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灵友做巡特警时遇到怪事,鬼节晚上接到火葬场的报警电话…

      因为住在乡下,所以从小就听过很多老人说的鬼故事,有些是真的,有些则是添油加醋的夸张故事,因为家庭原因不信佛不信鬼神,所以小时候无所畏惧,半夜都敢爬到坟头上小便(因为我们村以前是乱葬岗,所以村子名字就叫张家坟,以前到处都是坟,至今还有一些祖坟没搬)直到长大后做了巡特警遇到了一些灵异事件才开始相信这些的。废话不多说,下面是本人的亲身经历。

      大概在12年发生的事,我19岁的时候去做了巡特警,就是街上巡逻,骑着摩托拿着橡胶棍替民警处理一些简单的纠纷打架勘察现场之类的工作。

      做了两年半的巡特警,因为工作时间是四班三倒,所以比较闲,但是也要上夜班,说来也奇怪,碰巧两年的中元节都轮到我们中队上夜班(晚11点到早8点)。

      第一年的中元节还好,当时是在一个偏僻区域的岗亭里值班,晚上和另一名同事只是被鬼压身了动不了而已。可是第二年的中元节夜班就出了点事故,当时是骑着摩托在街上巡逻,每辆摩托都有自己的区域,就在中元节的午夜1点40多分的时候,我的对讲机里传来指挥中心的报告:102巡区,老火葬场有民众报警说有人打架,你们过去看一下。

      我回复收到后,同事就骑着摩托带我出发往老火葬场了(同事叫老刘)。

      老火葬场位于我们县城的边缘区,那里已经是属于乡下了,但不巧的是刚好在我们巡区内,巡逻两年从未有过报警,偏偏鬼节午夜有警,当时心里就毛估估的。

      老火葬场的位置在国道旁十字路口往北1公里再右拐500米,前面1公里有路灯,后500米一片漆黑,我和老刘壮着胆子开进了那条路,沿途只能看到车大灯照到的地方。

      到了目的地,老火葬场已经只剩一片高出地面1米左右的瓷砖大平台了,住户距离这里都很远,按理说这里晚上并没有人走动,即使白天也只有路过的人而已。我检查了一下也确实没发现有什么人打架,连鬼都没一个。

      于是我就对着对讲机呼叫指挥中心了(民众拨打110就是指挥中心接警,随后指挥中心通过对讲机将警情传达给我们):指挥中心,102巡区在老火葬场未发现报警情况,现场没有任何人,麻烦联系一下报警人。

      指挥中心收到后就回拨了,因为报警基本都有号码,直接回拨就可以。过了两分钟指挥中心也奇怪的在对讲机里说:这个报警人的手机号打过去是空号,我把号码给你们,你们自己拨打一下看看。然后拿了号码我就拿手机拨了出去,果然是提示空号,也不知道是谁半夜那么无聊故意糊弄我们,先报警再设置成空号。

      这会儿老刘心里有点虚了,他身材比较胖,可是却是颗玻璃心,平时很怕鬼神类的,缩着脖子问我: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回去吧,反正也没发现报警情况。我说:那先问一下指挥中心后续怎么做吧。随后便在对讲机里喊了起来:指挥中心,那号码确实是空号,现在怎么办

      指挥中心还没回答,我们中队长的声音就先在对讲机里喊了起来:小刘小张,你们俩赶紧回来,这个警撤销。(之前出警前他有在对讲机里喊让我们小心点,刚刚忘了说了,中队长叫王卫,我们都叫他王队)

      他这一喊很急,却把我们俩吓了一跳。正当我们要回复一下的时候,对讲机嘟嘟两声就灭了。明明充满电带出来的,才开了3个小时怎么就灭了,平时都能用12小时的。

      我重新开机,开不着,没有任何反应,把电池拆下来重新装进去也没有反应。老刘愣愣的看着我:我给王队去个电话吧。说完就掏出手机准备拨号,可是翻开手机屏幕却是没有亮,跟关机一样是灭的。我一看这情况赶紧也掏出手机,嗯,没毛病,也是灭的,开机也没反应。

