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精选推荐
    • 查看作者
    • 邻居失踪一个月,家里的灯却一直闪…(19个发生在网友身边的恐怖灵异事件)

      #1.诡异的灯光

      这是我在苏州工作时听到的一个故事:苏州枫桥区有片老房子,当时周围还没起其他的房子,只有一些老住户。有天晚上,有一户姓王的人家灯一直一开一闪一开一闪的,当时周围的邻居也没在意,可姓王的家里的灯一直到白天还在闪,邻居们有多心的说,这姓王家里人有一个月没见有人出来,别在出什么事,这话一出,其他几个好事的邻居觉得不对劲了,于是报了警,警察到了现场,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回答,于是警察破门而入,眼前的景象把大家都吓了一跳,还有人当场就吐了,因为屋子里躺着四具腐烂的尸体,更恐怖的是其中一具尸体手还放在台灯的开关上,台灯的灯泡早已烧坏发黑了,后来经法医验证,这一家四口全是煤气中毒死的,而且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根据当时的情况,一个月没交电费电力公司早就断电了,可那盏灯都烧坏了,怎么还能亮呢,而且尸体死了一个月,又是怎么爬到台灯那的,公安局至今也没弄清楚,周围的邻居想想都有些后怕,纷纷搬走了。后来有人晚上经过姓王的那栋早已荒废的房子时,看到窗前有四个人影,死死得看着自己……

      #2.吃人狼

      这个故事是我们老家以前发生的:八十年代初期,我们村有个叫冯秃子的屠户,平时杀猪宰羊,每次到了大集,就拉到集市上卖。这天冯秃子赶完集,回来时天已经黑了,那时赶集不像现在,那时集市都在镇上,一个月能赶个一两次,冯秃子家离镇上远,但他也经常走夜路,就也不觉得害怕。当年人口不像现在密集,所以冯秃子回家的这条路两边全是荒地,他有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那人样子很奇怪,浑身包裹得很严实,头上带着老式的草帽,看不清脸,而且走路像小脚老太太。走了一会那人开始靠冯秃子越来越近,而且渐渐把手伸了出来,冯秃子觉得不对劲,扭脸一看,顿时吓得背后冒冷汗,那哪是人手,分明是一只长满毛的爪子,有海碗那么大,就在那只爪子快搭到冯秃子肩膀上时,情急之下冯秃子抽出身上別着的剁骨刀一刀劈在那只大手上,只听“嗷——”得一声,那人撒腿就跑,不一会便消失不见了,刚刚虽然就短短几分钟的功夫,冯秃子已经累虚脱了,过了好一会他才想起,以前老一辈人说过,狼吃人肉吃多了,成了气候会变成人样,专门捡晚上过路的人下手。不过还好自己白天赶集卖肉是凑了同村的车去的,身上就带一把刀,也没什么累赘,否则刚才别说砍那条狼,就是跑也跑不掉了……

      #3.帽子

      这个故事是在老家听来的:有天晚上,二姑去隔壁村串门,一直到了十二点多还没回来,家人有些着急,就分头去找,一直找到了村外的干河道那,才看到姑姑正围着一块老石碑转圈。家人都吓坏了,还是二爷爷有办法,摘下头上的旧帽子,来到二姑面前,他将帽子在二姑眼前晃了晃,二姑就醒了,一看周围,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家人赶忙都过来问她怎么会跑到这来,二姑说她离开邻村,路过干河道时,突然就听到夜猫子叫,二姑心里就有些紧张,就在这时,她的余光看到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个穿长袍的高个子人,正一步一跳得朝自己走来,二姑吓得撒腿就跑,可是那个人紧跟着自己,也不知跑了多久,突然看见二爷爷的帽子在眼前晃了晃,就醒了过来。后来二爷爷告大家,干河道那块石碑也不知是哪朝一位进士的,被挖出来后经常有人在那迷路。人身上有三把火,头顶和两肩各一把,尤其是头顶上那把最旺,所以人们带的帽子日久天长也成了至阳之物,二姑被那进士给迷住成了鬼打墙,所以不能叫醒,叫醒二姑会吓疯,只能用阳气重的旧帽子给激醒……

