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第一次见神婆

说到神婆,喜欢看灵异小说的都知道东北有黄大仙,跳大神,南方有神婆。我们老家,其实不叫神婆,老家话叫侗子婆。为方便称呼,本文就称神婆。

其实,说到神婆,我个人觉得要说一下信仰这个话题。不要觉得日本有武士道精神,其实中国也有忠君思想。只是涯山之后无华夏,所以现在的小日本,韩国棒子很敬仰唐人、汉人,却不觉得现在的国人伟大,反而会说是支那人。马云在一次演讲中说过这样一句话,我现在五十多岁了,佛教、基督教,我真还没搞清楚自己信啥教。也许,马云的想法代表了目前绝大多数国人的想法。因为,现在这个社会是缺乏信仰的社会,是一个浮躁的社会,也是一个急功近利的社会。我是80后,到现在也没有什么信仰。

话题有点扯远了,我是吃着地沟油的命,操着中南海的心。

其实,我记得小时候,只要我家人生病,出一点事,奶奶都会去找我们村上的神婆或隔壁村的神婆去问问,看到底是什么原因,是怎么回事。那时,只是觉得很好奇,很想看看那神婆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时间转到2005年底,那一年,我被逼从工作三年的温州公司辞职了。回家5天,我爷爷去世了。去派出所办身份证,被告知迁移手续被搞掉了。反正感觉做啥事都不顺。

在这种极度郁闷的心情下,一个下午,奶奶说要去神婆那问问一家子明年的运气。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做,就跟着奶奶来到了离家两三里路远的神婆家。

其实,这个神婆是我同学的妈妈,年纪不大,五十来岁。以前,读小学、中学时,因为我的学习成绩比较好,所以我同学的妈妈是认识我的。只是,后来我出外工作,比较少回家,就少打交道了,后面听说她成神婆了。

半个小时不到,就到了神婆的家里。神婆的茶堂屋里坐满了人,基本上是五十岁以上的婶婶、奶奶级别的。

我想没去过我们那的人,可能不知道这个茶堂屋是什么。其实,我们那里的木房子,茶堂屋的选择是很讲究的,具体在一楼的哪一间房,是由风水先生通过屋主的生辰八字来推算,才决定是哪一间房的。因为茶堂屋主管一家人的运道。

茶堂屋里会有一个炕,炕中间搭了个三角架,三角架上会放钵或锅,钵用来煮饭,锅用来炒菜。炕的边缘挨壁会放两条长凳子,炕的下沿会放一张桌子。也就是煮饭,炒菜,吃饭,烤火都是在茶堂屋里进行的。神婆家的茶堂屋,在一楼后面左边的那间房。

因为,前面已经有很多人来问神婆。再说,我和我同学也好多年没见面,就在屋子外面聊天。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才轮到奶奶。于是,奶奶喊我进去。我走进茶堂屋,坐在了神婆的边上。

此时,我才清楚地看到神婆和屋里的场景。神婆比以前长胖了很多,感觉比以前有福气多了。炕下沿的桌子上用升子摆了一升米,米上插了三根香,两支蜡烛,一副阴阳卦,还有一个红包,一包烟。升子的右边有一个果盘,果盘里放了糖果,苹果等。升子的左边放了两个碗,一个碗里放了一块猪肉,一个碗里放了几块豆腐。

奶奶先在桌子边的缸里烧了几叠纸钱,然后把桌上升子里的米换成了自己带的米,也把米上的香、蜡烛、红包、烟,还有果盘,两个碗里的东西全部换成自己带来的。

神婆还是像往常一样,喊着我的小名,说着我之前上学的糗事,让我这种在外的浪子多多少少地找到了些许温暖的记忆。

大致聊了三五分钟,神婆把米上的那包烟拆开,自己拿了一根,也递了一根给我。当烟抽到一半时,神婆说要开始了。

当神婆话一说完,我就发现她的眼睛闭上,然后左脚的脚跟离地,用脚尖不停地敲着炕上的木板,非常地有节奏感。此时,非常安静,安静到只能听到人的呼吸声和脚敲木板的声音。

两分钟不到,我感觉自己过了一个小时,思想也一下子空了下来。突然,一声很是怪异的声音由神婆口中发生,说不出这声音是什么声音,不像人的声音,也不像动物的声音,反正很怪,到少我从来没听过这种声音。接着,一句“凡人喽…………”开头的一连串绝对不是我们的家乡话口音,更不是普通话口音的话说出来了,似唱又似说,反正我是没听懂。

这种又唱又说了五分钟左右。突然,声音一停,不说了。我问奶奶,怎么了。奶奶说,不要说话,刚才那个是杨师傅,现在佟师傅来了,佟师傅是哑巴,你千万不要当面说他是哑巴,要不会打人的。奶奶的话刚说话,神婆的脚没敲木板了,但手不停地做手势,口中不停地“依呀啊呀”地说个不停。

说了一会,神婆突然伸出手拿了一支烟递给我。奶奶这时跟我说,佟师傅很少出来的,今天你来了,他很开心,你赶紧接下他的烟。我就接下了神婆的烟,顺便给神婆的烟点上。

神婆此时表情好似很开心,对我竖了竖大拇指,边做手势边“依呀啊呀”地说了一会后,就对拱了一下手,就没有打手势了。此时,左脚后跟又开始离地,开始敲起地板来。

又唱又说了几分钟,脚停了。神婆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开始说话了。此时,从神婆口中说的口音,又不一样了。这次的口音有点像隔壁贵州人的口音。我听得懂。

神婆说的意思是,我是贵客,第一次来,姓什么,哪里人,需要问什么。我就把我的名字,来自哪里说了一遍,说想问问这几年的运气。接着神婆就开始说,从我毕业找工作,到杭州工作,又是什么原因到温州工作,也就是差不多这五年时间里,我经历了一些大的事情,他都说了一遍,最后问我是不是这样的。

第一次抱着看西洋镜的心态来的,也是第一次跟神婆打交道。神婆把一些我都没跟家里人说的事都说出来了,几乎八九不离十。我那刻的心是有点被震撼的。我是受过教育的人,也接触过易经八卦,还是相信科学的。但这种不符合科学的常理,让我感觉这个世界确实有很多的是不能按常理去解释的。

神婆每说一件事,就问我是不是这样,我说是的,到后面我问这几年该怎么发展。通过后来自己的经历证明,神婆当时的建议也是非常正确的。

神婆把我问完后,就开始问我的家人,大致搞了三十分钟就结束了。我见神婆的第一次经历就这样结束了。

我在回家的路上,一直想不通一些问题。比如神婆怎么能讲三种口音的话,我敢保证神婆小学没毕业,之前有没有出过会同县都是问题;另外就是我家人都不知道的事,神婆怎么会知道,这个又怎么理解,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迷信迷信,信则有,不信则无。人的命运最终还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外人的建议永远只是建议,路还是要自己的脚才能走出来。当然,如果能有神婆这种给你好的建议,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我没有信仰,但我会感恩。所以,每一年回家,我都会到神婆家去感谢一下,顺便问问来年的运程。

  • 0
  • 0
  • 0
  • 533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