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关于自己所有的经历,真实,提醒各位鬼友们不要轻易相信所谓的大师 真实灵异

    我是个南方人,我会接触到这方面的事是因为我从小发生的一些事,从小,我家就经历各种这方面的事情,如果是听阿婆说,我可能也会像大多数人一样崇尚科学,但是偏偏都发生在了我家,心生无力感,事情太多,我就挑一两件事给大家做个参考。

    促使我对这方面不放弃的原因是我小叔的死因,我家有个大宅子,我们家和小叔住在一个宅子里,分东西面,我还记得小叔一直以来的不寻常,先是小叔和婶婶结婚的时候传言八字不合,小婶克夫,但是小叔不信,顶着奶奶的反对,娶了小婶,那时候我还小,只有十岁出头,我当时什么都不懂,也只是听姐姐感慨了一句,这就是真爱,后来,陆续,事情发生了。

    琐碎的小事争吵我就不说了,后来快过年了,奶奶大半夜的把小叔喊起来,让小叔送她去赶集,把养的鸡都给卖了,好过年,当时应该是两到四点,因为听妈妈说赶集赶早都是四点多就结束了,就是这一趟开启了小叔的悲剧,送奶奶赶集的路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自从回来,小叔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看了好多家都看不出原因,后来小叔严重到了吐血,一吐就是一大盆,止都止不住,回忆起来像是败血症,下意识觉得,毕竟我也不了解败血症,后来在这段时间我又听姑父说会不会是小叔手上破了个口子涂了蛇酒导致的,呵呵,这个是我一直否认的,有中蛇毒一个月还死不了?医院查不出来的吗?我不信,虽然当时的我还小,大人们都以为我不懂,但其实我从小的一些变化让我敏感的觉得,我的猜测是对的,我从来没有把猜测告诉过任何一个人,因为我知道,没有人会信我,我还是个孩子啊~就像一个秘密,藏在了心里,十多年了,我还没有证实我的猜测,这跟灵异相关,相信不难猜出都看得出来我猜我小叔是遇上了什么脏东西才导致去世。

    言归正传,小叔病情加重的那天我在上学,课间我就坐在阶梯上无神的看着操场,那天是个阴天,我莫名的想回家,就是有一种感觉催促着我回家,所以我就带着我的堂姐偷偷跑回了家,为什么不一个人,因为我怕啊,学校离家最起码十几里地,而且我路感又不好,好歹堂姐认识路,也就是那一晚,是我见小叔的最后一面。

    我们到家的时候七八点了吧,农村的天黑的早,我刚走到家门口就看到一群大人围在大宅外面,议论纷纷,我跑进人堆找到了妈妈,什么都没说,抱了一下母亲,母亲强扬起笑问我怎么忽然回来了,我看着门口大摊的血没有说话,因为我知道,小叔还在吐血,嘴角都来不及擦拭,挥手让我和堂姐走上前,交代我们很多话,堂姐哭个不停,我嫌她聒噪,我脸上面无表情听完了小叔交代的话,点了点头,记住了小叔的那张脸,我牢牢记着那张不寻常的脸,因为我知道大人靠不住,我只能靠自己找到答案,那是一张发黑邪气的笑脸,小叔一直是个出了名的美男子,当我回到母亲身边,大人都在夸我胆大没有哭,实际上我只顾着记住小叔,小叔又吐血了,大人们想送医院又不知道号码,我张口报出了偶尔看到的数字给母亲,从此,小叔,不见了,我只记住了阴森的老宅和那张绝对有问题的笑脸,小叔去世了,再那晚送医院后不久,听说小叔挣脱着下床和奶奶磕头告别,听说小叔的骨灰黑成了一片,一切就像大人们说的那样,中毒的迹象,可那是一个多月啊,那一个月小叔又经历了什么,没有人能告诉我,所以我想亲自问,我想找到小叔,问一问,是谁害了你,我会让她或者他们付出同等的代价,如果我做得到,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师傅说我要修炼,我还在等,小叔,小叔去世后,我家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太平,反而起了波澜,过了一年,一向身体不错的爷爷因为得了癌症,去世了,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当人变成了鬼,就会那么的自私。

