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揭秘1928年慈禧太后诈尸经过

      在民间有传说,孙殿英手下炸开慈禧陵地宫、掀开棺椁后,出现慈禧“诈尸”的事情。刚才慈禧还带粉红色的脸庞很快变成紫黑,微合的双目大睁,额骨突现,整个尸体立马瘪了。长有白毛的双手猛地收缩起来,紧闭的嘴唇在一下子张开来,露出了两排牙齿……这就是慈禧“炸尸”的经过。

      孙殿英盗掘清东陵的事件流传最广,不少亲历者尚在人世。在民间有传说,孙殿英手下炸开慈禧陵地宫、掀开棺椁后,出现慈禧“诈尸”的事情。从近来出版的多种考古、盗墓作品中都能看到类似这样的文字描述:只见一个双目微合,面庞如生的女人,身穿华贵富丽的寿衣,头戴九龙戏珠的凤冠,静静地仰躺在棺椁内,青丝如墨,颧额隆茸……接下来的情形太吓人了:刚才慈禧还带粉红色的脸庞很快变成紫黑,微合的双目大睁,额骨突现,整个尸体立马瘪了。长有白毛的双手猛地收缩起来,紧闭的嘴唇一下子张开来,露出了两排牙齿……

      慈禧是1909年下葬于东陵的,至1928年被掘,也就是18年时间,在皇家严格的尸体防腐情况下,“面庞如生”并不令人意外。而所谓“诈尸”,实际上是空气在进入长期封闭棺椁后的自然反应。这种情况并非鲜见的现象,与人刚死了的所谓胸中一气未出来导致假复活的“诈尸”不同,实是尸体快速风化所致。

      诈尸是怎么发生的?

      谭温江听说发现了慈禧的棺椁,兴奋异常,急忙召刘副官和手下的将官同颛孙子瑜一起商量开棺取宝的办法。为使各派势力有所平衡,最后谭温江决定让刘副官、颛孙子瑜各率手下官兵共同进入地宫取宝。与此同时,谭温江又命手下亲兵在地宫入口分别朝里朝外架起了四挺机枪,以应付为争夺珍宝而可能发生的不测。当这一切都安排妥当后,谭温江又命人骑马飞驰马伸桥临时指挥部,向孙殿英报告目前的情况。

      当士兵和军官们穿过两道石门,进入盛放棺椁的后室时,刘副官先命持马灯和手电的士兵,在慈禧棺椁周围以及整个后室都照射了一遍,见未有异样的东西和不测之物出现,便命所有的人将平台(宝床)上那巨大的棺椁围了起来。

      颛孙子瑜先围着棺椁察看了一圈,以便找到开启的部位。只见棺椁四周严丝合缝,金光闪耀中,除外部刻画着一些曲里拐弯的像虫子一样的符号外,没有一丝缝隙可供剜撬。颛孙子瑜这时尚不知道,中国封建帝后的棺木大多分为几层。战国之后,明代之前,帝后的棺椁多达六层,只是明之后才渐渐减少,一般是两层,外层为椁,里层称棺。慈禧同样沿用了这个习俗,将棺木做成了外椁里棺两层。这棺与椁分别采用云南原始森林里极为名贵的金丝楠木制成。此木材不仅质地坚硬细腻,花纹均匀秀美,同时还清香可人,沁人肺腑。棺椁制成后,外部要刷七七四十九道油漆。待慈禧入殓后,工匠们又在外层罩以金漆,在有效地填补了缝隙的同时,又呈现出金碧辉煌、华美富丽的奇特效果。

      至于外部那像虫子一样恐怖的符号,则是佛教界四大天王的经咒。颛孙子瑜同样不知道,这金椁里面那具红漆填金的内棺,其棺盖之上还刻有九尊团佛及凤戏牡丹、海水江崖等图形。同时棺的内外还满布填金藏文经咒等古老的文字符号——这是清代帝后棺椁中独有的一种宗教形式,其寓意在于让死者灵魂得到佛祖与神灵的保佑。

      但此时,万能的佛祖与神灵面对这荷枪实弹、持斧弄镐的兵士,再也无能为力了,一场旷世劫难就要来临。

      颛孙子瑜和刘副官凑在一起简单商议了几句,立即下令工兵团的弟兄劈椁开棺。五名兵士挥斧扬镐,用足了力气嘁里喀嚓一阵连劈带砸,不多时就将那金光四射的外椁搞得千疮百孔,四处摇晃。紧接着,又是一阵力劈猛砸,厚重的外椁被劈砸成一块块破板烂片,难以成形了。颛孙子瑜指挥工兵先将椁盖撬起,几十名士兵围上来一齐动手,将盖木掀于地下,两边的椁木随之稀里哗啦崩散开来—— 一具红漆填金的内棺出现了。

      这具内棺显然比巨大的外椁小了许多,也单薄了许多。不用问,几十年前曾经在大清王朝最高权力宝座上呼风唤雨、威震四野的慈禧太后就躺在里边了,那令官兵们朝思暮想、梦寐以求的绝世珍宝也在这具木棺中。只要劈开这层木棺,一切的梦想都将变为现实了。此时,所有的人都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望着这具木棺,所有的人都忘记了地宫黑夜的恐怖,开始想入非非,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即将这具木棺合抱抱出,独吞自享。官兵们未见珍宝,却都眼珠滴血,陷于一阵迷狂之中。

