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盘点在日常生活中一小部分人遇到的真实离奇故事

袁均林:

讲两件事吧,都是发生在我身上的。第一件,2005年我大学毕业刚工作,从10月开始租了一个房子。

但是那张床我就是睡得不安宁,总是感觉有人跟我抢床,就是睡到半夜有人想从背后把你推下床(真的梦到过被推下床),或者一个沉重的人压在你身上。印象最深刻是有次还是侧卧都感觉被压住了,感觉肩膀都咔咔响!

这样过了3个月,我也浑身不舒服,迎来了本命年,我姐姐给我买了一串红玛瑙手链。就在当晚,发生了一件奇异的怪事。

当晚,又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想推我下床,于是我在梦里一跃而起,把那个“人”压在身下,他似乎很怕我左手的玛瑙,于是我就用右手按住他用左手使劲的打!(写到这里依然能回忆起当时那种全身肌肉极紧的感觉)

最后梦里把他打了一顿推下床,他变成一个红色东西跑出门了。猛然惊醒,满身大汗,肌肉酸痛……从此睡得很安稳了,直到2006年2月因为工作原因搬了家。

后续:那串红玛瑙手链我一直戴到了2006年5月,结果去贵州漂流遭遇翻船,我从水里拼命爬起来之后人无恙,但是手链丢了……

第二件事:我清楚的记得这件事,发生在2006年7月那个炎热的夏天,新换租的房子。早上7点过点,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放在客厅的手机响了一声短信音,紧接着一股巨大的恐惧瞬间笼罩了我!

来源就是客厅方向,就是感觉自己被一个很恐怖的东西盯上了那样!(我现在在为肯尼亚一个保护狮子的基金会工作,跟野生非洲狮5米对视了很多次,都没有那么大的恐惧!)

记得当时我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控制双手食指做成十字对着客厅方向。

我也不知道为何做那个动作,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缓过来了。赶快去看手机,一个同事发来了一个彩信,一个恶鬼的图片……保证以上均是事实,毫无夸张!

 

but but:

我自己亲身经历。高中的时候,高几记不清了,反正是夏天晚上。

我这人比较夜猫子,习惯晚睡,但是我爸妈又会再睡前来检查我睡没睡,发现我还没睡,是要骂的。

所以我总是在听到爸妈房间有人出来、走过来的时候,瞬间装睡,等他们走了,再醒过来继续看小说……

那天我也是在看小说,然后听到门外有脚步声。我在1秒内就迅速合书、趴倒,装睡。

我的床是靠墙的,门在另一边方向。当时我是脸朝着墙,侧卧,装睡,因为怕憋不住笑出来,脸朝外就会露陷。

然后我清楚的听到,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到了我的门口。于是我更努力闭眼装睡。

我听到了门把手动的声音,但是声音很小,就好像只是碰了碰,并没有扭动把手开门进来,我当时也觉得奇怪。

然后脚步声进了我的房间,到了我的身后。我清楚地辨别出,脚步在我房间里来回踱步、打转。我想,可能是我爸进来找什么东西,找不到,就走来走去找。我仍旧努力装睡。

然后我听到脚步声靠近了我的床,然后我听到了清晰的呼吸声,就在我的耳边。很清晰的呼吸声。

我当时就想,完蛋,还是穿帮了,我爸肯定在我身后,弯着腰拗过来,盯着我抽搐的脸。照常理,我爸肯定会调侃我说:睡着了?我好像看见你的眼皮在动嘛!真的睡着了吗?

