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听天津老刑警讲讲职业生涯里经手的那些离奇案件…

#诡异的油罐车

  

这件案子发生在90年代初的时候,天津机务段,在现在的普济河道立交桥下,是归属北京铁路局管辖,天津机务段负责火车机车的日常维护检修,其中有很多的过往货运列车,当时货运管理并不严格,所以有工人偷窃货物的情况,当时的大米,电器,服装,凡是能拿走的,都要丢失一些。工人们偷来的东西拿家自用或者变卖. 

某一次,一列经过天津的油罐车在例行检修后,开往了河北某地的化工厂,当地的工人打开油罐车底部的阀门,开始卸油,突然发现有一罐车阀门打开,却怎么也排泄不出油来,可是用竹竿检测,发现罐车还是满的,似乎里面阀门被什么堵塞住了,当地的工人就只好从上部打开盖子,抽油出来,漫漫的油见底了,发现罐车里面有某个东西堵塞住了排油口,没办法,只好派个人进去清理,下去个工作人员,仔细一瞧,大吃一惊,原来是爬着个死人,这下事情大了,叫来了当地的公安,把人捞上来一看,穿着铁路的工作制服,胸前还有个工作牌,一看是天津机务段的,立刻联系了天津的警方,派人去调查接受这个案件,后来经过分析,估计是该人准备偷油,然后找来了桶,从上面捞油,此时列车突然启动,这人站立不稳,一头栽了下去,掉进了罐车里,由于油比水轻,此人根本无法漂浮上来,并且里面四壁光滑,就这样活活淹死了.

找到了该工人家属,我陪同去了,因为这事也不光彩,不知道怎么安慰这家属,他留下了个5岁的女孩,似乎还不知道所发生的一切,我过去抱抱孩子吧,孩子说:爸爸口渴了,爸爸口渴了.

我告诉孩子说爸爸累了,他睡着了.孩子还说:爸爸前天晚上回来了,说他口渴了,找水喝,过了一会就走了.我要给他水喝.听到这些我一楞,每次回想起小女孩的话,不免叹息,也许这么离奇的死亡,确实口渴吧.有天津机务段的熟人的话,可以打听下这个故事.

#泛灰的脸 

  

周末我的同事张队长到我家串门,张队长以前在局里负责刑事现场的照相取证工作,正巧前阵子我旅游照了些相片,放在了相册里,我找了出来给他瞧瞧,他看了看我照的风景照片,不住夸赞,相册里掉出了一个集体照,他拣了起来,这是张我小学时的集体合影照,他很有兴趣的找到了我,指着我小学的头像说和现在没什么变化啊,突然,他指尖指着一个同学的头像,问我,你这个同学还健在么?我低头一看,告诉他:这个同学没有小学毕业,在6年纪时候死于车祸.张队长没有说话.我很好奇问,你怎么想起来问这个了?张队长说,感觉上看他的脸色泛灰,我仔细看,怎么也看不出差别来,因为年代久远,照片有点泛黄,但是每个同学的头像都是颜色鲜明的啊,他也说不出个究竟来,可能是出于职业敏感吧,能一下子把受害者的生前照片辨别出来.

我和他打趣,你可是第六感了啊,后来也接触到了很多同行,发现他们的直觉能力确实很强.有的能潜意识里确认犯罪份子.我告诉张队长,这个同学出事前有一次上体育课,我有个胖子同学姓杨,他刹有其事的给几个同学看手相,当然是小孩子打闹,并不会真看,装模作样的给人吹嘘了一通,当给这个同学看的时候,开玩笑的说,你手掌有断纹啊,你活不长,小孩子说笑话,都没当真,打个哈哈就过去了。

过了一个月,车祸就发生了,那天中午,这个孩子找人借了辆二零的小自行车回家,到了营口道中心公园交口的粮店附近时候,从后面来了辆35路公共汽车,他车一晃,被汽车后轮压过,当时人就不行了,一个很机灵的孩子,就此离去,活到现在也得成家立业了 。                

#我给你次再生的机会

  

我们分局有个司机老崔,以前是在西藏当运输兵,转业复员分配到了我们分局开车,一次和他喝酒,他给我讲了这么一个琢磨不透的故事.

