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京城某医院灵异事件,尸体离奇消失后又再次出现…

      由于本次涉及的北京医院仍然在运营,且在某领域相当有名,故以简称D医院代替。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根据线索推理。

      事件发生在上个世纪九零年代中期,北京D医院内发生了一件可怕而奇怪的事情。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北京D医院已经建成三十多年,具有了一定的知名度,病患也比较多。然而,怪事开始发生了,某天,医院工作人员在太平间清点时发现少了一具尸体,是前几天刚刚去世的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李姓,因为心脏病而去世。工作人员觉得相当奇怪,太平间这种地方,尸体怎么会丢?于是向医院领导进行了汇报,医院方面当天就进行了一些调查,却也没有任何线索,没多久医院的医生护士们都得知了此事,有点议论纷纷。想来想去,医院管理层最后达成一致的看法,应该是家属为了逃避火化而进行土葬,偷偷把尸体偷走了。

      然而到了第三天晚上,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当天晚上,就在离开太平间并不是很远的医院住院部,正好轮到一名张姓护士和刘姓护士值班。两个人一个在护士台填写药单,一个在里面的药房配药。那晚是小张护士在外面,小刘护士在里面。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小张还在外面的护士台填药单。去医院探过病的都知道,护士台一般都在病房走廊中间,正在小张护士写药单的时候,眼神的余光忽然扫见走廊的深处,一个病人走了出来,小张护士认为是病人起来去卫生间,没在意继续填单子。没想到那个病人直接向护士台走了过来,病人越走越近,小张这时突然闻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恶臭,但是当护士的,大家也知道,碰上些脏臭是很难免的,于是小张继续填写单子,心里希望那个病人赶紧离开。

      可这时那个病人却递上了一张药单,并用一种听起来很奇怪的声音说:“护士,您看看我的药是不是配错了。” 小张接过药单一看,单子上写着:“李XX,男,56岁,心脏.....”

      李XX……小张护士突然意识到这个李XX就是前几天去世的那个病人!!也就是太平间刚刚丢失的那具尸体!!此时,正在里屋配药的小刘护士听到屋外小张恐惧的一声尖叫,急忙跑了出去......

      不久后,医院保安在按惯例巡视到重症病区时,看到了晕倒在地的小张护士和小刘护士......

      两位年轻护士经过救治清醒后,讲述了亲眼目睹的恐怖的一幕,那个前段时间因为心脏病去世的病人,那具太平间丢失了几天的尸体,在那个深夜,就这么出现在了护士台前。

      更让人感觉惊悚的是,护士小张几天后就莫名其妙的因为心脏病而猝死,而医院在随后的调查发现,护士小张竟然就是那个死者最后时刻的看护护士……

      他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为什么一个死者要拿着药单去寻找生前照顾他的护士?

      事后,有医院人士称,这位病人其实是死于医疗事故。

      不得而知……

      而护士小刘因为遭受的精神刺激过大,没多久就离职了。

      这一灵异事件在北京医护界流传很广,很多人都知道北京D医院的太平间和住院部真的有古怪。而到了2004年,又出现了一个惊人的灵异传闻,据2004年北京D医院太平间发生了一起十多具尸体集体诈尸事件,被当时的医院监控拍摄下来。很抱歉,这一事件虽然流传比较广,但是经过调查,也无法还原当时事件的细节,更无法寻找到那段视频,这一事件孰真孰假,暂且只能打一个问号。

      网友@fh的亲历

      我父亲多年前曾经因为肾脏疾病在北京D医院做了修复手术,但是当时手术做的不是太成功,于是只能切除这一边的肾脏。手术后父亲按照惯例住在医院的加护病房,一房内可住两人,当时住在里面的只有我父亲。

      某天晚上,父亲正躺在床上等着护士来给打针,就听见房门嘎啦嘎啦响,他原本以为是护士,结果进门的是一位老大爷,这老大爷穿着医院的病号服拄着双拐就这么架着走了进来。父亲说这个老人家虽然没见过,但看着也像是这里的病人。于是我父亲就特热情地招呼老人,老爷爷看了看我父亲,说:“我不坐,站着就行。”然后又到病床床头瞧了瞧父亲的病历卡,跟他说:“你没事儿,没事儿。”我父亲当时心下发笑,因为他这个手术一开始做得并不好,医生和他心里都没底儿,为这还给下过病危通知。他想可能老大爷安慰他。