但是那天没有。我只感觉到很清晰的呼吸声贴着我的耳朵,终于,我忍不住了,想反正被发现了,就承认吧。

当时我是对着墙侧卧的,我就睁开眼睛嘻嘻哈哈地翻了个身,满以为会对上我爸嘲笑的脸。可是房间里空无一人。

房门也是关着的。当时一瞬间,我一身冷汗,脑子轰的一声……然后呼吸声渐渐退去,我却吓得不敢动了。

 

祁圆圆:

 

这个一定要说,现在想起来都心有余悸。高三毕业那两个月很嗨,基本上都在外面玩。

有天跟朋友从KTV出来,就说反正太迟了回去也被骂就在外面住吧,有个妹子说,不想睡觉,想打麻将,我们就说找个麻将馆嘛,当时估计也是喝酒脑袋有点晕,根本没想凌晨三点哪有麻将馆,当时就在离KTV不远处看到个还亮着灯的麻将馆。

 

我们就进去打了,我记得超级清楚,是个有点白的男的来接待我们的,说3块钱一个小时。虽说是四年前,3块也便宜得过分。一群人啥子没想就去开了个包间。

我们6个人,4个打两个看,好像打到5点过觉得困得不行就说走了,就结账出门了。

六个人都在一个朋友家睡了。第二天我醒得最早。我一醒来发现我满手指甲里全是泥巴,当时我是长指甲。

我神经大条也没多想,就去洗澡。结果他们醒了后,就听到一个妹子尖叫说,我手怎么这么脏!你们蹭我睡着做了啥?然后我们才发现,打麻将的四个人手就像趴过泥土一样指甲里全是泥。

最可怕的是,我们打了三个小时,九块钱,给对方十块,应该补我们一块。当时补了个硬币,付钱那个男的又困又累就看都没看揣着了。我们叫他拿出来看,结果是一块土。

 

我们当时就吓懵了。。。后来才想起来当时进去的时候还说这家麻将馆好简陋,连空调都没得。

要知道,重庆7月份很热的,没空调基本上无法在室内呆下去。有个人提议说,要不去看看那家店?然后我们去了,结果那家KTV方圆十里一家麻将馆都没有。

这件事的后果是,我手上带了个象牙镯子,一条红绳子,取都不敢取。直到去年我爷爷过世,那个镯子莫名的裂了。

我妈说,是爷爷要去保佑我了,叫我不要怕了。这个真的是真的。我之后连续发烧了三天。

我这么相信科学的人,道士叫我喝香灰水我一点儿没犹豫果断喝。红绳也是求的。象牙镯子是在泰国求的。再打一遍这个故事想起来都全身鸡皮疙瘩...... 

 

大萌:

 

摄影老师说的故事。N年前,大家还是用的胶卷相机。

他老人家带班级去西藏,走在荒郊野外(这种事情都发生在荒郊野外吗?),误入一处天葬台,周围还有没处理干净的骨头。

 

这种场景对于搞摄影的那帮神人太热血沸腾了!所有人抱着胶卷相机一通狂拍。回来的时候大家整理照片,所有人相机里关于天葬台的照片都凭空消失了!胶卷没有被剪切过,全部消失了! 

 

江流儿 :

今年过年亲戚们一起吃饭,听老爸和大伯提起了家里的一件旧事,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并得到了姑姑们的证实。

不过不是我经历的事情,而是我的爸爸和姑姑们、大伯经历的,(希望大家不要喷我跑题),不过的确挺灵异:

我爸爸的爷爷,也就是我的曾祖父,小时候从山东逃难(原因是什么我爸爸也不清楚),在逃荒路上跟亲人们都走散了,独自一人就在安徽定居下来,后来认识了我的曾祖母。曾祖父和曾祖母共育有六个儿子,我爷爷排行老三。

曾祖父有一个研究风水的好朋友,这个风水师当时在我们家乡还挺有名气的,姑且称为A先生。

曾祖父五十岁后(也就是差不多刚建国的时候)身体一直不好,预感到自己来日不多,便和A先生商量能不能帮他寻一处风水较好的地方,以待去世后安葬,也好保后代兴旺发达。

而我的家乡无山无水(地处平原,地势平坦,也只有小河流经),因此没有风水极佳之地。A先生经过几天的探寻工作,终于觅得了一处风水比较好的地方。

A先生回来找我曾祖父商量,由于此处的风水只能算是较好,所以提出了两个方案:

