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鬼附体 灵异

这是1981年2月的事。王师傅的女儿小梅下了夜班中了邪,开始哭,后来眯着眼似醒非醒了。王师傅近前,小梅知道并打招呼,但虽从她嘴里说出的话,却是另一个人的声音;是已故两年多的嫂子秀云的腔调,对话不是父女俩而是公与媳。

鬼哥微信 guige_lingyishijie 首发平台 www.lingyishijie.com

王师傅问:“你怎么来这里了?”她说:“我想梅了,来找她玩玩还不行啊,又不耽误她上班。”王师傅问:“你什么时候来的?”她说:“我初五跟着梅来的……”

据王师傅说,这是第四次了,那几次都是在家里。儿子七零年娶妻秀云,生了两个女儿,婆婆给看着,他俩上坡干活。婆媳经常吵嘴,关系不好,五年后分了家。前年秋为五十斤地瓜,秀云吵着不让给婆婆,说:“已经拨给她工分了!”她婆婆听了很生气的说:“地瓜你给我我也不要,我吃不着,又没喂猪。”为这婆媳俩吵了几句嘴。邻居有个大嫂,使了秀云的钱和布票,挑唆着秀云与婆婆打仗,并叫她喝敌敌畏吓唬吓唬婆婆。秀云当即拿起敌敌畏就喝下去了,若不抢救就有生命危险!队里开拖拉机赶急送她去医院,可上了公路方向盘失灵,车掉到公路沟里了,待赶到医院因时间长了,抢救无效身亡。

秀云死的屈,阴魂不散,时常附着梅说话,有次说:“某某借了咱三丈六尺布票,140块钱给咱了吗?她叫我喝敌敌畏吓唬吓唬您,我一下子就喝下去了,后悔也晚了,我恨她,不着她我死不了!”此事小梅不知道,全家也没有知道的,光觉着布票使不出数来,卖了头猪也没见钱。没想到儿媳死后还告了阴状。

又一次附体说:“爷(公公)你叫小梅接班吧,接了班对小玉小翠(她的两个孩子)也好。”

每附体一次小梅好几天不好受,而附体时的言行她自己一概不知。

这次还说了些事,她已缠磨小梅一个多钟头了。王师傅叫她走,她叫王师傅送她,王师傅出了屋门,他女儿小梅就苏醒了。问她,她说:“像是做了场梦,梦见嫂子秀云来了。”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世界网:lingyishijie.com)

 

Q Q群、空间更新推送 

 

 你们的阅读、分享、转发是我们更新的动力!

 

鬼附体 灵异

http://www.lingyishijie.com/21853.html

  • 0
  • 0
  • 0
  • 64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