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养鬼记 真实灵异

从小我就喜欢妖魔鬼怪,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

幼年的我,每当看见站在电线杆旁的无脸女鬼或是夜晚到处徘徊的半透明小鬼,就想把它们捉回家养起来。可是每当我试图靠近它们,它们总会尖叫着逃离,让我好不沮丧。心想我就这样不受它们欢迎么。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想养一只鬼的愿望日益强烈。所以高中毕业之后,我放弃了去新西兰留学的机会只身到郑州市求学。为什么?因为郑州人杰地灵,鬼魂之类特别多。

入学几个月期间,我曾用不同方法捕捉到三只鬼,其中一只无头鬼,两只吊颈鬼。

我把抓到的鬼魂用玻璃坛子饲养起来,用灵符封住坛口以防它们逃跑,每天用新鲜的鸡血喂养它们。

同宿舍里的两个兄弟也知道我抓鬼养鬼的事情,他们其中一人甚至和我一样有阴阳眼,能看见我养在坛子里的鬼。

遗憾的是这些鬼被捉住之后都不太肯吃东西,几天后就魂飞魄散了。难道它们就那么不喜欢被我饲养吗。

我觉得非常沮丧,于是决定暂时不再养鬼,冷静一下,或许能发现自己的不足。

那时候,离我就读的大学不远住着一个叫王顺成的脑残,因为祖上传给他的几套龟窝拿到了几分拆迁款,几十年都不用参加工作,闲极无聊就想惹事生非,借口说我们学校学生早读的声音影响他睡觉,整天到我的宿舍里闹事。事实上我们学校根本不设早读课,我们也不想早起朗读。大学生都很懒,你懂的。

有一天,我们宿舍三个哥们在一起玩网游的时候,这个王顺成一边发出胜似一百头猛虎的咆哮一边冲进我们宿舍,把宿舍里两台电脑砸坏,然后要求我们打他。

我们一直不理睬他,于是这个龟公拿出打火机,点燃了宿舍床上的棉被。

看着龟公那么诚心诚意来讨大拳,我们便狠狠的满足了他。一个人把燃烧的棉被蒙到他头上,另两人拿金属球棒和折叠椅用尽全力重击他的太阳穴和胯下。顺便说一下,我就是拿球棒那个,打了一千多棍,把我新买的球棒都打断了,他妈的龟根。

只见王顺成像王八蛋一样翻滚着,像久经床第的婊子一样哭叫着,乞求我们饶他妈的狗命。刚才的气势荡然无存。

我们威胁说再造次就把他全家先杀后奸再爆菊,让他快滚。临走之前一个兄弟找来竹竿爆了他的龟爸蛋。

龟公走后,我们心中都七上八下,怕他报警。

直到半个月后警察都没有找来,于是这事就不了了之了。

在某一天,我在宿舍的洗手间看见了王顺成的鬼魂(事后我才知道他在一次碰瓷假摔中被车子碰死,成了真正的龟公)。

这时的他完全失去了人形,身高只有二十厘米左右,长着绿色的背壳、粗短的四肢和尖尖的尾巴,只有那颗土豆般的脑袋还有生前的样子。

我一进洗手间,就看见这只尤物正趴在马桶上舔食马桶边缘的污垢,一见到我,就嘟着嘴咆哮起来。于是我反射性的一脚踢中它的太阳穴并最终捉住了它。

由于龟公不像其他鬼魂一样爱逃跑,我不用把他塞进坛子,而是直接用一枚带倒钩的锁骨钉钉入它的龟壳并在上面拴上铁链,铁链的一端锁在桌子脚上。

我的两个同舍兄弟得知我抓住了王顺成,都高兴得不得了,没有阴阳眼的那个也缠着我帮他开天眼,好方便用暴力疼爱龟公。

和其他鬼魂相比,龟公真是好养易活。只需要吃粪便和烂鞋子就可以活下去。

唯一不完美的是,它经常用爆发力咆哮,冷不防吓人一跳。因为这样,它被同舍兄弟从八楼摔下,龟壳摔得粉碎。

看着失去龟壳内脏裸露的龟公让我揪心,于是我用不锈钢饭碗为它重塑了龟壳,用五零二胶水黏在它身上。真他妈的有王八之风。

现在嘛,八年过去了,龟公依然活着,虽然已经面目全非。

在小爷我腻味之前还会继续把它养下去的。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18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