(1)将这个地方加以“险用”,可以旺“上三门”(我的大爷爷、二爷爷,和我的爷爷三家能够儿孙满堂,兴旺发达),但“险”在于绝“下三门”(我的四爷爷、五爷爷、六爷爷三家不能兴旺,甚至会断子绝孙)。

(2)将这个地方加以平庸化的利用,能保子孙平平安安,但难以发达兴盛。

出于父母爱孩子的天性,曾祖父放弃了第一种方案,虽然A先生再三强调这一方案能够让“上三门”光宗耀祖。

于是,在六十年代曾祖父去世后,家人根据A先生的吩咐,按第二种方法将曾祖父安葬,这块地方也成了我们家的祖坟所在。(70年代的时候,A先生也去世了)

而我的曾祖母身体很好,活到了90多岁,一直到我出生一年后,她才去世。由于当时我们家乡对土葬的管束还不是很多,所以曾祖母也是进行的土葬,并与曾祖父葬在了一起。

那天,亲戚们都出席了葬礼。而在挖土准备下葬的时候,由于追求挖掘速度,并没有关注细节,直到露出来一条巨大的蛇(父亲和大伯描述应该在两米多长,碗口粗)。

大蛇被铁锹挖伤后,并没有攻击人,而是顺着土中的一个洞爬走了。挖土的人镇定了一下情绪后小心翼翼地重新开始挖土。

挖了一会儿后,大家发现原来那只大蛇就盘踞在曾祖父的棺木旁,而在它盘踞的地方,还有六个蛇蛋(刚好与曾祖父的孩子数量相同),可是有三个已经破掉了,是挖土时不小心碰破的。

大家面面相觑,因为蛇被认为是风水好的象征。可现在碰破了三个蛇蛋,蛇也逃走了,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由于在场的没有懂风水的人(当时我们家乡里的“风水师”基本上已经都是江湖骗子了),只好继续按原计划把曾祖母进行安葬,只是小心翼翼地把蛇蛋放在了曾祖母棺木的另一侧。

虽然有些惴惴不安,但大家回去后除了将此作为饭后谈资外,也都没有过多地关注这件事。而在接下来的半年里,我的四爷爷、五爷爷相继去世。

 

虽然意识到有些不对,但由于找不到可靠的风水师,所以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当年12月份,我的六爷爷也去世了。而我的大爷爷、二爷爷、爷爷却都顺利踏进了21世纪。

至于是因为碰破了蛇蛋,还是因为曾祖父和A先生实际上选择了第二种方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大家都说不清楚。这件事也就成为了我们家的一件灵异事件。

 

桐小六:

 

2000年,大姨精神分裂,上吊自杀。半年以后,二姨家的姐姐突然在某晚家庭聚会时诡异的用大姨的身份说话,内容据说是几个姨很久之前的私房话,我姐是不可能知道的,而且据我妈说顾盼之间的情态和小动作都与大姨一模一样。

 

这种情况断断续续持续了大概一年,全家焦头烂额,后来我姐又一次用大姨的口吻说话,说老家口有株桃树,挡住了她出不去,让把桃树砍了。

家里人就把桃树砍了,此后果然天下太平。这种事若非发生在自己家,真是打死都不信的。

  

ju ring:

说三件事吧:

一,我人生中的第一个也是最好的朋友在一场车祸中去世了,那是一个冬天的中午,我在嘉陵江边看人放风筝,突然越看越心慌,像那种利器一直挠心的感觉一样,当然我当时并没有什么不祥之感。

 

第二天,我坐在马桶上,听到家里电话响了,我爸去接的,那种莫名其妙的心慌感又一次袭来,我爸在电话边沉默了许久,到洗手间前告诉我朋友前一天中午,大概就是我在江边时候去世的消息,我在里面哭得快出不了门。

二,在我奶奶家,最喜欢我的是大表叔,每次过年回老家,他都会借着酒劲,把我叫到他身边,大声地对亲戚们说,这是我最喜欢的侄儿!

