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置顶、推荐

听听在知乎上那些灵友讲述的让人毛骨悚然的灵异经历

@古丽

这件事情,就是刚刚发生的。首先我想说,以前总是对各种灵异的事情嗤之以鼻,觉得都是无稽之谈。没想到这次,居然真让我碰上了。

今天上午,我一个人在家,躺在床上看手机,突然就觉得困了。注意,是突然就觉得很困。然后就睡着了。然后就开始做梦梦的前期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也记不得了但最让我惊悚的时候梦的最后。

我梦到自己就躺在这张床上,准备要醒了。是因为我听到了门外卫生间传来了水龙头防水的声音很清晰的放水声然后有一个女人的剧烈的咳嗽声和轻轻的笑声,可是房子里明明只有我一个人的那笑声嘎嘎的,特别难听,像乌鸦叫然后就是吱呀吱呀的脚步身声音在往我房门移动当时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因为是在梦里,但我现在还能回忆起那种很恐慌的情绪在梦里我猛然坐了起身来,但是我惊讶的发现我的眼睛好像有千斤重死活都睁不开!更奇怪的是,眼睛睁不开,我却能清晰的感觉到卧室的门慢慢的开了。。。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脑袋伸了进来。。。

我猛然一下子醒了过来,发现自己就躺在床上浑身已经被汗湿透了那种战栗的感觉,依然在我身上徘徊。

算了,去洗把脸清醒一下吧我耷拉着拖鞋,下了床走除了卧室门,侧面就是水池拧开了水龙头,哗哗的水声让我镇静了下来简单的洗了把脸想到之前做的梦,把自己吓成那样,忍不住笑出了声来突然喉咙很痒,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传了出来奇怪,难道是有点感冒么?一边想着,一边慢慢的走回到卧室。

卧室的门是掩着的,但是这扇门突然看起来有种被拉长的感觉,它的颜色也好像比往常更深了一些我突然有种感觉,我是不是因为先看看里面会不会有其他人?这种奇怪的感觉一直蔓延再蔓延。。。

可是也太荒谬了,家里明明只有我一个人呀。可是这种感觉,太强烈了,强烈到我自己都无法控制最后,我做了决定于是,我瞧瞧的推开了卧室的门把头探了进去我惊讶看到,卧室里的床上有一个我!!

我从来没有见到过自己是那个样子的那个我躺在床上,上半身以一种奇异的方式撑了起来,就像一个牵线木偶,一动也不动那个我的脸苍白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眼睛紧紧的闭着好像是在笑,又好像是很痛苦的样子但是我有种奇怪的感觉她就是在死死的盯着我!!然后突然,她的眼睛睁开了!!!

我啊的大叫了一声醒了过来浑身,真的已经被汗湿透。

现在三点多钟,我坐在电脑前把这个经历告诉你们就在刚刚发生,一切的一切都历历在目真的太清晰,太像现实了现在我突然觉得也许这个世界,真的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陈哈哈

所谓灵异事件,不一定必须是鬼吧。

给大家讲一个在酒店发生的真实的故事。

之前我叔叔搞业务,常年出差 一次去台湾住,早上刚到酒店一身疲惫,打电话让一楼把早餐送到客房,然后一楼的服务员说半个小时之后到。

我叔叔一想,那好吧,去冲个凉先。(注意哦,酒店的房门都是只要你关上就一定是锁上的,用房卡刷过输入密码才能开)

然后我叔叔进了浴室,依然是习惯,把浴室门也反锁了一层,进去后拉着帘子开始冲凉。

大概是过了2分钟,突然有人开始敲门,咦 我叔心想,不是半个小时才到吗怎么这么快,我叔就没理会,想着洗完了再让他送,问题是那个人真的敲了不短的时间啊……

大概敲了1分钟,连续哦

然后突然停止了,停止了大概30秒

突然又开始敲

but

我叔叔这个时候浑身汗毛竖起

前方高能

汗毛竖起的原因是

两次敲门的声音不一样

没错

他进来了...第二次敲的是浴室的门

卧槽当时这叔叔惊呆了 赶快就在帘子里面擦干 速度擦干 .....

