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细思极恐:记忆里真实发生的某件怪事,变得像从没发生过一样

写在正文之前的老编吐槽:


说说梦想吧,老编的梦想就是一百个人看文章,有五个人略略略。大家可能不知道,现在的略略略比例只有可怜的百分之2左右....,有的时候2都没有...


最后感谢所有支持过我们公众号的小伙伴,欢迎投稿。


投稿方式:


1.添加投稿QQ:3254681473


2.不用确认有没有人在,请直接开始你的故事。



下面就让我们开始本期的正式内容!




来自吧友 一粒烟尘笑奈何 的投稿


每天都看老编整理的各位朋友的故事,今天终于有时间类给大家说一下我的一些经历了。


我从小学就很喜欢看各种鬼故事,莫名的喜欢,但真正开始相信这些灵异的东西时从初中开始的。


我的父亲受过伤,身体很不好,从我记事起他就一直很瘦,一个一米七五的大男人只有八十多斤,奶奶爷爷都很心疼他,在07年的时候通过他们的一个朋友找到了一个在当地很有名的人,在我的理解里就是个神婆了。


那个神婆还有个助手,我记得很清楚,也是个女的,差不多四十岁,他们来到我家里,带了一个大包,里面有黄纸,毛笔,小瓷碗,还有一大堆她跳大神用的道具我是不认识,不过有个大号的手摇铃铛,就是猫和老鼠里面那种。除了这些,还有一只大白公鸡,真的很大。


他们进来家里和我奶奶的朋友说了很多,我是听不懂当地人的方言,等他们说了很久之后我看大人都到了餐厅,就跟了过去。那个助手先把一张很老的画放在桌上了,之后做了跟祭拜一样的事情,具体记不清了,弄了很久之后就到了我记得最清楚的时候了。


他们先把大公鸡抱到我家餐桌上,用刀把公鸡的冠子划破,滴了一些血在瓷碗里,又放了一些红色粉末(想来应该是朱砂了),拌匀之后用毛笔花了个符放在画像前又败了一阵子,然后很潇洒的一刀把公鸡脖子划开,那公鸡就开始乱扑腾了,神婆把鸡随手一扔就不管了。然后拿神婆就开始念念有词拿着铃铛,走来走去。


正常情况下那只鸡真么也会扑腾很久才会死的,但是从神婆开始跳大神起,我因为比较怕那只鸡到我这来,所以更多的注意在鸡的身上,前后不到三分钟,那只鸡从桌上跳下来还没扑腾到我这就跪了。而且鸡一死,餐厅里就有风开始吹,不是自然风,就是阴风,很弱,但是感觉很清晰。那神婆跳了十几分钟,阴风吹了十几分钟,然后她把符贴在了我家餐厅右边的墙上,墙上是一面镜子,就贴在了镜子上,阴风一下就没了。


然后他就开始和我爸说了一大堆,之后她边跳边念叨,还叫我爸的名字,她一喊我爸就要答应一句,看着贼渗人。等她跳完了,我爸应了有十几声吧,她抓起地下的鸡,用鸡血粘在手上画了一道符,点着放到一碗水里让我爸喝了。我当时还觉得挺脏的。


跳完大神,给我爸喝完了符水,那个神婆一下子就变得很虚弱的感觉,在餐厅坐了两分钟,带着她的助手和已经凉透的大公鸡跟我奶奶说了几句就走了。我还想着这鸡留给我家,我奶奶炖给我吃来着,可惜了。


等她们走了,我爸看起来也很累,说他要去躺会,我奶奶和我把我爸扶进卧室。奶奶还告诉我别把这些鸡血擦掉,就这么放着去。一直到第二天,血都干了才擦掉的。


到后来,父亲的身体也并没有什么好转,但是腿确实不会像以前那样经常疼了,从这以后,我对鬼神就怀着一颗敬畏之心了,那张符在前年的时候被我奶奶撕下来烧掉了,不知道有啥说法。

 

第二件事是我亲身经历的,时间是2009年冬天。


当时我已经上高中了,我一个好朋友在补习英语,我英语学的也不好,他一个人去太无聊,就把我和一个同学也拉去了。


当时是高一吧,晚自习还没有,应该是高一,我们差不多七点半到了补习班,天自然已经黑了,老师已经来了,但没有到上课的时间,而且还有其他的学生没来,我们几个就在老师租的教室里面打闹。平时我们也经常胡闹,老师也没说过我们。


那个带我们去补习班的朋友他在那里已经上了很久的课了,教室差不多有个40平的样子,是一个小区的居委会大院里的一间空房改造的,房间里除了桌椅就是黑板了,再就是四五个节能灯,并不暗但是节能灯光是冷光,反正是阴森森的,让人反感。


教室至少有十几张桌子,但上课的只有五个人,再加上老师一共六个人。教室后排自然就没人坐了,而后排有一盏灯在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就是时明时暗的,后来更是不亮了,我们还喊老师换个好灯泡,老师也说他换过了,但是几天就又会坏了,后来就不管了,老师说可能是那个灯头有问题。


那天我们打闹完,上了一节课后又去后面闹,结果把一排桌子闹翻了。后排一张课桌的卓兜里掉出来几张冥币,当时我们几个都懵了,不过年轻人嘛,直接拿起来出去就给烧了,烧了以后就回来了,就在教室外面烧的。


等我们回来以后就在没在意这事,把桌子扶起来就上课了,上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我回头从包里拿本子的时候看见一直表现出接触不良的那个灯它居然亮了,而且再没闪过,我当时背上汗毛一下子就立起来了,本来教室是有暖气的,并不咋冷,但是我就觉得冷飕飕的。


