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我在晋冀鲁豫交界的地方出生,地属丘陵地带,我讲一下我的故事。

我在晋冀鲁豫交界的地方出生,地属丘陵地带,背靠巍巍太行,我讲一下我的故事。

我相信鬼神的存在,但从小胆子大,十几岁的时候晚上去喝酒抄近路,不疾不徐的穿过墓地,月光盈盈,能照亮远处的一座座坟头和墓碑,偶尔也会看到鬼火游荡……

记得小时候最疯狂的事情是小狗死了,晚上十点多跑去荒郊野外挖了一个深坑,把小狗埋了后点蜡烛,烧纸钱,折腾到半夜两三点再回家,现在想想也是够疯狂。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晚上十点多需要抄近道回家,两边是十来米高的斜坡土地,中间的小道大概只有两三米宽,斜坡上种满了杨树和庄稼,树已经有年头了,遮天蔽日,阴气森森,特别是风一过,哗啦啦的树叶给这个寂静的地方增添些许神秘。

走在这条小路上最恐怖的是必须路过两三座坟地,墓地离你仅有三两米远。其中还有一座清朝光绪年间的墓碑,墓地已挖开,腐朽的棺材板就在路旁扔着,好多人白天都不敢走这里……

那天晚上我也是犹豫再三后才选择了这条路,心随着哗啦啦的树叶声跳动比平时更快一些,不自觉的加快脚步,终于穿过去了,眼前豁然开朗的是一片庄稼地。我突然发现眼前二三十米处有一个白色的影子在离地两三米处随风飘忽,当时吓傻了,脑子一片空白,长大嘴巴呼吸却没有一点氧气,头皮就跟炸了一样,一阵阵发紧,浑身冒冷汗,印象中这是我被吓得最严重的一次,感觉呼吸都已经停止了。

停顿了大概一两分钟,感觉有了思维,想往后撒腿就跑,理智让我站定,而后摸头发,吐唾沫,发疯似的咒骂,可空荡荡的传来自己的回声,更显得四周寂静。

人吓到一定程度,看不到希望就会反弹,我的倔劲也上来了,心想就算是鬼今天也不能拦住我的路,如果真的是鬼就把我弄死,弄死我之后我成了鬼也不放过“他”,然后亦步亦趋的走了过去,心就跟要蹦出来一样,哪怕走的再慢这二三十米总有走完的时候,当白色的影子离我只有三五米远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眼睛放光,好像看到了希望,然后头也不回的加速从白影身边跑过去,一口气直到家门口才停下来,躺在地上大口呼吸,傻笑,感觉我还活着,活着真好……

那次之后我疯狂的破坏别人田地里的稻草人,因为那晚上离白影三五米的时候我终于看清了,那是一个离地三两米的稻草人穿着白大褂,由于褂子宽松,风一吹随风飘忽,吓得我差点晕过去。即使到现在我仍旧对稻草人以及布娃娃有心理阴影。

下面正式开始,或我亲眼所见所闻,或流传甚广,文化浅薄文笔不好,大家凑合看。

9x年,我们当地修了一条连接晋冀鲁的省道,主要用于山西煤炭流向山东电厂。双向四车道,在当时已经是数得着的好路。路修好之后频繁出车祸,其中有行人不注意安全引起的人祸,也有些许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

我小时候有一个小伙伴,比我小。那年头上学不容易,需要骑自行车跑四五公里到镇上上学,所幸村子里同岁的有五六个孩子,大家结伴而行互相照应。那是夏天的一个早晨,我这个小伙伴在睡梦中突然惊醒,一看时间已经“七点多”,一边埋怨父母不早早叫醒他,一边纳闷别的小伙伴怎么今天没来叫他上学。他的父母起来后也看到钟表显示时间,着急忙慌的做饭,饭好后小伙伴已经没有时间吃饭,慌里慌张的就往外跑去……