然而......前方再次高能

在他掀开帘子左边想要出去的时候 看到帘子右边进去了一个戴着面具的人

然后我叔叔就死命跑 根本不敢回头

讲真,这件事跟灵异有什么关系呢?那就在于,门开的没有声音。这是不对的。如果这个人是内部人员,掌握门卡密码,输入密码时候每按一下就会有一下“滴”的声音。门被打开也会有连续滴滴滴的声音。但当时什么声音都没。那个人就是静悄悄进来了。

最终,酒店给换房了,但一直声称监控在维修(确实)

所以那个面具人到底是谁呢?他到底想做什么呢?如果当时我叔叔晚一秒,又会发生什么呢?

至今未解。

@神霖

iPhone有一个功能,说出“嘿siri”,手机就会自动打开siri并分析你接下来说了什么。

有一次半夜发噩梦被惊醒了,正想继续睡看到天花板发亮,转过头去看发现是手机亮了,拿起来一看,吓得差点把手机扔了。

画面是siri界面,右上角写着「你睡醒了吗」。

(截图是事后示例的,并非当时的截图。)

@LIMIO

小学三年级暑假,某天下午,看见邻居家围满了人群,进去打探,看很多人围在邻居的一张床边,而床上躺着的就是邻居阿姨。

只见邻居阿姨眼睛紧闭,面部痛苦,扭曲着身体,不停的呻吟。她的小孩不停的叫唤着“妈妈怎么了?妈妈快起来”,邻居阿姨始终没回应,依然是在痛苦的小声呻吟,然后突然大叫起来“我不是你妈妈!!!”

当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不是因为这句话,而是这根本不是邻居阿姨的声音!!!然后就有人指出这是“kuntong(方言,鬼附身之意)!!!”,然后有人拿来桃树枝,不停的抽打阿姨的身体,拷问附在邻居阿姨身体里的“鬼魂”,问其来处,不答,叫喊着“天啊!!!”

那撕裂的声音,对我的整个童年都造成阴影!!极其的恐怖!!!如同来自地狱!撕裂、痛苦、低沉!!!但最终“鬼魂”屈服了,说是“周家婆!”

周家婆!!!!!就是我们村刚刚去世一个星期的老婆婆!!

然后叫来了周家婆的家属,周家婆儿女们一听到自己母亲声音,全都跪下了,哭啼声不断。

周家婆生前抽烟,她儿子给“她”递上了一根,虽然阿姨一直紧闭着眼睛,但吸烟的姿势,面部表情,和周家婆完全一样!!!儿女们在劝周家婆不要打扰人家的生活,可周家婆说自己在底下受委屈,不想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周家婆要我们走,最后围观的人走在屋外去了,只留下周家婆的亲属们在屋子内,半个小时左右,周家婆亲属出来,邻居阿姨坐在床上,由于刚刚吸烟了,嘴不停的吐口水,全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自从亲历这件事情后,心理一直有阴影,以至于小时候每次睡觉都要看看床底。

记得有部电影叫《招魂》,里面描述的鬼附身的情景和我小时候遇到的还是有些类似!!大家可以感受下!!

@王也

大半夜写这个慎得慌。我家原先的原先住在一个二层小楼里,我也不清楚那种建筑叫什么,不是洋楼,砖房独门独院。这是我们镇子上的老楼了,原先好像政府的什么大官住的。

这栋房原先的主人是我们家邻居,那时候我爸妈还没从奶奶家分出去,奶奶家就一直住在那座房子后面。

爸妈听说那间房子要卖,自己有点积蓄,就惦记把房子买下来,离奶奶家也近。房主人和他媳妇倒是挺愿意(据说这房子有古怪,跟前人都说那地方不干净)那时候谁信这个,便宜就行。但是他们家有个老太太,怎么也不肯。