    我爸是我爷爷的大儿子,与一般受宠的儿子不一样,我爸一出生就被扔在了茅厕,差点死去,不受待见的程度让我几次都怀疑,我爸是不是我爷亲生的,爷爷去世,作为孙女的我要哭丧,漫天的白,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于亲情一直有着一种距离感,爷爷去世,我也没有哭过,或许我哭过,如果假哭也算的话,爷爷去世,几位叔叔和爸爸妈妈守夜,因为年纪小,我们几个小孩还是一样早休息,我的冷漠或许只有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堂姐发觉了,她哭着问我,你不伤心吗,我回答,伤心,但真的伤不伤心只有我自己知道,一直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来看待所有的事情,因为是我爷爷,我该守孝,但我没办法像我堂姐那样大哭一场,做不到,也不会做到,有用吗,长大后的自己也曾经无数次的问过自己,为什么总是对于亲情友情都那么淡薄,是我太冷血吗?相反,我的人缘一直不错,脑海里只剩下了那几夜的老戏古腔了吧,但是在爷爷去世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家却不太平,我爸几次出车祸,回回梦见我爷要带我爸走,我爸摔断了腿,养了三个月。

    那一天,我看着我爸怒气冲冲的拿着斧头出了门,我不知道我爸去做什么,但总感觉到是有大事,事实证明,我的灵感从来不会骗我,晚上我爸阴沉着脸回来,我一句话都不敢说,一家人默默的吃着饭,但是第二天起,我爸却重新脸上有了笑容,后来听我妈讲,那天,老爸拿着斧头去了爷爷的坟前,之前养伤的半个月,爸爸不是没去过,每回都带着好酒好肉,却还是一天比一天阴沉,但是那天,不知道是不是爷爷终于把老爸逼到了极点,我爸直接对着我爷坟头破口大骂,甚至拿斧头狠狠的敲了几下,也就那晚,我爸再没有梦到我爷,我爸,是个孝子,甚至可以说是愚孝,能让他做到这一步,可见是多么不容易,我七岁以前天不怕地不怕,但对于一些危险的事情却总是非常敏感,遇到红白喜事还会向那些阿婆一样关门闭窗门口倒立扫把,因为,我总害怕会有东西,闯进来。我看到有人灵异圈里有人问说什么阴年阴月阴时的容易见鬼什么的,怕个不停,还有纯阳的也说容易见鬼,我笑的不行,如果纯阳的都容易见鬼,那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寻求纯阳的庇护又是为何呢?无稽之谈,后来我问了师傅,师傅说纯阴纯阳容易见鬼是因为自身体质,确实是可以的,而且在修炼上也会更加得天独厚,我当时不服气问了师傅,那我呢,我的特质会比他们差?师傅说光论修行速度,你不及八字纯阴或者纯阳的,但是你本身体质就没有哪个鬼敢不要命的伤你,还有全阴的,除了一些邪法需要也会引来一些恶灵觊觎了,八字弱,好上身嘛。

    梦,是你思想的延伸,科学说法,日有所思 夜有所梦,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把梦看成是你对于某件事过于执着而无意开启的第六感呢?我从小就多梦,小时候的梦不是鸡腿可乐棒棒糖,我还记得最早的一次噩梦,发生在我五六岁那年,或许有更早的,但我不记得,小时候的我在杭州长大的,爸爸妈妈在厂里上班,那天恰好休息,大表哥来我家玩,晚上吃完晚饭我就犯困的睡着了,梦里有一个青面獠牙的怪叔叔,一直围着我又跑又跳,还冲着我微笑,慎得慌,那是一片漆黑的地方,我不停的跑不停的跑,喊着爸爸妈妈,没有人回应我,我一直在不停的逃跑,怪叔叔像是逗阿猫阿狗一样不停的吓我,直到我被妈妈喊醒,我才发现我的眼睛很酸涩,还有泪痕,床边有着一滩的呕吐物,爸爸妈妈说是我吐的,问我怎么了,我压根没有记忆,我反问爸爸妈妈去哪了,原来我做噩梦的这段时间爸爸妈妈一直不在家,他们看我睡了就和表哥出去吃了宵夜,我迷茫的记忆还停留在饭后的交谈,心里涌上了几丝委屈,当时很想哭,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哭就很淡定的又睡了过去,从小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直很早熟,就是看待事情总是能非常冷静,永远像是局外人那样,从此我的梦便多了,还有个别的梦,几年便重复一次,好了,先到这里,我先上班了,上次说到了我最早的一次噩梦,其实当时还是小孩子的我,忘记性很大,当出现新鲜事物吸引我的时候,我也就忘记了恐惧,我天生感应比较强,也不是说具体让我知道什么,但我能简单判断是否存在危机感,在我看来,也可以算是人的第六感,只是每个人的程度不一样,有的人可能先天,比如我,有的人可能需要后天刺激,我们不是还经常听一些人说,人在受到巨大的刺激的时候会看到一些东西,可能是你的未来、可能是即将发生的事情,也有可能,是鬼。

