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到底谁是谁的债 真实灵异

    接续上文

    “她”来了

    跟妈妈一路回来的,是王姥姥,那时候见到王姥姥只有开心,长久的病着,左邻右舍的小孩都在大人的引导下对我避之不及。现在回想起来,妈妈终日奔波于医院,但许是真的家境艰难药石难挽,已经逼得母亲病急乱投医了,这世上唯有父母之爱是最纯粹的,他们能给我的,未必是这世上最好的一切,但却是他们能给我的最好的一切。王姥姥刚刚走进院子,就面色不善,我顺着王姥姥的四处探究的目光,看到开着门的屋子,原来“她”没有走。她只是离开了屋檐下,站在了屋子里。那一瞬间我以为是不是我们都可以看到“她”。然而事实确是王姥姥看不到“她”,只是发觉气场有异样而已。王姥姥跟妈妈碎碎的念叨了几句准备东西,妈妈就依着王姥姥的意思,把袋子提进屋,里面的东西依次取出排列放在桌子上上,拉着我坐下,几番繁琐的红绳锁扣串着铜钱,水米符剑香纸各有安置,我看着这阵仗,似乎是要斩妖除魔,我问王姥姥这是做什么,是不是要杀了鬼,王姥姥依旧碎碎念,妈妈拉着我坐下说不要怕王姥姥给你治病。我有些慌乱了,随着妈妈坐在王姥姥对面,却忍不住四处看“她”在哪里,终于红线外我看到了“她”,她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许是那天的梦,让我想到了她的松鼠,我忍不住对“她”说你快走吧,以后别来看我了。她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王姥姥几张符烧了起来,香却烧着自动熄灭了。我只记得王姥姥又是一顿念叨,类似于请“她”吃下这香的话,几张纸钱烧下去香再点燃于是正常的烧了。一阵念叨以后,王姥姥把红绳一端系在我手腕上,后面的事我就再无知晓了。

    那天过后,接下来的几天我的精神好了不少,没过几天家乡刮起了很大的风,爸爸买了很多烧给死人的东西,除了元宝香烛纸钱一类的东西还有一个纸扎的小人,放在门外,我说看看买了什么,爸爸说什么也不让我看,呵斥我回屋。傍晚妈妈和爸爸拿着两大编织袋的东西出了门。那天爸妈回来的很晚,我们睡的也很晚,只是那天梦里,“她”又来了,她换了一身红色的衣服,抱着“她”的松鼠,领着一个年岁和我差不多的孩子。依旧是站在不远处看着我,却又是像看着我们全家,在房子外面望着我们一家三口,天上飘的都是纸钱,落满了我家的院子。她看着我,拉起旁边孩子的手,转身走了,踏着满地的纸钱,伴着香火。

    过了很久“她”都没有再来找我,我才明白她是在跟我告别。很就以后,我才知道那只松鼠是黄皮子,是北方的黄大仙。也是很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她是想拉着我的手离开,并不是情愿的拉走那个小孩。

    (未完待续)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333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