 

后来他得了癌症,一直卧病在床。有天,前文说到的那种心慌感突然又来了,我对我大学同学说,不好,我表叔去世了。

他不信,安慰我说打个电话回家问问,果然我妈在一阵假装镇定后哭了出来,后来我那同学一直觉得这事挺神的。

三,有天出差,晚上梦到一个小男孩跑到我身边,叫我幺爸(叔叔),告诉我他叫Z(我的姓)承佑,要我抱,第二天醒来后仍记忆犹新。

 

也就是那天,我接到我哥的电话,欣喜地说他媳妇(我真的没办法叫她嫂子)怀孕了,我惊得半晌没回过神来,好一阵子才想起嘴没合上。后来那女人拿肚子里的孩子威胁伯父伯母要房子要财产,竟然狠心把孩子打掉了……

 

我哪懂那个啊:

我亲身经历过几件事,离奇,无解,细思极恐,我来讲一讲,尽量还原细节,不夸张,不是为了吓谁,只是来这里分享一下。

 

1,爸爸有个发小,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在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们两家六口人出去吃饭,吃完饭爸爸的发小执意要请所有人去歌厅唱歌,那个时候是九几年,刚刚出现歌厅,那时候的歌厅并不是什么不好的场所,对小城市的人来说这是很新鲜时髦的东西。

对了,那时候没有点歌机,想唱什么歌要写在纸上送到前台,前台给点歌,现在想想挺有意思的。

上面是交代背景,下面进入正题。唱完歌后出来大概九点多,那个年代这个时间已经算很晚了,路上只有路灯亮着,大街上空荡荡没有人,情景看上去就像现在的午夜。

从歌厅走到我们家楼下,已经快十点了,这时情况出现了,在我家进楼的门口处,我们看到有一群老太太围成个圈面对面站着,大概有六七人,我之所以知道是老太太,因为她们都个子不高,基本都佝偻着腰,穿着很厚很臃肿,她们看起来在围成一圈聊天,但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就这样,东北深秋的晚上十点左右,一群老太太就围成圈静静站在我家楼门口,后来想到这其实是很不正常的,时间太晚,而且天气很冷,老太太不应该这个时候出来聊天的。

但是我们都没有留意这点,从她们身边经过的时候,我爸走在前边,他转头看了老太太一眼,进了楼,我跟在后边,也看了一眼。

这时离我最近的老太太也转头跟我对视,我们间隔也就半米左右,而且附近有微弱的路灯,而我看到她的脸上却漆黑一片,仿佛没有五官一样。

虽然感觉有些奇怪,我却并没有当回事,转头跟着爸爸进了楼,妈妈紧随我身后。

突然,爸爸像想到什么一样,三步并两步飞速向上跑,跑到一楼和二楼中间的平台上,透过窗户往楼下那群老太太的地方看。

然后我爸骂了一句脏话,又飞速下楼跑出楼去,我不明就里,也跟着出去了。

楼下,只见刚才那群老太太站着的地方,压根一个人影都没有,她们就在这不到半分钟时间里消失了。

当然,有可能她们走了,但是六七个老太太,在半分钟之内,能走多远呢,总不至于一个人影都看不到吧。

爸爸在楼下放了挂鞭炮,把一个寺庙里买来的金牌打开放在我卧室里,说没事的不用怕好好睡。其实我那时太小,并没有害怕,只是觉得挺奇怪的,那一觉也没有噩梦什么的。

 

2. 先交代背景。大学寝室,我们住一楼,对门就是看门大妈,每天十点半寝室锁门,基本每天都有晚归的学生敲门,大妈少不得要训两句,我们在屋里听得清清楚楚,每天十点半之后听大妈训人是必修课,这位大妈个子不高非常瘦,经常扎个马尾辫儿,穿一条旧旧的红裤子。

事情发生在一个周五的晚上刚过十点半,几个室友有回家的,有去把妹的,有包宿lol的,只有我和另一个室友两个人在寝室。

我们的厕所在一楼最边上,离寝室大概十米远,男生寝室没有女厕所,大妈也用男厕,不过大妈进去后通常会把垃圾桶推到门口,表示她在里边,男生们看到了就会在门口等她出来再进去。