熬到下课我直接拉着朋友就走了,在外面和他说了这件事,他脸色也不太好,我就直接告诉他我说我以后是不来了,我老爹骂我我也不去了,太可怕了。
自那天以后我们两人就再也没去过那里上课了。后来好像那个老师也换地方了。

 

第三个,这个是我奶奶说的,老人家一直对鬼神还有一颗敬畏之心,至今如此。


奶奶说当时是86年的时候,她要回老家一趟,已经买了车票,我太奶当时还在世,还让她路上小心。


出发前一天晚上,奶奶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往汽车站走(奶奶要去汽车站坐汽车去火车站),在路上碰见了一大群人,大家都是跑着往前方去,奶奶说,她根本就不认识那些人,但是她喊了一声问这些人去干嘛。一个赶着马车的人跟奶奶说去玩的,让奶奶要去就上车,我奶说她用手一撑就跳上了马车,往前走了一段路,突然想起来自己要回老家呢,就跟那赶车的人说还有事,就跳下了马车,然后梦就醒了。


第二天,奶奶是下午出门去坐班车去火车站的,在快走到汽车站的时候,被一个学生骑着自行车撞到了,头磕在了地下,直接眼前就发黑了,他说当时她还想着千万不能动,她倒下的时候一辆车贴着她的头开过去了。那个学生赶紧把我奶奶送到医院,火车自然就耽误了,不过奶奶没什么事,谢天谢地。


后来,奶奶和我爷爷,我爸,我叔他们也老说起这事,每次奶奶都说,我要是没跳下马车就见不到我大孙子小孙子了。

 

最后一个,还是有关奶奶的事情。


今年过年前,腊月二十八,祭灶神,老太太买了一张灶王爷的画像回来。

家里本来有一张我爷爷买的财神像一直在那里的,都十年了吧,年年换新的,但是都是财神。


奶奶非要让我爷爷把财神换个地方,把她买的的灶王爷画像挂上去,我爷爷拗不过,就给换了。


腊月二十九我奶奶洗完澡就着凉感冒了,我姑姑年三十也感冒了,到了初二我姑姑来家里的时候和我奶奶说了以后,老太太赶紧把财神像又移了回去,还烧香说是她的错,让财神爷别怪她,什么什么的。


我看着奶奶烧香,还让我姑也点了三根香,我也凑热闹点了三根香,初五,我姑的感冒就好了(过年我姑因为要喝酒没吃过药的),我奶奶也很快就康复了,真的很神奇。


现在,我奶奶把灶王爷的画像贴在了厨房,还经常上香。


PS:神跳大神是东北满族萨满教的一种请神术,也叫萨满舞,历史十分悠久,不过现在已经绝迹一段时间了,近几年很少听说哪里有跳大神的。一般来说,跳大神要有两个人共同完成,一个是一神,一个是二神,一神是灵魂附体的对象,二神是助手。在跳大神过程中,一神多是在“旋转”,二神耍鼓。有固定的曲调和请神词,神请来之后,由二神负责与神(灵)沟通,回答人们的问题。请来的有的时候是所谓的仙,有的时候是死去人的灵魂。




来自吧友 猛虎、细嗅蔷薇 的投稿


那是小时候的一件事,我不记得几岁了,但是那时候我很小。


那年过生日的时候,父母给我买了一辆小自行车,后面带两个辅助轮的那种。有一天中午,我约邻居家的姐姐一起下楼玩,我骑着我的小自行车,然后姐姐说她带我,我说好啊!然后我坐在后座,她带我,可能因为轮胎太小,没走几步就骑不动了。


这时候我就从后座下来了,低头一看,后座支撑处已经被我压弯了,油漆也掉皮了。那时候我很爱护这个自行车,为此我还哭了,我记得特别清楚,回家和妈妈说,妈妈说没事还能骑,以后后面不许坐了。


时间太长,我忘记过去多长时间了,有一天我想看看那个掉漆的折弯处,我震惊了,折弯的地方没有了,掉漆皮的地方也没有了,就和没破损一样。我当时就问我妈妈,我说是不是爸爸修改的,我妈说大概意思就是我爸没修,而且车好好的修什么?她好像忘记这车以前折弯了,但是当时太小也没想很多。


现在想想简直恐怖,为什么我记忆十分清楚的事情突然一下子就和没发生一样,明明折弯了漆皮都掉了,然后过段时间自己复原了吗……

 

PS:不长的故事,但是细思极恐。其实不止楼主,应该很多人都有类似这种不合逻辑的经历吧,比如老编小时候就一直记得一件事:小学操场上落过一架小飞机。后来大概初中的时候还和小学同学印证过,也有人记得,不过高中又提起来就没人记得了。现在这么多年过去,再想想这件事,完全毫无逻辑可言,自己都觉得是自己记忆错乱了,操场上怎么可能落飞机啊,又不是直升机,没有跑道怎么落,而且飞机大小也不对。这可能就是某种记忆错乱现象?不知道老编提起这种事会不会被黑衣人抓走....



往期投稿收录在菜单-资料库-真实经历,大家可以自行观看。想看更多吧友灵异经历投稿,关注新浪微博:威武霸气灵异吧  。欢迎大家投稿啊!




长按识别二维码一键关注我们


老编微博:威武霸气灵异吧(真爱粉请务必关注)

  • 0
  • 0
  • 0
  • 59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