      #4.旱魃

      我小时候听过这么一个故事:有一年我我们村里大旱,河里都干枯了,还好当时村里已经建了水塔,存了好多水,所以也没造成缺水的情况。这天晚上,村里有几个人在外面乘凉,突然,其中有一个眼见的看到,不远处的荒地里有一个人影一蹦一跳的,模样很奇怪,当时他就来了兴趣,便追上去看,谁知前面的人影跑着跑着,突然缩到地里不见了,后面那人追上来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刚才人影消失的地方,居然是个大坑,里面有口裸露出来棺材,棺材盖不知什么时候开了,里面躺着一具浑身时毛的怪物。当时那人看到此情形,吓得转身就跑,一直跑到荒地外面,他才敢回头看,就在此时,突然天空一声炸雷,一道闪电正好劈在刚才那个大坑里,那人又吓了一跳,转身跑回了家。第二天早上,他又去看那个坑,可里面的棺材不见了,就剩一堆焦灰。后来他和人们说起此事,有老人就说那天他看到估计是旱魃,人死后尸体不腐,先成僵尸,后来受风水影响,变成旱魃,旱魃一出,赤地千里,难怪会大旱。后来旱魃成了气候,被老天爷降下天灾,一道雷给劈了……

      #5.瞎子

      这个故事是一个朋友讲的:朋友小时候经常能看到一个瞎子,每天坐在路边,也不乞讨,也不走动。有天晚上,朋友放学,刚走到十字路口时,他看到瞎子还坐在路边,只是这次瞎子的样子变了,面目狰狞,嘴巴和瞎掉的眼睛里流出绿色的水,全身腐烂,正一步步朝自己走来,朋友吓坏了,掉头就往回跑,刚跑没多远,身后突然一声巨响,有两辆轿车撞在了一起,朋友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才缓过神来,他回头一看,那两辆车都变形了,等救护车和消防队来,司机早就没了呼吸,朋友一阵后怕,想想如果刚才晚跑几步,被撞的就是自己了。后来朋友再也没见过那个瞎子,他向周围的人打听,大家也都说从来没见过有这么一个人,此时朋友才明白,那个瞎子估计不是活人,那天就是他救了自己……

      #6.山林野鬼

      这是朋友讲的一个故事:朋友家住在山里,那时他还小,有一次跟爷爷去山里采药材,就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那天天阴沉的很,到了傍晚已经全是黑透了,朋友和爷爷采完药准备下山,突然,他爷爷赶紧将他拉到路边的灌木丛里,朋友还没反应过来,但在刚才的一刹那他看到,山路前面朝他们走来几个人,那些人有些脸是扁的,有些胳膊腿像断了好几节似的,一摇一晃。朋友刚要叫出声,此时被他爷爷一把捂住嘴和眼,动弹不得。这时朋友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就在经过他们身边时,朋友还有一种极其阴冷的感觉。等脚步声渐渐远去,朋友的爷爷才放开他,他们爬起来走上山路,朋友问爷爷,刚把那些是什么,爷爷告诉他,那些是以前山路遇难的人,魂回不了家,只能在这片山林里游荡……

      #7.宾馆遇鬼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经历:朋友去年去海南旅游,晚上住在一间渡假宾馆里。有天晚上,他睡的正香,突然感觉被子里多出一只人脚,那只脚很小很冰凉,朋友吓得连忙把被子掀了起来,可是床上什么也没有。第二天他回来睡觉,到了夜里十二点多,又被吵醒了,因为他这次蒙着头睡的,睡得正香时,他感觉有人摸他的脸,他迷迷糊糊睁眼一看,没把他吓死,因为他看到被窝里有一双发光的大眼睛正盯着自己,眼睛旁深处一只黑漆漆的小手正摸着自己的下巴,朋友惨叫一声,连滚带爬得跑出房间,一直到了大厅,大厅此时也只有值班的小姑娘一个人,朋友大叫着要退房间,还把刚才遇到的全说了出来,前台小姑娘也吓坏了,叫来值班经理,朋友一看经理来了,又把刚才见鬼的事向值班经理说了,没办法,宾馆只能给他把房退了。后来朋友听当地的人说,那家宾馆以前是家医院,几年后医院搬迁,旧址就改改成了渡假宾馆,后来经常有人在睡觉时遇到不干净的东西……