老崔的舅舅当时在西藏也是跑运输,某次开车跑远路,当时土路人烟稀少,方圆几百里也没有人烟,这时发现路边躺着一个老人,舅舅当时立刻停车查看,那年代的风气比较淳朴,路上遇到有困难的人必定给予帮助,舅舅下车一看,是个喇嘛,岁数比较大了,看样子有70多岁了,看随身着装像朝圣的。在西藏,经常看到虔诚的信徒,走几步一磕头,去拉萨朝圣,这些人都是比较有信念的僧侣。舅舅赶紧把老人扶住,一看还有微弱呼吸,赶紧把随身带的水拿来,给这个老喇嘛喂下,舅舅又把随身带的干粮给了这个老喇嘛些,老喇嘛吃了几口,恢复了些体力,舅舅问他这是去哪朝圣,要随车捎他一程。

老喇嘛说不用了,原来是昨天遇到风暴了,有些体力不支。喇嘛执意不肯坐他舅舅的车走,舅舅心想也许他还要徒步走剩下的路,才能显示虔诚,就没勉强,只好把水和干粮又分给了些老喇嘛,老喇嘛点头没说话,他舅舅正要转身上车,老喇嘛把他叫住了,跟他舅舅说:我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的,十年后,我给你次再生的机会吧,然后独自走了。

舅舅也没搞明白老喇嘛说的到底什么意思,也没多想,就开车走了。就这样过了几年,舅舅身体有一阵子感觉不舒服,到了当地医院一查是癌症晚期了,开刀也没效果就让回家养着了,舅舅身体状况急速下降,后来就有点不行了,家里人偷偷准备后事了,某天,舅舅睡觉,忽然梦到了10年前搭救那个老喇嘛的场景,并耳边清晰的听到老喇嘛说的话:十年后,我给你次再生的机会。

清晨舅舅醒了,越觉得这话有离奇,心里有点好象明白什么了,赶紧把家里人叫过来,嘱咐家里人,如果他死了,一定要过三天再入土埋葬,因为依据当地的风俗,人死了转天就要下葬,不能超过3天。家里人答应了。过了几天,舅舅不行了,当地的医院来检查,确认没有了心跳和呼吸了。检查完医生走了,家人按照他的嘱咐,就把尸体放院子厅里,没有埋,到了第二天夜里,家里人突然发现尸体的被单有起伏,一看舅舅有了呼吸了,赶紧给放到屋子炕上了,又缓了一天,舅舅睁眼了,能说话了,家人感到很惊讶的,还埋怨医院医生是不是检查错了,给医院医生招来,医生也很惊讶,当时情形来看人确实是死了。后来在家又静养了几个月到医院复查,医生更惊讶了,肿瘤已经自己消失了。这在当地成了传奇故事了。

听了老崔舅舅的故事,应了那句话,一份厚道一份福啊。我也调侃老崔,这个喇嘛自己都快渴死了,还有能力给别人次重生机会么,老崔告我,别小瞧这些喇嘛,也许是某个考验吧,谁知道呢。

#水上公园浮尸案

  

这个案子发生在90年代,当时接到了群众报警,说在水上公园湖边发现一具尸体,到了现场,附近派所协勤民警已经到了,把现场给圈起来了,当时我还是学徒,局里老警带我这个徒弟。

进了公园正门,顺着左边小路过去,在湖边发现全裸的男尸,手脚被绳子捆着,半泡在水里,脸朝下爬着,身上全是苍蝇,哄不走,肿胀的发白了,人胖了一圈。报案的是个小孩早晨去那游泳,水上公园那湖天天有人游泳,一般换衣服都在那个地点换,根据现场分析,这肯定是刑事案件,自杀不可能把自己手绑成那个样子。

       

