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的上铺是一个特别容易招惹“那些东西”的人…

      之前快高考的时候,我去培训学校,我的上铺是一个瘦瘦高高看起来整天懵逼的女生,笑起来特别呆萌。有一天跟她一个村子的同宿舍人,聊天时,才知道她碰见过数不清的灵异事件。

      因为太多了,我就想起哪一个说哪一个吧,她跟我讲的时候突然反应过来有几次是联系在一起的。

      暂且她叫雨吧,方便一点。雨家在村子里,小的时候,跟爷爷去地里,傍晚的时候爷爷说让雨先回去吃饭,因为离得不远,雨就自己走了,走到一半看到田地旁边有一个带着墨镜的老爷爷坐在地上,雨以为是盲人老爷爷,就想送他回家。老爷爷直接站起来往前走,雨就追着他走,可是怎么走也追不上,看着他走的不快,可就是跑着也追不上,然后雨就喊了一声“爷爷!”就看到他停下身子,变成了一道白光向雨冲过来,雨一个害怕就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再睁开这条路上除了她一个人也没有。

      过了几天,雨的妈妈让她去亲戚家叫爸爸回家吃饭,她蹦蹦跳跳的就去了,小孩子心性,看到前面有一个小土坡,就一脚踏了上去,结果发现是石灰,就是那种鸡蛋丢进去会被煮熟的样子,雨的鞋底已经被腐蚀没了,怎么拔都拔不出来,这时她感觉有一双大手架住她的身子把她抱了出来,然后她回头却什么都没有。可能是之前的老爷爷吧。

      最严重的事,是她之前在班里,突然晕倒了。后来她说,她上着课突然感觉身子很沉,脖子直不起来,脑袋特别重,被压的动不了,然后就趴在桌子上,模模糊糊的,特别想叫同学们可是出不来声音,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此后去各种医院全身检查都查不出来。

      她妈妈结合她小时候的事情,就带她去一个神婆那里。一进门神婆就说,有几个东西跟着她。于是就找了村子里一个傻子,然后摆上香,念了点什么,她就听见神婆和傻子在聊天。“傻子”说自己是是一个古代的剑客,没有恶意,就是太寂寞孤单了,想找个人聊聊天,做伴。神婆就和他谈条件,让他去投胎,别留恋了什么的。然后谈好条件就送走了。

      结果还没完。第二个自称是下面掌管招魂灯的,一个人守着招魂灯太孤单,修行圆满不想一个人去上面,想找一个人陪着,正好看她合适。神婆大概意思她还小呢,活着不容易,别这么早就走了,让他一个人上去好好修行什么的。那人好不容易答应了,说自己有三个铃铛,一个火一个水一个能录音,雨20来岁会有大灾,朱砂,玉都保不住的那种,然后说留下了一个铃铛帮她挡灾,就走了。

      第三个挺弱小的,就是因为第二个有招魂灯,在旁边的时候不小心被吸进来了。也没说话就送走了。然后,雨的脖子就能抬起来了。她讲述的都是大概意思,因为当时她昏昏沉沉的,就听了个大概。

      雨学的美术专业,在学校宿舍里,她床头对着的女生晚上被鬼压床。醒了之后跟雨讲,雨就把她一直戴着的玉镯子给舍友。那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雨一直睡得比较晚,就剩她一个还醒着,准备收拾被子睡觉的时候,感觉墙角方向有什么东西,因为她感觉很强烈,每次有什么她都能感觉到,但是她看不到,所以就使劲瞪眼睛,使劲瞪着墙角,过一会儿感觉消失了,就躺下睡了,然后梦见一个女人在墙上瞪着她!长长的头发。。

      第二天白天,宿舍里还有舍友的时候,她躺在床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睡着了,然后就鬼压床了,不能说话,也不怎么能动,但是能听见舍友说话。她使劲挣脱,猛地一扭头睁眼就看到一个小女孩的脸,离得特别近,雨就马上闭眼,但却听见小女孩说,妈妈让我带你走。她就一直闭着眼,心里狂吼滚滚滚。过一会感觉消失了,把镯子拿回来就没事了。

      还有一次她同学们想和她一起玩四角游戏,都知道她这种体质,觉得和她一起玩会更刺激。然后,雨就同意了。她当最后一个人。在走着的时候,听见后面有什么声音,就回了一下头。不过,没有拍到什么。大家就都回去睡觉了。

      第二天醒了,雨觉得眼睛模糊,看东西白白的感觉,适应了好一会儿。据她自己说,那天她看东西都这样,还能看到白色的人影,在各个地方待着,或者在路上走。她觉得最有意思的是,白色影子看到人还会绕过去走,不会撞上。她特别开心的看了一天。

    • 1
    • 0
    • 0
    • 6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