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真实经历之50:亲历诡事(下) 真实灵异

真实经历之48:亲历诡事(上)》《真实经历之49:亲历诡事(中)》承接上文。

经过接连几次怪事的困扰,回到厦门后的我陷入了一种惶惶不可终日的状态。估计还是压力大了些吧,对很多事情都疑神疑鬼。而且,此时的我还招了一种特别烦人的病……失眠。

失眠的原因很多种,但是我失眠的原因确实比较特别的。我每天躺在床上关了灯后,总觉得周围对我躺在那的身体有一种巨大的压抑感。这种压抑感过一会就会变成实体的影响……比如渐渐感觉床周围的景物都会以一种变形的方式向我压过来,最后我的视角就变成一种管道状,实在是 苦不堪言。

特别要提的一件事情是,我床右手边是一个立式的木制衣柜,推拉门的。我平常生活习惯比较随性,一半都不拉上门。有一天失眠的时候,视线又变成管道状,我惊奇的发现右边已经变形的衣柜里,蹲着一个黑色的人影。直觉感觉是一个男性,它时不时的在衣柜里半蹲,然后调整个姿势再蹲好。在看见它的瞬间,我产生了梦魇,也就是俗称的鬼压床,全身不能动弹了。于是我就在这恐惧又难受的状态下撑了五个小时,到天亮才结束这个状态。起床以后,我打算暂时没必要不再进卧室。

这段痛苦的日子持续了将近一个月,那时我感觉我的精神状况已经接近极限。身体也渐渐变差,脸色差得经常吓到别人。终于有一天,我病倒了。高烧不断,头疼难忍。

在朋友和家人的坚持下,我到了中山医院就诊(没错,又是这个倒霉地方)。不知为什么,除了治疗发烧外,医生坚持让我做个脑部的检查。我懒得去了解原因(那段时间懒得思考所有事),就照医生的要求去做了。

脑部检查的地方在一栋大楼的六楼。我做完了检查,被告知要等四十分钟左右拿报告。我就坐在六楼的公共座椅上等。这时已经接近黄昏,夕阳金黄色的光线透过窗户洒进楼道,有一种异样的美。我若有所思的坐在那里,忽然间发现楼道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站起来看了看,发现每间办公室里都有亮灯,但是都反锁住了。我想说让我等报告,怎么没人了?是明天再来拿么?怎么没有人通知我?疑惑之下我在楼道里晃悠,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也没有一间房间是开门的。

无奈之下我决定先行离开吧,明天再来。于是就站在电梯口等。就在这时,不知从哪里走出来一位老医工(还是老护士?),她胖胖矮矮的身材,穿着白色的医工服,头上卷卷的短发。她走过我身边,见我在等电梯,就跟我说了一句:“别坐这一台。” ……我听了她的话,正要问为什么不要坐这一台,这个老医工就不见了!我诧异的左右张望,心想这里没有一个房间开门,就算是进了房间也没有开门开锁声音啊?唯一上下楼的楼道就在电梯旁边,这人到底是跑哪去了?

就在我莫名其妙的时候,电梯到了,我不再多想就进了电梯。在电梯里我还在想为什么不让坐这一台?还没想完,叮的一声到了,电梯门开……不是一楼,是一个还未施工完的楼层,完全的毛胚状态,没有灯,黑乎乎的,只有电梯里的亮光照亮着一部份区域,地上还有几个安全帽,空气里弥漫这水泥的味道。我抬头看了下,电梯显示八楼。我想不让我坐这个电梯可能是因为有毛病吧,我按了一楼竟然自己到八楼。于是我又按了一楼,结果叮的一声,停在我之前所在看到医工的六楼;叹气无奈下又按,叮的一声……黑暗八楼。就这样来回来回的折腾了几次,电梯总是没法停在一楼,不是八楼就是六楼。我实在没办法,心想这一次如果再停在六楼,我就走楼梯下去,不想再困在这里了。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电梯里的喇叭忽然传出了微弱的杂音,不断重复着。我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但忽然我想起,这个杂音和之前我在高速公路上出事(详情见前文)听到音响里的杂音何其相似!再听……简直一模一样!这下我彻底毛了,电梯叮一声到了(顾不上看几楼,反正不是八楼),我就逃命似的除了电梯,跑进了楼梯间,想快速逃离医院的这个楼。