接着程序是确定尸体来源,管片民警到附近的平房里询问有没走失的男子,后来到了一户外地来津的,问一个女的,那女的说他丈夫离家两天了,就让这女的来辨别尸体了,女的一看就是他丈夫,当时就蒙了,醒过来还哭,说以为他男的和别的女的鬼混去了,没想到死这了,还哭哭涕涕的说自己多不容易,这个丈夫多不是东西,后来民警就让她提供男的在外的情况,是哪个女的和她丈夫有关系,这个妻子开始有点精神失常了,说的乱七八糟的。

       

我师傅是个老警察,在这女的住的平房周围转一圈,然后让手下把这女的带局里了,经过审讯,这个女的招了,这个女的和一个附近卖破烂的外地人偷偷好上了,两人一合计,就想把她丈夫除了,然后把她丈夫骗水上公园打蒙了,衣服拔光了捆上四肢绑上石头沉湖里了,可是偏偏这个绑石头的铁丝带个尖刺,有个小孩游泳扎猛子,扎到了小孩脚,小孩好奇,就找来个树棍戳水下东西,这个尸体绑着石头也是很松垮的,肯定当时手忙脚乱的,石头就和尸体分离了,尸体在水下泡涨了,就俘出来了,被人发现了。

      

后来我问师傅,你开始怎么一下断定这个妻子有问题呢,我师傅说了,去她家里看她家炉子火生的很旺,当时天津水上附近的平房还没有煤气,都是在家生炉子作饭,也并不奇怪,但反常就在这是夏天的早晨,还没到中午作饭时间,炉子为什么生这么旺呢,我师傅就看了看炉子后面,看到墙上有个湿的鞋印,就快烘干了,好象琢磨到什么,就到床底下翻开看看,看见一双潮湿的男皮鞋,心理就明白了。后来分析,当时这个男的皮鞋是新买的,皮鞋很贵,这个男的衣服都销毁了,可这老婆心疼这皮鞋,没舍得扔,惦记烤干了给姘头穿,结果就这样露馅了。

#真实的第三类接触

  

我的一个女性朋友,给我讲过她童年的事.

  

她当时4-5岁,已经懂事了,住在唐口地道,现在的十一经路立交桥下,当时是一片平房,平房后面是一个操场大的空地,朋友家的平房正对着操场,一天夜里,她突然醒来,看到窗外空地上一片光束,她很好奇,就起来趴头看看外面是什么,就看到了一个圆形的碟子样物体悬浮在半空中发着光,距离她有20多米远,飞碟大概有一个房子那么大,没有声音,然后看到飞碟打开了一个窗口,看到了一个男人的样子,大概1米7左右,朦胧看不清楚,望着她,并没有说话,但朋友心理感觉到这个外星的人问她:要上来看看么?我朋友吓得赶紧回到床上,钻被窝里,那个飞碟漫漫飞起来,然后消失在夜空里了。

后来很害怕,又到父母房间里继续睡了,当时是儿童时期的模糊记忆,很快就忘记了。后来长大了,看电影看到外星人的故事,忽然想起来童年时候的遭遇了,清楚的记得依稀就是那个样子的。后来和我说起,她肯定的相信有外星生命,因为她亲眼看过,并不是梦。

#三个棺材

  

有一年去蓟县办个案子,事情办完了到村边的饭馆吃饭,就看到马路对面有个木材店在忙碌的打三个棺材,两个稍微大点,一个稍微小点的,我看到有点好奇,就问饭馆老板,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同时做三个棺材。

老板叹口气说:别提了,这是一家三口,前几天被杀了,父母和一个闺女,孩子有18了吧,凶手当时就捉到了,是那闺女对象,一个小伙子,因为这个父母反对孩子找这个小伙子,就让闺女断绝关系,闺女听话就不让他来找来,小伙子天天缠着闺女,父母就不乐意了,打了小伙子一顿,小伙子走了邪火,上门把一家三口都砍死了.