 

进入正题。室友起身去上厕所,他刚出门我就听见有人敲寝室大门,大妈去开门,把人放进来之后训了两句就进屋了,我还听见门嘭的一声响。

五分钟后这个室友上厕所回来了,跟我说好奇怪,我说怎么了。

他说“我去厕所,看见大妈走在我前边进了厕所,我想那我就在外边等着吧,等她出来我再进去,左等右等不出来,我就往里边看了一眼,结果里边根本没人啊。”

我当时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我说不可能吧,你出去之后,大妈还出来训过学生,怎么可能在你前边去厕所呢!

室友当时脸瞬间就白了,说那怎么可能,绿衣服红裤子,扎个辫子,就是她,这大妈都在这一年多了,我还会看错?

他说的没错,正是这个大妈的打扮,而且这个时间,男寝楼里是绝无可能出现第二个大妈的。

所以,走在他前面的那位,和出来训学生的那位,其中有一个不是大妈,那能是谁,或者说是什么?

我和我室友面对面大概有五秒钟没说出话,然后他说走,你敢不敢现在跟我再去厕所看看。我说没门,要去你自己去。

然后我俩没说什么就都睡了,这件事我俩再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这位大妈几个月之后因癌症去世。

 

3. 这个故事想了好久才决定写,虽然是身边事,但不是我亲身经历的,保证不了百分之百的真实性,是我一个从小在一起玩的哥们身上的,可信度怎么也有八九成吧。

 

先介绍背景,我和我哥们毕业于同一初中学校,我的妹妹和我同校小我一届,在我和我哥们上高一时,她还在那群初中读初四。

 

再一次家庭聚会上,妹妹跟我说了一件事我觉得很好奇,事情是这样的。

 

某天下晚自习,大概是晚上六点半,冬天,天已经全黑了,我的妹妹和同学(一男一女)三个人同行,因为不想太早回家(备战中考期间,回家就得学习(-.-)),就故意绕远,选择了一条偏僻的路出学校,这就要路过一所年代久远的大厕所,这个厕所上装有一盏昏暗的灯。

 

当他们路过厕所门口时,听到厕所里边有人在笑,阴森森的,就像有人故意装神弄鬼,不是正常人能发出的那种笑,他们三个以为有人恶作剧,其中的那个男生捡起一块砖头向门口扔去,嘴里喊:“谁啊?!”

 

里边的笑声戛然而止,然后,那盏昏黄的灯突然灭了。因为他们是三个人,没觉得害怕,互相嘀咕了几句就走了。走远之后一回头,看到那盏灯不知什么时候又亮起来了。

 

我听到这个事觉得很有意思,就给我那哥们讲了,那哥们是个好奇又胆大的人,听完就说哎咱们哪天下课,晚自习之前的吃饭时间,咱去那个厕所看看呗。

 

我一口拒绝,因为太远了,而且讲真,我有点害怕。哥们说你太没用,哪天我自己去。某天下课后,晚自习之前,他还真趁这段工夫就去了。

 

等他回来之后,晚自习下了课见到他,脸色不太好,他递给我一张纸,上面就讲述了他遇到的事情。

 

是这样的,我这哥们来到厕所门口,里边漆黑一片,只有门口那盏灯亮着,他壮着狗胆就走进去了,咳嗽了一声,就冲着厕所深处大声说:“有人么!”

 

没人回应,这货胆子大了点,又喊:“里边有没有人!”还是没人回应,于是这货喊:“我草泥马的里边有没有人,有就滚出来!”

 

话音刚落,门口的那盏灯忽的灭了,他一蒙,回头向那盏灯的方向看,然后,就听到了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经他描述,就是那种“不是正常人能发出的笑声”。这货当时就吓尿了,抱头鼠窜,狂奔出厕所,跑了好远才敢回头看,那盏灯已经又亮了。 

(转载自知乎,侵删)

  • 0
  • 0
  • 0
  • 1
  • 亲身经历灵异事件身边真实发生的事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