跑进了楼梯间后,我彻底后悔了……因为楼梯间里的光线更暗,而且最重要的是……每一层的门都打不开!这特么简直见鬼了,安全梯门打不开,消防检查是怎么通过的?!我在一楼打不开门后,跑到二楼发现也打不开,在楼道里爬楼梯的时候,开始感觉身后的黑暗给我的压力越来越大,我的脚步声在楼道里的回响也越来越清楚。就在我快急疯了的时候,三楼刚好有人开了门,我赶紧跑进去,坐了另一端的电梯下了楼,逃命似的离开了中山医院。

回家后,我叫了几个朋友一起泡茶,并将我的经历告诉了他们。我们一起开始思索讨论,是否在雨夜涉水(详情见前文,下文提及的情况也如此)之时就招惹到了什么,然后一直跟随在我身边。从工作室楼道内被拉开的石膏板、高速公路上莫名的出事、后座的女凉鞋、酒店身边的重量感、今天在医院的境遇……等等都是跟随我身边的证据?大家讨论之后,决定帮我找个师傅处理一下。

第二天,我去医院拿了报告,上面说脑袋没什么事,就治疗发烧便可。由于工作安排,我得先去忙些事情,于是我在晚上才到了门诊二楼的点滴室去点滴。点滴室是几间超大的房间组成,每间都有很多座椅,病人坐在上面点滴即可。我挑了窗户边的一个椅子,为了我可以偷偷抽烟方便。点滴了一瓶之后,我开始百无聊赖的四处张望,我发现我窗外对面的楼,就是我之前去做脑部检查的那栋楼背面。之前那里的事情历历在目,于是我就看着那楼面发呆。忽然我看到六楼位置有个大窗户,窗户里有个女人穿着白色的衣服站在那在看着我这边。奇怪的是那窗户里的房间黑乎乎的没开灯,那个人也是因为对面的光线我才看得见。再仔细看,那人站在窗户的边缘,一半身体是看不见的,窗户边只露出半个身体,她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我一开始只是觉得奇怪,又不开灯,又只露半个身体站着不动,真是个怪人。不多久,我猛地想起事情不对……那栋楼我进去房间检查过,窗户并不是落地窗,窗户下边的高度和书桌差不多高,可这个女人我是可以看见从头到脚全身,难道这个人是站在桌子上的?又或是……不知什么原因悬在空中?!还有这个女人的装束,很像那天我告诫我不要坐那台电梯的医工!最后还有一点,我才发现这个医院里的医工和护士,都不是穿白衣服,他们的衣服是淡蓝色的!那这个穿白色衣服的人是谁?!

几经恐惧之下,我控制自己淡定下来。为了证明不是我疑心生暗鬼,我拿起了手机向对面拍了下来。(至今这照片还留存着,只是当晚光线不好,再加上当时我时髦的苹果4S手机,摄像头比较蛋疼,并不是非常清晰,但也看得很清楚了,文章结尾会贴出来)拍完照片过了一会,对面的女人消失了。我打完了点滴回到家里,朋友们和专业师傅已经在门口等我。

迎了师傅进去,他在我家里转悠了几圈,口中念念有词。还拿出了个我不明白的东西测量了几下。最后他告诉我,确实有问题,目前躲在我卧室,请我把他关在我卧室里一个时辰便可处理好。我大喜,就照做了。

师傅在我卧室,我和朋友在书房泡茶。过了很久,卧室里都没什么动静,直到一个时辰快结束的时候,师傅在房里发出巨大的干呕声、拍打声……我们几个朋友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师傅在门里敲门,说好了。我一开门,师傅就冲到厕所呕吐,那个味道 奇怪又难闻,吐了足足五分钟后,师傅抹抹嘴,说搞定。

说来也怪,从这天之后,我的失眠一下就好了。头也不疼,烧也退了。一切好像一下就被打回了正轨。后来在和师傅泡茶闲聊的过程中,我问师傅具体是怎么回事,师傅让我别问那么多,总之记住一句话: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即可。我似懂非懂,如坠五里雾中的记住了。

这前前后后一个多月的事情,在当时让我受罪不少。虽然极少有非常具象的事情,但亲历之下,确实非常可怕。也让我的三观在当时有了不小的改变。用那师傅的话说,碰到这么一串事情,我算是运气好的惊人,一般人至少受伤见红。

(星叔后记:这些事情乃亲历事实,请勿怀疑。以下照片是我在点滴室实拍的疑似灵异照片。当年的苹果手机渣像素请见谅。)

http://www.lingyishijie.com/wp-content/uploads/2018/09/2018090312325571.jpg 687w" sizes="(max-width: 651px) 100vw, 651px" />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世界网:lingyishijie.com)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8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