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开天眼、断生死、救命符|云游四方的老道士! 真实灵异

晚上好,我是黄小污。

这几天很多灵异世界网上有了许多评论,很抱歉,我暂时还不知道在灵异世界网上如何回复你们的评论,所以如果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在微信鬼哥微信@野生闺蜜黄小污跟我聊天,也可以加我的私人微信:HXWVAE723

今天我要讲的故事,是小时候发生的一件怪事。

之前我讲过,我家住在会稽山余脉的一座小山包上,山脚下是家族祖坟,半山腰是一座土地庙。

我爹从小身体不好,经高人指点,喊了土地庙的土地婆婆亲娘,从我记事起,但凡庙里坐夜或者开光之类的活动,我和我爸可以免费去吃,而其他人,则需要象征性的带上米或者蔬菜之类的,才能上桌一起吃饭。

这件事,一度让我在玩伴中引以为豪,觉得咱上头有人罩着,真真是好极了!

当然,我今天要讲的并不是关于土地庙的故事,土地庙确实有一些故事,但将来有机会我会细细跟大家聊聊。

今天我要讲的,是一个关于道士高人的故事。

还记得我讲过,小时候我们经常在山脚下玩,遇见一个长布衫老头的故事吗?遇见那个道士高人,也是在那边。

当时他穿一双黑布鞋,穿着和普通人家里务农的差不多,只不过手上拿着一把蒲扇,肩上还背着一只灰麻色的布包。

见我们一群小孩在那边玩耍,我奶奶和邻居家的大婶在一边捡豆子干农活,便上前来讨碗水喝。

奶奶心善,平日里见了要饭的都会主动给米给食。于是便差遣我和堂姐一同回家取水来。

从家中取完水,回到纳凉地,便看到那道士高人在跟我奶奶她们聊得异常开心。

那道士高人说我奶奶有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四个孙女两个外甥女,我奶奶问他,有孙子不?

道士高人说,看你这小孙女,近五年是不会有了。

果真,我堂妹当时4岁,五年后,我弟出生了。不过这都是后话。无论怎样,我始终觉得,生育是两个人的事情,当时我妈和我爸打算再要一个孩子,也并非是心血来潮的,而是做过比较充足的准备,才决定再生一个,无论男女。

不过当时我奶奶还问那道士高人,老太婆能活多久,那高人说我奶奶能活过这些孙女全部结婚生子,并且,这几个孙女都不会很早结婚,不过79岁有个难关,能挺过去就挺过去,挺不过去就安心去吧。

我说过我从小就有灵异体质,对神神叨叨的事也特别感兴趣,当时7岁的我,听了那道士的话,恨不得拜他为师让他教我这些本事。

但我还没开口,我奶就问那高人,说能看出我这些娃娃的命途吗?

那道士高人细细打量了我们四姐妹,最后喝了一口茶,跟我奶奶作揖说抱歉,你这几个娃娃,其他人都将来都会非富即贵,但那胖娃娃的命,老道不敢说。

我奶奶问他为何?

只见那道士高人从水壶里装满水,在我奶奶耳边小声说了一句话,便离开了。至于那句话是什么,直到前年我奶奶生病,我才知道。

不过那道士临走时,特意从灰麻布袋中找出一张黄色的符纸与了我,回到家后,我奶奶找了个小布包把那张符纸装了起来,一直让我佩戴在身上。

我也听话,一直都戴着那只小布包,我也一直把它当护身符。直到前年我奶奶生病那段时间,大家都以为我奶不行了,家里都要准备寿材了,连远在北京的大表姐,也赶了回来,我就把随身携带的护身符给了我奶奶,也算是求个心理安慰,求她平安度过。

也是奇怪,自从我把那护身符给了我奶奶之后,我奶奶就康复了。现在身体健朗着呢,秋收的时候还能帮我家一起翻翻高粱做做饭什么的。也算是一大幸事了!

不过当时奶奶以为自己躲不过这一遭了,趁没人的时候趴在我耳边告诉我当年那句话——“天命自有天命收。”当时我也没放在心上,毕竟咱毕竟是社会主义的接班人,这种神神叨叨的事,说不好。

话说回来,后来十多年时间里,都未曾听起过这位道士高人,直到奶奶病愈后的那年冬天,那个道士高人又出现在了村子里。

当时我已经在外面工作,平时很少回家,听我妈说,那道士高人到了村里的第一句话,便是径直走到了我家,但当年他并未去过我家。

见我奶奶坐在门口晒太阳,便问她,“大嫂子,天命自有天命收,这些年可好啊?”

我奶奶在年轻的时候眼睛就已经属于半瞎的状态,在我高考那年,由于我爹生了场重病,差点就撒手人寰,我奶奶整日哭着,后来我爹虽然身体好了,但我奶奶的眼睛,算是彻底瞎了。

奶奶虽然眼睛瞎了,但耳朵一直很灵,听到这句话,我奶奶立刻惊慌失措,试探性地问道,“可是叶天士?”

那道士高人哈哈大笑,说正是在下。

听我妈这么说起来,颇有一副古时候侠客相逢的劲儿,我奶奶也出了奇的眼神明亮,下了台阶去迎那道士高人。

那道士高人见我奶奶四肢健全,除了眼睛,康健得很,大声笑道:“老嫂子,这天命自有天命收,还真的被你遇上了!”

我奶奶说,不算是天命,只不过,我这孙女心地好。

原来,那道符纸,是一道救命符,那道士高人,在18年前就算准了我奶奶难逃79岁的难关,他见我奶奶一生心地善良,家中儿女孝顺,老伴健在,不忍心见好人就此往生,于是开了一次天眼,无意中看到我的命格,属于天生灵异体质的,算是天命,硬得很!

于是就让那道救命符一直戴在我身上,一方面是为了救命,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养命!

之所以叫养命,是因为我的命格硬,一般东西上不了身,那救命符在我身上,是最安全的!

原来如此!

听我妈讲完,我就像听故事一样,放佛是发生在别人身上。

实际上,却是实实在在在我身上,整整二十年了!

或许,冥冥之中,天命真的是天注定吧!

就像我家门口那土地庙里供奉的土地公公和土地婆婆,很多人都去拜他们,但也就只有我和我爹,能吃免费的饭菜吧!

哈哈哈,世间事,难划清!

-The End-

*作者简介:野生闺蜜黄小污,BAT现任员工。间歇性精神分裂症患者,天生灵异体质,能感知到一些常人不能感知到的东西。文风诡异,江湖事、鬼故事,每晚半夜的下酒菜,我们不见不散!@微信鬼哥微信:野生闺蜜黄小污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14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