  

饭店老板话锋一转,不过这还不离奇,怪就怪在那个算命的身上了。我就好奇问怎么回事,老板说:这个父母前阵子家门口来个算命的,也是外地路过村子,村里人也都不认识他,算命的在他家门口摆了摊,一些好事的就找他算,算命的也是说好听的话,哄人高兴,要了几块钱。大伙围着算命的聊天,这家人父亲也来凑热闹,也要这算命的看看,算命的抬头一看他,脸色变了,跟他父亲说:我不给你算,也不要你钱。父亲挺生气的,给别人看怎么不给我看呢,非要他算,算命的死活不给算,父亲在老乡前没面子,就把他哄走了,算命的临走跟他父亲说:这几天一定要把狗栓好了,就扭头走了。

  

后来老乡也凑热闹,追过去问那算命的问咋回事,算命的说这家人都活不过10天,我怎么能要他钱呢。老乡们也都认为算命的胡说骗钱没当回事,也没敢告诉这父亲,这种丧气事,也不方便和他说,得罪人,人家没事不就结了仇了。

   

过了没几天,这小伙子就寻仇去了,半夜进的屋子,当时三口都睡着了,一刀一个全砍死了,按理说这父亲身体壮实,和这小子打起来不吃亏,可是半夜都睡着也就没折了,怪就怪在当时半夜家里进来人一般狗能把人喊起来,可惜的是,白天时候狗莫名其妙的丢了。当晚,就发生了这事。

  

后来在看守所里我还遇到过这个小伙子,个子瘦小苍白,怎么看也不象个有胆量敢做出这种灭门惨案的人。

#瞳孔的影子

  

这个事情不知道是不是巧合还是其他,我现在也百思不得其解。

  

前几年,某小区发生入室抢劫杀人案,我和几个同事出的现场,一个女的独自在家被人骗开了房门,小偷打算抢点东西,可这女的一喊,小偷急了,就把女的给掐死了。屋子里翻开了抽屉,也是匆忙,没偷走什么就急忙走了。同事老徐给照的像,女的脖子有淤痕,两眼圆瞪,有点死不瞑目的意思,倒在客厅里了,手上有搏斗伤痕,后来指甲缝能提取不同的血型。

收工后回到局里,局长比较重视,这算大案了,比较轰动当时。专门开了会讨论这个事,按线索有点乱,一时也没有头绪。这样拖了一星期,后来下午开会时候,老徐给我叫一边,小声和我说:你看看这个照片,是不是有点奇怪啊。现在出现场用的相机用的是尼康的,老徐自己在屋子投影仪上分析现场照片,发现这个女尸眼睛瞳孔部分放大后,出现一个模糊的影子,就赶紧拿过来跟我商量,我仔细看半天,感觉象个鸭舌帽,我说你看象个帽子么?

  

老徐说,,我感觉也象是顶帽子,这个瞳孔里影子有点不太一样感觉,当时我两也都没告诉别人,就是越看越象顶鸭舌帽。

  

后来我去那个小区回访,随口问门口保安,最近周围有没有个人出现,带个鸭舌帽啊,保安仔细想了下,说:有,前几天有个修水管的给小区水暖站调试过锅炉,因为现在很少有人带鸭舌帽,所以有点印象,我心咯噔一下,赶紧回局里调查那个水暖工,后来和其他同事把目标转移到该人身上,最后审出来了,还就是他做的。

  

这件事情是巧合还是歪打正着,那就不得而知了,后来和同事拿这照片分析,还有的说象别的东西,各有说辞,也许那时刻的灵光一现吧。

  

#凶险的搭车人

  

分局门口有个等活的出租车司机,老张,有时坐他的车办事,所以一来二去也算比较熟。有一次和他聊天,他告诉我这样一个事情。

  

那天晚上11点多,他在河东纺院门口等活,学生有时喜欢半夜活动,所以偶尔也能拉个大活,老张一个人等着,这时后门打开进来个年轻女孩,大概不到20岁的样子,打扮比较时髦,说话带东北口音,说要去大毕庄找朋友,一般来说,这个时间司机都不大愿意出外环,但当时老张看就一个女的,还坐在后面,自己一个大老爷们,也就无所谓了,这趟也能赚点,就走了。如果是两个外地男人出市的活,这活绝对不拉。

  

大毕庄出了天津外环,去的道比较好走,老张还聊天,就和女孩聊天,女孩一声不吭,看着窗外抽着烟。

老张心理不太舒服,就边开车边聊说:女孩少抽点烟,对身体不好,实在忍不住再抽一口,还说别结识出来瞎玩的人。又聊天说自己的闺女也这么大了,现在懂事了,给他买了件毛衣,他很感动。半道还嘱咐坐后面的女孩,送到了地他看着她回家,免得半夜一个人危险。.

