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消失的爱人 真实灵异

我爸姓王,爸有个发小叫黄中军,这是黄中军得故事。

父母在山上放牛,黄中军也在山上放牛,两家之间的交际很多。我以我爸爸和桂英阿姨的视角讲诉这个故事比较全面。

我妈和英姨都比较信佛,常常去庙子里求神拜佛,这一点黄叔叔也不反对,夫妻几年都过去了。

一连几年佛主的生死卦都是吉卦,今年黄叔叔的卦一连三次都是死卦,英姨可急坏了。突然有一天,一个神婆来到英姨家讨水喝,神婆很苍老,精气神却很足。英姨向他诉说了烦恼,神婆算了又算说是死结,死结在他手里,由命吧。英姨苦苦哀求,在神婆收下2000元之后,神婆给了一个解决办方:把黄叔的生辰八字写在小人上面,烧小人,日子必须是在7月14下午2点那天,地点在家门向西200米处,同时烧元宝和纸钱,此后每隔3天烧一次,必须烧满3次才行。有一点必须是最要紧的,不能让他知道你在烧纸,他已经走在魂路上,一旦他发现,绝对会立刻制止。

还有半个多月才到7月半,黄叔的脸色变得不正常,脾气越来越暴躁,一心往山里过。趁着农历7月14(鬼节)黄叔不在家,英姨烧小人,15的下午黄叔回家一次,对她很温柔,晚上温存之后,黄叔给她讲了一个事情。

黄叔说:十多头牛不见了,七月半那天,我去三队的后山找,去了一个我没有去过的地方,居然还有人住,老式的土房子还有三家人,一共8个人,都是老人,他们也没有看见牛。留我吃饭,我就吃了,吃的各种肉,说是野味,好多我都没有见过的肉。和他们闲聊,我问他们92年都搬迁下山了,你们怎么还在山上住。他们说是外面的人搬迁了,政府都没有统计我们这里的人口,更别提搬迁了,在山里住着挺好。我又问:你们这里有手电筒,下山走的那一条路?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们。几个人面面相觑,岔开了话题。我心里疑惑,为了找牛,我向他们辞别,走了一圈,又转回去了,我向其中一位老人问路,老人让我往东方走,反着太阳落山的地方走,以你的脚程,大约走两个小时就到三队的前山了,现在快走吧,天黑了,就走不出去了!我心中害怕,一个劲的往东方走,不敢回头看,天黑了下来,有流水声,我停住脚步,一看到了大坑(一个地名),我就在老王家过了夜。老婆,我可能遇见不干净的东西了,我一个劲跑的时候,心中听见老人说下次给他们带几斤大米过去,好多年没吃米了。老婆,如果我不在了,你好好照顾妈和孩子。

17号上午,黄叔上山继续找牛了。

20号英姨烧最后一次。小人烧了一半,火盆被踢翻了,黄叔出现在面前,捡起小人,愤怒的说:居然是你在诅咒我!黄叔气愤的回家,收拾一些日常用品,背了一些油粮米,对英姨说:牛还没找到,我上山继续找!别信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好好照顾妈和孩子。我给老王说了,如果我不在了,他会把剩下的牛帮我们买了,钱应该够孩子上学了。你还年轻。黄叔欲言又止,接着说:我走了。大步往外走。

英姨听着不对劲,说:我和你一起上山去!黄叔说:你给我老老实实地待在家里,别信那些神神鬼鬼的东西!黄叔说完继续走,步子很快。英姨赶上去,绕过大院子就没看见人了。问路边的邻居,邻居说没看见,连他回来都没看见。