      颛孙子瑜急不可待地下令手下的弟兄镐斧齐上,劈砸木棺。五名工兵自是分外卖力,冲上前挥镐抡斧劈砸开来。刘副官见铁镐利斧劈砸下去,木棺急剧地动荡摇晃起来,急忙喊道:“住手!”工兵们挥起的镐斧立时在空中停住,所有的人都以惊恐不解的眼神盯着刘副官。

      “这样下去会将棺内的宝贝震碎捣坏,颛孙弟,看有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开棺?”刘副官说。

      颛孙子瑜思索片刻说:“先用利斧在棺盖的下方劈出几个小洞,再设法撬开棺盖,其他地方不要劈砸,这样里面的东西就无大的损伤了。”

      刘副官点头同意,几名工兵用利斧小心地在棺盖下方劈凿起来,很快开出了几个长方形的豁口,几把铁镐伸进豁口中撬了几下,棺盖开始松动并露出了缝隙。“快将刺刀插进来!”颛孙子瑜喊着,十几名兵士走上前来,将枪上的刺刀密排着插入缝隙之中。

      “给我开!”又是一声令下,阴冷死寂的地宫中,顿时响起镐头利斧的撞击和刺刀的沙沙声响。马灯和手电忽明忽暗,忽左忽右地照射着木棺,利斧和成排的刺刀在光亮的映照下,闪着道道寒光,兵士们憋足了劲用力向上撬着。突然,木棺中传出“喀嘣”一声巨大响动,整个棺盖“哗”地蹦起一尺多高,紧接着,一阵凄冷冰凉的阴风黑雾“呼”的一声蹿出棺外,直向兵士们的面部扑来。每个人的脸上都像被重重地击了一把石灰,疼痛难耐又涕泪俱下,眼前一片漆黑,头脑一阵晕眩。就在这个瞬间,众人抽刀弃斧向后滚爬而去,蹦起的棺盖又“咣”的一声回到了原位。

      望着兵士屁滚尿流的惊恐之状,颛孙子瑜和刘副官都没有叫骂,他们各自端着大张机头的手枪,站在地宫出口的地方,命令所有持枪的士兵都将枪口对准眼前的木棺,呈扇形慢慢包抄过来。同时严厉命令,一旦出现慈禧诈尸伤人的不测之象,先以刺刀相拼,奋力搏击。万一慈禧尸身刀枪不入,刺刀拼杀无效,当开枪射击,若射击无效,则且战且退,直至退出地宫,由机枪封锁地宫出口.

      兵士们端枪慢慢围将上来,木棺复成死寂之状。刘副官来到兵士们的身后朝木棺详细观察了半天,觉得就此开棺仍不踏实,便派人到地宫外调来两挺机枪架在地宫后室的出口处,枪口对准木棺中心部位,并告诉机枪手,只要兵士们一退却,两挺机枪同时开火,予以射杀。感到万无一失后,他才命兵士重新开棺。

      棺盖很快被刺刀和利斧撬开,慢慢移于地下。由于刚才的气体基本跑净,棺中再无阴风黑雾冲出,只有一股浓重的霉臭气味散发开来。棺中的尸骨和珍宝被一层薄薄的梓木“七星板”覆盖,上面用金线金箔勾勒成一行行的经文、墓志及菩萨真身相。掀开七星板,下面露出了一层柔和光亮的网珠被,当兵士用刺刀挑出网珠被时,棺内刷地射出无数道光芒,这光芒呈宝蓝、微紫、嫣红、嫩绿等各种颜色交替混合着射向地宫。整个地宫波光闪烁,如同秋后西天瑰丽的彩虹,耀眼夺目,灿烂辉煌。整个地宫后室如同白昼般光亮起来。只见一个面容鲜活的女人,身穿华贵富丽的寿衣,头戴九龙戏珠的凤冠,凤冠之上顶着一株翡翠青梗金肋大荷叶,足下踩着翠玉碧玺大莲花,静静地仰躺在五光十色的奇珍异宝之中。那长约二尺的玉枕放着绿色彩光,金丝九龙凤冠上一颗重约四两有余的宝珠,金光闪烁,流耀含英。整个棺内如同旭日初照中的大海,碧波荡漾,光彩流溢。那个女人如同在金光烁动的海洋之上,青丝如墨,颧额隆茸,双目微合,面庞如生,如同花间仙子蓬莱俏女般美丽动人。但这种神奇的美貌转瞬即逝,随着外部空气的突然进入,那看似鲜活的身体又如同冷水泼于沙滩一样,刷的一声收缩塌陷下去,粉红色的脸庞由红变白,由白变紫,由紫变黑,微合的双目渐渐张开,额骨突现而出,那双由于霉变而生有一寸多长白毛的手,随着整个尸体的塌陷猛地收缩起来,紧闭的嘴唇在荡动中分裂开来,两排牙齿森然露出……

      ------“诈尸啦!”

      一个兵士在神经极度紧张的巨大的心理压力下,恍惚觉得慈禧已蹦跳起来,抓住了他的头发,掐住了他的脖颈。他在情不自禁地大喊之后,先是一蹦老高猛地向后一仰,然后整个身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昏厥过去。

      “快压棺镇邪!快架大枪!”颛孙子瑜喊道。随着“劈劈啪啪”的一阵响动,几十枝枪杆、刺刀加叠相压,死死地架在棺木之上,刀枪显耀中,这支盗宝队伍终于又稳住了阵脚。

    • 0
    • 0
    • 27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