  

后面女孩一直没说话,猛抽烟,听了一番老张的算是苦口婆心的劝慰,似乎有所感动,当车开到一个村子小路,女孩突然说:师傅,就在这下车,我没钱给您,您赶紧回市里吧。

老张心想碰到个坐霸王车的不给钱,但也觉得不忍心把她放这前不招村后不招店的荒路上,说:没事,闺女我送你过去,半夜不安全.

  

女孩哽咽了一下说:师傅,我看您是个好人,我不隐瞒了,再往前开,你会碰到一个沟,你车会停下来,旁边会有三个人,是我朋友,路边已经给你挖好了坑了,所以,赶紧你往回开,半路再有搭车的千万别停。

  

说完这些,老张看到远光照处似乎有人影晃动,老张听完腿都软了,话都不会说了,赶紧掉头,一路猛开回了市里。

  

老张的随意闲聊,触动了劫车女孩的恻隐之心,这起未遂的劫车杀人案没有发生,想想不禁后怕。

#王顶堤双尸奇案

  

这个案件我没有赶上,是我师傅办理过的一起案件,当时发生在80年代。

  

80年代,当时的天津理工学院,现在改成理工大了,坐落在红旗路上,当时王顶堤在那个时代算是城乡结合部,比较荒凉,那时还没有修复康路,只是一个小马路,更是没有现在的立交桥,如果要去那里的话,可以坐50路汽车。

  

理工学院坐落在王顶堤附近,周围有一片大水塘,大概位置在现在服装研究所或新华社大楼附近,和华城挺近。

  

那个年代还比较不开化的年代,人们思想意识没现在这么开放,当时有两个外地的大学生在理工学院遇到了一起,这一男一女就偷偷搞上了对象,学校当时并不允许学生恋爱,尽管都是成人了,不象现在初中生放学两人就搂到一起了。后来一次学校体检,发现了该女生怀孕了,估计当时外地农村人也没避孕意识,结果这事被学校领导知道了,这当时是个伤风败俗的事情,怎么能允许发生这样事情呢,领导一讨论,决定同时开除这两个学生,两个学生当时就傻了,那年代大学生可是值钱的名词,更何况是农村考出来的,就这样给送回家,实在是没发交代。

  

两人脑筋就走进死胡同,最后决定没有出路,就一起走绝路吧,两人半夜溜出学校,两只手用绳子绑到一起,跳进了学校旁边的大池塘,过了两天尸体漂上来了,我师傅当时去了现场,看到两人情景很是可怜,死时手还拉着手,穿的当时干净的衣服,没有任何表情躺在水塘边上。

  

师傅每回想这事不免唏嘘,这事发生在现在算不了什么,可发生在那个年代,就这样逼死了两个风华正茂的青年,没有任何改过的机会给他们。如果当时他们能想通过了这关,或许能生活在这个城市里,或者有自己的孩子,往事不堪回首.