      下面的事就开始有点离奇了,这位老人拄着拐,我父亲老觉得他站着辛苦,就又请他坐到床边来休息。老人说:“我不坐床上,我这么坐。”说着就双拐一架居然他就腾空而起,坐到挂在房顶上的日光灯的长条形灯管上去了。这种日光灯管不少人也见过吧,两根细细的电线下挂着一个灯管,怎么看都没法承担一个人的分量。可我父亲说,那个老人就这么坐在这个灯管上了。

      我父亲也看傻了,可脑子没反应过来啊,以为是有功夫呢?还大赞老人有本事,俩人居然就这么对坐着聊了好半天。后来走廊里听见推车的声音,这老大爷就走了。紧跟着护士敲门进了病房,要给我父亲打针,父亲还向护士询问刚才的老大爷是哪个病房的叫什么。小护士说:“什么老大爷?长什么样?”我父亲就把老人的相貌特征形容给护士说了,没想到小护士吓得当时掉头就跑了。

      过了一会儿,他们楼层的护士长过来看我父亲,问起刚才的事。护士长沉默了一会儿,说:“跟你说了你别怕,你刚才说的这个特征的老人曾经住这个病房,后来就在这张床上离世的。这屋子改成加护房后有两个男人住过,一个三十多、一个十七八都跑来跟我们反映说有个老头晚上来吵他们,死活不让病人睡在哪儿,说那是他的床。特别是年纪小的那个吓坏了,说什么也不在这间屋子里住了,这事儿你就当一故事别想了。”

      后来父亲果如那老人所言,病情迅速转好,没多久就出院了。世上一些事还真是说不清呢。

      医生网友@ZYX的讲述

      2010前后,我在北京D医院当一个基层小医生,先是在急诊上,后来到了科室,现在我已经不做医生了,以下这几件不知道算不算灵异的亲历,就是我当年遇到,也彻底改变了我对这个世界的看法……

      先来说第一桩:

      那段时间我在北京D医院的急诊室值夜班,那天晚上值班120,电话响,说是某环某地有摩托车侧滑跌入花坛,然后我的上级医生,我,小护士,司机,四人开120前往现场!到了现场,人趴在花坛里,由于前一天下雨了,花坛很泥泞,人脸部着地,走近后有酒味,四周有交警,把人反过来发现口鼻里面有大量的泥土,初步判断是吸入窒息,死了。

      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背起这哥们的尸体往花坛外面走,当时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就随口说了一句:哎,我是你这辈子交的最后一个朋友,我背你出花坛,你欠我个人情,估计要下辈子还了!

      事情处理完了,晚上下班回家,大概凌晨2点左右睡觉了,然后,我就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我在一个人的背上,这个人背着我在泥泞的草地上走,好长的一个梦,一直走,一直走,最后走到一个床前面,他把我放在床上,然后说了句:你的人情我还了,可以放心走了!说完这句话他就消失了,我紧跟着也醒了!

      醒来后,我回神了好久……

      第二桩事情同样是我在北京D医院当急诊医生时遇到的,但这件事是个让我很心酸的灵异故事!

      那段时间我还是出120。某个白天电话响了,有一个农民工从建筑用的脚手架上掉下来了。我跟着120到现场看,呼吸心跳停,双手双腿及身上多处皮肤裂伤,应该是跌落时钢筋挂开的,深达肌层,120运到某服务中心,刚要走人,死者母亲突然跪在车前面了,说是死者身上有伤口,服务中心的尸体美容要一个伤口100块钱,算下来一千多,这对于死者母亲可是天价,所以向我们求助。

      当时上级医生也看不下去了,一个老太太就这么跪在泥地,决定帮一把,于是拆了车上的缝合包,跟我说带你去帮帮人家,顺便你也练练缝皮。于是,我们两个就等于做了尸体美容的那个活,事情完了后就开车回医院了。

      晚上我回到自己住的那个出租屋,对门的大哥敲门,说刚才有人找过来说送套内衣给我,放他那了。我接过内衣挺奇怪,问是谁给我的,对门大哥说是一个男的,长啥样不记得了!于是,我就把内衣收了,看了一眼,黑色的,很老的款式,也没多在意。

