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擦肩而过 真实灵异

我是个生于北方的农村的女孩,小时候身体健康,爱闹爱笑也不是迷信的人。上小学开始我便随着父母到了城里,只是随着年纪见涨我发现了自己和身边的小孩有些不同。

大概是从八九岁开始,我开始听到奇怪的声音,起初以为城市喧嚣不以为意,时间久了便会常在凌晨四点左右醒来,仿佛巨大的轮胎从高处坠落,弹起落下一下复一下,我曾和父母讲起,只是父母性格率直,只说我年幼无知,也不曾放在心上。

说起我第一次与死神擦肩,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鬼”。那也就是两千零一零二年的样子,当时的我还在读小学三年级,突然有一天我生了病,那时候的过敏性紫癜并不好医治,父母为我求医一路从东北到了北京,后来得到别人指点又去了齐齐哈尔,才逐渐又有了起色。在治疗期间,我曾在老家的医院住院治疗,我同屋的姐姐和我是一样的病,只是她很严重,当时的概念是,我是单纯的过敏紫癜,她却是内脏不幸沾染,已经到了便血的地步。

有天夜里正常睡觉,那时候医院正常睡觉的时间大概就是八点半九点的样子,平时会有护士查房,那天夜里护士来的格外的晚,以至于我睡醒了一觉她才来。

那时候我年纪尚小没有看时间的概念也没有手机,不知道几点,护士姐姐推开门走进了病房,我不记得那时候有什么反常,只知道她走进来以后没有开灯,也没有拿手电,所以我也看的模模糊糊,在病房里转了一圈,然后停在了在旁边床位哪里,就是哪位病情严重的姐姐,迷糊中以为她拍了拍姐姐,我好奇就抬起头看,但是由于妈妈跟我躺在一张病床上,大半都被挡住,而且又看不清,所以没有看到什么真切的东西,只是模糊的看着姐姐和护士出去了,我也恍惚的睡了过去,第二天下午,我醒过来,听说姐姐已经出院了。

我以为姐姐是康复了,后来才知道,出院一周,姐姐就死了。一周以后我依旧在老家医院治疗,那时候还不知道姐姐的死讯,只是那天夜里,护士又来了,偏偏那天夜里我身上水肿的厉害,由于难受迟迟没有入睡。我躺在床上看着护士走近我,我发现轮廓同白天的护士姐姐不一样,很陌生的样子。越来越近,手伸向我,等我再醒来,妈妈早就哭成了泪人。

我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持续高烧以后,很不幸我的过敏性紫癜也沾染了内脏。我想到了那个护士,我没有在白天见过的护士,拍醒过姐姐还用手要拉我。我讲给妈妈听,妈妈说不会的,是我一直高烧,烧坏了。可是我真的能感知到,它存在,比年幼的声音更近,没什么表情却始终让我无法记起的模样。现在回想起来,我知道我妈妈不信,但十几岁的孩子,在恐惧面前,真的会选择直言所见,努力证明自己说的是真的。也是因为我在医院的哭闹,加上迟迟没有好转的病情,父母最终带我北上,四处寻医,齐齐哈尔军区医院二零三医院的某主任(现已经退休,为了保护他老人家的隐私不公布姓名,救命之恩此生不忘,他老人家自主研发却无法注册发售的中药配方紫癜清和肾康宁)。未完待续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370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