过了一会,平时结伴而行的同学来到他们家叫小伙伴去上学,小伙伴的父母在看钟表显示时间还不到七点,突然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这个小伙伴的确走上了一条不归路,也就刚出村到那条省道上,一辆飞驰而来的大货车直接撞了过去,现场惨烈,小伙伴当场死亡,大货车肇事逃逸……事后大家都在说,一个人看错时间,不可能全家都看错时间,这是命里头该有此劫。

继续说这条路,有些好事者粗略统计,此路通车后出车祸死的人头脚相连可达十几公里,有人说这是新路需要生命祭路,也有人说此路不详,修路的时候挖出过好多坟地惊扰了亡魂,还有人说因为路旁所栽的柳树,柳树聚阴,成林后遮天蔽日,更加阴气森森。也不知道谁说的有理,不过前两年有部门将路两边的柳树全部刨除,改种杨树,这是真真切切能看到的事实。

回到说小伙伴家,白发人送黑发人,小伙伴的母亲整日以泪洗面,好多年后有了小儿子,才逐渐走出阴影。对了,小伙伴的妈妈在村子里属于舌头长的人,东家长西家短的传闲话,也就是在小伙伴去世的那一年,夏天雷暴一下劈在他家的新房上,上房墙体裂出很大一条缝,所幸没有人员伤亡,此新房是当年春天刚搬进去,让人唏嘘。

事情过去好久,有一年夏天晚上我出去玩,平时夏天的晚上村子都是比较热闹的,大家纷纷在门口乘凉聊天,那天晚上我的感觉非常不好,感觉温度比较低,体感发冷,那晚乘凉的人很少很少,大家过了九点就纷纷回家,也就我和三五个平时要好的朋友在村子闲逛。

走着走着我们到了村边,远远看到有些许亮光,走近一看是蜡烛发出的光亮。我看到那个小伙伴的妈妈,点着一根蜡烛,一碗白米饭,一兜子纸钱,走几步停下来,跪在地上撒几粒米饭,然后烧纸磕头,我们好奇的远远跟着,我永远记得他母亲的表情,温柔略带微笑,在烛光的下显得有些诡异。越走越远也越发的不对劲,纸钱燃烧后会有风吹走,但是蜡烛始终不灭,我突然感觉他母亲身后好像有团影子缓缓跟着……

我感觉越发不好,直觉再走下去会看到超出科学能解释的事情,心里已经有点想回去了,突然同行的一个小朋友说“咦,你们看那是不是xx?”(出车祸去世的小伙伴),我头皮一紧,扭头就跑,大家都跟着我撒腿就跑。回去仍旧浑浑噩噩的,印象中那晚做了一晚噩梦,第二天醒来才听大人说那天是小伙伴的三周年祭,昨晚他母亲在招魂……想想就后怕。

我到现在仍旧记得他母亲诡异的表情,也不清楚那晚是真的看到了黑影还是幻觉,也没有问那个朋友是否真的看到了XX,从那晚过后,XX好像就成了我们的禁忌,我们再也不讨论他。逝者已去,愿他一切都好。

大家相信神婆看“虚病”吗?下面我们就聊聊神婆看“病”,这件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或许是机缘巧合,可总是透着一分古怪。

前面说了,我胆子比较大,2000年前后我们这仍未实行火葬,谁家老人不在了需要大张旗鼓的热闹三五天后才收官入殓,敲锣打鼓的游街到事先挖好的墓坑中埋葬。

那时候我十来岁喜欢凑热闹,对所有事情好奇,如果遇到事先挖墓坑准备埋葬死者的时候,我总要跳进那个墓坑里面去看看,其一是里面冬暖夏凉,其二只是单纯的好奇,看看墓坑和墓坑的不同吧。一次两次都没有事情,也没有任何不好的事情发生,我胆子越来越大,终究还是自己坑了自己。

记得那次是村子里有个老人去世,正常的一系列流程。到了收官入殓游街的时候,我鬼使神差的竟然跟在游街的队伍里。现在回想也记不起原因,就是想跟着游街队伍,非要按个理由可能是好奇,想看看下葬的过程吧。

