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精选推荐
    • 查看作者
    • 讲讲那些我从小到大经历过的灵异事件 我是学医的 总徘徊另一个世界和真理之间

      我是女的,外婆是做这方面的事情的老人(你懂的),天蝎座。但很搞的是,我学医。学医的人,总是徘徊在另一个世界和真理之间。也许从小注定的事,而且本人身体不怎么好。 介绍完毕。记忆里的事,可能逻辑有些混乱,见谅。  

      001#网吧 

      读高二的时候,我陷入了一场没有结果的苦恋。对方不愿意,但是又喜欢暧昧,搞得我苦不堪言。高中是一个很重要的阶段,而我却天天沉迷在虚拟世界中。那时候,我寄宿在阿姨家里,因为我不是本地人,每个周末回阿姨家,我总是早早放学,或者下午逃课去网吧。看电影或者聊天(超级无聊的)。

       

      也不玩游戏,之后,我经常去的那一片网吧地段开始拆迁,昆明的朋友都明白,经常到处拆迁。我不得不重新寻找新的环境好点的网吧。 

      又一个周末,我在离阿姨家的前一个站下车了,那里有一片小区,还算比较繁华,我慢慢地走着,这时候,天已经有点黑了,但真正的夜市也刚刚开始,我经过一家水果店,老板很殷勤地说:小姑娘,过来看看,有新鲜的草莓。我转过身,被那些个头大,又水淋淋的草莓给吸引了,其实我并不喜欢吃草莓。

       

      于是便买了一些,这家水果店恰好在一条巷子的口边,我看到巷子中灯火辉煌的,想必很热闹,方向也是阿姨家那边的位置,便提着草莓,顺着巷子走了进去。里面竟然有很多家网吧,还有卖烧烤什么的,我高兴极了,说实话,我是个路痴。

       

      我在一家环境很好的网吧玩了2,3个小时,想着阿姨他们该着急了,便顺着巷子往前面走,却越走越空,到公路边的时候,旁边是一个废弃的汽车销售公司。

       

      因为我看见上面写着XX汽车点什么的。我回头看看,那条热闹的巷子依然人声鼎沸,我用心记了下来,打算下个星期来这里玩。 

      到了下个周末,我慢悠悠地晃到这边,依然是那个有点胖胖的老板,见我看他,还对我笑了笑。我信步向巷子里走去,却觉得很不对劲,那条巷子,明显是被拆迁掉了,什么也没有,杂乱的破烂房子,我不禁大失所望,这些拆迁队也未免太快了吧。

       

      我只好折回去,只是想证实一下是否被拆迁了。那家水果店老板却很奇怪地看着我:什么呀,那巷子一直都这样啊,我做生意都两年多了,我来的时候一直都这样啊。

       

      我只觉得冰凉凉的什么从脊背上爬上来。我快步顺着巷子往前走,看见了,是那家XX汽车点。所以,我没有记错路。我又问了附近的几家水果店,回答都差不多。 

      天知道那天晚上,是我做梦呢,还是我无意中去了某个不知名的世界。  

       

      002#前世 

      我是拉拉,就是les,女同性恋的意思。其实,开始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我是这个,我喜欢过男孩子,但仅仅限于喜欢,和男孩子交往过,拉过手,甚至接过吻。 

      可是,当我看见她的那一刻起,我就无法自拔。我恐惧,非常恐惧,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在中国这是不被允许的,没有想到的是,她也喜欢我,我们彼此相爱,我每天陷入无限的恐惧中,又情不自禁。 

      然后,我告诉了我外婆,说实话我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要对老人说这样的事情,就算我说也不应该找一个50年代的老人。可是,外婆只是笑笑,很淡定地道:她是你前世的恋人。 

      各位朋友啊,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的心情,我只是恰好爱上了她而已,大家会有这样的感觉吗?

      当你见到某个人的时候,然后注意了,然后就莫名其妙的爱上了,没有任何的理由,就算是单相思也无所谓,只是因为你就这样爱上了。对不起,我有点激动,这和心理问题任何什么都没有关系。没有。 

      我想,就算她是男人,或者是猫,或者是狗,哪怕是一棵树,当我遇到他/她的时候,我还是会疯狂地爱上。 

      因为,她是我前世的恋人。 

      这不是表白贴,一点都不是。我们一直在一起,我的家人都知道了,也许是外婆的作用,大家都很宽容我们。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看过一个片子,叫做爱情蹦极跳。 

      上面说:我们相遇的缘分,是天空中掉下来的一粒麦子,恰好穿过地球上插着的一颗银针的机率。我明白我将面对世俗的一却目光,包括她,前世的记忆已经没有了,这世的缘分却永远也断不开。 

      主啊,饶恕我。各位朋友,请不要指责我的罪孽。我爱她,用我的生命做保证。 

       

