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4人命丧火场,7年后重返人间|这个酒店404房间有点怪! 真实灵异

    晚上好,我是黄小污。

    一如既往地,我又来讲故事了。

    今天要讲的故事,是关于一个酒店的故事。

    关注我比较久的野生闺蜜都知道,我曾经有过两年的穷游经历,两年穷游时间。不过那时候穷嘛,很少住得起酒店,大多数都是露营或者沙发客的形式。并且很多人一起过夜,倒也不多见怪异的事情。

    但是我今天要讲的故事,偏偏就发生在酒店。

    前些年我和带我入品牌行的师傅去河南许昌地区出差。这边的人都很热情好客。那河南烩面和凉拌羊肉,可是一绝。吃得我是念念不忘,连我这个平日里不碰羊肉的南方人,竟也吃了不少。

    话说回来,那天晚上我和师傅到许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虽然秋天天气凉得快,但许昌的晚上竟然冷得人直打哆嗦,要知道,那时才十月出头,在杭州,大街上还到处都是短裤和大白腿。

    看我们冷得不行,加上又没吃晚餐,客户那边安排来接我们的司机带我们去吃了最正宗的河南烩面和凉拌羊肉。

    吃完饭,整个人才暖了回来,司机特别好客,一直劝我们多吃点,还说“吃饱了不想家”。这些年一直在外头,还真的没听过这么暖心窝的话,吃饱了,就不想家了嘛。

    不过这头吃饱了暖了身子,外头却依然是凉风阵阵。但也不办法,我们还是得赶路,这小县城人少,夜生活基本没有,到了县里的时候,尽管才晚上十点多了,路上却连路灯都灭了。

    司机带我们去了当地唯一一家酒店,据说当年省长下乡考察都是住这里的,虽然很破旧,但也没别的选择,我和师傅只能在这里住了下来。

    你还别说,这个酒店虽然破的不行,名字也怪怪的,叫“富贵在天”,但大厅里却十分热闹。哪怕一路上过来都已是人烟稀少的模样,没曾想这个酒店的大厅竟然如此热闹,还有一桌打牌的人在玩牌呢。

    让人奇怪的是,他们手里拿着烟,却都不点着,有几个还假装抽两口。不过舟车劳顿一天的我们,只想尽快入住,然后美美的洗个澡睡一觉,明天才有精神和客户周旋。

    师傅也是累得很,催促我赶紧拿身份证办理入住。前台小妹倒是很客气。让我们别急,这个酒店的机器比较老,可能需要一点时间等待。

    趁开房这个空档子时间,我和师傅俩人往大厅里转了转,顺便抽颗烟。

    我一向有抽烟的习惯,倒不是说女烟鬼这个地步吧,但出门在外,总希望能给自己一点点热度,所谓吃饱了不想家,抽颗烟,总也是一种宽慰吧。

    所以基本上到了一个新的地方,我都会习惯性的抽颗烟,一来让自己宽心,二来,但愿这里没出过事。

    但那一次,我和师傅在熙熙攘攘的大厅里找了个空位置坐下,打算抽颗烟的时候,却怎么也打不着打火机。

    师傅向来是走南闯北惯了的,突发这样的情况,望了望四周的情况,很自然地给我使了个眼色就起身离开。

    回到前台,前台小妹说今天房间满了,只剩下一个标间。她看我和师傅俩人一男一女,不好意思地问我们能不能将就一下。这些年我跟随师傅经常在外出差,倒也无所谓住一间房,毕竟我把师傅当长辈,师傅把我当亲生女儿似的。

    加上当时我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浑身冒冷汗,拉了拉师傅的衣角,让他尽快处理。于是师傅和司机大哥也没为难前台小妹,拿了身份证和房卡,拎了行李便上楼了。

    别说这个酒店破,竟然还有电梯,四层楼的酒店,一二楼是餐厅,三楼往上全是客房。我们的房间在四楼,出电梯左手边第二间就是。

    电梯里老旧的灯自噶自噶的闪烁着,似乎很容易就灭了,那个时候我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靠在师傅的身上。

    师傅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见到我这副模样,虽然很想换个地方,但人生地不熟的,又是大半夜,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上。

    师傅虽然平日里对我极其苛刻,但打从心里是真的疼我,平常出差会亲自送我到房间,检查过没什么问题,嘱咐我好好休息才会离开。

    那天也是,师傅拿着房卡打开房门,把行李搬进去,顺便看看卫生间和卧室有没有不干净的地方,空调好不好用等等,才叫我进去。

    之前讲过,我一直是个比较能感知灵异的人。

    说来也怪,那个房间从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开始,我就闻到了很重的风尘味儿。这个风尘,可不是风尘女子的风尘,而是久无人居的那股子霉味配合着杂七杂八的味道所产生的。

    就像百年老宅里那股子阴封的死气味。

    但当时我因为浑身冒冷汗不自在,整个人累的不行,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就那么靠在门框上,直到师傅做完这些事回过头来找我,才发现我捂着肚子靠在门框上,脸色发青,浑身发抖,身上穿着的卫衣都已经湿漉漉。