快到下葬地的时候,我跑了一段提前就到了下葬地,看到了事先挖好的墓坑,也不犹豫直接就顺着坑壁的下脚处进去了。我记得那个坑挖的特别深,比我之前进去的都要深。里面没有人,事先挖坑的人都已经上去,我自己在里面四处打量,外面忽然热闹起来了,我知道送葬队伍和棺材要到了,我赶紧爬了上去,墓坑旁边的人看到墓坑里面钻出一小孩都愣住了,我知道自己可能闯祸了就赶紧溜了……

奇怪的事情这就开始了,我回家后浑浑噩噩的直接睡觉,一觉醒来也没觉得轻松,反而什么胃口都没有。半夜开始发烧,说胡话。第二天,去医院检查只是说普通的感冒,开些药后一吃就退烧,撑不过半天就又开始发烧。紧接着就是上吐下泻,那段时间印象很深,吃什么吐什么,在医院仅仅靠着输液维持。记得前后持续了15天左右,人瘦了一大圈。开始家里头大人也没往那方面想,后来实在是没辙了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找到了邻村的一个看虚病的大仙儿。

那天我妈带着我去的,大仙洗手更衣点上蜡烛后,就跪在地上开始念念叨叨的。然后就从案台上拿出一大把香,让我拿在手里在蜡烛上全部点燃(我确定已经全部点燃)后跪在地上,闭眼,香举过头顶。我能听到她继续的念念叨叨……过了一会她说可以了,从我手上取过香,然后让我站起来,我看到了到现在没法忘记的一幕,那把香中间着得快已经凹下去,越往外着的越慢,完美规则的形成一个碗的形状……

后来大神她问我在生病前是否在某个墓地停留,因为有个“老人”说我去他家了,然后弄得他挺不舒服,他就一直跟着我。听到这个把我吓坏了,我赶紧把之前的事情说了出来。大神说这就对了,那是人家的阴宅,你一个小子火气旺,人家马上下葬你还进去,肯定会让人家不舒服。

当时我年轻气盛的说以前我也下去过怎么没事。大神说因为这次你是在人家下葬之前进去的,火气并未消散,而以前你都是在之前进去的,火气已经消散……说的我心服口服。

后来大神留下我妈,让我暂时回避,我知道大神应该对我妈说破解的办法。回家后我妈买来了纸钱,蜡烛和香,并且用我的旧衣服做了个“小人”。具体操作流程我也没细问,因为需要我全程回避。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第二天上午我仍旧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吃什么吐什么,低烧不退。可是到了中午前后,我突然感觉到饿,特别想吃凉皮,半个月来我第一次有食欲。买回来两份凉皮我一口气全部吃了,说来也怪,吃完后就感觉自己的病好了,当天下午就退烧,第二天一觉醒来感觉精神焕发。

这件事情后没两年,地方推行火葬,我从此再也没进过墓坑。对了,前两年有邻居去世,停放在殡仪馆,火葬后骨灰安葬在骨灰堂。我去殡仪馆帮忙,火化那天上午,骨灰堂的大门打开。我又犯贱的,特别想去骨灰堂看看。好吧,我一个人又进去了,一排排的的木箱,就跟中药房存放药材的箱子差不多,不过比那个大很多。我一排排的走过去,看着箱子上贴的名字照片,突然浑身发紧,有阵阵冷汗冒出。好奇害死人,我逃似的跑出骨灰堂,在太阳底下晒了半天才感觉好一些。从此,我再也不去类似这些的地方了。

下面说的事发生在正午,开始是在少部分人中流传,直到最后在全村人面前发生,震惊了所有的人。

村子里有个光棍,上世纪80年代有人介绍来一个南方妇人嫁给这个光棍,这个妇人是被拐来还是生活不下去逃荒过来已经不知道,来的时候还带了一男一女两个小孩,女孩稍大有十来岁。来到这里后也就安定下来,每日劳作,最起码有饭吃,有房住。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光棍也由于常年劳作,因病去世。那年头的贫困地区,人的寿命相较于现在普遍偏低。小男孩由于受不得贫穷,或也想回到自己的故乡,也就去南方打工,一走就是几年,未曾回来看看。当年的小女孩也已成为中年妇女,早已嫁做人妇,幸好婆家仍旧是这个村子里的,平时经常过来伺候亲娘。