    孩童时候的我也不会去深思这些事情,但是随着长大我却对小时候的事情记得越加清晰,也更能理解,我家的灵异事很多,但我不愿意多说,因为是关于我亲爱的妈妈的,直接说最让我惊悚的高中吧

    我成绩一般般上的高中也一般般,不过认识了个好朋友,小白,小白喜欢灵异,我对这方面也感兴趣,算是志同道合,也因为小白我了解了很多事,不啰嗦了,说事吧。

    我们宿舍八人铺,我睡在靠窗的位置,睡下铺,但自打睡那起,再没有安生,我连续做了两个月的鬼梦,被鬼追,被鬼欺负,好多人围着我,好多人冲我笑,阴森森的,有时候半夜惊醒也没法动,刚开始我以为是巧合,可能是我最近压力大了,直到我开始证明这不是巧合,鬼压床的经历大家都有吧,详细的我就不说了,但在我发现之后我故意开始观察我的鞋,因为我对灵异的好奇促使我对一些禁忌非常的了解,每天上床前,鞋肯定摆的鞋尖朝外,从我发现我被鬼压床起我就格外注意(鞋尖朝床那就是找虐,想体会的可以试试,再在床边摆个镜子对着床,保你刺激连连)一次两次,同学安慰我是没注意,但后来一个星期都是这样我真的崩溃了,更崩溃的是我的同学发现,我睡的方向有一座坟,不仔细看发现不了,那段时间,有时候真的不想再回忆,恐惧夜晚,恐惧入眠,每天就感觉跟睡棺材一样,因为有绘画比赛,我强忍着到了比赛结束,回了家,当时我的事情闹得有点大,全校皆知,可也消除不了我的恐惧,班主任在再三劝导无效后,终于给我批了假,我一刻都没有停留的回了家,跟爸妈打过电话才知道爸爸因为又一次车祸住院了,我直接去得医院,大家也都知道医院是什么地方,我不敢单独睡在父母的任何一边,而是睡在了中间,晚上睡觉会忍不住经常看房门口。。。。要上班了,下班见,在医院的晚上可能是因为有爸妈在的缘故,我稍微安心一点,但一旦有一人不在视线我就容易焦躁不安,晚上虽然也做梦,也只是梦到电梯里四周墙壁渗血,慢慢的填满整个电梯,每次都会惊醒我就安慰自己有爸妈在,不怕不怕,那时候十五岁吧,后来爸爸出院回了家,才两三天就好了,可能是家里给我的安全感比较大,调整好了也就回了学校。可能有人会觉得这也算是做噩梦吧,我也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证明,但是做噩梦我不知道有没有连续几个月的,接下去遇到的是我工作后的,我所有的事,都在梦里,信不信都随你们。

    在我出社会工作后的一两年,我还是挺平淡的,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是从去年起,又开始了

    前年发生了一件改变我一生的事,也接二连三的出车祸,所幸并没有出现太大伤害,我想回到杭州开始新的生活,但是却很坎坷,一直霉运连连,半夜睡觉还会经常听到不同的声音喊我的名字,我接连彻夜未眠,不是不想睡,而是不敢睡,在新家刚盖好的时候,我住的非常安心,什么都不怕,但自从去年起,我的家,也不能让我有一丝安全感,我经常会莫名其妙盯着我的房门盯着我房间的窗户,最后因为害怕,把窗帘也给拉上了,但始终没有放松一丝一毫,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着,直到我回了杭州为止,我以为事情就这么结束了,然而并没有,去年的十月国庆,我回家跟着父母去探望了姐姐,顺便在姐夫家吃饭,因为有个初中同学在隔壁村,邀请我去他家吃他妈妈种的甘蔗,我就趁着天还没全黑,去了,结果还没到他家,快到村口的时候我又有了那种感觉,我回了头却什么也没有,直觉告诉我,速去速回,我一刻也没有耽搁,当我见到父母的时候才发觉,我竟然出了一身冷汗,不平夜再起,当晚我便开始又做梦,梦到了一个男的,所幸梦对我比较友善,并没有过多的惊吓我,但是后面几天又出现了那种让我心惊的感觉,我全身像是一个受了惊吓的小兽,全身警惕,放松不下来,匆忙回了杭州,也没有结束

