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耳边的叹息 真实灵异


    耳边的叹息(上)

    大学三年级(2011年)的时候,课业相对比较轻松,所以闲暇之余很多女生都会在寝室追剧、看电影,我也不例外。只是室友追的大多是日、韩剧,而我则喜欢看恐怖片。(本人不是特别胆小,而且很少做噩梦)

    记得当时是十月份左右,我已经连续看了一个多星期的各国恐怖片,感觉短时间内找不到更多符合口味的电影了。于是想着该早睡一晚补补眠,便在熄灯前(22:00熄灯)就躺下了。

    【此处介绍一下,我所在的公寓楼是学校扩建后新落成的高层,一共十五层,每个寝室六人;我们寝室位于十三楼,处于本楼层的中间位置;楼下1000米之内只有一个足球场。】

    我们寝室关系一直比较融洽,所以每晚躺下后基本都要互相调侃、八卦一番,才会开始酝酿睡意。这一晚也是一样。

    不知不觉间,时钟已经指向23:00,室友们交谈的声音已经被轻微的鼾声取代。屋内只有几缕淡淡的月光,以及我和下铺手机屏幕发出的微弱亮光。(我睡在寝室左侧靠窗的上铺,头对门、脚对窗)又和下铺室友浅声交谈了几句,我也转身面向墙壁准备入睡了。

    就在困意袭来的时候,右耳边突然传来了女人轻微的叹息声。由于太过清晰,我吓得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我借着月光环顾寝室,室友们都已进入了梦乡,我又轻轻地唤了一声下铺室友,她也没有任何回应。我靠着墙壁思量了一会儿,觉得可能是自己出现了幻听,又看了一下时间(大概23:30),稳了稳心神后才缓缓躺了下去。但因为刚刚心惊的感觉还未平复,我便将脸转向了右侧上铺的室友,后背抵着墙壁,试图给自己一些安全感。重新闭上眼睛,睡意却有些消退了,为了缓解刚刚的恐惧感,我开始在心里默念佛圣号。但未等到心绪恢复,左耳边再次响起了女人的叹息声。

    这一次,我确信不是我的幻听。慢慢睁开眼,寝室还是一样的安静,安静到我似乎只能听到自己不断加快的心跳声。拿出手机,屏幕上的时间距离第一声叹息只间隔了不到十分钟……

    耳边的叹息(下)

    一夜未敢合眼,终于熬到了天亮。我强撑着起来洗漱,去和大家一起上课。在去往教学楼的路上,我假装漫不经心地问室友,昨晚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大家都说没有。想着她们平日里都比较害怕鬼神之论,我也就没有提起昨晚的怪事。

    虽然偶尔仍觉忐忑,但风平浪静地过了几日后,也就渐渐地淡忘了那一晚的经历。

    因为是在本市上学,所以周末基本都会回家。这一周回家后,发现有外地亲戚来串门儿,而且要在家里小住一晚,所以我便把房间腾了出来,和妈妈一起睡。

    那天晚上不到十一点,我就被妈妈勒令上床睡觉,但我只是假寐了一会儿,发现妈妈睡熟后又偷偷拿出手机看小说。正看到兴头儿上,突然又听到了那个叹息声。那种已经被遗忘的恐惧感就像潮水一样又涨了回来。我屏住呼吸、慢慢翻身,小心翼翼地靠向妈妈,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大概过了三分钟左右,我突然想到妈妈就在我旁边,刚刚的声音会不会是妈妈发出的。于是我抬起手,轻轻地推了推妈妈,又唤了她两声,但她仍然熟睡着。这下我可以断定,刚刚的声音和学校宿舍里听到的,应该是同一个。

    第二天一早,我借口要和男朋友逛街,便从家里溜了出来。但下楼后,我直奔发小儿家。(之前发小儿告诉我,她其中一个闺蜜的姨妈很会“看事儿”,她去批过命)和发小儿说了个大概,我们便出发前往“看事儿”的师父家。

    到了师父家,开门的是师父的徒弟,她告诉我们师父还有点儿事情,让我们稍坐片刻。客厅里暗沉沉的,只能隐约看到檀香焚烧的烟雾,我回想着三次的叹息声,思量着等下该如何与师父描述。

    “进来吧。”

    师父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走进师父“看事儿”的内室,光线比客厅好了许多。入门的左手处是个神龛,里面供奉着我不认识的神位(或是神像,记不清了),我继续往里走,坐在了离窗最近的蒲团上。师父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转身倒了一小盅水给我。我接过水,有些疑惑地望着师父。

    “这是上供的圣水,先喝了吧,有好处。”我本想先叙述一下发生的事情,但想了想,还是先听师父的话喝了圣水……

    “你还记得刚刚发生了什么吗?”发小儿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转过头,发现我们已经出了师父的内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了。看我一脸的疑惑,发小儿便将刚刚的经过直接告诉了我。

    喝完圣水后,我仿佛喝醉了酒的模样,开始胡言乱语,但嗓子里发出的声音却不是我的。师父本站在神龛旁,但突然靠近并抓住我的手,瞬间,我的身体抖了起来,且眼神里充满恐惧。后面的事情发小儿也不清楚,因为她被师父请出了内室。

    “那个叹息声是你家里人的。”师父看着我,坐在了我的对面,“我只知道她是你父亲家的一个祖先,过世百年左右,但因为是横死,所以一直没有离开。具体什么原因选择跟着你,以及她的详细身份,我也没有问出来,想要送走她,必须要你们自己家人查出她的身份和死因……”

    后来,我将事情完整地告诉了爸妈,爸爸也帮我问了爷爷,但是我父亲家最年长的长辈就是爷爷了,他也不清楚师父口中的祖先究竟是谁。所以,时至今日,我的祖先应该还在我身边。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65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