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去参加朋友父亲的葬礼,走的时候摩托熄火推都推不动…

2016年我有个朋友的老爸病逝,我们去了十几个人,买了些花圈火炮,吃完饭以后我们就打麻将,没有主意就打到11点过了,这个时候才发现朋友们走得差不多了,我们一起去的就还有我们三个,心头埋怨他们走的时候居然不喊我们,他们开车走了我们不可能走路回县城吧,然后继续打麻将。

到了凌晨2点过的时候,张杰说,我们回去吧,一会他要喊他女友起来上班,谭磊涛说一会天亮了再去吧,我也说天亮了再去,张杰非要走,然后朋友给了我们一部摩托车,我们三个就准备出发,他俩个技术比我好,我让他们骑车,结果他俩个打不起火,但我去启动以下就好了,心想有点怪怪的,我启动让他们骑,他们一开就熄火,来回几次都是这样。

过了一会终于骑着走了,走了一段路之后,在一个坡上熄火了,我们俩个下来帮忙推车子,结果三个人推车子,车子纹丝不动,按道理说一个摩托车再重些,我们三个人起码推得动吧,但是车子就是推不动,当时凌晨两点过,冷飕飕的,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我们就把摩托车平放马路上,三个人到旁边撒尿,抽烟,大声的骂,说狠话,再不让开再不走劳资明天叫先生收拾你。

在此同时打电话叫朋友过来,跟他说车子熄火了推不动,过了一会朋友来了,看到这种情况,他说,这可能是我老爸叫你们再耍一会再回去,我们三个心想今晚的事情的确怪,不正常,然后四个人推车调头,但是推的时候真是费劲,又回去坐了俩个小时,四点半左右了吧,开始下蒙蒙雨,之前忘记说了,本人阳重,不怕那些东西,他们俩个较弱,张杰硬底要回去喊他女友,可谭磊涛这个时候已经不敢跟我们走了,就和朋友骑车带头送我们到了国道,这样,我就跟张杰骑着回家。

当时下着小雨,到了稳坪镇和青龙镇交界处的时候,隔着很远灯光就射到了前面有个小女孩,朝我们走来,是个小女孩,还没有摩托车高,撑着一把大黑伞,很久以前那重大黑伞,现在没有卖的了。

这个时候我就发现张杰在发抖,这么早,蒙蒙雨,我们后面根本就没有幼儿园,谁家大人放心让这么小的孩子一个人出门?太他么诡异了,我都不记得我是怎么从她身边开过的,过去的时候喇叭按着没停也没敢仔细看。过去之后我也是一身冷汗,本来从朋友家出发的时候就不对劲,又遇到这种情况,不害怕被不可能的,我们胆子也是比较大的一批,但是那晚真的害怕了。

  • 0
  • 0
  • 0
  • 3
  • 奔丧纸活花圈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