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说说在山西的阳泉网友讲述他们当地的几个古怪传闻

      阳泉市,隶属于山西省,古称“漾泉”。位于山西省东部,是一座新兴工业城市,今天收集了几个当地论坛广为流传的的灵异事件,大家一起感受下。

      说说在山西的阳泉网友讲述他们当地的几个古怪传闻

      三院活尸事件

      92年的老同志们,在大阳泉大洋坡知道的较多。

      大阳泉村里一个姓杨的,在工地干活,晚上回去让狗咬了一口,把狗打死回家,没当回事,结果过了几天发疯,在家点火,把自己烧了,送三院抢救,没救过来,死了。家属过来闹,说有人害的云云,就把尸体停三院了。

      说说在山西的阳泉网友讲述他们当地的几个古怪传闻

      那时候三院北边,有个别院,进去是宿舍,篮球场,姓杨的就放那边了,有一个值班的看着,因为放几天就准备火化了,可就在那天晚上,值班的迷迷糊糊看见一个人影从里面出来了,他就过去准备叫住盘问,结果一靠近差点把伙计吓死,是已经烧烂的老杨。老杨这伙计不含糊,估计生前就是个硬骨头。上去抱住值班的就啃,值班同志吓坏了,赶紧报警,后来警察来了,就封锁了,谁也不让进,据说后来又烧了一次,至于被咬的值班同志,对外说是也让狗咬了,全城准备开展轰轰烈烈的打狗行动。这件事最后不了了之。

      义东沟三义庙闹鬼

      这个三义庙,在阳泉应该,不,在全国都算排的上号,据说明朝就有了,现在还有出家人在内修行,是很早很有历史的一个地方。按理说,这个地方不应该有什么鬼怪作乱,但我车队的一个叫杨秀秀的,说了他姥姥遇到的一件事。在三义庙南边,顺着山路上去,有一个村,在铁道旁边,杨秀秀家就住着,他姥姥一辈子没进过几次市区,比较封建迷信,平时没事就去三义庙听老道儿们讲课。

      说说在山西的阳泉网友讲述他们当地的几个古怪传闻

      有一年大雨,杨秀秀哥哥回来路上没注意,骑车从坡上摔断腿了,摩托飞出去砸个稀碎,杨秀秀他姥姥想着流年不利,应该去庙里拜拜神,就到了三义庙。

      那会有个老道姓吴,人们都叫吴老道吴老道,杨秀秀他姥姥到了庙里,就问老吴,你说俺家外甥好好的摔断腿,是不是触犯啥了,你给算算。

      老吴虽然修行,但说实话应该是不太信这一套,只是开解了一下老人,大致就是些烧烧香拜拜神之类。老人毕竟年龄大,也不懂,又迷信,加上替孩子着急,第二天奔市场,买了一堆金银元宝,黄纸,然后去三义庙牌楼上面的大殿给老君们烧了,心说,这么多元宝,我也够意思了,十好几块钱呀,保佑孩子早点好,以后你可得照顾着点我们家。

      那天吴老道不在,一个小道士正好看见,过来就炸毛了。拽住老太太问,你是不是疯了,拿给死人上供的东西给神烧??你脑子坏了??知道不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你这么干不怕遭报应!一堆话把杨秀秀奶奶也吓的不轻,说,那我该咋办啊。

      小道士说夜里十点以后你一个人来,带九根香,九根蜡,三双筷子,三个碗。打一壶酒。然后轻扣门三下,我就知道你来了,我给你开,这事不能让我师傅知道,不然麻烦!杨秀秀姥姥满口答应,赶紧去置办。

      夜里,夜深人静,那边一直也没灯,加上云遮月,天显得特别阴沉。老人咣咣咣轻轻敲了三下门,小道士还真来给开了门。进了殿,按小道士吩咐,香,碗筷放好,酒倒满,道士说,一会看见啥,别害怕知道不??

      杨秀秀姥姥说,知道知道,不就认个….“错”字没说出来,她就感觉屋里好像还有人,四面看了看,就他和小道士。忽然,一股热浪从上面传来,老太太抬头一看,几个泥塑神仙正咧着嘴冲笑。

      哎呀我的妈。杨秀秀她姥姥嚎了一嗓子,吓晕过去了。第二天叫醒她的是吴老道,他问老太太,你这是干啥呢,来这跟太上老君喝酒来了?一晚上你儿子找不着你,真行!