见了鬼了,想起神婆说的话,英姨把小人继续烧了。

28号,爸爸和我在大坑的后面摘花椒,阳山上的花椒基本都被别人摘光了。夕阳西下,我们一起回家,我走在爸爸后面,走到大坑后面一点的位置,山风吹过,我闻到一股特别臭的味道,肉腐败的味道,特别恶心,我现在都忘不了。我叫到:爸,你闻闻这是什么味道?好恶心啊!爸说:没闻到啊!爸爸停下来,反身向我走来,来回踱步,长叹一声。爸说:我闻到了是很臭。我说:这个是什么味道?爸说:可能是动物尸体腐败,味道太重了,也可能是,爸爸顿了顿望了望上风口说:你留在这里,我上去看看。爸爸走了大概有百米远,回头看我,犹豫了一下,说:你还是跟上来,天快黑了。我跟上去,越往上走味道越大,爸爸的脸色都黑了。半山斜坡上有小片的竹林,感觉味道就不远了,爸说:你留在这里不许乱跑。我乖乖照做,天黑下来,我叫爸爸,爸爸立即答应我,爸爸手电筒的灯光在竹林里晃荡,我的手电灯一直等着,阴森森的,我很害怕。大约过了半个多小时,爸爸回来了,脸色特别凝重,我问:是什么?爸爸说:一头黑熊死了,还烂了,我们快回家吧,这里不安全,很可能还有活着得黑熊。我和爸爸很快的下到了路上,爸爸牵着我的手回家。妈妈早就在门口等了。

第二天,爸爸一早就去找黄岩(黄叔的幺爸)我和妈就在附近摘花椒,天快黑了,家里来了7、8个人(都是在山里讨生活的人)。一股悲伤的氛围,听他们七嘴八舌的说,大概知道了事情:黄叔死了,尸体都腐烂了,以现在的天气,死了3天以上了,耳朵被老鼠吃了,是不小心掉进深坑里,爬不上来,活活饿死。大家对了一下时间,最近一次遇见黄叔是17号,黄叔要去三队后面找牛,在我家住了一夜,说什么不安心,若他有什么事的话,帮他把剩下的12头牛找买家,钱一定给到她老婆手里。第二天,18号就往后山去了,可能就在18号摔进深坑了,有往上爬得痕迹,当时,他没有摔死,以他身上带的水和粮食,大概能存活3到5天。黄岩给英姨打了电话,说有事,叫她上山来。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的有灵异色彩,说到半夜,敲门声,很急促,大家吓了一跳。爸爸开门是英姨来了。

黄岩说了事情,英姨哭得撕心裂肺,硬要黄岩带她去大坑看看,最后,三个胆大的男人陪她去了,我妈就陪我睡了。两间卧室,其他人都是男人睡另一间得大通铺。我睡醒的时候,家里只有我妈妈,说其他人都去抬尸体了,今天就抬回坝里的家里。

后来,我得知,爸爸不许把尸体放我家,怕吓着我。爸和我讲了黄叔17号来家里就不正常,脸色是青紫色的,眼神不聚焦,说要给后山的几户老人家带米,从小我就知道后山没有住户,况且,92年所有山上的人都搬迁了,很少有人再上山讨生活。爸爸劝黄叔不要去,保命要紧,黄叔放不下牛。爸爸看见黄叔慎得慌就下山接我和妈了。我们24号上山,在近的地方摘完花椒就去大坑摘花椒,大坑阳山上的花椒好的多半都被摘了。(没有搬迁之前,大坑属于我们家的山林,搬迁到坝里,分了田,还是有人上山挣钱,以原来的林地默认归属权,所以,大坑的花椒应是我家的,花椒树还是爷爷奶奶种的,有人趁我们不在山上就把大坑的花椒摘一多半,还是熟人,知道,我们上山了,就没有去摘大坑的花椒了,所以18号到23号这段时间,一定有人在大坑摘花椒,以摘掉的量一个人至少摘8天,可能是几个人一起去摘的,也就是说黄叔掉深坑里还活着的时间段,应该是有人在大坑的摘花椒,喊叫能听见。后面几天应该是没有人去大坑的,我家是大坑的必经之路)

时间,不对,黄叔大约在18号就跌进深坑了,回坝单程里需要一天,英姨在20号遇见的“黄叔”是谁?

找到黄叔尸体时,背的几斤米不见了。

大坑,大坑,就是坑多,特别是小竹林,竹子矮,盘根错节,看不清路,坑又多又深,牛都不会去吃那里的竹笋,黄叔好好的路不走,干嘛去小竹林啊?

牛后来自己出来了,和我家的牛混在一起,经的英姨同意,爸找牛贩子,把牛买了,爸没收中间费,钱全给了英姨。

爸爸长叹一口气:明之虎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死神来了,拦都拦不住。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27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