又过去几年,大概在2000年前后吧,老太太因患疾病去世,至死未回故乡看看。前文说过,那个时间段我们这仍旧实行土葬。老太太去世后,由女儿女婿张罗丧事,同时通知唯一的儿子赶紧回来。

我记得是当天下午老太太走的,虽然他们是由外地改嫁过来的,没有什么亲人,但毕竟过来小二十年了,在加上村风淳朴,所有好多村民自发来帮忙。净身后穿上寿衣,就将人和棺材放在灵堂正中的台子上(没有台子则需要放在凳子上,我们这习俗是从这个时候起到下葬,人和棺材不能直接接触土地,土葬的墓坑则需要用砖头摆好安放棺材的台子),供人瞻仰祭奠。忙完后天擦黑,这时一切都正常。

几个管事的商量和家属沟通,定下来“排三”下葬。也就是去世那天算一天,第二天算一天,第三天中午要准时下葬。怪事从这个时候开始。前文说过,老太太的儿子在南方打工,那时候不似现在有特价机票,有高铁,那时候的绿皮车在路上晃荡两三天很正常,所有人只能希望老太太的儿子一切顺利,能赶上下葬回来。当天晚上,好多村民忙活了一下午,陆陆续续的回家休息,只是留下几个要好的小伙子在一旁喝酒打牌,他们晚上不回家,累了就在偏房休息会,有什么事情就照应着。

半夜的时候,守夜的后代披麻戴孝的跪坐在破席子上困意连连,一个小伙子过去准备叫他去找个地方休息会,刚进去的时候就被吓了一跳,他往老太太的脸上看去,老太太竟然是睁着眼睛的……眼神空洞,但确实是睁着眼的。这一下可吓得不轻,大叫一声,惊醒了所有人。守夜的后代也发现老太太死不瞑目,一阵哭天喊地。老太太的女儿,哭着走了过去,轻轻的给老太太合上眼睛……这一吓,留下来的几个小伙子再也不敢进灵堂。

一夜无话,早晨六点多天已经亮了,陆陆续续的帮忙的村民都来了。看到老太太的女儿就站在老太太的旁边,手放在老太太眼睛上,嘴里一直在说我让xx(她弟弟)赶紧回来,你就别来找事了云云。随后让人找来一块巾子,轻轻的放在老太太的脸上。后来我们才知道,昨晚上老太太死不瞑目,一直睁眼,哪怕合上后过一会就睁开,一直折腾了一夜。开始这件事情只有少部分人看到,可事情并没有结束。

第二天风平浪静,转眼到了第三天临近中午。老太太的儿子终究没有看到母亲的最后一面。老太太孤苦伶仃一辈子,临走了连个摔火盆的也没有在身边,让人唏嘘。

按照时间,收官入殓,抬棺游街,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就在抬棺的时候,乡里乡亲帮忙出了8个壮小伙子抬棺,这时候怪事发生了,平时6人就能抬动的棺材,此时八个人就是抬不起来。再换八个人来,仍旧如此,透着怪异。联想到前天老太太的死不瞑目,好多人心里都发毛了。最后出来一个长者,站在棺材前面语重心长的劝了半天,无非就是耽误了时辰对后辈不好,一直这样让别人看笑话,让她儿子抬不起头等等,这时候再试,棺材一下就抬起来了。

仪式继续进行,开始游街往墓地走,村子里好多人都出来看。送葬队伍快到村口的时候又停了,事情还是出在抬棺这里,8个小伙子感觉越来越沉,越来越抬不动,渐渐有压弯腰的迹象,管事的赶紧吩咐身边的小伙子,就近借两个板凳过来。此时已然来不及,有人急中生智找来几个砖头垫在四角,八个小伙子赶紧将棺材落在砖头上(棺材不能直接接触土地)。