    后来因为这些事一直不太平,回了杭州之后连续几个月都在梦里和鬼打架,其实我是个比较难小的人,刚开始不是忽然就见到鬼,刚回到杭州的时候,我的灵感非常的强,我感觉到我们套房的大门是开的,不是大开,而是有一丝缝,有个鬼想进来,一直持续两三天,后来到了第四天,他进来了,一直在走道里徘徊,再后来慢慢的走到了我的房间门口,我很害怕,第二天就请教了朋友在床底下摆了井水和剪刀,然而盯上我的女鬼估摸着太厉害了,就观望了一晚在房间门口,第二晚就又想进入我的房间,我连续开灯睡了一星期,其实根本没敢熟睡,但是莫名的觉得开着灯会比较安心,后来扛不住,跑镇上问要好的店老板要了他们烧菜的锅底灰,别说,这个法子管用,睡前我都会擦在额头上,直接那个女鬼就在门口不敢进来了,我才难得睡了几个囫囵觉,当然除了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有人陪我睡,我会更加安心,就不会梦见乱七八糟的,一个人不行,整整两个月没有一天熟睡的,后来时间长了,女鬼估摸着又开始搞事情,梦里从衣橱下面渗进来血水,想进来,我胆小所以之前一直只是龟缩着躲避,但是那晚不知道怎么的,可能是长期以来的憋屈,让我难受的不行,大家都知道怨气可以使鬼魂强大,但其实怒气也可以令人在梦里勇往直前,那晚我自己在梦中怒气幻化出了一柄大斧头,我提着就朝纠缠我一个半月的女鬼砍去,那天晚上我真的好厉害,女鬼后来想跑,我不让,直接扯着她的头发把她拽回来继续殴打,直到天亮梦醒,刚醒的时候我猛喘气,毕竟我竟然干了这么一件事,后来想想也是后怕的,毕竟如果我弱一点,受迫害的就是我了,事情并没有解释,那段时间刚好我们因为房租问题要搬家,我一般遇到灵异事情都是在晚上,没想到我白天竟然在公司也遇到了恐怖事件

    我们公司是在科技园区,其中的一幢,6楼,那天中午我去看了房源,但是因为那几个房间的风水怎么想怎么不对,我一直头疼,所以我联系了店长打算在过去一趟看看,大家可能要问,你怎么知道你梦到的鬼就是真的鬼而不是自己杜撰的呢,我只想说,你如果在梦里发生了一些事情你醒来会觉得非常累,精神上,很明显的疲劳感,但是如果只是魂游异次空间,醒来不会觉得非常疲劳,当然主要看你魂游了什么,我只能说我从小做到大的梦,真实还是自己想象还是可以判别的,下午在我和领导请好假之后我就打算乘电梯下楼,但是在我进电梯之后,我按了一楼,电梯却在不断的往上,直接把我送到了顶楼,顶楼的楼层是一片废墟,但当电梯到了之后我再按一楼往下电梯不动了,大门敞开,我不敢出去,浑身紧绷,因为我感觉有什么,我不停的关闭电梯门却都不成功,持续了五分钟,最后没有办法,我还是硬着头皮出去了,结果我刚出去,电梯立马恢复正常,我立马跳进电梯关上门后一直到了其它楼层有人进来之后才松了一口气,当时的电梯不管是救急按钮还是报警按钮通通失灵,但是当有人能进来之后又恢复了正常,前后不到十分钟,却把我吓得够呛,当时的情况换成你们,敢出去走楼梯吗?回去之后我就病了半个月,高烧不退

    后来换了房子,我也遇见了所谓的大师,大师还说我身上有常、胡、黄仙,然后我还傻傻的过去了他那边,花了好几万办好事,结果的结果堂单上是有仙,却都不是我家的仙,而且因为没有我家仙的缘故也非常吸引孤魂野鬼,偶买噶的,我都不想吐槽哦那段时间有多黑暗了,去之前我在新家住的挺好的,请回来之后我自己都害怕回家,感觉家里阴森森的,最后在家住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少,最后我把堂单送庙里去了,当然,一个是因为我当时出的时间不长,发现及时,另一个是我本来就不是走这条道的,所以送庙里,已经出仙不想供的别这么干,先问清楚,没人做靠山出事了怎么办,谨慎为之。

    我说两个,我没出仙和出完仙前后的明显差别,出前别人问我事几乎个个准,出完没有任何灵感,而且可能是自我保护,我一点都不想看事也不愿意给别人解答,潜意识就知道现在看的不行,还有就是因为个人敏感,对于磁场好坏非常关注,那时候的变化我说不清,确实相差很大,非常不好,现在遇到了个师傅,相对比非常良心,具体有多大的本事,有待观察,说完啦,各位看官慢走不送!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世界网:lingyishijie.com)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425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