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勒死女友、深山抛尸、奸尸三次|我家后山也有故事! 真实灵异

    青春给我留下许多故事

    岁月让故事变成了事故

    我是黄小污

    写故事 、讲人生

    每晚半夜

    不见不散

    晚上好,我是黄小污。

    今晚的故事,有点惊悚。

    但不要害怕,我会一直陪伴你们。

    前面讲过,我家住在在会稽山余脉的小山丘上。山脚下是祖坟,山后面是一个山湾,我家房子孤零零的盖在山顶。虽说是山顶,门前却被我爷爷一锄头一锄头锄得平平坦坦,有个养鱼的小池塘,池塘边有一颗百年老樟树。

    这颗老樟树还有一番说头,以后的故事里我会慢慢讲。

    老樟树的树荫下,是我爷爷喝茶看报纸的石桌,偶尔也在这里和老伙计们下下棋打打牌。有时候回家住上几天,我也学爷爷早起在这里和上一壶自家茶园里的绿茶,美美的吃顿早餐,爽哉。

    不过这不是我要讲的重点。

    今天我要讲的,是我家后山里发生的故事。

    前面说了,后山其实是个山湾。从前分山分地的时候,有一片山头还是我家的,小时候我妈就带着我上山砍过柴,早上早早起来蒸好糯米饭,梅干菜、油条一夹,就成了美味的糯米饭团,装在饭盒里,就跟我妈一起上山了。

    后来家家户户都用了煤气灶,柴火锅很少烧了,就没再上山砍柴,去山里的路也渐渐被荒草淹没了。

    话说有一年清明前后,有位村里的远房阿叔的老婆脚摔断了,要用一味老虎草的草药,于是阿叔就上山找。

    清明前后雨纷纷,湿漉漉的,草药长得也好,阿叔进山寻草药。

    到我家门口时,还和我奶奶聊了几句天,我奶奶见阿叔只带了把镰刀,就让他从我家门房里拿把锄头,可以当拐杖,也可以挖草药用。

    阿叔把镰刀从后背拿下来,扛起锄头就走了。

    本来这草药也难寻,阿叔也只是去碰碰运气,想来下了几天雨,应该是能冒出头来。

    不曾想,阿叔这一去没多久,就慌慌张张跑了回来。

    到我家门口时,竟然连裤子都尿湿了,脸色惨白惨白的,话也说不出来。

    我和堂姐刚好从镇上买了菜回来,见到阿叔这副模样,随即把他扶了进门。

    奶奶眼睛看不见,但听我们描述阿叔的状况,立即让我给阿叔倒了杯茶,让堂姐去打电话给大伯,叫大伯回来送阿叔去医院瞧瞧,别是摔了一脚出毛病了。

    不过阿叔喝了整整两杯热茶后,倒清醒了许多,脸色也慢慢有了血色,捂了好久的胸口,才慌忙让我们去打110。

    当时我上初三,堂姐上高三,我们都从未打过110,心里自然是害怕,不知道阿叔去了一趟山里,为何变成了这样。

    阿叔心里着急,但也舌头却讲不出来为什么要打110。

    过了许久,大伯从工地上回来,阿叔见了大伯,立马拉着大伯往山里走。

    我和堂姐想要跟上去瞧个究竟,被阿叔喝了回来。

    大伯和阿叔去了山里,没一刻钟就和阿叔一起跑回来了,回到家后,大伯立刻拿起了电话机打110。

    听大伯打电话,似乎是在后山的农田水库边上,发现了一具女尸。

    女尸下半身裸着,一丝不挂,上半身盖了一件红色毛衣。女尸趴在水边,脸浸没在水里。身上白的透彻,不过阿叔和大伯都没敢去看是谁,就跑回来打110报警了。

    警察来了之后,整个后山都被封锁了。

    那名女尸也被法医带走了。

    大伯和阿叔也被带走了。

    奶奶不放心大伯,让我在派出所当警察的舅舅去看看大伯什么情况。

    大伯只是例行公事被喊去询问一番,没多久就回来了。

    回来后听大伯说,那名女尸是隔壁王家村的赵寡妇的双胞胎的小女儿,当年才23岁。

    据法医鉴定,是被勒死的,现场还发现了一根塑料绑带,据说是那玩意给勒死的,死了之后还被奸尸。

    真当是可怜昂。

    出了那档子事之后,我妈连着好几天送我上学放学,不肯让我一个人出门。

    不过也没几天,这个案子就被告破了。

    凶手是那姑娘的男朋友,外地人,大她7岁,俩人已恋爱3年,正打算结婚。

    说来要结婚了,不应该出这档子事吧。

    后来那姑娘的妈来我们那边拜祭的时候,跟我奶奶唠嗑聊起来,说这姑娘啊,要结婚了,姑娘妈自己三十三就做了寡妇,独自带大俩闺女,大女儿过完年就嫁了,小女儿打算年底结婚。

    眼看着大女儿嫁了个好人家,这小女儿也不想让她嫁过去就吃苦,当妈的都心疼女儿。加上这小准女婿是个外地人,本地没房没车的,就想着让小女婿先在本地盖个房子或者买套现成的也行,主要是想给女儿多争取点。

    不曾想这小伙子听了之后喝了点酒就对这姑娘下了狠手。

    用一根塑料绑带解决了姑娘的性命。

    杀了人之后还用俩人一起买的电瓶车载到离村三公里之外的我们村抛尸。

    据那小伙子自己交代,先是勒死,在出租屋里奸尸了一次,到了抛尸地点,又奸尸了一次,过了两天见没人发现又来到了抛尸地点,从土里挖出来又奸尸了一次。

    卧槽。

    这种人渣的兽行,导致我在初三的时候就已经下定决心,嫁人坚决不嫁人渣,哪怕烂在家里发霉也坚决不嫁人渣,搞不好哪天被杀了还不得安生。

    后来,那姑娘妈每年清明的时候都来我们那祭拜。

    村里的长舌妇们,有说这妈可怜的,自己女儿死了白发人送黑发人,也有说这妈活该的,嫁女儿还得敲竹杠,该!

    当然了,那件事之后,我们村的彩礼钱,倒是降了不少。

    大概,都怕准姑爷对自己女儿下黑手吧。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像我妈说的,她这闺女,恐怕倒贴都难嫁出去咯。

    -END-

    我是黄小污,有一肚子的故事想要讲给你听。

    如果你喜欢听,请持续关注我。@微信鬼哥微信:野生闺蜜黄小污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309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