      #8.白袍人

      我在上中学时听过这么一个故事:我们学校后面有一座小山包,山包后面有大洞,里面深不可测。有一次,有对初二的情侣晚上去那个洞里幽会,第二天中午都没回来,学校发现不对劲,找了一天,最后在那个洞的深处找到了那对情侣的尸体,听说当时那两具尸体口眼大张,脸色惨白,是活活吓死的。一周后的一个晚上,有个人从小山包后面过,看见那口洞站着好几个穿白袍的人,都是脸色青灰,五官全是黑洞,他们其中居然还有两个人,就是吓死的那对情侣,那人吓得连滚带爬的跑回家,病了一个多月。后来,小山包后面的那口洞被人用砖头封死了,那片地方就再也没出过事……

      #9.父女鬼

      这个故事是四爷爷讲的:四爷爷早年有一次去镇上赶集,在镇上转了一圈也没买什么,他抬头一看太阳快下山了,便往准备家走。当时四爷爷住村子得比较偏,而且到镇子的路很远也很荒,所以他也加快了脚步,想赶在半夜之前到家,四爷爷走着走着,突然从路边走出来两个人,那两人一个是老头,还有一个是大姑娘,那老头拦住四爷爷的去路,突然抱着他的腿就不让他走,四爷爷被搞懵了,想问那大姑娘这是什么情况,谁知那大姑娘对他也是推推搡搡,还说四爷爷从这过被撞到她和她爸了,四爷爷也是怒了,这分明是碰瓷!脚一抬,想挣开那老头,谁知那老头向后一仰,倒地不起了,四爷爷也怕了,上前一看那老头居然变成了一块棺材板,那大姑娘一看,顿时哭着对四爷爷又打又骂,非得赖四爷爷把他爸给踢死了,要爷爷赔钱!四爷爷被这一闹,说自己身上没有钱,让那姑娘跟着他回家去取,那姑娘才停下撕扯,拽着四爷爷的肩膀,跟着四爷爷往家走,走了奖金两个多小时,才刚到家门口,突然家里的大黄狗飞扑出来,对着那大姑娘狂叫,顿时时整个村子的狗都沸腾起来,四爷爷回头一看,身后哪还有什么大姑娘,只有一个用树叶编的假人……

      #10. 破庙鬼魂

      这是我在老家听来的故事:老家民国前以前有座破庙,也不知什么朝代的了,破旧不堪,也没人去修缮。有天晚上,有一位游方的头陀晚上在破庙里借宿,到了后半夜,大殿里影影绰绰,这位头陀也是一位高僧,感觉到不对劲了,于是假装打坐,眼睛半睁着,偷偷观察,就看到有一个七孔流血,披头散发的人从大殿的神龛后走了出来,那人经过头陀旁边,就像没看到他似的,朝殿外走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远处传来鸡叫声,那人才回来,转到神龛后面,就没动静了。到了中午,头陀来到神龛后面,就发现神龛后面有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已经腐烂发绿了,但隐隐约约看到那尸体身上的刀伤,头陀断定此人估计是被土匪杀害,弃尸在这的,因为此气不散,所以出来作怪。后来头陀将那尸体掩埋在破庙的院子里,做法将他超渡了……

      #11.长腿的蛇

      17岁的时候,也就是高考的暑假,刚考完我就和最好的一个同学一起,去他舅舅家去玩,他舅舅家住山里,天气很凉快,我还开玩笑说过,我长大赚钱后,在他舅舅家那里买块地建个别墅,山里的风景真好很适合避暑!玩了2天,第三天的下午,他舅舅抓了一条蛇,我们当地方言叫‘清水飙’也就是一种水蛇,无毒的,3米多长,他舅舅用个蛇皮口袋装好带回来给我们玩,我们都有点怕,看着那蛇吐信很吓人的,他舅舅说没事,没有毒就算咬一口也没事。我那个同学也就是他外甥说,这蛇怎么长了腿,不会吧,我们都没见,他又说真看见这蛇跟蜈蚣一样,密密麻麻长着腿,我们都以为他跟我们开玩笑,谁也没在意。暑假过后,我就去大学报道去了,有一天我收到一个消息,我最好的同学死了,我从学校请假回家专门到他家去了一趟,证实是出车祸过世的,我当时很伤心,最好的朋友就这样永远离开了我,又让我有点疑惑,临死的人真的能见到蛇长腿吗?