      003#猫 

      关于猫的故事,可能大部分人都说起过。所以我的故事,也许并不新鲜。 

      小的时候,外婆家养着一只大白猫,因为在农村,老鼠特别多,其次,外婆说,猫是有灵性的动物。从我开始记事的时候,这只猫似乎就存在了,就这么大。 

      有时我会抱着它睡觉,但它总在我睡着的时候悄悄走掉。我也从来没有害怕过它,我是独子,小孩子嘛,总是孤独的。 

      直到那天,我依然睡午觉,我的小床是在阁楼上,就是放米的旁边那间。只有一扇窗子,有时大白猫会在窗子外面的屋檐上晒太阳。

       

      我睡着睡着的时候,突然感到有点害怕,莫名其妙的,我醒了过来。往光线最亮的窗子看去,竟然看见那只大白猫隔着窗子对我笑,确实是一个笑着的表情,不是眯眼睛,也不是打呵欠。

       

      是一个微笑着的,带着点点狡猾的表情。那扇窗子已经被我关起来了,因为外婆说睡觉开着窗子会着凉,我被吓得要命,忙闭着眼睛装睡,过了一会,我感觉一个东西跳上了我的床,然后圈在我的肚子上,我不敢争眼睛,我知道是那只大白猫。

       

      我一直闭着眼睛,就在我快要哭的时候,只觉得身子一轻,大白猫走了,我又等了一会,才悄悄睁开眼睛,大白猫已经不见了。但是,窗子是开着的,我第一次感觉这间阁楼是那么的阴暗恐怖。 

      我哇哇大哭着跑下楼去,外婆刚从外面办事回来。奇怪地抱着我问:乖宝,咋了?我就和外婆说了大白猫的事。外婆大笑起来说:别怕别怕,说不定啊,大白是在保护你呢。我抬起头,大白猫依然睡着我在的那个阁楼外面的屋檐上,懒懒地看着我,打了一个哈欠,又微微地笑了起来。

        

      004#走阳关 

      有句话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阳关也就是今甘肃敦煌西南的玉门关,因为当时的繁华所得名。 

      只是当时的意思,是说玉门关太繁荣了,人太多,以至于只好从独木桥那边走过去。今天的意思,却变成井水不犯河水的意思。 

      不过,我说的阳关,却是另一个意思。经常看故事的朋友都知道,空间有二维,三维甚至五维。蚂蚁生活在二维空间,只见前后,人类生活在三维空间,能看宽高,但是有一部分生物,却生活在四维空间,能看后面甚至下面。 

      这是朋友给我说的故事,朋友叫董,也是从小体弱的一个主(郁闷了,貌似体弱的人特招那些的喜欢)。 

      董小的时候,总是三天一大病,一天一小病的,家里人急得没办法,就一个独苗苗。什么医院,什么偏方都用过了。一个老主持还是很笃定地说:活不到8岁。 

      董五岁的时候,又是一场大病,那病来得突然汹涌,高烧40度,本来这在小孩也不算什么,小孩体温一般都比较高。

      但董却虚得爬不起床来,然后眼睛啊,鼻子啊,就是七窍,开始流脓,医生看了说是感染,开了一些消炎药。去医院看,有的医院说是大叶性肺炎,擦,肺炎会流脓啊。。。。。

       

      有的医院又说是肺结核,因为董一直咳嗽,但也没见咳血什么的。 

      就是查不明原因。他家人哭得死去活来,想着这孩子可能不行了。据他说,棺材都买好了放家里。他那刻已经是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然后董只觉得自己飘飘地走出了门,又一直顺着河边走,就快到小马街(当地的一个镇)那片的时候,来了一个人,是个很和蔼的老爷爷说,你过来,我带你去玩。

       

      董就跟着去了,很奇怪的是,董可以看见自己家越来越远,但董并没有转头,也可以看见脚底下的小虫子小草什么的。董奇怪极了,就问老爷爷:我们去哪呀。老爷爷说,阳关呀。 

      “阳关在哪里呀。”董问道。老爷爷用手一指,那不是吗?那是一个很热闹的地方,人来人往的,上面有一个大大的牌坊,写着两个大字“阳关”。

       

      当然,董那时候还不识字呢,这是他根据回忆猜测应该是那两个字。然后,老爷爷说,你快去吧。董就问:爷爷你怎么不和我一块去呀。老爷爷笑道,我得从独木桥过去呢。

       

      董一看,这路边有条大河,河上有座桥,也可以去到阳关里的集市。董就说:爷爷,我和你一块去吧。老爷爷忙说,不行不行,你只能走这边。 

      然后,董就走进了里面,眼前一黑,醒过来的时候,董的妈妈正在哭呢。据他家人说,他那时候已经死了2个小时了。可是他和那个老爷爷走了不仅仅两个小时的路程呢。

       