      杨秀秀他姥姥缓了缓说,那个,你徒弟呢,那个小道士呢,昨天晚上神仙显灵了,可吓死我了,呜呜-说着就开哭。

      吴老道让他整蒙了,什么小道士,这庙里就仨人,你天天来,你不认识?

      杨秀秀姥姥一听,不哭了,开始回想昨天遇到的事,然后讲给了吴老道。

      吴老道也很奇怪,这种上贡的事,他一个没受过教育的人,可不可能了解,可这确实也没什么小道士啊?

      后来这事,他和家人说,家人也觉得他因为担心外甥的事,去庙里喝多了。直到杨秀秀奶奶去世,嘴里还叨咕着,怎么就没人信呢?

      矿下鬼棺

      大家都知道,阳泉是煤炭大省。义井有个牛家峪村,有一个小煤矿,这个地方挨着西峪村挺近,风景还是不错的。

      跟我说这个故事的朋友叫王建新,以前下过不少坑,后来改跑运输,因为他经历过一次事故,最好的一位朋友埋在了底下,从此他也就告别了这个高危行业。

      牛家峪这个矿,是一个不大的小矿,附近私挖乱采比较严重。有一次地下作1业,挖到了一圈很厚的围岩,很奇怪,好在不是很深,老板一声令下,要拿自制雷管开路,当时哪个矿都有自己制造的土炸弹,这个不算啥秘密。几个工人操作几小时,把矿口破开,一切顺利进行。

      大概挖了一个月,有一天王建新在坑里,前面突然有工友喊挖到东西了。

      这一嗓子喊了不少好奇的人去围观。露在外面的是一个角,摸一下,是铁的。已经绣了,大家七嘴八舌讨论这是个啥,有个胆大的不耐烦,挖球出来再说,万一是好东西,咱们不是发财了?

      这个想法大家马上一致同意。七八个工友,轮流开凿,一直折腾到夜里九点多才整个刨出来。

      这东西拉出来在大灯底下一照,竟然是个大铁盒子。长两米宽一米二,没锁没边,跟焊死了一样,衔接口打磨的异常平整,再加上多年埋在地下,锈迹斑斑,谁也不知道怎么打开。

      老板听说挖出宝贝,也赶过来瞧热闹,还带了个啥古董专家,这要是挖出文物,可是一笔横财。专家围着转了半天,琢磨不透,敲打了几下,感觉里面空的,肯定有东西,又不敢贸然有进一步的打算。

      一边的工友不耐烦了,说跟个棺材似得,有球研究,打开算球了,发财了一人分点不就行了。这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大家都是卖苦力卖命的,赚钱的事肯定都积极,你一句,我一句,瞬时乱成一圈。

      “开开开!切开老子倒看看有甚了!”老板也等不耐烦了,叫电工准备家伙事准备暴力开起。刺啦啦了没半小时,这铁皮盒子被平整的切下去一层。工友,专家,老板齐刷刷紧张的朝里望,都祈祷有点啥宝贝。

      “呸!”老板骂了一句,扭头走了。“晦气,死人啊,这都死多少年了。”“用报案不?”“报求了。这不知道谁家棺材,还是铁皮做的,真油了。”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开展了激烈辩论后来,老板发话,找个地方扔了,谁传出去矿里挖出死人的事弄死谁。

      安排处理后事的人分配给了司机老张,矿工小杨。老张把铁皮棺材拉车上,准备到西峪山沟里埋了,可不知怎么的,半夜开始下雨,车走一半没法走了。俩人就在车里避雨,打盹,反正这荒山野岭的,谁也不来,明天早上雨停了干活也不急。俩人睡得迷迷糊糊,听见砰砰砰的声音,一开始都没在意,想着雨打车顶的声音,或者掉了几个雹子,结果声越来越大,桄榔桄榔的,就在耳朵后面。

      老张不耐烦的朝身后一看,瞬时吓的没尿了裤子。铁棺里的死尸就趴在车后面的挡风玻璃上,咣咣咣的敲玻璃。老张也管不得什么下雨下冰雹了,下刀子也得跑了。拽上睡得正香的小杨,下车就朝山下狂奔。小杨一问,才知道车上撞邪了。

      两人在西峪村里找了个人家,一直呆到第二天中午,又相跟了几个年轻后生才敢回去取车。可到了之后,车上的棺材,死人,都不见了,就剩一辆空车,别人笑二人睡觉睡蒙了,有了幻觉。