儿子苦口婆心劝,加上我爸又托人找关系,终于买下了。但是老太太上了一股子邪火,加上本身身体就有病,这么一起一着急就病倒住院了,好像过了几个月就这么与世长辞了。

那座房子单单从造型上就很古怪,那一排二层小楼都是一批建成的,房型都一样就这座房子特殊。这间房子比其他的要大上半个左右,别人家都是两户一院,就它独门独院。

更奇怪的是房子的门放在了后面,也就是说,你进了院子要从房子绕一圈才能进屋子,穿过一口老井和密密麻麻的藤蔓,我觉得那哪个剧组要在这拍鬼片都不用布置了。

屋子里墙皮是灰色的,一股老房子独有的刺鼻味道。(我擦,一提那房子我汗毛都起来了。剧透一下,那房子现在都没扒,一直空着呢。

我们在那个房子住了一年多吧。忘记什么时候了,就记得就是演侠客行电视剧那年。

正题。住进房子怪事不断。

1、首先,是半夜总听见楼下翻东西声音,我们楼上是卧室。头几次我爸还以为是闹贼了,下去找了好几次没事。又以为是闹耗子,下了耗子药,也不管用。每天晚上还是叮咣地翻东西声。而且东西明显被挪过地方。

2、然后是我那屋子里的灯总自己亮。我爸找电工修过,说是缺项,排查了几遍,没问题了,当天晚上台灯自己亮了。

3、我从小到大唯一一次梦游!没把我妈吓死。有一天晚上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大半夜自己下楼在客厅翻东西。这个过程一直是睡眠状态,是在回楼上的路上醒的,当时摔在楼梯口,脑袋还磕了,嗷嗷哭啊,又疼又怕。爸妈连夜陪我去的医院,医生就说是小孩梦游,没啥大事。

这就没事了,过了两天,有天早上我妈去叫我起床,看见我把台灯电线缠脖子上了,还咯咯笑。

4、最终让父母下定决心搬家的是一个雨夜。或者说刚下晚雨。那天晚上我是清清楚楚听见一个女人在哭,还有一个人在劝。吓得我都不敢喘气。另一个房间我妈也听见了,把我爸叫醒,我爸也听见了!我们一家三口谁也没睡,开着灯熬了一夜。然后,决定搬家。

其实这么闹,也找过大仙儿给看,说房子确实不干净。那咋办,新买的房子不能扔着啊,正好这个房子临街,就改改格局,正面开了一个门,租给别人开饭店去了。

那时候服务员一个月才挣400左右,老板供吃供住,吃就吃剩饭剩菜,睡就睡在二楼地铺。那个饭店没开多长时间,换了八九个服务员了,都说晚上在二楼睡觉,总能听见有人说话。服务员干不长,饭店生意也不好,总出事儿,不是有人喝多了闹事就是丢东西丢钱,那家饭店没多长时间就关门了。

然后房子又租出去,也是开饭店,开一家黄一家,最后实在不行就空着。一空就是四五年,那房子被我爸当仓库了。跟前的小朋友都不敢去那玩,没想到我们家就成了别人童年的噩梦了。

后来我们家搬迁,那幢房子连着后院奶奶家的房产给了不少,我们家搬到了一个小区里。你说那个开发商也是倒霉催的。附近的房子都扒了,就这个房子留着,说是这个房子比较大,留给民工当宿舍。都说民工大老爷们儿火气旺,都是扯淡。

我也是听我爸他们吃饭唠嗑说的,说是那房子又出事了,好像哪个民工半夜撞邪抽风了,具体怎么回事就不清楚了。再也没人敢住那间房子,因为工程还没进行到那,那间房子迄今还孤零零地立在路边。每次放假回家都会路过,我都不敢瞅它。(我现在不在老家,有机会找到那间房子的照片给你们看看)

.......

大年初四大过节的看这照片不好吧。我特地斜穿整个城镇去老房子那里看一下。

我还担心那里都拆了呢,你们会不会很失望。哈哈,那破房子居然还没扒!!!但是也不完整了。门前划成了停车场,我绕到了后面小胡同。

然后然后然后我来到了那房子的后门。

我天,你们眼里这可能就是一个普通的房子,但是对于我来说它太熟悉了。后背不禁打了个冷颤。重点是,它!竟!然!没!有!门!