      之后董虽然小病不断,但再也没有生过这么严重的病了。我问那个老爷爷是谁。他说,我也不知道,只是一个好心的鬼吧。说起这个,我想起一个关于算这个的事。 

      005#神游 

      我只是无意中想起的这个词,叫做神游太虚。有的朋友是听说过的,世界上有些人,看着似乎只是迷信,也就是算这些虚虚实实的东西。

      但是又很神奇,比如这个人从来没见过你的家人,更不可能知道你最近的情况,却可以全部说出来分毫不差,有的人认为这叫请小鬼,就是家里养几个早年夭折的孩童魂魄,当要算谁的命数的时候,就放出来,让小鬼去查。

       

      鬼和人不同,人可以有公斤,有重量,鬼却是轻飘飘的,如烟如梦,所以可以日行千里,可以上天入地。 

      不过是实话,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说出来大家推测吧。我的外婆也有这样的本事,据说当初她父母总共是生了10多个孩子的,这在抗战时期,不算什么。

       

      奇的是,她父母生她的时候,住在他们那里山上的一个寺院主持下来了,和她父母说,要接两个孩子去寺院里住,不然他们陶家人,就死绝了。

       

      于是老主持选中了她和我大外婆,果然不久后,她的兄弟姐妹们要么生病而死,要么出了意外溺水而死,或者跑丢了,或者被国民党给抓去了不知什么地方。

      总之这样下去,竟然一个都不剩了,其实我外婆排行倒数第三,下面还有两个弟弟,这两孩子是对双胞,外婆和大外婆走了以后,两个孩子突然大哭不止,似乎非常绝望。 

      你说为什么不把这些孩子全部带去寺院?天意难违啊,如果全部带了去,搞不好就真的断了香火。留下两个孩子,还有一线希望。 

      这老主持把外婆和大外婆带去以后,突然发现外婆风骨极佳,是修道练术的好苗子,于是就开始教外婆一些医术法术的东西。本来是希望外婆出家的,但外婆凡尘未断,国民党给赶出去后,外婆和大外婆就一起下山了。 

      中间穿插的酸甜苦辣,不再提及。 话说我记事的时候开始,我家就经常人来人往的,甚至一些镇上县上的人都来找外婆。

      但外婆也有原则,就是一年内只看三个人,其他时间都只是帮着看看病啊之类的。我问外婆为什么,外婆说,各人自有天命,天命不可逆,如果去干涉去扰乱,就会祸及自身,外婆还有你们啊,外婆毕竟是人,人都有私心的。 

      外婆给人算命的时候,确实很神奇。我观察过几次,外婆从来没有请谁给她去查这个人啊什么的,有次我放假回老家,在屋子里玩电脑,就听外婆叫我说,让我出去避开。

      我问为什么,外婆说东南方向要来人了。过了一会,就听见恭恭敬敬的敲门声。(就是很有礼节的三声长三声短),想必来人知书达理。

       

      把人让了进来,我没有着急出去,就乘别人没看见,躲在旁边的一个小厨房里。来人是个40上下的中年男人,看那样子像个老师什么的。

      男人和外婆说:婆婆,您帮帮我吧,我老婆最近不知怎么的,老是说胡话,但平日里还是顶正常的。外婆开始打呵欠,我知道外婆要去查了,说实话,我不是没看过关于小鬼的养法,但外婆确实没有养什么小鬼,而且外婆说,养小鬼是要折寿的,还会害了下一代。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外婆神游太虚去了。

       

      过了一会,外婆就清醒过来,那男人大气都不敢出。外婆醒过来后,双目明亮,道:你家曾经是不是有两个孩子,双胞胎,都是男孩。

      男人纳闷道,没有啊。外婆说,你打个电话问问你老婆。男人提起电话给女人说,开始女人似乎不愿意,后来才道出原委。这女人年轻时候爱过一个有家室的男人,后来不小心怀孕了,自然是不敢要的,给打胎了。

      但是打胎也没什么,只是那两孩子都成型了,小脚小手,甚至小舌头都看得到的(你问我为什么知道?我是学临床的,见过许多了,那些流产的女人流下来的东西,要么一团血肉,要么一个刚成型的可怜孩子)。之后,女人没有离开那个有家室的男人,又怀孕了,还是双胞胎。 

      这样反复三次,最后大夫说,如果再流产的话,就不能怀孕了,女人才思前想后,离开了那个男人。

       

      外婆说:你拿着这条红布和药水,晚上4点(阴气最盛之时)将药水给你女人喝了,把红布的一头缠在你女人腰上,一边拉到门外,出门去,8点后才可回来。 

      男人千恩万谢的走了。外婆对外面叫道:乖宝,你要躲到什么时候?快快给外婆出来帮忙。我尴尬地走进屋里,问外婆:外婆你怎么不去男人家里呢?

