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她”来了 真实灵异

接上一篇

擦肩而过

家人带我到齐齐哈尔求医以后,我的病情逐步好转,便又开了很多药,回到了老家治疗。但我始终对护士的存在耿耿于怀。年幼无知无畏,却是因为病痛折磨对死亡有着原始的恐惧。休学养病,那时候只知道不需要读书写字,每天在床上打针吃药玩布娃娃,反倒让我当时没有什么心理负担。当我快要淡忘护士的阴影时,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袭来。恐惧,除了恐惧大脑一片空白,前所未有的恐惧。“她”站在我家的门口,似有若无的“她”与我对视。我家当时住平房,有一个小院子,我下意识的问你找谁,你怎么会进我家里。“她”停在原地,与我对视。还没等我再次发问,她却一点一点向我移动过来,不是走过来,是移动,我害怕,很害怕,发自内心的恐惧使我大声哭喊,我退到炕上,大声的哭喊妈妈,爸爸闻声赶来,爸爸从“她”的身体穿过走向我,过度的惊吓使我蜷缩在炕上,看着消失不见的“她”站过的位置。那天过后我发起来高烧,几天吃感冒药都不见好,一天晚上妈妈带着我去了离家几百米的王姥姥家里,王姥姥一见我就说我是被惊了魂,王姥姥问我看到了什么,我说一个衣服脏兮兮的女人。王姥姥说没事的孩子,跟妈妈寒暄几句就开始画符。一碗水,一碗生米躺在王婆婆家的木床上,发生了什么我就不记得了,后来我也曾问过发生了什么,妈妈只说我睡着了,没事了。那天过后,给我戴了一条红绳在脖子上,末端吊着一块木头,一头已经被火烧的发黑一样,我因为没再发烧。但是也养成了粘着妈妈的习惯。

好景不长,才从惊吓的阴影中走出来,“她”便又来了。那天爸爸去市场赚钱,妈妈去邮局取齐齐哈尔给我寄过来的化验单和药。我一个人在家害怕的用被子蒙住头,不知不觉的睡了过去。在梦里,我见到了她,脏脏的衣服,暗沉,破旧,还有泥土。她一点一点向我移动,可我依旧在害怕,许是觉得自己的木头是护身符,我紧紧的用双手握着护身符,撕心裂肺的哭喊,不要靠近我。她还是移动到我眼前,看着我,我看清了她的脸,比妈妈年轻,烫着卷发,双眼皮,可能是在梦里吧,鬼竟然不可怕。她想牵我的手,却牵不到,然后转身走了几步,回头向我招手,好像有些失望,我鬼使神差般的跟了上去。几步路,却像是穿越了时空,从我家门口走到了荒草丛生的地方。她在一个土包边坐下,向我招手,一只松鼠一样的动物懒洋洋的从一个洞里走出来,我竟然向她们走过去,跟她们一起坐在了土包上,……妈妈做好了饭,喊我醒来。我醒来后,想着那个满身泥土的女人和松鼠,我说妈妈我梦到了那个女鬼,可是妈妈似乎心情不好,呵斥我小小年纪胡思乱想,家里为我治病已经很为难了,不要在添乱了。那天我很难过,因为寄过来的化验单结果不是很好,病情反复,还有加重的迹象,那天我第一次思考,自己是怎样的累赘。

那天之后爸爸还是拼命赚钱,妈妈奔波于医院,我妈妈不停的在老家各大医院询问专家,可是收效甚微。我依旧是在家里,搬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百无聊赖的看着日出和日落,那天妈妈还没有回来,“她”却来了,站在离我不远的房檐下。我坐在小板凳上,没有哭闹,也没有哭喊,只是跟“她”讲,我可能治不好病了,我也要变成鬼了,她只是摇摇头。我说着很多有的没的,她只是站在那,在我的印象里,她始终没有跟我讲过话,也没有什么表情。听到大门咔的一声,我知道是妈妈回来了,我再看看“她”,“她”离开了。

未完待续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285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