神崩溃和视觉误差为结论。

而我,却认定参谋在那次大病前的野外拉练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才导致后来这些事情。

(作者后记:这件事情过去许久了,父亲母亲偶尔还会提及,除了玩味事件中的诡异,就是感叹参谋断送生涯的可惜。另,西山这个地名似乎有误,但记忆中是这个地方,无奈,模糊了。感兴趣的可以加我的公众号: XSDYCH)

  • 0
  • 0
  • 0
  • 74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