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精选推荐
    • 查看作者
    • 我是做建筑行业的,说三个我知道的灵异怪事之阴兵借道…

      家里亲戚朋友基本上都是做建筑方面事情的,包括普通的万丈高楼平地起盖房子的,市政园林的,道路桥梁的,基本上我家亲戚凑一起的时候基本上像是建筑工人开大会。

      自然我十九岁的时候也投入了这个能养活人的行业。

      在这里要讲的事情大部分是我家里人或者我亲身经历的,还有一些是听来的,至于灵异不灵异也由大家去。我说着,你们看着,大家都玩好了就好。

      我姥爷是上世纪40年代建国前我们解放军的一个工程兵,现在叫工程兵,当时好像没有这个名字,只是一部分以前做过建筑方面事情的丘八凑一起成立了个兵种,该打仗的时候打仗,不打仗的时候大部分时间用来修建一些人防工程,还有建一些工程什么的,当年沂蒙山的那个造枪和手榴弹的著名工厂就是我姥爷他们建的。

      我姥爷家祖辈都是鲁班弟子。我打小听来的事情先说一些。

      首先做建筑的人大部分都是大属。所谓大属,就是大的生肖属相,比方说今年是龙年,大家都上赶着生龙宝宝,而事实上确实属龙的人要相对多一些。还有虎,马,猪等。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大属都适合做建筑。就我认识的人当中,属虎的干建筑的最多,然后是属狗的和属龙的。

      龙和虎是比较好的属相,现在很多地方搬家的时候还流行由属龙的和属虎的抬锅。我家搬家的时候是我和爸爸抬得,我属龙,爸爸属虎。

        

      现在工地上封顶的时候也习惯由属龙的属虎的值最后一班岗,不过听一些风水先生说这样做并不好,但是这也是一贯的习惯。

      1.姥爷说的阴兵过路


      兵工厂造在一个风景秀丽的丘陵地区,一窝窝的小山坡,但是没有过高的或者过低的,就是很普通的山东丘陵。

      姥爷他们四十几个人挖土方,在小山窝子里挖一个人防工程,大概类似于防空洞之类的东西。山东丘陵的土质,塌方是很正常的现象,之前姥爷所在的部队大概有六十多人死在这方面,相对于在战场上死无其所大家宁愿在后方被土方压死,至少能知道死在哪里而且还会被送回老家。很多人死在战场是没有能够再回家的。甚至于留不下名字,留不下任何记录。

      我姥爷他们出村子去打国军的时候有十七个人,最后回来两个,有七个人是死无对证,被定为失踪。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而已。

      姥爷他们挖洞挖的很顺利,大部分人如果不是战争或许都会成为很优秀的建筑师吧。工程即将完成的时候也没有出什么事故,在一个唯物主义的无神论的军队里,大家是不容得像以前盖房子那样弄各种仪式或者类似的迷信活动,但是姥爷他们的直接领导一直在坚持。

      比方说每天开工前先朝着山洞子吼几声,下午收工途中不说话需要交流了打手势。而且在开工的第一天,这个领导还张罗了抬枪放,弄了大猪头和香烛什么的祭山神树神,上头的领导对此很反对,开工的时候还派了人来要求撤销这些东西,幸亏了沂蒙老乡的帮忙,老乡们都说这是习俗不是封建迷信。

      工程即将完成的时候,姥爷的直属领导也就是这四十几个人的头(我们称为工头吧这个比较简单),又开始张罗竣工的仪式。

      当然很快也被上头知道了,上头又派了人来说不许搞那些东西。工头说不行,开工的时候已经做了,完工的时候不做,是对灵的不尊,也是不守信用的表现。因为一般工程开工的时候大家都会对心中的灵许愿,比方说工程完成了会祭祀什么东西,或者给灵做个什么纪念建筑之类的。工头给灵许的愿就是在完工的时候继续祭祀一个猪头,还有是在洞口立一个蛇的柱子。

      蛇在建筑业中算是很好的一个灵。之后我会再说一些这方面的事情。现在继续。

      上头为了阻止所谓的迷信活动就在竣工前几天把工头带走了。但是工头临走之前特意嘱咐姥爷他们几个说挖到计划的地方的时候一定要停一天,并且这晚上要有几个人在洞里看着,不管多么危险一定要在那里。临走之前还是特意嘱咐说到了地方一定要停不要一下挖完。