      外婆说:一个,我得在这里做法,把那两个怨气的小鬼招过去,第二个,如果我去了,那女人保不定会被小鬼指示杀了所有人呢。 

      我问,红布和药水是干嘛用的,药水也就算了,这红布有什么用呀?外婆笑道:人之轮回,如果要成为人,就得走上轮回之道,这轮回之道,其实就是红色的。用红布指引,也许两个孩子觉得好奇,就回去女人的肚子里了,不会再加害旁人。 

      第二天早晨,男人来了个电话,说女人好了。外婆只是说:好好善待他们母子,这两小子会是你的亲子,不要妄加怀疑。 

      一年以后,男人登门拜访,专程来谢了外婆。我见女人抱着两个孩子,很是可爱。孩子一见我外婆就裂开嘴笑呵呵的。 

       

      006#蛇神 

      看过许多关于家中蛇灵,还有龙神的故事,说起来,我也曾经见过呢。 

      外婆家的房子还没有翻新的时候,是以前的土坯房,就是从河里的泥沙挖出来,合着一些什么筑起来的土房子。外婆是做事的人,自然家中长年供着观世音菩萨,据说供菩萨得在厅室里,最好在房梁所在的位置。 

      那时候,我还小,父母在外面工作没空带我,就把我交给外婆带着。(不过原因似乎并不是这个,此话后提)。 

      那天,下着毛毛雨,外婆又被叫出去做事了,外公在城里上班,我就一个人在家,本来外婆还请了一个远房的亲戚看着我,但那个亲戚还没来的时候,外婆就匆忙出门了。

       

      我一个人特无聊,电话也不普及,没有电视看,只有几本破破烂烂的,还是妈妈小时候看的小人书。我就和大白猫,它在炉子 边睡觉,我在这边看书。过了一会,那只大白猫突然嗦地一下跑了出去,外面正下着雨呢。我怕大白淋病了,忙追出去,影子都没个。

       

      我很奇怪地折了回来,只见那个供观音娘娘的小格子上,一条白花花的大蛇正趴着,我竟然不害怕。可以说,那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一条蛇,它通体雪白,白得甚至反光,鳞片上的花纹不是那种复杂的样子,只是简单的几个普通图案构成的,但是特别精致的感觉。

       

      我就愣愣地看着它,它头上也没有其他故事里说的肉角,就只是简单的蛇的样子,它却只看了我几眼,就衔起一个馒头吃了起来,吃完后,又哗啦哗啦地游走了。走的时候,又看了我几眼。 

      等那条白蛇走后,大白猫就回来了。又若无其事地坐在炉子睡觉。外婆回来后,我告诉了外婆。外婆激动地跪在地上给菩萨磕头,后来外婆告诉我,那是蛇神下凡来给咱家降福的。

       

      本来这事不可以到处乱说,但是那蛇神漂亮的样子,我几乎现在还清清楚楚。 

       

      007#妈妈 

      其实我们家,就外婆说的话,体质最阴的不是她也不是我,是我妈妈。 

      我妈妈也是学医的。外婆说,妈妈生下来的时候就特别奇怪,头上的胎毛像牛身上的花纹一样。后来长大后,身上的汗毛也慢慢变成牛身上的花纹。我问外婆这是什么意思,外婆说,这是她前世欠了别人东西,这世要当牛做马来还的。 

      我就一直想看看妈妈身上的牛毛(汗自己一个)。但是,妈妈身上虽然汗毛发达,却和普通的人没什么区别。我和外婆说的时候,外婆也很奇怪,一次就叫妈妈把衣服脱了给她看,看后大喜说:好了好了,还清了。 

      我一直纳闷,妈妈到底是欠了谁的债呀。 话说,我老妈属牛,金牛座。5月4的生日。。。。。。

        

      008#肿眼

      还是我老妈的故事。 医院里嘛,人基本天天死,这是常事。

       

      没办法,有的人在路上就死了,但医生还是得把人带回医院,不然人家肯定要说你把人害死了。尽管这样,医院官司还是天天打。 

      我老妈偏偏当了一个小官,有时医院出了这样的事,就叫我老妈去游说,因为我老妈面善,口才也好,脾气也好。 

      那次,又死了一个人,那女人很可怜的,生了一个孩子后,就天天叫牙疼,查来查去,说是蛀牙,结果拔了以后,一直血流不止,有次看着好些了,医生就说让把塞在嘴里的棉花拿出来看看伤口怎么样,总不能一辈子含着棉花吧。最后,却大出血,抢救都抢救不过来,就死了。 

      那家人自然天天来闹,还把尸体摆在大厅中间。来了很多亲戚朋友什么的,其实呀,除了那女人的母亲孩子,谁会真心关心那个女人的死活,也无非是冲着钱来的。人心呀,有时还真是这么寒。 

      医院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大家只要用心观察下就会发现了,人死的时候,一般都是由主治医生带头在死者的床脚那脱帽敬礼。可能大部分人认为这仅仅是一种哀悼的仪式,其实不然,此话后提。 

      妈妈那天也跟着去给死者敬礼了,回来后却突然觉得牙齿疼,一直疼,去医院看,好好的,没什么病。我就想,会不会是那个女人的魂不甘心,把妈妈给附体了。但是,也轮不到妈妈呀,妈妈并不是她的主治医师。后来,疼得没办法,腮帮子肿得老高。