这个时候不止送葬的队伍楞了,就是在旁边看热闹的村民也愣住了(我当时就在现场),就连后辈的哭声也停止了。突然,老太太的女儿猛地坐在地上,哇哇大哭,我们开始只当是女儿心疼老太太,可这个时候老太太的女儿撕心裂肺的喊“我不走,我不走,我就要看看我的儿子,我不看到我儿子,我哪里也不去”……老太太上了自己女儿的身。这个时候也别说时辰了,所有人都头皮发紧,又无可奈何,只听那凄惨的喊声,没有办法。

这个时候,有人去把女儿的婆婆请来了,婆婆来了后蹲在女儿的身边,说“亲家啊,你这样让别人看笑话了,让你后代以后怎么往人前走啊。你这样一直不走,对xx(女儿名)也不好是不是,况且你儿子也往回赶呢,他回来第一时间让他去你坟上看看……”。

说了有大概十来分钟,我们也懵逼了十来分钟,中间没人敢说话。突然这个女儿就躺在地上了,婆婆赶紧弄了点水,在旁边叫了半天名字,女儿悠悠醒转,一言不发。婆婆让两个人架住女儿胳膊,同时吩咐抬棺的起棺,此时棺材又恢复了常态。后面就没有然后了,整个送葬队伍加快了行程,到墓地匆匆下葬,也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事情。

这件事情对我影响很大,因为我在现场看到后,心里头有些怪怪的。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儿行千里母担忧。珍惜自己的父母,趁着现在,多打打电话,多陪陪他们吧。

我也说几个校园的事情,其中有听说,也有自己亲身经历的。

我上初中那会,学校是个老旧的校区,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三层楼,简陋的露天走廊,站在走廊上可直接看到对面的操场。每个楼层有五间教室,我在三楼,其中西边的三个教室正常启用,东边的两间教室已封门封窗,具体什么原因不得而知。

我的学校是否建在坟地上我不知道,不过在操场上还是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那时候操场是个好地方,特别是晚上,黑灯瞎火的搞点小动作也无人可知,特别是一些调皮的同学,晚自习不好好上课,逃课到操场的角落,几个人凑在一起点堆篝火,偷偷抽烟,喝酒吹牛皮,日子过得好不快乐。事情就是从经常逃课的几个同学这传出的,以至于其中有几个人直接辍学,从此谈操场色变。

事情有好多版本,我挑选流传最广的版本给大家说说。

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天黑的比较早,月亮很圆很大,隐隐约约的能看到前面的事物。晚自习正常上课,因为其中一个同学上学来的时候带了几个生红薯,几个经常逃课的同学相约去操场上边烤红薯边吹牛皮,其中一个人还对我说烤好了来给我送一个尝尝。

还是在那个操场最偏僻的角落,大家开始生火,等着红薯烤好。据一个当事人后来说,那天晚上有人提议应景的讲鬼故事,一人一个,看谁的最害怕。大家都开始了你一个我一个的。后来一个人内急,就去一旁解决,突然就听到他冲着双杠的地方喊,谁在那啊,我们在这呢,过来一起吧。其余的小伙伴都挺好奇,等他回来了就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不知道谁逃课跑出来了,一个人在双杠上坐着呢,我喊他过来……大家就都往双杠处看,可什么都没有。内急的哥们还纳闷呢,刚才明明有个人在双杠上坐着呢,还能看到穿的白色的衣服。

大家都没当回事,可能是不认识的学生或者周边晚上锻炼身体的村民。时间挺快,一会晚自习就该放学了,几个学生拾掇下也准备走了。突然路过厕所的时候,有个学生玩性大发,提议往露天粪坑里面扔石头(我们那个年代,物质匮乏,好多人在看到水塘都会有往里面扔石头的想法),其中三个学生响应了,其余的在一旁看。

一共四个学生各自找到了趁手的石头,远远的扔了过去。扑通~~扑通~~很快四个人就把石头扔进去了,大家看的挺开心就准备往回走,突然就听到粪坑又传来一声“扑通”~几个学生你看我我看你,“操场还有别人?”“没有啊……”几个人突然就跟炸了毛似的跑开。路过秋千的地方的时候,那几个人看到了难忘的一幕,后来给我说起这件事情的那个同学眼神仍旧有迷茫和不安,其中有一个秋千上没人却在无风自动,而且传出吱吱的声音……