      工头走后,上边又派来一个人监工,说是要按期按地的完成。大家之前见识过工头的一些建筑方面的常识,大家都要照着工头所说的去做,在计划完成的这天,大家故意留了大概半天才能完成的工作。

      这天晚上,大家留了五个人在山洞子里。上头派来的那个人发现有五个人没有回来就跑到山洞子里去,看到那五个人在山洞里就非要他们回去,而且一看发现居然没有完成工作,此人火冒三丈立马召集所有施工人员要求晚上必须全部完成所有工作。大家没办法只好把工头所说的事情告诉这个人。此人当然更加的愤怒,自己拿着工具去了山洞子,大家也没有办法只好在晚上继续挖山洞子。

      洞子按要求连夜完成了,没有出什么事情,大家舒了一口气往洞子外走,越走大家越觉得凉飕飕的,终于到了洞口,大家居然忍不住突然都跑了起来,跑到洞口大家更加的舒了一口气。这个时候鸡已经打鸣了,大家觉得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了于是就一起说笑着往回走,尤其是上头派来的那个更加的觉得工程完成的很顺利,在一旁吹起了口哨。大家下了山坡到了大路,发现前面有一队队伍正在行走。这里已经是后方了当时,大家都觉得大概是往前线走的队伍吧。于是没当回事,但是气氛过于安静和诡异大家都觉得凉飕飕的,干活的热汗瞬间变成了冷汗。

      那个队伍没什么特别,一样在抬腿走路,只是走的很安静没有什么声音。而且明显是朝着山洞子这边来的。大家不由的一紧张,立刻就联想到工头所说的事情。上头派的那个人还是装作无事的样子喊着大家走。说兄弟部队啊,大家继续走,碰上打个招呼。

      我姥爷他们中有人说没人说要来这里啊,再说兄弟部队大半夜跑山上来干什么,这洞子暂时也是保密的事情没别人知道啊。

      上头派来的那人说上头派来的啊,没事的大家走。只是气氛过于紧张,大家没有走,终于一个人带头往回跑其余的人都往回跑了起来。

      慌乱中大家居然跑回了山洞子。其实工头之前也说过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情,不管怎么样一定不要回山洞子。可是大家都跑了回来。

      我姥爷这时候想起来工头的话,硬着头皮喊着大家不要进山洞子,但是队伍已经乱了,还是硬往山洞子里钻。姥爷拼了命的拉住了几个人,这几个人醒悟过来就又拉住了几个,四十多个人总算落下了十多个没进山洞子的。大家躲到山洞子边的杂草树林里。

      这时候那个不明身份的队伍慢慢的走了过来,姥爷他们惊了,这个队伍走路真的是太安静了,连脚步声都几乎没有。不过大家心想鸡都叫了不会有什么鬼怪的出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只是很担心洞子里面的人。

      这个队伍就进了洞子。姥爷他们十几个人等队伍进了洞子,撒脚丫子就往营地跑,跑回营地大家等到天亮没见其余的人回来。大家知道肯定是出事情了。于是安排了人立马去团部里汇报,团部立马派了很多人来,还放了那个工头。

      工头生了很大的气,说了很多封建迷信的话。还说那二十几号人肯定没了,又说山洞子肯定塌了,这次塌的厉害,挖不了了。

      于是一行人到了山洞子那一看,果然塌的厉害,直接塌到了洞口。人肯定没得救了。

      大家沿着原来的洞口又开始挖,希望只是洞口塌方,这样的话可以救出人来。可是挖了七八米都是塌方下来的酥石头和泥土,而且又塌了一次方压伤了好几个人。

      工头说别挖了没用了。然后自个扔了工具就走了。活着的这十几个人也跟着走了。团部派来的人也只好收兵回去。

      工头问了下昨晚的事情,说是大概是阴兵借路吧,本来阴兵都有自己固定的路,这条路在某个时间段避开了活人,所以不会有人看到。

      而他许下的给山神树神的愿没能实现,招惹了这里的灵,这里本来有条阴兵路,灵迁怒于不守信用的我们才把路给改了。阴兵就进了山洞。

      姥爷他们就问那我们的兄弟们呢?

