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妈妈,那个白胡子老爷爷坐在饭厅里喝酒!|外公其实一直在我们身边 真实灵异

晚上好,我是黄小污。

很高兴又和大家见面了。

之前讲过,我从小是个能感知灵异的人,这种特殊体质在我很小时候就表现出来了。

比如说,两三岁的时候在外婆家,我会指着某个角落说,“有个白胡子老头在那里。”

一开始大家都不信我说的话,觉得我在骗人,我妈还为此打过我嘴巴,让我记住这个教训,以后不许再胡言乱语。

但是后来有一次,我外婆哄着我说出那个老头长啥样的时候,在场的人都吓懵了。

那是一次清明节前。我们那的风俗习惯是清明前一周左右去上坟祭祖,而清明当天是不出门的。

那年清明节前我妈带我去外婆家给外公上坟。

上坟前,外婆都会准备好祭祀的菜品,一般是莲藕、豆干、豆芽、红烧肉、鱼,外加两只清明果。当然还有酒,干果、水果、糖果等等其他的小点。

当我会走路开始,每每去外公那上坟,都是我拿着小酒壶,跟在外婆背后一步一步晃悠悠地爬上陡峭的山头,然后从外婆用锄头扛着的食盒里拿出各种菜肴,最后拿出一只外公生前用的蓝花瓷小酒盏,从小酒壶里倒上一杯黄酒,也有些时候是白酒。

外公生前,外婆不怎么让他喝酒,所以每次带的酒,都是很随意的,甚至有一次,外婆用炒菜的料酒代替了一下。

想来外公是极其疼爱外婆的,这些小节并不会理会。

但那一次,我和外婆、妈妈、阿姨、小舅一起上山之后,也是和往常一样,拿出酒盏准备倒酒,倒出来的,却是一壶醋,我大声告诉外婆,说搞错了搞错了,外婆糊涂,竟然把醋当成了酒。

外婆说,没事,既然搞错了,那就请外公回家再喝吧。

外公的坟离外婆家大约有一里路左右,又在深山里,想来大家也只是当一句玩笑话。再说了,这酒不管倒不倒,外公也“喝”不着。

所以那一次清明上坟,外公并未“喝”到酒。

回到家后,我们和往常一样,拿出祭祖后的菜品,准备开放。外婆也和往常一样,过节时总会给外公放上一双碗筷,象征着一家人团团圆圆一起吃饭。

那时候我小姨和小舅都还没结婚,我爸在外地打工,一家人可不就是外婆、小姨、小舅,还有我妈和我。

但是那天却发生了奇怪的事。

我妈和小舅都喜欢喝两口,吃饭的时候,顺便也把外公的酒杯里也满上了。

我就坐在外婆旁边吃饭,吃着吃着,我突然搂着外婆的脖子说,“外婆外婆,那边有个白胡子老爷爷跟我们一起在吃饭。”

说完,小姨就吓了我一句,“说什么呢,大白天又乱说话!”

我又告诉外婆,“那个老爷爷在喝酒。”

小舅胆大,探了探头看外公位置上的酒盏,果然空了。

这下轮到大家都吓到了。

我妈比较机智,立马去抽屉里拿出外公生前的照片,问我那个老爷爷是不是长这个样子?

我说是的,但是比照片上头发更少了。

听我这么说,小姨抱着照片,眼泪不自觉地掉下来,“爸爸走的时候,病得不像样了,比照片上相比,确实头发少了许多许多。”

当大家都六神无主的时候,还是外婆淡定,把我放我妈怀里,转身去了灶头间取了香烛,朝着外公的位置,拜了拜,嘴里说着,“今天是我的错,搞错酒和醋了,小孩们都在,你别吓到他们,吃完了就回去吧,孩子们和我都挺好的,有空了我会去山上看你的。”

说完,外婆拿着的线香迅速燃烧尽,随后,饭厅里吹过一阵冷风,虚掩的大门咣当一声被吹开了。

又过了一会,外婆问我,那个白胡子老爷爷还在吗?

我说不在了。

从那以后,家里人对我说的话,都特别信,尤其是在灵异这方面。

不过说到外公,还有另外一件事,也是特别的灵异!

我弟一岁那会,一到傍晚就撕心裂肺地哭,还不肯回家,只要到了家,就能哭过气去,惹得全家人都不安心。

我妈迷信,去请了大仙问,家里莫不是进了什么脏东西,小孩眼亮,能看见不干净的东西。

那大仙收了我妈300块钱,说你爹稀罕这外孙子,回来看看他,你做几个菜,杀只鸡,然后用香请出去就行。

现在想来,当时我住校并不在家,若是在家,估计我妈就不用花这冤枉钱了。

我妈听了大仙的话,立刻回到家炒了几个菜,点了把线香,在我爷爷的帮助下,“请”外公出去。

据说,我妈在“请”的时候,还哭着抱怨了几句,“我知道你走得早,也喜欢这孩子,但他只是个孩子,你看看就好,别碰他,就当我这个做女儿的求你了。要是以后还再来碰他,我就再也不给你烧纸钱了。”

事后,当晚我弟就不哭了。之后也很少在晚上哭。不过我妈也并没有不给外公烧纸钱,反而经常回外婆家给外公烧纸钱。

我知道,我妈心里也苦。

12岁离家打工赚钱养活一大家子,18岁和我爸谈恋爱被外婆反对,19岁外公病重,20岁外公去世前,叮嘱外婆不要再反对我妈和我爸的婚事了,孩子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选择吧。

外公去世之后的第二年夏天,我出生了。

妈妈说,算算日子,外公刚去世,我便来到了人世间,莫不是一种缘分吧。

事实上,我从未见过外公,但从小见到的那个白胡子老爷爷,我也从未害怕过。

长大后,虽已很少遇见外公,但每逢清明、七月半、冬至等大节,都会在梦里遇到他。他还是和从前那样,白胡子的老爷爷,头发稀少,笑眯眯地看着我。

从前不知道他是外公,知道后,大概我也会在梦里喊他一声外公吧!

或许,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守护着我们每一个人。

-The End-

*作者简介:野生闺蜜黄小污,BAT现任员工。间歇性精神分裂症患者,天生灵异体质,能感知到一些常人不能感知到的东西。文风诡异,江湖事、鬼故事,每晚半夜的下酒菜,我们不见不散!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2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