      #12.新房

      那时我还上着高中,我姐姐和姐夫结婚时是租的房子后来便有了小孩,所以他们买了新房。房子才盖起来交了房他们就立马搬了进去,偌大的小区他们是第一家住进去的。乔迁之喜当然高兴了,所以住进去没多久他们就召集了亲朋好友来家里吃饭聚会,加上我和父母有十来人,吃过饭,大家有的围着聊天有的打起来麻将非常热闹,大慨到了晚上10点多,大家看差不多了就都起身告别因为姐姐家好玩的比较多我就留在姐姐家睡。

      姐姐,姐夫送完客人他们也就带着侄儿进屋睡觉了,我一人在客厅看电视。房间一下就空了,我突然刚到一阵莫名其妙的恐惧,我很明显的感觉得到心脏在狂跳,相信我,我无法描述那种恐惧感是怎样的,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这种恐惧区别于遇到危险或看见可怕的东西又或是想像的什么,总之这种极度的恐惧非常不真实,我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我双眼盯着电视想分散下注意力,十分钟后才发现电视放什么我都没注意,只觉得这种恐惧感越来越强烈,我起身飞快的关掉电视,冲进我的房间灯都不敢关就钻进被子里,蒙住头心跳的咚咚咚的。

      说起来很奇怪,虽然莫名的恐惧但我根本就没往鬼啊灵异这方面想。我不敢动 也不敢闭眼睛。不好用文字形容反正这种煎熬很痛苦,就这样大慨到了凌晨三点,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猛然在梦里一个鬼在姐姐家里追着我,我满屋的跑,(那鬼什么样我形容不出来,就觉得很真实)我跑到厨房,卫生间,最后我躲到沙发背后,那鬼猛的扑过来,我一下就吓醒了,发现自己全身都是汗,又不敢把被子掀开。

      我喘着粗气再也不敢睡着,过了一个小时左右我又迷糊睡去,我靠!上次那鬼接着从沙发那追我。那一晚我现在还记得,总共被吓醒了八次,而且每个梦都是接着上一次来的,就像电视连续剧一样,每一集跟上一集的剧情都是无缝连接的。后来天一亮,有太阳了那种恐惧感才逐渐消失。我立马夺门而逃回了家。到这还没完。

      晚上我姐姐和姐夫带着侄儿来父母家吃饭,也是我住的地方。妈妈在厨房做着菜,我们在客厅,我心里很矛盾,要不要把这事告诉他们,毕竟他们才搬的新家说了不好,我当时也没觉得自己是撞了什么,就觉得是一个噩梦很正常(我当时是不信这些的)。后来吃饭时我还是憋不住把昨天的事说了给他们听。最叫我想不到的是,我姐姐和姐夫脸色大变,原来他们昨晚的经历跟我一模一样,更夸张的是他们昨晚还一直感觉到有人在他们床边站了一晚。

      说真的到这时我都还没有确定自己撞鬼了,是到后来妈妈请人来做了法事撒了很多米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过这种感受。以后我经常一个人住那边都非常愉快,连一个人看鬼片都没有过那种恐惧感,顶多看贞子类的片子,当时惊吓一下过后就没觉得什么,每次睡觉也睡的很甜。

      #13.阴阳眼

      以前我家在马路边上,离我家直线距离大概1000米左右是个急弯道,坐我家门口正好就能看到整条路一直延伸到急弯道的路况,我有个小伙伴,传说中的阴阳眼,她每天放学之后都会和我一起坐在我家门口吃糖,几乎急弯道每次出车祸我们两都目击,小时候我们两吃着糖,她就会说,那个白衣服的人又来了,站在弯道那,她这么一说我就知道待会又要翻车了,有时候是一辆面包车,有时候是一辆农用车,有时候是一辆小轿车,一般这种时候车里的人都只会是轻伤,有时候她会突然很害怕的说,穿黑衣服的来了,然后我们两个就会赶紧的跑回我家里,一般这种时候不管是摩托车还是三轮车还是小轿车,基本上都是车毁人亡,所以我很怕她说看到穿黑衣服的人,这件事是我心里的秘密,我们从来不告诉别人,因为小时候看电视剧,有特殊能力的人最后都被害死了,我们两个害怕她也被害死,所以不敢对大人说起这个事情,直到我10岁回老家就再也没见过她。

      #14.土坡

      小时候我家租房子在一个小镇,是那种二层楼的房子,二楼是在个半山坡上,正门打开就是个坟,我家厨房的墙背后也是个坟,小时候我不知道,我爸妈估计也怕我们害怕,所以告诉我们那个坟是土包,我们刷牙洗脸晒衣服啥的都在坟上弄,每年清明呢还有人过来给上坟。。。结果就是经常有人告诉我爸,说是看到我家门口有鬼,有时候是骑着马车飞过去消失的,有时候是看到有人站在门口然后消失了的,我家里人从来没看过,后来有路过的算命的说是我爸命硬,压住了,我爸7月13的生日。