      工头说现在只能认为他们跟阴兵一起走了,阴兵也要打仗,很可能也会像我们一样挖山洞子。

      大家在工头的带领下还了当初许下的愿,再之后部队改制,来了一批懂机械的兵来代替了姥爷他们。渡江战役前,我老姥爷梦见我姥爷死在竹排子上,让我二姥爷跑到临沂把姥爷带了回去,因为姥爷他们不是什么正规编制,姥爷说是请几个月假回去照顾老祖就回来了。

      再之后姥爷所在的那个部队的大部分人都被派到了前线,当然不是因为战事吃紧之类的事情,只是当时上层在考虑保留一些优良的部队用来保卫胜利果实,节节败退的国军只要用一些二线的军队来进攻就好了。

      姥爷所在的部队正好赶上了渡江战役。姥爷因此躲过了一劫,后来也没有人证明姥爷当过兵甚至是D员,姥爷也因此避过去很多运动和事件。

      2.镇住镇不住是你的问题

      这个故事大部分是我舅舅讲给我的。不过我本人也参与了这个小区的建设,对一些事也有所耳闻。现在这个小区还算正常,唯一的感觉就是不管白天晚上路过小区边上都会感觉阴冷。可能是因为小区周围绿化的太好了吧。

      小区选址是在一个果园里,之前也没有这里是墓地的记录,但是挖基槽的时候挖出了很多老坟,看上去该是清朝的不算太老的墓地。

      房产公司请了市里砖家来检查,防止因为破坏文物之类的事情导致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砖家来了说没事,只是一些不怎么老的百姓群墓,没什么保护的价值。房产公司也请了个风水先生来看,风水先生也说没事,只要小区住的人足够阳气足够没事的,不过风水先生也建议小区的配套设施一定要多加些亮化设备。

      小区基槽开挖的过程中没有任何事故,工程进展很顺利。按期完成了基槽。但是因为房地产公司资金周转问题,基槽挖完了之后就一直空在那里没有进行下道工序。

      雨季来了,基槽被灌满了雨水,大概有七八米深。

      小区西边是一个迪厅,经常有孩子打架并且貌似出过几次人命。

      事情也就是这样,过了几个月,秋天的时候,房地产公司资金周转正常了,就重新开始这个工程。抽干了基槽的水,就露出了两具尸体。警察叔叔过来研究了之后确定是谋杀案,死者是两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因为泡的时间太长了没法确定身份了,虽然可以做头骨复原或者DNA但是没有人出这笔费用也没有人报过案说类似的失踪事情。

      这个事情就不了了之了。工程如期进行。地下车库顶板浇混凝土的时候出的第一次事故。

      顶板一共要不间断打灰三十几个小时,忘了多少方混凝土了。打到发现尸体的位置的时候整个板面塌掉了,幸亏工作面上的人跑得及时没有人伤亡,但是下面有两个看模板的木工没有出来,等清理好现场,找到两个木工的尸体却发现两个人都没有受伤,只是明显是被吓死的而不是别的死法。

      这件事也不了了之。

      拿主体的时候,到十二楼的时候,一个脚手架工从十二楼掉下来,从内围掉下来的,跌在八楼的一根固定脚手架伸出来的钢筋上,成了人肉串。血喷了一地。后来十二楼的事情我会继续说。

      再之后主体完成后有一个打扫卫生的工人从电梯井掉下来,摔得很零碎,当时电梯井里是做了防护的,但是四层一次的防护貌似根本就没起到什么作用,人还是被摔成了零件

      外墙保温施工过程中活动手架保险绳脱落掉下去死了两个十八岁的小伙子。

      死人的事情在建筑工地上时常发生。但是这个并不怎么突出的工地确实死的人太多了。当然这只是一期工程的第一栋高层。

      其实伤亡人员的事情也不是每个工地都不可避免的。首先安全防护措施如果完全按照安全标准要求来做就会避免很多,工人的安全施工素质和领导人员的安全教育管理也都是很重要的。比方说每天上班之前先召集工人开个会强调注意安全——这点就让我想起了我的大姨夫,他退休之前是我们这里市建某公司的一个项目经理,关于这个公司以后我也会特意准备一个篇章来说的,因为我大姨夫我二姨夫我爸我二姥爷家大舅舅,还有后来第一个带我的师傅都是这个公司出来的,这个公司是政府直属的,参与了市政府和检察院,市医院等等等等的建设,并且创造了我们这里的很多不可能的奇迹。