  

又过了几年,出了起交通事故,从八里台下桥往手表厂开的车,因为下桥速度都非常快,而那个路口又是天津手表厂职工进厂的毕经之路,有天手表厂职工一个骑自行车的男的托着自己的女朋友拐弯进手表厂,结果拐弯时候没有留神,被从立交桥上冲下来的客车撞个正着,当时两人就死了,临死前,那个男的费劲的爬到了女的身边,拉住了她的手,又是一起手拉手走的事故。

#窗上神秘的手印

  

这个案件破起来颇有传奇色彩。

  

某小区发生了一起命案,到了现场一看,死者是个某高校女老师,当时一人在家,也是抢劫杀人案子,房子是一楼,窗外装了防护拦,门锁没有被撬痕迹,后来询问家属,证明女事主平时很谨慎,戒备心也强,不会冒然给陌生人开门,防盗门也有猫眼,能看到外面情况,所以定性为熟人作案,把事主房门骗开,然后根据熟人线索开展调查,后来陷入僵局,怎么也查不出头绪,有几个嫌疑人都因为没有作案时间而排除,当时屋子现场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痕迹,证明该罪犯智商很高,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几乎没留下任何线索。

  

一直拖了两个月,一般凶案最佳破案时期就是前两月,如果没进展就很容易进入无头案,再破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只能被动等其他时机有牵连案子发生再进入审理,如果没有进展,很可能就漫漫抽调出人力办其他案子,死者家属也很着急,经常催办这案子,本着职业良心,我也多倾向在这案子花心思,以告慰逝者。后来家属竟然破天荒的找来了所谓的通灵的,说凶手就是嫌疑最大的一个远房亲戚,但办案需要证据与事实说话,这个职业不允许出半点差错,根据情报这个嫌疑人没有作案时间,我无法根据这些来逮捕嫌疑人,冤枉一个好人是违背职业道德的。家属情绪有些激动,我尽量安慰他们,相信科学,不要盲目的迷信。

  

后来我又一次走访该住户,死者的儿子突然告诉我,睡觉时候屋顶有个手要抓他,当时我认为小孩子做噩梦了,屋顶上墙漆没有任何手印,我告诉小孩子说睡觉前别吃东西就能睡好,但小孩子很肯定的说就是看到一只手要抓他。出于职业敏感,我问小孩子在什么时候发现那手要抓他。

  

小孩说就半夜睡觉时候,我听了有点迷糊,又仔细查看了屋子四周,当时现场我仔细查看过了,没发现什么指纹或痕迹啊,不过我还是决定晚上再来一趟,我告诉男主人,说晚上我再找这个孩子。

  

到了晚上,我又来了,男主人让进屋子来看,开灯看屋顶还是没有什么手啊,突然我一琢磨,让他把屋子所有灯都关掉,然后拿着手电到了屋子外面,对着窗户往屋子里照过去,晃了几晃,这时孩子大叫起来:手! 手!  我让男主人到屋子外面来,站在我的位置,用手电往屋子里照,这时奇迹出现了,当手电在某个角度往屋子里照时候,屋内顶子确实出现一个手的影子....

  

这个屋子的玻璃贴着防窥视的玻璃贴,防止一楼过往的路人往里张望用的,保护隐私,而正对着玻璃看,丝毫看不出手掌印来,可能是玻璃贴有偏振光作用,只有晚上从屋子外面往里照,而且是某个角度才能折射出这个手掌印来,庆幸的是,因为事主伤心,这些天都没有擦玻璃,这个手掌印就保留了下来,仔细观察这个手掌印,发现小拇指似乎短了一小截。

   

我让事主仔细回忆,有没有印象见过一个右手小拇指短一小截的人,事主仔细回忆说好象有一个,是他们几年前装修时候的一个木工,因为用电锯,右手小拇指似乎少了小截,不过都过去好几年了,我问他:你家装修后门锁换过没。事主大叫一声,没换过,因为当时这个防盗门挺贵的,换个锁太麻烦,也就没换锁,一时疏忽了,也觉得这批工人似乎都很老实,就一直没换,而且当时防盗门没有现在的A/B锁,装修时候用A钥匙给工人,装修完用B钥匙一拧,A钥匙就作废了。

  

事情重新出现转机,后来发展很顺利,很快把那个木工逮捕了,后来他也承认了,当年他装修完私自配了这个钥匙,耐心的等了好几年,有次路过装修过的屋子,发现门锁没换,当时就起了歹念,后来又去踩过点,因为玻璃反光只能离近了才能看见屋子情况,所以他趴头在窗户上张望过,当时留下了手掌印,后来再去有了准备,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但他疏忽了上次踩点时候窗上留的痕迹,也是机缘巧合,只有那个时候那个角度才能发现那个手掌印。