      #15.水塘

      我们那有个水塘,叫甘瀑,说是水塘差不多算个小型的湖泊了,很大很深,几乎每年都会死人,而且奇怪的是今年要是死的是女孩,明年一定是男孩死,就这样交替,那年我们一堆小屁孩瞒着大人去游泳,结果到水塘的时候我全身发冷,看着水面很吓人,就像是一张等着吞噬食物的巨口,我害怕就拉着我朋友她们不准她们下水,后来她们拗不过我就不洗了,一群人改去上山进鬼洞去玩过家家,等我们傍晚回去经过水塘的时候,看到很多人站在水塘那,水塘里有很多人在找东西,坝上还有些大人哭的很大声的,过几天之后才知道那天下午隔壁村有一群小孩子过来游泳,有两个女孩淹死了,尸体被水草缠到水塘底部,找了三天都没找到,两女孩的母亲跳进水里准备去找的时候尸体却自己浮上来了,大人们都说那是水鬼找替身呢,算命的说那里要死满7男7女才算完,虽然大人都不准小孩子去玩,但是每年总有那么些熊孩子不听话,后来一直死了7男7女,水塘的水一年比一年少,直到08年冰灾,山上的树木被冰裂断了砸进水塘里填了很多,水塘的水也干的只剩下底部了,现在已经变成废地。当年两个女孩淹死的那晚上,我邻居家的大哥哥他们晚上出去抓青蛙,说是拿手电照到水塘的时候,看到有穿白衣服的女人站在水面上后面跟着两个小孩子,他们吓的再也不敢晚上去抓青蛙了。

      #16.夜路

      我有同事晚上加班回去,老听到后面有人叫他的名字,回头看又没发现人,后来突然后背疼,去医院说检查也没什么事情,医生说可能是劳累了让他多休息,他请了10天假在家休息,我们去看他的时候脸色青的像是一个丧尸,我看着他不对劲问了有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他就说有一次加班回来听到有人再叫他,他一回头感觉后背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然后就一直隐隐疼了,我打电话回老家问了下,有个亲戚说估计是遇到脏东西了,寄过来一个护身符,让我同事拿一件衣服去他感觉被撞的地方烧了,烧点纸钱,我同事也是没办法了听我的去做了,结果两天就好了,本来他是个无神论者,现在偶尔我说到的禁忌他也会听几句。我那同事就是老不信邪,经过那回他现在也改变了很多。

      #17.古装

      母亲小时候和同伴到野地里挖野菜,当时她只顾低着头挖菜,一边挖一边往前挪,突然发现眼前出现了一双穿靴子的大脚,母亲抬头一看,看见一个穿古装的人正站在自己面前,母亲觉得他就象戏台上的人似的,也没感到害怕,见他脖子上挂着一串珠子,还说:你这珠子挺好玩的,送我几个玩呗。再一错眼的工夫,那人就不见了,这时我母亲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座大坟边上,她的几个同伴都没跟上来,母亲这才吓得扭头就跑。

      #18.亡婴

      说个我一直觉得很吓人的吧,我有个同学,她家里共生了6个女儿,我同学是老大,因为她父母还想生儿子,又养不起那么多孩子,就留下了她和第二个,剩下的都送人了,结果最小的那个在去收养的那家人的路上跌落山崖没了,最小的那个才1岁多一点,因为是她奶奶拿去送人的,也说不清怎么好好的抱在手里就给掉下去了,(排除被杀,因为收养的那家人是给收养费的)在我们那孩子死在野外,还是枉死是不能葬的,死在哪就只能埋在哪,而且埋的方式比较残忍,是砸成肉酱,因为传说枉死的小孩子怨气大,会来夺命,尤其是这家人以后还想生孩子,不得立碑,不得立墓。