      我大姨夫当时负责工地的时候就是这样,每天早晨必须开会强调安全问题。这大概也算是我姨夫从开始负责项目到做后勤二十几年自己工地从来没有出过事故的原因吧。当然还有别的原因,之后关于这个公司的事情会继续说一下,这公司的人个个都是极品。

      而我后来干过的一个大型的贸易中心项目,当时是允许死亡人数在六人以下的——我不知道这个数字是怎么来的,就像超过35人是什么重大安全事故还是咋着,有领导就需要辞职之类的东西差不多吧。但是这个贸易中心项目没有任何伤亡事故。除了安全管理到位以及施工人员素质较高之外,当时施工之前房地产老总特意找了风水大师和算命先生,包括房产项目经理都是算命先生亲自过目的。跑题了,先不说这个了。

      回到那个小区。这个小区名字恰恰含着风水这两个字。我也今天才意识到。小区后来又发生了很多伤亡事故,因为小区很大,而且后来消息封锁的很厉害,但是据我所知这个小区从开工到结束至少死了四十几个人。达到35这个数字了吧。

      小区高层全部都是复式结构的,面向的也是比较有钱的人。房产公司为了卖出好价钱在绿化方面做了很多努力。小区也卖得很好。因为大部分都是有钱人买了来养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所以这里又叫二奶小区。

      第一件:小区正式入住的第一个鬼节,有人在10号楼下发现四条死狗,脑袋全部被弄得粉碎。后来警察介入查明这是一起恐吓案,原配恐吓二奶的。

      第二件:2号楼亮化措施最好,前面也是玻璃幕墙,但是很多晚上睡觉不拉窗帘的人看到了半夜时分有东西在窗前飞来飞去,很明显是人的样子。

      第三件:至今已经有至少十名二奶在这里遇害或者自杀。有如下几个死的比较特殊的,一个是被吊死在天台,一直没人发现,等发现的时候成了风干肉了,另一个也是在2号楼十四层,被人拉到落地窗前割断了脖子动脉,血被从落地窗上顺着流下来,跟做淋水试验似的。实验证明窗子的密闭性很好

      第四件:一期工程也就是前面说的那个第一栋高层一号楼十二楼住进去的也是个二奶,没人告诉她那层楼曾经掉下去一个人,而恰好住在八楼的那个二奶跟十二楼的这位很熟悉,有一天两个人在各自的家里跟对方打电话于是奇迹发生了。两个人同时听到了男人的惊叫和biaji落地的声音,然后就是很沉闷的哭声和哀嚎……

      在我们城市坐出租车都能听到出租车司机说这个小区的事情。我也有朋友住在这个小区当然绝不是二奶,这个小区就一直没有消停过。最新的是前几天一辆公交车无辜停进了小区而且门卫居然都不知道。而这辆公交车是早就报废了的没人能再开走的。

      再说一下,这个地方原来是清朝的坟地,东边是一个高中学校,南边是市医院,西边暂时没被开发,背面是一个城中村,已经开始拆迁,有没有懂风水的碰友给解释下为什么这么多事儿发生在这个小区。

      3.古战场常闻鬼哭,我三舅在西北的小事

      我三舅,当过兵,自卫反击战之后退役,在东营做过石油工人,后来调到公路局,从事道路桥梁建设。多次赴新疆青海内蒙西藏等地进行援助性建设。也曾经在沙漠无人区独自一人生存三天三夜进行测绘工作。三舅眼睛近视,喝酒办事的的风格完全是军队化,跟我大姨夫我爸他们完全不同。现在开始讲我三舅的故事。