       

      只好给外婆说了,外婆着急得很,第二天就赶了过来,看后说,把那女人的妈给叫来吧。女人的妈看起来很老,一直很难过,从头到尾,这个老人都没有要求过医院什么,只是因为女儿的死有些恍惚。

       

      外婆问那个老人:死的前天,给她吃了什么?老人想了想,没什么啊,就和平时一样的稀饭豆浆。外婆不甘心,你再仔细想想。 

      老人想了半天没想出个什么,倒是那女人的小儿子(5岁,我记得是)大声说:我知道,我知道,我爸爸给妈妈买了粘糕。

      外婆道:这就是了,你们可以去报警了。老人奇怪地说,你怎么知道是孩子的爸把我女儿害了。我外婆说:因为我姑娘牙齿一直疼,然后我看见她疼那个腮帮子里面,全是黏黏的糕。扯都扯不下来。 

      后来,由于医院和警方的涉入,男人认罪了,原来,他在外面早有二心,想要害媳妇,碰巧,这男人在村里和卫生院的一个医生玩得好,懂一些这方面的知识。

       

      就想到用这个来害媳妇,粘糕吃着软,但是很沾,容易把止住的伤口撕开。那男人被抓的时候还不甘心,老认为是谁看见把自己卖了。所以呀,这人呢。不要总以为自己做的事很巧妙,老天看着呢。

       

      009#梦 

      梦是一种很奇妙的过程,医学上说这是人体休眠的时候一部分脑细胞活动的反应。有的人说,我从来不做梦,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说,真的有从来不做梦的人,但是偶尔做一个梦的话,后果却不堪设想。 

      正因为这个,才有了周公解梦,我所说的,就是这个似乎迷信却很巧合的事情。 

      我有点神神叨叨的,原谅我,天蝎的都有点这样的阴性体质。也喜欢用牌什么的算命,直觉也比较准,所以我大部分的人缘都是从这里来的。甚至有时隔壁班的同学也会找我算命,汗,我以后可以以这个为生了。 

      话说我们班上有一女生,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我,她学习不错,有点点小脾气吧,大部分同学都不太喜欢她,觉得她很自以为是。

      我嘛,人懒,又怕惹事,基本都是能不接近就不接近,别人说我的不是,我就装傻,笑笑就过去了。外婆常说,少结仇。毕竟欠别人的总是要还的。 

      言归正传,一次那个从来就不喜欢我的女生突然约我晚自习后去阶梯教室等她,我就纳闷了,但一想,我平时还算低调,没有惹她,大不了被她骂一顿吧。于是去了,那女生却用恳求甚至哀求的语气对我说:你给我算算吧,最近老做噩梦。

       

      平时我从来不做梦的。我就问她梦见了什么。她说,什么都会梦到,鬼啊之类的,但每次都会梦见棺材,常常把我给吓醒了,把我弄得最近的睡眠都不好。我想了想,在周公解梦中,梦见棺材,应该是好事呀。

       

      又问道:那你打开棺材了没有?那女生仔细想了想,摇了摇头。我想了半天,毕竟自己又不是算这个的,只好说:可能是意味着你要失财吧,别想太多了,还有最近注意下身体。 

      结果,期末考后几天,那女生给我打电话来了。“我想说,你算得可真准了。我确实失财了。”我忙问怎么回事?她说:本来我这学期是评到国家级奖学金的,要求也达到了。

       

      但是因为一个女生有门路,奖学金给了她,更糟糕的是,我似乎被人嫉恨,什么都没有评到。而且,我最近一直在生病。我被自己给吓到了,平时都是随口说说,而且大部分女生都只会问感情啊之类的,我不会这么神吧。 

      不过,我也只是根据周公解梦里的来推断。想来,这本书,可不仅仅那么简单咯。再说个和鬼有关的吧。不过还是不算恐怖。 

      0010#我 

      这是我自己的故事,不过是外婆告诉我的。 

      我的脖子上总是挂着一把小锁,和别的同学不一样的是,这把锁从我出世就一直挂在脖子上,从来没有取下来过,或者说,我根本没办法取下来,除非把锁链子给弄断了。锁里面是中空的,但我从来没想过里面会是什么东西。 

      从小时候开始,外婆就总是叮嘱我,不许把锁解下来,任何情况都不能。我就问为什么。外婆叹了口气:乖宝啊,我不是和你说过你妈妈的事吗?其实来和你妈妈讨债的人,其中一个就是你。本来,我算过,你生不下来,就算生下来了,母女两个都保不住命。

       

      果然如此,本来医生推测的你是18号生,你却折腾了整整一个星期,你母亲嘴巴都干得流血了,连叫疼的力气都没有。

       

      最后没办法,只好把你破腹产拿出来,拿出来的时候你也不哭,开始护士以为你被羊水给呛到了,就拼命打你屁股,你却反而笑了起来,那声音一点都不像个孩子的。

      我没办法,只好请师父来看,师父就叫一个银锁匠,给你脖子上打了个锁,把你的小命给锁住了。很奇怪的是,你妈妈本来大出血,突然就止住了。你也哇哇地哭出了声。 

      我知道后,内心那个愧疚啊,原来我老妈为了我吃了那么多苦。 

      外婆又说,其实这把锁,是断过一次的。小孩都叫小鬼小鬼,就是说还没成人呢。特别是三岁以前的小孩,很容易被什么把魂给勾走了。

       

      那时候我天天带着你,你身体一直很虚,你妈妈又忙。一次我出门办事,就把你托给对门的阿英。“阿英????”

