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尸粥 真实灵异

成刚刚大学毕业不久,在一个边远小镇找了一份报社的工作,对于天生爱静他来说,这里的工作生活还都比较满意。唯一不足是报社的这份工作需要加夜班。他常常需要夜里十二点经过一段很僻静的公路回家。

这一天夜里,他又走在那条静悄悄的公路上,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成心里发毛,拼命的蹬车子,希望能早点到家。可是车子却偏偏在这时候坏了。他沿着公路找了很长时间,也没看到一份修车的。就在这时他发现路边有一条小巷,他以前从没注意过这条小巷,就好象它是突然冒出来的一样。他决定进去碰碰运气。

尸粥

夜晚的小巷里尤其的静,静的让人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以往听过的关于小巷的鬼故事一股脑儿的涌进了 成的脑海,他直感到一阵阵脊背发凉。正当他准备离开这小巷时,忽然空气里飘出一种奇异的香气。他寻着这香气左拐右拐,来到了一个小棚子前。原来是个粥铺。棚子里,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婆婆正在背对着他,在一口大锅前忙活。“婆婆,向您打听一下,这附近有没有修车的啊?”“有啊,你坐下喝碗粥,我就告诉你。” 成笑了笑,心说这老婆婆还很有经济头脑啊,不过自己又怎么好和一位老人家计较呢。“好啊,给我来一碗粥吧。对了,这么深更半夜的,有人来喝粥么?”“我的粥就是专门卖给上夜班的人喝的。”婆婆说着端上了一碗粥。

尸粥

真想不到,这个小粥铺那么不起眼,粥却熬的这么香。那香气仿佛从鼻腔一直飘进大脑里,成直感到整个大脑都被那奇异的香气充满了,迷迷糊糊的。他尝了一口,简直是难得的美味。他一口气连喝了七八碗,直到肚子再也装不下才罢休。“婆婆,算一下多少钱。”“这顿算婆婆请你吃的,不收钱。”“那怎么行呢。”“没关系,你是我的第四位客人,应该庆祝一下。”婆婆诡异的笑着。成按婆婆的指点,七拐八拐,终于找到了一家修车铺,修好了车。临走时,成感到奇怪,就问“为什么这车铺要开在这么蹩脚的地方,太难找了。”“你说什么啊,我们车铺的前门就冲着公路,我还奇怪你怎么偏偏从后门进来呢。”修车工说。

成出门一看,果然是自己平时上下班走的那条路,真奇怪,刚开始路上怎么没看到呢。

自从那晚,成就迷上了那粥,每次下班都要去喝碗粥,渐渐成了习惯。要是哪天不喝,就会一整天无精打采的。

一天中午,成和一位同事闲聊,无意间知道自己的这个位子,不久前已经换过三个人了。前两个人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第三个人本来干的好好的,不知为什么也辞职了。 他当时觉得一股寒意袭来,难道说这份工作注定做不常,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三个人了, 自己已经是第四个了。忽然,一句话凭空闯进了他的脑海,“你是我的第四位客人。”怎么这么凑巧,难道这一切都和那个粥铺有关,成忽然想起虽然老婆婆说粥是供应上夜班的顾客,但自己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看到其他客人。

无论如何,这粥不能再喝了。当天下午,成就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早早的回了家。这晚,他没去吃粥。第二天,只觉的浑身无力,原来这粥象毒品一样会让人上瘾。好容易熬到了晚上,成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尸粥

一阵刺耳的喇叭声把他吵醒了,成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在一条安静的公路上,一辆车刚刚从自己身边急驰而过。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他在梦游。他睡眼朦胧的打量着路上的景物,好象很熟悉。天哪,成忽然发现这就是他平时下班走的那条路,而且,而且前面不远就是那卖粥婆婆的胡同了,甚至可以隐隐的闻到空气里那熟悉的香气。如果不是被刚才那辆车惊醒,他现在恐怕已经到了。成顿时全身冷汗淋漓,逃命一般飞跑回家里。

成明白自己把事情想的简单了,他原以为只要自己坚持不去喝粥就没事了。这么说,那两个人的失踪一定与这件事有关,说不定他们已经…成马上不寒而栗。那第三个人是主动辞职的,他既然能逃过失踪的厄运,就一定知道事情的真相,现在只有他可以帮助自己。

第二天上午,成就找到第三个人的家,那个人叫张文。大出他所料的是,张文在辞职不久就失踪了,张文的母亲已经一个多月没他的消息了。张母拿出一本工作笔记,是张文留下的。张文曾向她交代,如果单位有人来的话,就把这个交给他。