      三舅第一次走在连续走一天一夜都不一定能见到人的路上的时候也是很害怕的,就像当年在海军舰队他们孤零零的一艘军舰被遗弃在南海一样。那种绝望是活生生的能切实感受到的,比方说南海的烈日和西北的刀子风。国家为了促进少数民族的融合团结,一条大道从沿海修到了阿拉山口。要不说人的力量如此之大。

      新工地所在的地方离最近的村庄或者说离最近的同类大概有四百公里。这算很好的了,据说有处工地要想吃点新鲜蔬菜就得开上一昼夜的车。舅舅他们一行一百多号人就在这里为大本营,开始为期近三年的工程。

      之前舅舅就听说这片土地在古时候曾经是蒙古人和西域少数民族的战场,死者不计其数,半夜风起的时候就会传来类似于鬼哭的声音,那种声音悲壮坚毅,会让人从心底生出一种豪气。很多人半夜站在帐篷外面就是为了感受那种不一样的感觉。鬼笑诡异,鬼哭悲壮。

      工程开始之后,大家都按部就班。一百来号人各自从事自己的工作没有出现什么差错。直到舅舅这一组的一个伙计,我们叫大秦吧——大秦带着两个人去几百公里外勘察,一直没有回来。按时间算的话一小时四十公里,来回四百公里的话差不多要走十个小时,再加上勘察四小时就是十四小时。大秦他们八点多天刚亮就出发,晚上十二点之前应该能回营地。当然大家也考虑到了一些别的事情,因为之前出现过很多次勘察人员走失的事情,不过大都没事,可能在什么地方休息了,也可能夜里迷路等天亮了就找回来了。舅舅也走失过一个人在原地等了三天才被人救了。

      舅舅担心是大秦迷了路的话再瞎跑,车子的油肯定不够,备用的也不足。恐怕更难找了。事实证明这种担心完全是正确的。可是大家没想到一等就是一个星期。大家沿着大秦走的路线找了个遍没有找到大秦和同伴以及车子。所以一周后大秦的车子从地平线出现的时候大家该是多么惊讶。

      大秦他们回来之后好像比大家更惊讶,但是都没有说什么。等回了帐篷,大秦突然拉住我舅舅的手看,看了半天说你手的伤好了?

      舅舅说我没受伤啊?

      大秦说不对不对不可能。

      舅舅问怎么了?

      大秦又说这段路不是已经填平了吗?打夯机不是坏了,你去修,被扳了手指头,肿的跟胡萝卜似的。舅舅说没有的事,这还在这测绘呢,路基都没挖呢。

      大秦更加的不解了,一直在问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大秦走了之后,晚上往回赶,差不多十一点多的时候到了营地,大家都没有事情,跟往常一样。大秦照常工作吃饭睡觉一切正常。这样就过了快一个月了,这天又带着那两个人去测绘,完成了就往回赶,结果就回来了。一看这里居然是二十多天以前一点没变得样子。他想起来昨天砸了舅舅的手就拉起舅舅的手来看,终于崩溃了。他居然回到了二十多天以前。也就是算上那一周,他回到了二十几天前的时空。

      没人能解释这些事,也就不必找人解释了。一切照旧。就当那二十多天跟黄粱一梦一样,人家在梦里都过了一辈子我们过二十几天算什么。但是到了这天,打夯机真的坏了,我舅舅拿了工具去修,大秦突然想起来了对我舅舅说老王我来修吧,然后自己拿了工具去了。我舅舅很明显忘了大秦以前说过的,就去跟大秦抢,一不小心被扳手顶到了机器上,无名指一下子就肿了起来。

      大秦说,真事啊都是。

      大秦把二十几天内的事情全部又重新经历了一遍,没有任何偏差。我舅舅也觉得这事太诡异了,难不成真的存在另外一个时空,而且那里流动的要快一些?

      后来有一天大秦又被派出探路测绘,大秦走了之后舅舅才反应过来问领导大秦带了谁去,领导说就是上次的那俩人。舅舅一下子悔悟过来,说坏了。

      大秦那次出去之后就没回来,车子也没有找到,三个人被定为失踪。

      (转载自天涯,作者奕叔,侵删)

    • 0
    • 0
    • 40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