      我大吃一惊,阿英可是个傻子呀,整天就只会嘿嘿的笑,还坐在一个像学步车的架子里,站都站不稳。外婆苦笑道:对,就是她。说起来,你的小命也算是她给救的。

       

      那时候,阿英很正常,我当时只是想,也就一两个小时就回来的,没事的。谁知道,阿英怕你在屋里闷坏了,就把你带了出来,这下可坏事了。 

      等我回来的时候,阿英已经昏在一边,而你不见了。我搂着阿英,大叫着你的名字。你竟然从屋里走了出来,才3个月的小孩呢。你只是阴冷冷地看着我,嘴里咕嘟咕嘟地说着什么。我忙拿出开光的佛珠来镇你,不对,已经不是你了。

       

      你那眼神和表情,根本就是一个充满怨气的鬼魂。但是,你只是稍微躲了躲,就向我扑了过来,手里拿的是垫门的石砖,估计阿英就是这样被你拍晕的。

       

      我闪开,你又扑过来,我什么办法都没有。突然想起师父说过,危难时候心里要静,要纯,不可惊慌。因为人一慌,就会失去一魂一 魄,让鬼有空虚进入。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心中默念地藏菩萨经。你的锁突然断了,而你倒了下来。我赶快把你抱进屋里,把阿英也拖了进去(汗,竟然是用拖的。) 

      后来,阿英就变成这样了。 我问外婆,那你怎么和阿英的家人解释呢?

      外婆说,肯定不能说被鬼给打伤了,只能说摔跤。而且,说了也不好,那鬼会跟着去。 

      我奇怪地问道:可是,为什么带着锁会被鬼附身呢?外婆深深地看着我,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保住你的方法,不单单是用锁把你的命锁住不让你回去,还要掩护住你,不被那些东西发现。我说,怎么掩护呀? 

      外婆笑了笑,你不是问我为什么锁里面是中空的吗?因为里面封着一个鬼。只是没想到,没有外物的干扰下,这鬼竟然跑了出来。我只觉得锁骨中间冷冰冰的感觉。“那,那现在那鬼还在不在呀?”外婆笑道,肯定不见了嘛。锁都断了,它也跑了。 

      只是,我没有问的是:为什么现在还不让我摘下来呢?我可不想听到那样的答案。

       0011#神兽 

      外婆年轻时候的故事。 外婆年轻时候是个可爱姑娘,身体棒,皮肤总是红润润的,力气也大,胆子也大。于是村里就让外婆和几个姑娘去给全村人煮饭。不过,那时候叫公社。 

      煮饭的地方离家远的,就住在旁边的寺院里。但是,那寺院被红卫兵打得乱七八糟的,外婆家里的人基本都信佛,所以虽然寺院烂,依然对寺院恭恭敬敬的。别的姑娘却很不在意。那一晚,睡着睡着,外婆听到一声巨响。寺院外是堆着劈好的柴。

       

      外婆怕被猫给弄倒了,第二天不好收拾,忙跑出去看,却什么也没有。咕嘟着回来接着睡,刚躺下不一会,又是一声巨响,外婆跑出去看的时候,柴都推得好好的。

       

      而且,每次那么大的声音,其他几个姑娘竟然不会被惊醒。

       

      外婆越响越不对劲,一种不祥的预感。外婆忙叫醒其他几个姑娘,和他们说了这个事,因为外婆是煮饭里领头的,其他姑娘也不好得说不信。

       

      就在门背后守着,果然,又是一声巨响。他们提着锄头什么的追出去看,只见一只像猫一样的,但是很大的生物睁着炯炯有神的双眼看着他们,也不害怕。

       

      外婆他们就跟了出去看,所有人才踏出去的时候,他们刚才睡的地方,一根房梁掉了下来。那生物也从墙外跳了出去不见了。 

      众人惊讶不已。外婆这才想起,那生物的样子,怎么那么像12罗汉里骑狮子的那只大狮子的样子呢。说起这个,我再来说说锁的故事吧。 

      0012#锁魂 

      这是小时候外婆说起的,印象比较深刻。故事里的主人翁叫阿翠,是外婆的一个远房亲戚,表亲,应该是。只是我从来没见过,阿翠呢,已经走了。 

      阿翠小时候也有一把锁,不过她的锁是因为小时候老生病,家里人给求的长命锁。后来,锁带的时间长了,就慢慢黑了,科学的来说,是氧化现象,从某种角度来说,是吸食了病气。

      本来嘛,锁黑了,可以摘下来,洗洗带上就可以了,或者干脆就不用管,没什么影响。只是这个阿翠。偏偏生得顶漂亮,山里孩子洗头用的是米汤,洗澡用的是清泉水,那眼珠子都不带杂的,黑亮亮,像小孩一样。