      第二天上班,怪事来了,我看见上级医生桌子上有一套和我一模一样的内衣。我奇怪就问,上级医生说,他也不知道谁送的,然后说给你穿吧,就随手丢给我了。中午,死者妈妈来开死亡证明。进屋就一直感谢我们,我就开死亡证明,她突然看见我桌子上的那个内衣,猛的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说,就在上个星期她给他儿子,也就是那个死者买了两套和我这衣服一样的,儿子舍不得穿……

      听他说完这话,我感觉头发都立起来了,头皮发麻……

      死者母亲走后,我跟上级医生说了衣服的事,结果上级医生的经历和我一样,同样是别人转交的,而且转交的人只记得是个男的。上级医生到是淡定,跟我说,你回家把内衣过来,我带你去医用垃圾焚烧炉子,把衣服还回去吧……

      太多疑问了无法解开,我只是觉得心酸……

      再来说,我在北京D医院时遇到的第三个小事件。

      这次是某工程,北京城郊偏远的一个地方,装钢材的车由于路况不好翻车了,车上坐着一车工人,由于受伤人数多,所以附近医院的车都去了。这路的路况的确差,我们出动的几辆120都是奔驰特种,跑这路还很颠,而且相当的远,大概开了将近2个小时。到现场一看的确很惨,好几个人已经没法救了。事完了,另外一辆车载一个伤者回医院,现场两个工程上的小头头,搭我的那辆120一起和一个伤者去医院,在车上两个小头头闲聊,就谈起了事情的起因,本来是有钱修这条路的,还是水泥路,结果为了节省工程造价,改成土路了,这几天一直下雨,又要赶工,结果导致了翻车。

      回到医院无事下班,第二天上班听同事说,另外车上那个当场没死的患者由于脾破裂,在回医院的途中去世了,活生生的就是因为道路太差,太颠,被膜破了,人才死的。

      我们几个同事还正讨论这事呢,120又来通知了,昨天那条路又出事了,我又跟车去了。到了现场一看,还是钢材车侧翻,但车底下压着一辆小轿车,地上躺着一个西装革履的胖子,大背头油光铮亮!旁边一个瘦子正在骂一个人,后来知道这个瘦子是胖子的司机,下车一看发现,居然还是昨天那个地方……我去,胖子貌似没啥事,测了生命体征平稳,一般状态良好,神清语明,查体合作。。。。

      拉上120吧,上车后听他们聊天,我这才知道这个胖子就是整个工程承包公司的二把手,而且不修水泥路也是他的提议,他在车上还跟他的顶头上司汇报呢,云里雾里的吹,走了大概一半的路程突然车猛地一震,只听胖子啊的一声,血压迅速下降,90,80,70……补液,抗休克,血管活性,全都没效果,上心电监护,不到5分钟直线了,电复律,三次失败……

      死了!!

      回到医院,司机下车后说了句“报应”!

      我就问司机大哥,他说昨天拉现场幸存者就是他这个车,那个小伙子就是在那个颠簸路段出现的同样的状况死亡的。

      次日西装革履大胖子的尸检出来了,脾破裂。

      我是一名唯物主义者,不太相信什么因果报应,可是它就硬生生的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最后一个故事

      一年后,执业医生资格证到手,有了处方权,收入么,那真是咸鱼大翻身,加起来让我这个出生在三线城市的小屌丝激动的睡不着觉!但做人有原则,黑的收入我是从来不碰的。

      急诊一年后科系轮转,第一个轮转科室,神经外科。第一件事是一个脑挫裂伤的患者,山西煤矿工人,井下事故,患者大面积脑挫裂伤,昏迷,当地医院治疗1月无效来京,收入我们科室,由于煤老板托了关系,治疗方面的药物么就是哪个便宜哪个来,听懂了么,哪个便宜哪个来。由于没有什么油水,当时的高年资主治决定把患者让我管,还美其名曰练练手。