      小杨也有点闹不清昨天晚上看见啥了,可等二人坐上车,扭头,才发现,后玻璃没了,玻璃落了一座。回去以后,小杨跟王建新喝酒的时候聊过,说这辈子,就遇见过一次这球事。

      不动的男人

      家住五矿的应该知道,那边之前瘾君子特别多,还发生过很多次瘾君子为了筹集毒资抢劫的事。

      刘丽家住五矿,但是在赛鱼上班,平时回家除了坐个公交车,还要步行一大段山坡坡。回家的坡路比较老旧,旁边都是些老建筑,但是中间位置修了一个厕所,方便坡上坡下的居民使用。

      在瘾君子频繁抢劫的那段日子,各家各户都对自己老娘们实施了特殊保护,同出同行,毕竟抢劫伤人不是一次两次了。刘丽比较特殊,仗着身体结实,从来没让男人接送过。但是她也发现最近有点不同,每天晚上路过坡上厕所的时候,有个人影,就现在厕所围墙后面,一动不动,好像在观察来往的行人。一天,两天,三天,连续几天,同样时间,同样地点,同样的人影。

      刘丽想知道这人在干嘛,所以有一天晚上他假装回家,走过后又偷偷返回来藏附近观察厕所那的人。七点,八点,九点。刘丽也够倔强,一直盯了三个小时,但是厕所里的人,一直没动过,也没人过来和他说过话。仿佛像空气一般被人无视。后来实在太累了,刘丽就回家了。

      之后每天这个人还是同样的时间站在厕所围墙里朝外看。刘丽有点发毛,觉得怪但又说不出为什么。大概十天,刘丽回家又路过坡上厕所,发现那个厕所墙后的人不见了,她如释重负,感觉这几天的一个心病终于散了。

      快到家的时候,刘丽表情僵住了。因为厕所墙里的人,就站在他家对面。

      这是一个男人,双眼无神,皮肤苍白,用她的话说,你晚上看他都能感觉他比周围的颜色亮,太白了!刘丽心跳加快,有时候一个人可能没有直接伤害你,但潜在的危机更让人恐惧。刘丽老公正好在家,刘丽就把这事跟他老公说了。他老公听完笑着说,你管的着自己,还管的着别人放屁拉屎?爱站着就让他站着呗?就当给咱家看门了。

      刘丽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男人站在他床边,一动不动盯着他,眼眶里是两个大窟窿。

      又是好几天,男人每天准时八点出现在刘丽家对面,一动不动看着他家大门。刘丽实在快受不了了,鼓起勇气过去问这男人,你天天站我家门口干甚!男人没回答,跟个死人一样翻起白眼冲刘丽嘿嘿笑。刘丽被吓了一跳,骂了声神经病赶紧回家了。

      一天夜里,刘丽十一点多起来上厕所,突然想起门外的男人,于是悄悄过去,想透过门缝看看他走了没。

      结果,男人也在看她,脸对脸。

      刘丽吓了个半死,回去叫他老公,说那个神经病可能要撬门。她老公赶紧起来抄家伙准备大干一场。拉开门,门外月朗星稀,人已经不见了。

      第二天,刘丽因为受到惊吓,病了一个星期。从此,男人也再没出现过。

      老狗

      朋友家有一只小时候捡的土狗叫毛毛,养了十几年,特别聪明。

      有一天晚上去他家玩,他家狗也跟着出来了。但是特别怪,不管你怎么叫他,他就是不听话,你让他走东,他偏偏走西,死拽也拽不动,就在家附近转圈圈。

      大概溜达了几圈,谁也没注意到,毛毛不见了。朋友说没事,这狗认家,可能自己回去了。

      可到家后发现毛毛没回来,朋友有点着急,就告诉了家人毛毛丢了。朋友奶奶听了,说,丢之前,你们都干啥了。

      朋友说,啥也没干啊,就是他今天特别不听话,到处乱跑,老围着楼转圈。

      奶奶听完,叹了口气说,哎,这是毛毛知道自己快死了,准备找个地方去那边,他不让你跟着是怕家人知道了以后伤心,老狗和家人有感情了。

      第二天全家出动,在附近一个草坑里找到了毛毛,已经死去多时。

    • 3
    • 0
    • 0
    • 1.7k
    • 道长先生鬼哥说书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