    师傅连忙把我扶进了房间。我肠胃一直不好,很容易吃坏了肚子,那天师傅也认为我是吃坏了肚子,毕竟水土不服也是常有的事情。

    前面说了嘛,那天晚上刚到许昌的时候,客户的司机带我们去吃了当地最正宗的烩面和凉拌羊肉,南方人怕膻,但那道凉拌羊肉却好吃得不行,我吃了不少。

    话说回到当时的场景,越走到房间里,我的腹痛越加剧,师傅问我不会是吃坏了肚子吧,说完便让我去卫生间。

    去了卫生间,我开始抱着马桶呕吐,直到吐到黄胆水都出来了,才慢慢缓过神来。

    捂着肚子走出卫生间,师傅递了瓶水给我漱口,他坐在电视机前的沙发上抽烟,问我今天这个事情怎么看?

    师傅愿意带我出差,一方面是因为我机敏,又业务能力强,另一方面,是我的特殊体质。

    事实上,今天这件事,师傅在大厅就已经发现不对劲了,但当时我们都没说,总想着没那么灵验吧,还是存在一丝丝的侥幸心理的。更何况第二天还得见客户,能少惹事就少惹事。

    我漱完口,接过师傅点着的烟,狠狠抽了一口才缓过神来。

    我说,这个地方不能住。

    师傅问我为何?哪里看出来。

    感觉吧。大厅里的热闹、客房的冷清、房间里的风尘味儿、加上我的浑身冷汗,虽然不能实打实的指出哪里有问题,但这个酒店,一定有问题。

    师傅说那还等什么,赶紧走。

    我抽了最后一口烟,吐出烟圈,缓缓说道,“别急,现在外面估计还没这里安全。”

    那时候快12点,假如这个酒店真有问题,这个时间外出,真的不如待在这个风尘味儿超重的房间里。

    至少,在这个房间,还能点着烟,说明情况不会太差。

    这个地方除了这家酒店,别无任何招待所小旅馆,连个澡堂子都早早关门那种。估计要是不住,得露宿街头。住鬼宅,总比露宿街头强吧。

    我们抽了两颗烟之后,突然想起,每个酒店都会有一间备用房,这个房间一般都是给晚上值班的工作人员住的,与其在这个诡异的房间坐到天亮,不如下楼碰碰运气,说不定前台小妹见我们可怜把备用房给我们住了呢。

    于是我们拎着行李箱打算下楼。

    但还没走到电梯口的时候,怪异的事情就发生了。

    按理说,当时不是黄金周,这个县城也不是旅游胜地,这个酒店的入住率并不会很高,但我们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就感觉到整个酒店,处于一种“热闹”的气氛。

    我们的房间就在电梯边上不远处,但所走过的每个房间里,都传来电视机的声音,时而有人说话,时而有人打牌喝酒,这和我们刚上楼出电梯时冷冷清清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之前我讲过,刚上楼的时候整个人都冒冷汗,楼道里很冷清,穿着短裤卫衣的我,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甚至最后冷汗把卫衣都湿透了。

    而此时,却十分热闹,就像杭州的夜生活一样,但从电梯厅看窗外,却依旧一片漆黑。

    等了好一会,破旧的电梯才缓缓地打开门,我和师傅走进去的时候还下沉了一下,吓得我赶紧抱住了师傅的手,师傅安慰我别怕,今天是人见人,是鬼见鬼。

    但电梯门关上的时候,我们还是隐隐约约听见一句话: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好不容易熬过了漫长的4层楼下降的电梯,我们来到了前台,前台小妹已经开始打瞌睡。不过这都不要紧。当时都半夜了,正常人都该睡觉了。但不正常的,是大厅。

    之前我讲过,大厅里很热闹,但我们上下不过半小时的时间,这个大厅就恢复异常冷清的状态。冷风吹得我穿着短裤的双腿直打颤。

    我们叫醒了前台小妹,拜托她给我们换一间房。虽然之前跟我们讲过没房间了,但还是想抱着希望问一问。

    这不问不要紧,一问之后,那天晚上,我们仨在前台守到了天明。

    当时前台小妹拿着我们的房卡,查了电脑系统,一脸惊愕地问我们,谁给你们的房卡?怎么会开这间房?

    我和师傅异口同声问她这间房有什么问题吗?

    小姑娘怕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一个劲地摇头说没问题没问题。

    我见事情不妥,便直接问了出来,这大厅里半小时之前还是人声鼎沸热热闹闹的样子,怎么这才半个小时不到,就一个人都没了?