      过了没多久我同学母亲又怀孕了,但是在晚上的时候我同学母亲总觉得有人扯她头发,还老梦到婴儿哭的声音,有时候晚上睡觉她耳朵能听到很清晰的呼吸声,我同学母亲害怕晚上就不敢一个人睡,就叫我同学跟着她一块睡,(她父亲去打工,奶奶爷爷住隔壁)结果她说晚上睡觉的时候,感觉有东西爬过她往她妈那边爬过去,她妈也说老觉得晚上有人爬她肚子,她还听到有婴儿的笑声,但是她妈却听到的是婴儿哭,没多久她妈生了个儿子,我同学说经常在家里看到个黑影跑进她妈的房间,她小弟弟从一出生就哭,身上老是莫名其妙的出现青紫,她妈好几次都被吓到,因为一睁开眼看到会看到没了的那个女儿睡在儿子旁边,血肉模糊的,还有好几次她妈喂奶喂着儿子就变成了女儿,一脸的血水。

      有一天我同学照顾弟弟,突然她弟弟就大哭,脖子上也出现了一条青紫,我同学奶奶以为是她弄的还被打了一顿,没过多久她那个小弟弟就没了,后来请了神婆过来,神婆说这孩子是被索命的,上一个孩子去的不甘心,这个孩子去的也不甘心,得烧了,上一个孩子也得烧了,村里人赶紧去把前面那个孩子也一起挖出来烧了,但是从那之后,不仅仅是我同学家里人能听到婴儿哭,村里有怀孕的女人也开始听到婴儿哭,刚出生没多久的小孩子好好也喜欢哭,还有老太太去厕所,抬头看到有小孩子的脸的,村里人被吓的不行,赶紧去叫了神婆,神婆说是小孩子不甘心不肯走,后来村里人凑钱给做了好大一场法事这事才算过去,这件事主角和我一起念书,当时她家的事情闹的好几个村都知道了,这些细节也都是她在学校的时候和我们说的,这件事对小时候的我造成的影响就是害怕小孩哭。

      #19.粮站

      小时候我们那有一个粮站,粮站非常的大,外面有很大的一片空地,粮站仓库的旁边是个小录像厅,专门放小电影的那种,那时候大人都不准我们小孩子去看,所以小孩子只能在外面的空地玩,等大人看完电影再带我们回去,粮站背后是一座山,曾经那是个乱葬岗,医院死了的没人认领的,小偷被打死的都扔在那。录像厅旁边有个平房,是给平时守粮站的人住的,但是因为以前这里的保安老说遇到鬼就没人肯在那干了,zf只能强制村里的人轮流去守,有一天轮到我们那有名的两个混混去守粮站,两个人吃完饭就去放录像看。

      结果第二天村里人去看他们的时候,两个人躲在录像厅的桌子底下吓尿了,后来才听说那晚上两个人在录像厅看录像,然后大半夜的进来两三个人,他们两个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看了一会才想起来这粮站离村里远,现在又是大半夜的怎么可能会有人来看录像,回头发现门一直从里面锁的好好的,后来那几个人也不见了,两个人吓的跑到录像厅的桌子底下躲起来了,有个胆子小的直接吓尿了。

      经过这件事村里人更加不想去守粮站了,但是上面下了命令,一定要有人去的,于是就花了钱请了个杀猪的和个混混去守,录像厅旁边有个平房,以前是以前老站长的房间,站长回老家去了,村里就和站长打了招呼然后让守的人去那睡,这个房间很小,靠窗放着一个书桌,后面只够放一个床,床有一头就在门后,结果两个人晚上睡一半,年轻的那个混混就听到门外有很清晰的高跟鞋声音,一步一步的往房间这边过来,他怕的要死,就喊醒了杀猪的,杀猪的说没听到,年轻的混混害怕就和杀猪的换了个位置,然后年轻的混混睡的那头正好就贴着墙了,结果半夜他又听到高跟鞋敲墙的声音,一打一打像是要把墙打穿的样子,他吓到要死立马又和杀猪的换了个位置,这回总算没听到什么声音的睡好了。

      第二天他们两个醒了之后,发现门锁被人捏变形了,第二天晚上这个混混又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这回感觉声音像是在房间里,他害怕的不敢睁眼,就拿手去拍杀猪的,然后他就感觉自己摸到了个冰凉冰凉的手,他吓的不敢动,过一会听到高跟鞋的声音一哒一哒的走远了,他才敢去叫杀猪的,结果看到杀猪的也在那吓的发抖,这些细节都是后来他们给我们这群小孩子说的,吓的我们再也不敢去粮站玩了,没多久粮站改建,变成了学校,至于学校发生的那些怪事,就是后来的事情了。

      (转载自网络,侵删)

    • 0
    • 0
    • 332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