       

      漂亮姑娘呀,就有点嫌弃这把锁来着,锁也脏了,就悄悄给摘了下来,把妈妈买的珍珠项链带上了。 

      可是,过了个把月,阿翠就生病,开始只是感冒,接着发烧,说胡话。阿翠的奶奶一看,哎呀,不得了,锁不见了。急得到处找,阿翠的妈妈爸爸毕竟也接受过一些现代思想,就不当一回事,觉得只是普通感冒,看了医生就好了,骑着车带阿翠进城去了。

       

      奶奶半天找不到锁,明白大势已去,这孩子必死无疑,老泪纵横。过了一会,邻居家就跑来告诉,阿翠爸爸不小心把车骑翻了,阿翠恰好撞在一块石头上,给撞死了。 

      外婆说,锁,或者说,银这种东西,跟着人时间长了,也就给沾了人气,甚至是分了人气,如果丢弃了它,就把自己的一部分给丢了。千万不要随便扔了啊。下面这是去北京玩时候的事。北京朋友别打我啊。 

      0013#冤魂

      高考结束后,我和妈妈及外婆去北京玩。我们去的是金陵,还是竞????就是只开放的那个地下墓室,比较小的那个。我不记得名字了,外面还展示了慈禧太后的一些衣服之类的东东。 

      我们是跟团旅游,记得当时下到那个墓室里的时候,就觉得和地上两个差别,也许是心理作用吧。北京夏天顶热的,但是下到墓室里的时候,那叫一个冷呐。

       

      我是南方人,对着突然的变化非常不习惯。下面也比较小,有看头的是那个大大的石头门,导游还说了当时是怎么给它关上去的,里面还放着三把椅子,导游说是皇帝,皇后和贵妃坐的。想想当时陪葬的人,还是很惨的,就这样活生生饿死在里面。不过这种制度貌似在什么朝代就给废了吧。 

      外婆只是笑眯眯地看,然后低声说了句:其实根本没有废除,只是为了安抚老百姓罢了。我就纳闷地看着她,问:外婆,你怎么知道啊。当时人有点多,外婆说了什么我也没听到。

      顺着人流开始往外走,周边还有几个没有开发出来的洞,一股股的冷风从洞穴里吹出来,我仿佛看到了什么,或者感觉到了什么,只是慌忙融入人流里面。

       

      快走到出口的时候,才发觉外婆没跟上我和妈妈,忙回头去找,那时人也比较少了,三三两两的正走出来。外婆看见了我们,也跟着那几个人走过来。其中有一个15,6岁的和我差不多大的女孩对她父母说道:哎呀,看这么有规模的墓室,想来当妃子还是蛮不错的哦。

       

      才说完没走几步,咚的一声就倒了下去。她父母给吓着了,忙着打电话,我们也过去看,外婆看了一会,就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瓶子,凑到女孩鼻子下面给她闻了闻,女孩便慢慢醒了。

      女孩的父母一边感激一边好奇的问是什么东西这么管用。外婆只说她有点中暑了吧,给她闻了蒿枝,刺激一下就可以了。女孩的父母千恩万谢的走了出去。 

      我明显不信,这过程我可看得清清楚楚,就偷偷问外婆是怎么回事。外婆说,她其实也没看见什么,只是感觉这墓室特别地哀怨,有种很浓的哀怨的感觉。估计是皇帝的什么小老婆,不然那女孩这么说完也不会昏倒了。哎,可怜的冤魂啊。 

      我奇怪地问道,但也会有别的人说啊,怎么就不会被那个。外婆说,刚才人那么多,阳气重。那冤魂也不敢靠近。 

      我回头看了看,已经空无一人的墓室,淡淡的灯光下,似乎有一个白衣素缟的女子,哀怨地望着再也不能上去的出口。我打了一个激灵,匆忙离开了这个冰冷冷的墓室。

       

      0014#报应

      各位,相不相信报应这回事?也许很多朋友要说,现在的社会,能有什么报应,还不是作威作福的。 

      可是,我真的就听说了这么一个关于报应的故事。外公是铁路工人,但他在的那条铁路只是跑跑小地方,慢慢就衰败了下来。

       

      外公的上司是个60开外的老头,小时候我顶喜欢他的,看着样子很和蔼的一个人,也会给我糖吃。慢慢长大后,才从旁人话中明白,这是一个贪婪阴狠的大贪官。但是警察不敢管,老头的儿子可是公安局的局长,谁敢管呢。

       