其实我要是照里面的结构,或者咱们上楼看看你们就知道了!!!我擦,我怂了,我真怂了,我没敢进。我是很想照一张楼梯的照片,就跟日式老房子那样,楼梯又窄又陡,转上去就是二楼。这几张照片都是我着急忙慌拍的,发完我就把这些照片删了。

不少人对这个房子感兴趣,我来把这个回答完善一下。以上即以下的这些绝对不是编的,我去,这真是我家的房子,真是我的真实经历。今年过年回家,我和几个发小聊到了老房子的事情,大家立马来了精神,说:“也哥,你们家那房子啊,真是有问题……”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开始聊了起来。

据说这种全砖砌的土楼,整个县城就这么一排。都是很早以前镇子里当官住的,反正好多年了。

我说了,我奶奶家的老房子就在这些楼的后面,是平房,我就是在这里出生的。所以对于前面这个楼房有点印象。这个房子的主人是一对夫妻,常年不在家,在外地打工,我一直也没见过这两个人。

楼里就住着那个老太太和她孙女儿,我倒是见过。我们真的彻底忘记那个小女孩儿叫啥了,反正和我年龄相仿,只不过那个小丫头有点隔色(sai),就是不合群。

她家里有点钱,总是吃好的玩好的,也不跟大家分享,还总爱骂人,渐渐就被邻里的熊孩子们孤立了。她奶奶是个怪老太太,总是教唆她孙女远离我们这些调皮捣蛋的孩子,特别是我(我那时是孩子头儿)。

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我提过,那房子独门独院,院子里有一株大樱桃树。我们这帮熊孩子翻墙头,拿弹弓打鸟,隔着防盗窗偷水果店的苹果,就是不敢动这家的樱桃。每到樱桃成熟的时候,那个老太太就搬一把椅子在院子里看着。

不是晒太阳,是真的瞪着那双黑豆子一样的眼睛盯着。等她不在时,就把院子的小铁门栓上,隔着窗户看着,有小伙伴以为她不在,就跳墙进去,刚准备摘就被逮住了,老太太就会骂,不光骂小孩还骂家长。

后来我家把那房子买下了,只花了五万块钱。说实话有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我终于也住进了这种两层的小楼。

老太太死活不肯卖,不知道我爸动用了什么手段,托人找关系终于买下了。那老太太怎么生气怎么埋怨我不知道,只记得他们家临走前把樱桃全摘了,一个没剩。

我记得我妈还无奈地摇头说:“都是街坊邻居,至于么……”不过过了没多久,那个老太太就死了,听邻居说的,那老太太上了股子邪火,一病不起就撒手人寰了。我爸听说了还愧疚了很长时间。

后来我们家就住进了那所房子,经历都在前文说过了。和小伙伴们聊天,我有想起了些事情,这里做一个补充。

现在大家看到照片里的房子已经是因为要开饭店修葺过了,我来大致描述一下那个房子的原型。那个院子是没有后门的,我在奶奶家看见的就是一棵老榆树遮掩下的阴森老楼,老楼的二楼有个不大的小窗子,不是照片里那么大,那是后来改的,原来住着的老太太会从那个小窗子往外看,你们脑补一下龙婆的形象站在楼上从小窗户看你。

院子有个临街的正门,外面是一小块荒废的菜园子。从小铁门进去是一棵很大(我见过最大的)樱桃树,树下是两块青石板盖着的老井。房子是全砖的,颜色暗红的砖墙上爬满了藤蔓,不是牵牛花,是一种不开花的植物,黄黄绿绿密密麻麻。

但是房子的正门在后面,也就是说,你需要从房子的左边走过去,绕道后面,也就是图片上的那个门进去,房子前面是没有门的。在院子的后面还有一个高一点地基的仓库,等一下会讲到那个仓库的故事。进了房子穿过厨房,左边就是客厅,右边是楼梯口。

那个楼梯陡的啊,我都是用爬上楼。楼梯间又窄又高,可能是我想象里太丰富了,每次上楼都脑补出上面有一个人往下看你的样子……上了二楼有两间卧室,楼梯间上面的空间也被修成一个被阁,我曾经在里面睡过觉,想想还真是胆大。

正题了,说完房子格局,我们返回来,聊聊那个仓库。仓库和楼房的距离很近,中间都不能容下两个人并排通过。刚买那个房子时,仓库是空的。

我——作为一个方圆百里有名的孩子头儿当然不能放过这么大一个空间。我号召了几个跟屁虫,在那个仓库里忙了一整天,做了一个游乐场!真的,说起来好像是电影里的情节,不过当时我们确实是做了一个神奇的游乐场。