      接诊患者,深度昏迷,反射引不出,患者在当地做了大骨板减压-就是把颅骨切下来一大块,气管切开,插着鼻饲,他妻子陪同还有他的弟弟,都穿着朴素至极,查体的时候我发现患者左臂是断的,没有手掌只有手腕以上部分,我就问她妻子,一只手也能下煤矿?她妻子回答我说:家里都指着他呢,然后就开始落泪了。

      当时听的我心酸。

      主治指导我:这种患者没什么治疗价值,他媳妇硬是要来,就告他!我当时想:主治可能是收了好处才这么说的。

      下午煤老板亲自来了,还带个美女,找了主治,还跟我巴拉巴拉说,伤者家属如何要挟,如何不讲理,自己如何仁义,如何不容易,最后说重点让我治疗时手下留情,能少花钱就少花钱。我知道他说的都是谎话,但是我无力抗拒!

      由于高年资主治压着,没办法。患者胖,不到一周后背都是褥疮,臀部的都到骨头了。他妻子找到了我,让我想想办法,能不能物理治疗。我嘴上说好的,可心里知道物理治疗室绝对是喝血的,一个治疗周期2万3万都是他!请示了主治后,主治表示不同意,把我一顿批!我猜这老家伙肯定收了人家煤老板的不少好处。

      查房时他的妻子偷偷的往我兜里塞了一把东西,我一看是一把大枣,好像叫什么稷山板枣……

      她问我物理治疗的事情,我当时看着她期待的眼神真的不知道如何说,脑袋一热就说了句,我帮你联系了,明天就来!物理治疗室有个我的朋友,也是个热心肠的人,由于是小大夫,去病房做物理治疗的工作他也负担一部分,我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说了情况,他爽快的说,我去别的病房做理疗的时候,带着机器去你们病区,偷偷给他照射下创口。

      第二天我朋友果然来了,结果就这么倒霉,正照射褥疮呢,我的高年资主治进来碰个对脸,下午把我叫到他办公室这顿狠批,叫我立即停了物理治疗。没办法,第二天我一进病房,她妻子就一边笑一边说昨天照射伤口有多好,今天创面就干燥了。还一直谢我。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如何跟他说,可还是要说,物理治疗停了。她呆了一会,然后连声说对不起,给我添麻烦了等等,我眼泪都要出来了,找个借口转身走了。

      没几天患者褥疮感染进重症监护,第三天出重症监护,他妻子告诉我放弃了,说老板不给钱治疗了,一边哭一边说。妻子求我说,丈夫颈部的气管切开有个伤口,能不能让我把气管切开的部位金属部分摘下来,并把切口封上。我当时听的都麻木了,患者舌后坠严重,口腔分泌物多,如果撤出气管切开,就没办法吸痰和保证呼吸道的通常,患者可能就死亡了

      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扯金属部分,他妻子不忍看转身跑病房外面去了,我拿持针器,上针,上缝线。我他妈知道我是个医生,我他妈也知道这一针下去缝上就是杀人!做完,我转身出病房,见门口她妻子已经泣不成声了。我却什么也做不了。隔天患者去世了,尸体只能就地火化,她妻子临回山西的时候还带着丈夫的骨灰特意在医院门口等我,跟我说谢谢。

      半个月后我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有一包大枣,由于运输途中过于暴力,枣子已经不能吃了,我就挑了几个种子,随手种到了医院的绿化带里,又过了一个月,又收到一包枣子,我感到不好意思了,就去找那个患者的联系电话打过去,想告诉她不要再给寄东西了,打过去是那个患者弟弟接的电话,我就说找他嫂子,他弟弟对我说,她嫂子带他哥骨灰回家安葬的一周后,喝农药自杀了。他说,那枣是他嫂子托梦让他寄的。我说你为什么寄了两次?他说他邮寄过第一次后,他嫂子又托梦给他说,你第一次邮寄的大枣都烂了,让我再给你邮一次。

      我说哦,给你哥哥嫂子上坟的时候替我说声谢谢!撂下电话大脑一片空白,我把第二次邮来的枣子分了一半给我理疗科室的那个朋友,他吃了居然治好了他多年的胃溃疡,你说这又怎么解释呢?

      第二年开春我去我种枣子的地方,种子依旧没有发芽……

      (转载自网络,侵删)

    • 1
    • 0
    • 0
    • 22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打开灵异世界app,获得更好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