      我傻乎乎的和老刘在这么个阴森的地方对视了几十秒赶紧上车,准备跑。但见鬼的情况又出现了,摩托发不着,连大灯都不亮,原本不发着大灯也能开的才对。

      这下子我和老刘都急了,我赶紧下车,抓着对讲机就往马路跑,老刘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没丢下摩托,就那样推着摩托跑。我们大气也不敢出,一路没说任何话,就往进来时有路灯那个拐角口跑,冷汗流的背都湿了。

      跑出老火葬场的口子背后就开始有些奇怪的声音,似哀哭,又似吵嚷,幽幽的从后面传来,越是跑越是想转头看看后面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好像背后有什么在拽着脑袋让我转过去。而且从这里到拐角的三岔口也就500米的路,却怎么也跑不到头了,只能看到远远的路灯灯光,可就是怎么也跑不到那个地方,偏偏越跑越想回头,就在我快忍不住的时候老刘突然喊了一声:别回头看,往前跑!千万别回头!

      一下子心里定了定神,死也不回头!可是就这样一直跑,虽然跑得不算快,但怎么说也跑了十几二十分钟了,500米的距离按理说早就应该跑过不知道多远了,可看着前面的路灯,和之前几乎没什么区别,还是那么远。心一横我就停了下来,老刘奇怪的看着我,我说:别跑了,这样跑下去也不是个办法,我们撞邪了。

      老刘满头的汗,这么一说也缓了缓神,递了根烟给我:对对对,老人也说过撞邪了也不能乱来,我们越怕它越凶。(明明你浑身都在抖)

      给我递烟后点火都点了几次才点着。抽了一根烟的功夫,后面叽叽喳喳的声音就更清晰了,老刘说他都能听到有人在叫他了。其实我也怕的腿打颤,长这么大第一次遇到这种事,说不怕是不可能的,不是怕死,而是对未知的事物那种恐惧感。

      连着抽了两根,就在第二根烟快抽完的时候,前面岔路口突然开过一辆大货车,我见了赶紧把烟扔了:老刘,我们跑。

      说完就盯着大货车的灯光往前跑,老刘还是没忘记摩托,以比我慢半拍的速度跟了上来。

      终于,跑到拐角口了,这么短短500米,跑得比马拉松还累,可是车子还是发不着。又跑了1公里到了大马路上,背上起的鸡皮疙瘩才退下去,那种诡异的声音也就听不见了,摩托什么的也都正常了。

      之后就一边开机,一边骑着摩托到了前面的大桥上,刚一开机就赶紧给我们中队长打个电话,电话那头一接通我就喊:王队,我们出来了,刚才……

      话没说完,电话里传来一声很阴邪的笑声,从来没听过这种诡异的笑声,不是电视电影那些鬼片里那种特效声音能比较的。而且还嘈杂着之前一路逃跑时背后传来的声音,吓得我直接把手机往桥外扔了出去。

      老刘傻傻的看着我把手机给扔了,还以为我鬼上身了,试探性的问我:你你你你干什什什么呢?

      我一激灵,直接用吼的:快走!然后骑着摩托开到了街上,让老刘给王队打个电话,我是不敢打了。

      还好这次正常了,王队知道我们情况后让我们回单位休息,今晚不用上班了。接着连放我们三天假,第二天就带着我们去我们巡区里一个土菜馆子里,请我们吃黑狗肉,又吃公羊肉。对于那晚的事他是闭口不谈,他肯定知道那些事,但他不解释也不去说,还让我们不要把这事说出去。

      我心里也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就和第一诫里一样,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

      距离这个事件一个礼拜后,王队出事了。民警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进行射击训练,弹夹是由专门装子弹的民警安装并且检查的,每个弹夹十发子弹,射完再换一个弹夹。王队在对着靶子连射十枪后,在和别的民警聊天的时候,开玩笑样的把枪口对着自己的左手掌心扣动了板机,砰一声,弹夹里居然还有一颗子弹,顿时把王队的左手打穿,手掌骨直接断了两根。

      因为受伤,王队被送去上海某家医院住了三个月,自此以后左手再也使不上力了。而那个弹夹里多出来的那颗子弹,经过调查,当时确实装的是十颗子弹,监控录像都有清晰的记录,可却实实在在射出了十一发子弹。

      这事儿总要有人承担责任,负责装子弹那位民警,被停职处理了。而害得我扔了手机的那通电话的事,我更是对谁都没有说过。

    • 0
    • 0
    • 92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