    如果说刚刚只是小姑娘自己吓自己,那么我这句话一说出来,她吓得手里的对讲机都掉了,整个人瘫坐在椅子上,过了一会才说,“今晚入住的只有你们两个人,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去那个房间。”

    小姑娘明显是吓着了,一边说一边哭,这下我和师傅倒是明白了些什么。索性我们也没开房间,就在前台和小姑娘一起坐到了天明。

    师傅心疼我让我趴着眯一会,他自己就坐在那里抽烟玩手机,直到天空泛起了一阵鱼肚白,才趴在桌子上睡去。

    我睡眠浅,无论几点睡,第二天早上准时五点多醒来。师傅睡去之时,我已经醒来。我安慰了前台小妹几句,从师傅的烟盒里拿了一颗烟走到了院子里。

    若不是昨晚的事,我真想享受下这中原小县城的早晨,吃个当地的早餐,逛一逛当地的集镇,定有一番别的收获。

    不过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让我没有一点享受早餐的心思。于是便在酒店周边走了一圈。

    这一走,真正诡异的事情,出现了。

    这个酒店前面是山,后面是河,左右两边种满了松柏。

    即使不懂风水,也知道这房子应该是依山傍水而建,哪有靠着水面着山的呢?

    而松柏,不是在公墓上才常见的吗?

    这种结构,倒让我想起小时候跟外婆上山给外公上坟,外婆老提起,外公的坟对面是一个山湾,这种风水选址,属于积财兴丁的。

    “这个酒店,看上去不是给活人住的,倒是像个巨大的坟墓!”说完这句话之后,迷迷糊糊的脑子一下子清醒了!

    我立刻掐灭了烟跑回去叫醒了师傅。

    师傅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比我镇定多了。他用矿泉水冲了把脸,点了颗烟,往大街上转悠过去。

    这个时候大街上已经有卖早餐的、赶集的、拉货跑车的各种人,师傅跟一个趴在酒店门口等活的黑车司机递了根烟,问他这酒店怎么样?

    黑车司机得了一根烟的好处,一番吞云吐雾之后,才冷冷地问我们,“你们住在这里,应该比我更清楚这酒店怎么样吧。”

    说完,还不忘“嘿嘿”两声。

    师傅不愧是老江湖,跟他唠了起来,说我们昨晚上见到了一些不太干净的东西,初来乍到也不知道是什么个情况,还请兄弟帮帮忙。

    那司机说,这酒店很少有人住,除了和县里几家企业签订的商务房,其他基本上不接受外来客,这唯一签订的企业商务房,还得酒店经理亲自接待送到酒店才安生。不然呐,总得出岔子。

    我问他,会出什么岔子?

    司机竟说,听故事得先买故事!

    行吧行吧,师傅甩手给了他两百块钱,让他一次性说了个够。

    原来,这座酒店的前身,是一家食品厂,主要做膨化食品方面的。这一般厂里都有车间和仓库,一般的仓库都在车间后头。为的是装货卸货方便嘛。

    不过膨化食品容易着火,大家都知道,车间里都是禁烟的。每个仓库和车间都配有灭火器。

    一直以来,这个食品厂的出货量都非常大,老板也大方,晚上值班总是一个仓库安排一个人,加上车间的值班人员,一共4个。

    直到7年前那一次值夜班,有一个管仓库的小伙子实在困得不行,抽了颗烟去去困意。

    说来也怪,这家伙是个老烟鬼,这抽烟就抽了吧,他还没把烟屁股给灭干净。怎么说这人呐,背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缝。更何况,这一颗可以燎原的星星之火呢?

    话说回来,小伙子抽完烟就去值班室和剩下的4位兄弟一起打牌喝酒了。打牌打了一半,突然间仓库就着火了。

    四个值班人连忙去车间里拿灭火器。

    然而,本来每个车间都有灭火器的地方,都没有了灭火器!

    最后,这4个值班人,在大火中丧生。

    后来公安局来调查,谁也不知道这灭火器为什么无缘无故就没了。明明白天交接的时候还检查过在的呢。

    司机讲了一半,从车里拿出一杯茶,拧开盖喝了起来,他的第一笔生意来了。

    故事没讲完,我们也不打算听下去了。

    万事皆由祸起,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罢了!

    想来,谁也不知道当晚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

    司机走后,师傅拉着我去集镇上买了一把线香回酒店。

    到了酒店,师傅拉我去了昨晚上的那个房间,那个房间的门牌号,就是404。

    师傅说,出门在外,遇到的都是缘,他若不害你,你也要敬敬他。

    等线香燃烧尽之后下楼,刚好碰到前台小妹在交接,于是上前跟她打了声招呼,并打算把行李拿走。

    可前台小妹却像从未见过我们似的,冷冰冰地问我们住几零几,几个人,身份证信息登记后才半信半疑地把行李给到我们。

    拿了行李到客户那边,聊完事,顺利签完合同后,说起昨晚上发生的事,7年前是否出了这么一起子事故,4个值班人夜丧火场?

    客户一脸懵逼地告诉我们,那个酒店从来没盖过什么食品厂啊,不要说7年前,70年前那也是公家的地!

    哈哈哈,看来,果然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END-

    我是黄小污,有一肚子的故事想要讲给你听。

    如果你喜欢听,请持续关注我。@野生闺蜜黄小污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世界网:lingyishijie.com)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308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