      这老头就这样作威作福了几十年。外公和他都算是老一辈的职员了,所以也差不多是一起退休的,那老头眼看退休,还很不甘心地又捞了一把。 

      在铁路的路两旁,种着许多粗大的桉树,不知道有了多少 年的历史了,总之有的桉树,要三四个人才围得过来。结果,那老头鬼迷心窍,竟然把那些树卖给了木材公司,你想啊。

      夏天那么热,养路工人在这桉树下还能乘凉,但是把树砍了,工人会容易中暑。但是,人人心中怨恨,也没有什么办法。 

      也就三四个月左右吧,一次听外公和外婆的谈话说,那老头子突然脑溢血死了。外婆拍着大腿大叫痛快。真是报应。事隔不久,又听说老头的儿子得罪了上面的,给撤了职,似乎拥了很大的一个洞。接着是,老头家唯一的独子,给外面的小混混打断的腿。老妈妈一时气急攻心,撒手西去。 

      我就琢磨着,难怪每次经过他家那6层的小洋房,老听见里面有人哭呢。 真是报应呐。

       

      0015#树门 

      这个树的意思是树立。 那时候我还没出世,我老妈都还是光着屁股跑的小孩,外公在县里工作,家里就外婆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自然是被某些人欺负的,特别是我大外婆,可能嫉恨当初老主持选中了我外婆学习法术吧,总是找外婆的岔,之后更是把外婆赶出了家门,因为大外婆是大的那个,自然继承了祖房,而且大外公是倒插门,也就是招来的女婿。什么都听老婆的。

       外婆带着三个孩子,按公社的规定,得不了多少的田地,但外婆也不气恼,和村里关系好的一个婶子要了他们家原来的破房子住了下来。后来我长大还去看过,低低矮矮的,只有一层,唯独那门很干净很新。 

      外婆说,当初他们搬过来的时候,门破破烂烂的,左角还破了个洞,大冬天的冷风直吹,冻死了。而且,三个孩子在学校还老被老师挑毛病,学习也不怎么好,自己一个女人做着和男人一样活计,得的工分还很少。而且不久后,外公还受了伤,那时候外公只是养路工人。

      那段时间说要多惨有多惨了。后来,家里来了一个云游的和尚,那天也很奇怪,明明看着要下雨的,打雷了,却没下雨,就是光打雷。那和尚来了之后,和外婆要口饭吃,外婆很信佛教,于是就给了和尚,和尚看看外婆家的门,就对外婆说:施主,您这门得改改呀。把门拆到另一边吧。就是对着我站的方向。

      外婆虽然觉得奇怪,但对这些得道高深的和尚非常敬重。第二天就请人来改了。说也奇怪,三个孩子学习增增地往上走,我妈妈考取昆明医学院,阿姨考取重庆师范大学,舅舅考取西安交大。然后,外公升了官,外婆终于在村子里扬眉吐气了。

          

      我好奇的问外婆,怎么改一个门的位置就变了呢?外婆说,我也不知道,但是从我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可能原来的门恰好挡住了鬼道。鬼和人虽然生活在不同的世界,但是恰好就有那么一两条路,是重逢的。

          

      我开始幻想,某一天,我是不是走着走着就打了一个寒战,该不会不小心和那样的生物撞一起了吧。

       

      0016预知

      人是一种很神秘的生物,我是个临床医学的学生,在医学界里,多么厉害的老专家,都不敢说,我对人体已经了如指掌了。 

      人是从低等生物进化来的,但是那些古老的生物有什么特殊的能力,是不是给了人类呢,就不知道啦。 

      很多朋友,有过这样的经历,总觉得突然地不舒服,像要发生什么事一样。我说的,是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

      我就读于昆明市官渡区二中(高中),昆明的朋友都知道,那学校把原来的25中给占了,后面是一条小巷子,穿过去后有一条街,经常有同学嫌食堂的饭菜不好吃,就去那条街上吃饭。 

      我当时和班里一个女生玩得不错,我们经常去那条街上吃饭。但那条巷子是属于村里人的,有许多民房,这就有个麻烦的事情,今天这家要翻新房子,明天那家要增加楼层。

      其实现在来看,那条巷子是不怎么安全的,毕竟是民房,盖房子的时候没有个保护措施,那天下午,我和朋友和往常一样从那条巷子走进去,走着走着,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一个激灵,突然觉得冷,然后就走不出去一样,僵在那里,当然,这一些动作只是一瞬间的事,我同学还以为我大姨妈来了,颜色那么难看,就转过头来看我。

       

      也就那么几秒的事情,一根钢筋从楼上掉了下来,擦着我同学的耳朵,她的耳朵自然没能幸免的被擦破了。我同学是个火爆性子,就指着上面的人大骂。但其实 上面 一个人都没有 ,人家都去吃饭了。。。。。。。。 

       

      (转载自豆瓣,作者 :一沫是个重口味,侵删)

    • 0
    • 0
    • 88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