#海河魅影

  

单位曾经组织过一次游泳比赛,在游泳馆进行,一个系统内很多朋友都参加了这个活动,大家也都是一起爱运动的人,彼此谈得来。有个辖区派所的民警大家都叫他小丁,这小子身体素质很棒,大高个,一身的腱子肉,是个外勤民警,在接力游泳比赛中我和他都是最后一棒,结果我超过了他。

  

这小子上岸来自然是不服气,嚷嚷着要和我再比试比试,我也是半着开玩笑应承,行啊,要比别在池子,太小扑腾不开,咱改天去海河吧,打8个来回如何?这小子一听脸色就变了一下,人楞了会神,半天嘟囔一句,要去你自己去吧。我听了挺纳闷,这小子这么傲的脾气怎么服软了?

  

后来,在执行一次任务正好赶上和他一辆车,聊着聊着就说到海河游泳的事了,我跟他说,我从10几岁就在海河光明桥游到赤峰桥了,他突然沉默了,过了好一会,跟我说,好多年前我也在海河游过,不过经过了那晚,再也没下过海河。我好奇,那就说来听听吧。

  

小丁那时还是上初中,一次和几个同学下了晚自习去海河边的广场吃羊肉串,几个小孩子打闹无聊着顺着海河就溜达到了赤峰桥了,小哥几个都吹嘘自己游泳好,胆子大,互相谁都不服气,就呛火到了赤峰桥,脱了衣服剩小裤衩,到了海关大楼对面河边的一个乘凉用小亭子,比试规则是都先爬到河边的小亭子上,再跳到河里,然后游到赤峰桥的桥墩子上回来,这样,几个人都挨个跳了下去。

  

大概晚上9点多了,岸这边还是有几个夜泳的,但桥墩子那边就没人了。头一个下水的小子游的不错,很快就游到了桥墩子,然后折反回来,第二个也游到了桥墩子,但回来时候却扑腾起来,好象突然不会游泳了,象狗刨一样磨蹭着回来了,这小孩脸色不太好看,大口喘粗气,一直嚷嚷不对路不对路,那边水里有好象东西,受到大伙的嘲笑奚落,轮到小丁了,他水性不错,也下去了,当快游到桥墩子时候,突然感觉水特凉,好象进了冰水一样,感觉腿就快抽筋了,小丁一慌,喝了两大口水,这时可是骑虎难下了,勉强再游两下快到桥墩子了,抬头突然看见桥墩子后面蹲着个东西,黑忽忽的浑身长着毛,比猴子大不少的东西爬桥墩子上,窥视着他,小丁脑子立刻一片空白就蒙了,马上换气,死命了的掉头往回游,动作完全变形了,折腾到了河边的石头台阶上,顺着台阶一步步挪回来了,爬上岸招呼同学拿衣服快跑,别回头。同学看他这清醒也吓着了,纷纷那起衣服也没穿就骑车跑老远。

  

我问他到底看见啥了啊,小丁支吾半天也说不出究竟来,桥墩子下光线暗,加上周围没人,水也深,只是感觉那有个象猴子的东西。以后他再也没下过海河,我虽然经常在海河游,但从来没碰到过怪事,或许是他看到的树支吧。

  

以后也曾经碰到过海河的水警,问过海河淹死人的事,水警表示大多附近淹死的人,大多都会在冲到赤峰桥下冒出来,以学生和民工居多,也曾经有个因家庭纠纷的中年男子,在桥上闹着要跳河,四周围着一大圈看热闹的人,他老婆就在旁边看着说:有种你就跳!这老兄面子过不去,磨蹭半天跳了下去。

到了水里,这老兄竟然悠闲的游了几圈自己又爬上来了,看见警察还说:天热,下河凉快凉快。都11月份了还要凉快凉快,老婆过去给他个嘴巴,冲他喊:手表呢!警察遇到这事也没办法,把夫妻两带派所教育一番了事。

  

有趣的是,水警说:海河里确实曾经打捞上来过一只猴子,估计是一宫鸟市卖宠物养死了扔到了河里。再遇到小丁,我跟他说:海河里还真有东西啊,那东西没挠你么?