虽然很简陋,但是要什么有什么。比如用轮胎和麻绳做的秋千,还有跷跷板,还有用纸壳箱做的小屋等等。不过,嘿嘿,这个游乐场不是免费开放的,除了跟我好的两个小姑娘外,所有人进这个游乐场都要交1毛钱,包括搭建游乐场的那两个跟屁虫。

不过我也并不是万恶的资本家,收入的百分之六十都拿来买辣条和刨冰提供给大家了。要说,对那个老房子仅有的快乐回忆,也就是这个了。

这也是发小们聊天时,我才想起来的,可能不是发生在我本人身上,我印象不深。

据一个发小讲,他的弟弟撞到脏东西了……我也有印象,他弟弟比我们都小,我们大孩子玩,不愿意带他,也是因为他总爱哭。好像是因为争秋千,那个秋千算是里面最豪华的游乐设施了,每个人都是计时的,只有他弟上去就不愿下来,跟他好好说,他还赖叽(耍小性)。

我一赌气就说,算了,你自己在这玩吧,然后就带着大家出来玩了。他哥也是,根本没管自己小弟,也屁颠屁颠跟我出来了。我们在外面玩各种我创造的游戏……是的,我创造的,其实无非是追跑打闹。一玩起来都没时候。

东北天黑的早,玩着玩着,天就黑了。这里要补充一下,我爸我妈下班都特别晚,老房子一天没人,我不敢自己在家都是去后面奶奶家,晚上等着我爸妈来接。我们刚要散伙,就看着那个发小他妈妈喊他吃饭,还问他小弟哪去了。

恩?没回家吗?我们以为他弟回家了呢。大家都开始找,也不是为了找,就是为了凑热闹。第一去的就是那个仓房。诶妈呀,天都黑了,那房子又不点灯,想想都瘆的慌。

我们刚到院子前,就见他弟哭的昏天暗地地走了出来,哭的都不是人动静了,抹着眼泪嚎啕大哭,都说不出话来了。当时也感到很惭愧,难以想象一个小孩子被我们扔到那个地方,这么晚了,得吓成啥样。

他妈妈当然以东北妈妈的方式把他打了一顿,让他憋回去,也把他哥打了一顿,把我们骂了,还告诉了我爹。也是因为这件事,那个游乐场被我爹拆了,我也挨了一顿打。

这是我的视角,其实真的事情特别恐怖!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这不是演习!

天啦撸,我擦,前段日子在老家听他哥把事情讲了一遍,我吓得他娘的晚上都睡不着觉!他弟竟然不是因为我们把他扔下了才哭的!他说,他弟回家了刚缓过来。他弟说有个小孩一直陪他玩!一个穿黄白相间毛衣的小男孩,比他大!比我们小。这段时间,都是这个小男孩陪着他玩!后来天黑了,他弟说,这个小男孩吓唬他,他害怕了就跑了出来。

同志们,你们想一下。我家仓房没有其他的门,只有从院子的正门走进去,绕过老房子穿过那个窄窄的胡同才能进去。最最最最可怕的是,虽然我们镇子挺大的,但是我们这片别说是小孩子,就算是谁家的猫谁家的狗,我们这帮从小就生活在这里的熊孩子都认识,根——本——没——有——什么穿黄白毛衣的小孩儿!

他弟还说,那个小孩子耳朵上有个洞!不是耳朵眼,是靠近太阳穴那!这可吓坏了他家长,我发小也是大一点才从家长聊闲嗑时才听说,我们那原先确实有个小孩,是,总穿个黄白毛衣,什么老温家的孩子————得白血病死了!他就有先天缺陷,耳朵上有个洞!那时我们还没出生!

据说,他弟回家之后,脑门就一片黑,上吐下泻的。家里的老人说是撞到脏东西了,就烧了点纸,又叫了叫(叫魂,不知道咋回事,好像有红绳还有一碗水啥的),他弟弟才好。

我还问过发小他弟弟,对,事件亲历者!他弟现在都初中了,不过,对这部分事情,只有恍惚一点印象,估计是那时候年龄太小,父母也没告诉他咋回事。或者……像他自己说的,他家长给他拾到过后,他好像把这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转载自知乎,侵删)

  • 1
  • 0
  • 0
  • 6
  • 亲身经历灵异事件黄白相间毛衣的小男孩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