这帮学生一口气跑出学校,第二天有两个孩子就不来上课了。这件事情直接导致有几个同学直接辍学,而没辍学的同学也基本不去操场。

这件事情是那个当事人同学事后给我讲的,不排除他添加了一些东西。不过下面这件发生在学校事情是我自己的经历,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那是上初三的时候,面临中考。我偏科严重,文科较好理科较差。那时候搭班互相补习,和我搭班的是个理科较好文科较差的同学。当时有学生自发的在下晚自习后留在教室学习,我是其中之一,一般到晚上十一二点才会回家。学校每个楼层楼梯处有一个钨丝灯泡,有段时间恰巧三楼楼梯灯坏了,整个三楼走廊有一个声控灯,一旦熄灭,整个三楼就被吞噬在黑暗中。

开始的一段时间一切正常,我的成绩也有提高。可一段时间后,自发学习的同学越来越少,我记得那天只有六个人,四男两女。那晚上开始一切正常,十点左右我有点困了,就独自走到走廊上抽了根烟。微风吹过,没有月亮,漫天星空。

我回到教室继续学习,这个时候教室后面有个灯管可能启动器坏了,忽闪忽闪的,我索性关了后面的两个灯,跑到了教室前方做题。两个女生有点害怕,主动和大家坐到一起,这个时候教室的门缓缓的开了,所有人都被门吸引了注意力,教室安静的出奇。我也愣住了,过了两三秒我主动说,没事,外面刮风了,然后起身去关门,可到了门口我往外看,远处的树叶纹丝不动。

又过了两三分钟,教室门又缓缓的开了,吱~~的拖着长音。我心道今晚上的风怎么这么怪,说停就停说来就来。心想着就又去关门,同时叠了一张纸夹在门缝,看它开不开。就这样的过了大概十来分钟后,突然从走廊传来急促的咚咚声,走廊的声控灯立马就亮了,就跟有人在走廊跑过去一样,因为是老旧的教学楼,都能感觉整个楼在震动。

那个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学校里面不可能有人,哪怕有人也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在走廊里跑动。那声音真真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当时我头皮就炸了,联想到之前同学讲的事情,后背凉气直窜。我强忍着镇定,看着教室里面的几个人,他们也看着我。我能看到那两个女生都快哭了。后面更不安的事情出现了。

这个时候我犯贱的往教室后面的窗外看去,借着走廊昏暗泛黄的灯光,我猛地看到了外面一双眼睛直勾勾的在往里面看,呆滞无神,仿佛一个个的扫过所有人,直到“他”和我对视……大概有两三秒,可是我感觉过了很久一样,心跳加快好像要蹦出来,脑门的冷汗一下就全部冒出来了。这个时候声控灯灭了,我是真被吓到了。

这个晚上怪事接二连三,我招呼同学今晚上不复习了,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回去,大家一致同意。出了教室门,关灯锁门后,我的感觉非常不好,体感发冷,却又不敢和别人说。大家匆忙的跑下教学楼,仍需要穿过大概二三百米的小花园才能出校,小花园里只有一盏高高悬挂的钨丝灯,随风摇曳,把我们的影子时而拉长,那两个女同学已经哭出声音了。

我走在最后,安慰着所有人,就要看到校门了,我回头看着那个教学楼,泛黄的走廊灯仍旧时而亮起时而熄灭,哪怕亮起的时候,也是在无尽的黑暗中的一丝光明,耳边仿佛仍旧能传来咚咚的声音,透着丝丝的诡异。

这次的事情是我印象中被吓得最惨的一次。从此,再也没有人放学后留在教室继续补习功课。现在,那个学校已经荒废,夏天的时候杂草半人高。好多年后我自己去过一次,虽然是白天,我仍旧感觉阴森诡异,匆匆的就离开,再也没有回去过。

  • 0
  • 0
  • 0
  • 54
  • 东北灵异事件小时候灵异事件灵异事件
  • 偏好设置: 单栏布局 导航跟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