#津京唐高速离奇车祸

  

津京唐高速公路车祸事故几乎天天发生,因为历史原因只修筑了双向2车道,只有一条狭窄的停车带,如果大货故障停在路边,可能会有半个车身占用行车道,因为客货混用,路况不好,车辆早已饱和,所以该高速造成车祸频发,重大伤亡事故层出不穷,连环追尾10车以上的我就目睹过10多起。

  

一般交通事故并不需要我介入,只有发生可能的刑事案件才会叫我,那天清晨接到了电话,让我去趟高速,那发生了起车祸,让我协助调查。到了杨村地界的事故现场,看到了停车带有个抛锚的拉煤大货车,一个本田雅格和那拉煤的大货发生追尾,本田半个车身钻进了大货尾巴,车身挤压成超不过2米废铁疙瘩。当时车已经拽了出来,车门锯开,人已经看不出模样来了.

  

交警感觉这个事故比较蹊跷,现场没有发现任何刹车痕迹,也没有检测到酒精含量,虽然是晚上,但道路笔直,能见度也高,怀疑该司机是否是自杀或另有隐情。

  

原由是这样的,货车司机发现车有故障,就停靠在路肩上,超过20米距离放了标志,然后到车头前检修,过了会,这本田就撞了过来,货车司机在车头处因惯性也被撞出几米,正在昏迷送往医院抢救。

  

和我一起过来的法医老杨围着尸体仔细看了半天,又查看死者衣物和撕裂伤,低头问交警,事故大概发生什么时间,交警说报警时间大约在凌晨2点左右,按照昨日车流量来看,应该事故发生介于凌晨1点30到2点左右,一般后往发现事故的过路车都会立刻报警的。老杨抬头说:那就奇怪了,死者死亡时间超过12小时了,推算看应该是昨日晚8-9点死亡的,而事故发生在凌晨2点,难道是死人在开车?

  

现场取证,照相,尸体拉回法医鉴定室进行仔细分析,事故车拉回停车场封存。转天,老杨肯定的告诉我,死者的伤口分析,虽然符合车祸造成的碰撞撕裂伤,但却不是造成他死亡的原因,同时衣物残留血迹分析,是不同的两个时间流出的,新流出的血迹覆盖着凝固的旧血痕,根据尸斑分析死亡时间也早于车祸时间。可以肯定的是一个死人在开车直接撞向了货车。

  

我明白了,这是伪造的车祸,掩盖的伤口。后来去看了事故车,发现本田车尾部有刮蹭痕迹,残留微量银色车漆和白色塑料泡末颗粒,最后去高速收费调查了录象,找到了一辆牌照有遮盖的嫌疑车。

  

最后案子破了,4个人绑架了本田车主,一个人开车着银色商务车,另三个架着肉票坐本田车一起逃窜回暂驻地,刚实施绑架还没来及索要赎金,后本田车主看有机会突然反抗,罪犯措手不及结果就失手捅死了肉票,上了高速几人一合计,车和人都不好处理,时间也紧迫,也怕内部将来互相咬出来,干脆伪造个车祸吧,蒙混过去大家都没事。正好看到前方故障货车,几人手忙脚乱的把尸体放驾驶位了,放到自动挡,方向盘打正了,这本田车也不错,100米跑偏量不大,基本能维持一个方向,又在银色商务车头绑了塑料泡末减震,然后就都进了银色商务车顶着本田加速到150迈,直接给顶到大货的尾巴里,然后打轮逃逸了。他们认为刀伤能被车祸事故伤掩盖掉,精心伪造以逃避制裁,但还是没能逃出法医的眼睛。

(转载自网络,侵删)

  • 1
  • 0
  • 0
  • 3
  • 天津日报大厦灵异事件天津水上公园分尸案天津灵异事件有哪些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