一页页的翻看,那本笔记和普通的工作笔记没什么不同,看的出张文是个对待工作极认真的人,而且写了一手好字。忽然,一张发黄的纸片从笔记里掉了出来。那是从一本旧书上撕下的一页。看着上面的内容,成不禁心跳加速,呼吸困难,紧接胃里一阵剧烈的翻腾。“煮尸鬼:有一种鬼专门煮尸体给人吃,她在煮的东西里下药,慢慢的控制吃的人,最后吞吃那人的灵魂,再把他的尸体煮给更多的人吃,迷惑更多的人。一个人一旦吃过煮尸鬼的东西就永远没法摆脱它,唯一的办法是消灭这个煮尸鬼。制服煮尸鬼最好的办法是狗血临头,而且一定要黑狗血,别的狗血没有效果。”在张文那本笔记的最后一页上,写着“黑狗血”三个字,那字是暗红色的,仿佛是,干了的血迹。

尸粥

小镇的集市很热闹,但是卖狗的很少,好容易找到一家专门卖狗的小店,店主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人,他面目和蔼,目光有神,不象一般生意人。店里有黄狗,花狗,就是不见黑狗。“老伯,我想买一只黑狗,能不能帮个忙?”“黑狗?”那店主皱起了眉头, “小伙子,你相不相信我这一把年纪?”“老伯,您这是哪的话啊?”“那么我劝你,如果需要黑狗的话,就赶紧到镇外去买,咱们这儿没有黑狗,就算有也是…”老伯没把话说完就转身回里屋了。

这么大的镇子竟没有一条黑狗,成不死心,又继续在集市里转,终于在集市的一角买到了一只黑狗,那狗格外精神,毛黑的发亮。

他牵着那只狗慢慢的往家里走,心里总觉的奇怪,为什么那老伯说镇上买不到黑狗呢。还有一件事这些天来一直想不通:张文既然知道制服煮尸鬼的办法,为什么还会失踪呢。天下起了小雨,正好,让夹着雨丝的微风梳理一下自己几天来凌乱的心绪。那狗好象也特别的兴奋,不停的在雨中抖着全身的毛。忽然, 成发现从那只狗身上流下的雨水都是黑的。一股寒意顿时传遍了全身,多亏了这场雨,否则,今晚自己的结果简直不堪设想。他想起那位老伯先前的一番话,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感激之情。

回到家,成把那只几乎掉光了色的“黑狗”养在家里。紧接着给自己住在镇外的好朋友打了个电话。

尸粥

深夜,成和好友小心的走进那条胡同,他们每人身上都带着一大瓶黑狗血,是朋友特地从镇外带来的。胡同里静悄悄的,两人的脚步声格外清晰,仿佛某种神秘的旋律。在这诡异的旋律中,那香气越来越重,成不断提醒自己要保持清醒。转个一个弯角,那粥铺就出现了。老婆婆的两只发亮的眼睛正盯着他。和以前不一样的是,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婆婆,给我们来两碗粥吧。”成强装出笑脸和她打招呼。那婆婆仍然一言不发,盛了两碗粥放在他们面前,两眼仍然死死的盯着成。成只得低下头去,去望那碗粥,那粥也不一样了,虽然还是香气扑鼻,但已经不是米粥,而是颜色怪怪的肉,成用筷子搅了搅,居然捞出一根手指。他强忍着才没吐出来。“怎么了,年轻人,好久没来吃粥了,婆婆的粥不和你的口味?”“不不,不是的。”“那怎么不吃?”“这…”成看了一眼身边的朋友,那家伙居然吃的正香。成小声的咳嗽了一声,这是他们约好的行动信号,可是朋友却一点反映都没有,他眼神呆滞,仍然大口大口的吃粥。一定是那粥,那粥的香气把他迷惑了。这时侯,那婆婆又转身去熬粥了,机不可失,成迅速的掏出那瓶狗血,把它泼了过去。谁知,那婆婆什么反映也没有,狗血径直穿过她,都倒进了那口大锅里。顿时,一股恶臭扑鼻。同时,成的身后响起一个阴冷的声音:“奇怪吧,那是我的幻影,现在狗血没了,你也到时侯进去陪他们了。”成一回头,婆婆那只瘦骨嶙峋的手刚好卡住了他的脖子。成想挣扎,但是动不了,那婆婆一下下把他推向那口锅。成的脸紧贴着水面,他清楚的看到,那一具具支离破碎的尸体在锅里冒着水泡。

尸粥

忽然,那只手松开了,成向后看去,婆婆不见了,她站过的地上留下一滩污秽。朋友站在自己身后,他面色惨白,手里还紧紧的攥着那只装狗血的空瓶子。“你把狗血倒进锅里,粥的力量就没了。”朋友艰难的说完这句话,马上俯身呕吐起来。

几天后,成去拜访那位老伯,感谢他的好心提醒。“唉,老伯叹了口气道,“人年纪大了,知道的事也就多一些。我看你一进来就急急的找黑狗,就知道是做那种用途的。上个月,有一个小伙子也来买黑狗,我怎么劝他也不相信。可惜了,多好的一个年轻人呀,斯斯文文的,还是在报社工作的呢。”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方看到请联系。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鬼哥微信:guige_lingyishijie


  • 0
  • 0
  • 0
  • 219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