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消失的烤猪脑店|半夜12点千万别出门! 真实灵异

    晚上好。

    我是黄小污。

    今天给大家讲的一个故事,是关于吃的。

    吃这件事,几乎没有人不喜欢的。哪怕是我现在这个特殊情况,身体不适,吃了又吐又拉的情况下,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喜欢吃,想吃。

    所以,在旅行路上,虽然是穷游,但我的嘴巴,却从来没穷过。

    大家都知道成都的美食,最最最最有名的,那就是火锅了。

    我有个朋友叫妮可,是个土生土长的成都人。据她所说,在家的日子,可以一天三顿吃火锅。如果是在家吃,吃完火锅后,火锅底料再用火煮一下,让上面那层红油自然凝结,第二天还可以继续下菜。

    成都的火锅,那自然是有名的。到过三次成都,每回都必吃火锅,还得是有老火锅底料的,才最正宗。

    不过我这三次去成都,都没遇到地道的成都人带路,每次都是阴差阳错走进一家老店,刚好有一锅老底料,刚好可以满足我的口腹之欲。

    于是三次成都之行,三次都吃得肚皮圆圆回来。

    其中有一回,让我印象最深刻。

    我这人属于一天到晚都能吃的地步,半夜想吃牛肉干了还得叫个外卖那种。所以,那一次去成都,我住在宽窄巷子边边上的一家青年旅舍,半夜十一点多,饿了。

    于是我穿好衣服,下楼转溜,打算找点吃的。

    我穿着一件花袍子,及腰的长发扎成一只麻花辫甩在肩膀上,斜挎的小包里,是一只手机和钱包证件,一般出门我都会带一只这样的小包包,重要的东西随身带,哪怕睡觉也会绑在身上,这年头,虽然没什么坏人,但保不齐那些时候这些重要的东西就丢了,那可是寸步难行啊!

    我转啊转,走到了一条小巷子里。

    那时候深秋,成都已经冷下来,火锅店里都是热气围绕着,窗户上都是雾气,倒映出一个个人影。

    客人们推杯换盏,时不时的敬酒,好是热闹。

    但是呢,我这人好静。吃饭也不例外。受不了那种推杯换盏的恭维场景。

    于是我选了一家不是很热闹的小馆子,进去点了几个菜。

    在成都,各种小巷子里都有不少小馆子。在杭州我们叫这种小馆子叫小饭馆,在成都,人们管它为苍蝇馆子。

    每个苍蝇馆子,虽然看上去不咋地,但都有一样属于自己的招牌菜。我去的那家,有一个自己的招牌菜,叫做烤猪脑。

    烤猪脑,几乎每个烧烤摊都有,一般是用锡箔碗里烤,加点葱花、蒜末、辣椒酱,熟了即可上桌。但这家店的烤猪脑,却是用锡箔纸整个包住了猪脑,放在炭火里烤。

    烤的时候,有滋滋地声音传出,不一会就熟了。熟了之后,店主用棉手套把猪脑从锡箔纸里取出来,放在搪瓷盆里,敲一颗鸡蛋清,撒上一把辣椒面,再淋上秘制的蒜蓉酱,吃的时候,用小勺子搅拌均匀,绵绵的,入口即化。

    我对比了一下,这个烤猪脑比用锡箔碗烤的区别,在于没有汤汤水水,很干脆,就像刚从猪脑里抠出来一样,只不过家了酱料,别有一番滋味。

    听店家介绍之后,我决定要两个猪脑,再来一锅串串,顺便拿一瓶啤酒。我喜欢喝酒,从新疆的夺命大乌苏喝到青岛啤酒,从钱江啤酒喝到哈啤,但也喝其他的酒,红酒、白酒等等,但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基本上我只喝啤酒,因为啤酒不醉嘛。

    要了这些吃食之后,我就拿出随身带的手机,跟老板要了Wi-Fi密码之后,看起了电影,我记得那天我看的是王家卫的《重庆森林》,梁朝伟和林青霞主演的。讲的是失恋警察与神秘女杀手的都市邂逅,以及巡警663与快餐店女孩的爱情故事。

    电影还没看到二十分钟,警察和女杀手的接吻片段还没出来,点的菜品就上来了。我一个人边吃边喝,边看电影,好不快活!

    说来也怪,一般电影120分钟撑死了,也就是两个小时而已。而那一次,我竟然恍恍惚惚看了很久很久,串串锅煮了一次又一次,一瓶啤酒竟然喝得我晕头转向,连是否付了钱、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

    只知道,第二天醒来时,我躺在自己的小床铺上,身上的小包包还在,但是手机不见了。

    我清醒了一下,努力回忆起昨晚上吃夜宵的场景,“莫不是在烤猪脑店落下了?”

    我如是想,另一边又迅速穿好衣服,去前台问问青旅的前台小妹,那家店一般几点开门?一般做夜宵的店,第二天都很晚才营业,而那一天我刚好约了车要离开成都去自贡,和朋友一起找最好吃的自贡冷吃。

    前台小妹说没听说过这家店,要不让我亲自去看看,行李她可以暂替我保管。

    于是我放下行李匆匆忙忙凭着记忆找到那条小巷子,再从小巷子一家店一家店找,来来回回找了三遍,愣是没找到那家做烤猪脑的店!

    没了手机,我倒是不心疼手机,只是心疼手机卡,当时还不能异地补卡,要回到杭州才能把卡给补上。我虽然天性爱浪荡,但没了手机,却也十分焦虑。

    恰好这时走过一个躬着背的老奶奶,稀疏的头发在后脑勺挽成一个发髻,用老旧的檀木簪子插着,一只手拄着拐杖,一只手背在身后,晃悠悠地走过来,走到我身边的时候,用鼻子凑了凑我身上的味道,我正要问她,老奶奶怎么回事的时候,她竟然开口说了一句话:莫念身外物,只非之地趁早离!

    虽然四川话不是特能听明白,但天性能感知灵异的我,深知这老奶奶讲的话,并非空穴来风,于是返回青旅拿了行李匆匆离开。

    至此,第三次再去成都之时,依旧没见那家苍蝇馆子。

    或许,冥冥之中,不断有人在指引你,高歌人生,行走江湖!

    -The End-

    *作者简介:野生闺蜜黄小污,BAT现任员工。间歇性精神分裂症患者,天生灵异体质,能感知到一些常人不能感知到的东西。文风诡异,江湖事、鬼故事,每晚半夜的下酒菜,我们不见不散!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289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